【被三了半个月之后的818】我祝你们两个,渣男与三,永世同欢

发布时间:2017-03-21 阅读:

by  晓霜降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262930125



炮哥镇楼可以吗?


借ID来8的!!!!亲友的ID!!!!!!


我已经被三掉快半个月了,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把这件事拿上来818。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命运总是如此雷同,历史总是那么相似,每个被三掉的原配差不多都是经历过这种事。各位吧友不觉得狗血,我自己都看腻了。

但是,事情的导火线应该就是前两天的日常,唐门密室吧

是你们两个逼我的,要不然我阴暗的心理也不会蠢蠢欲动。

我,我前情缘,三儿,是一个帮会里的。我被三掉之后,我们几个人包括共同的亲友,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我一个最好的基友,我们互称老婆,她怕我尴尬担心我不开心,想要陪我转服。被我拒绝了,错的又不是我,凭什么留他们两个在这里逍遥,我却要灰溜溜的走?

所以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就算被三了半个月,三个人彼此还是在一个服,一个帮,好友列表里也有彼此的好友。没想过要报复要818什么的,我玩我的游戏,生活还在继续。但是有些人一直欺人太甚,言归正传,下面开8吧。


卤煮心死了,先准备准备下班回家吧,心累。

卤煮最好的基友,下面简称游游,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五七万,她练过的奶号可以绕成都城一圈。终于有一天,我们几个亲友都被她的奶喂吐了,她就跑去练了个军娘。亲友里面有五毒有七秀有唐门有藏剑,就是没有T,于是这个军娘诞生之后我们都热泪盈眶,开始众星捧月。

楼主是花姐,不是你们印象当中甩头发泼墨水,往那一站就充满了气质的花姐。……当然卤煮表面上是这样,内心是朵流氓猥琐花,打副本奶不上的时候就开始出口成脏,遇到露背毒哥直接一键脱光开始调戏。

平时卤煮都安安分分的玩自己的单机,低调做人低调玩游戏低调的陪亲友陪老婆,因为卤煮从没想过自己这样的女流氓能有情缘。

但是预想不到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在卤煮始料不及的时候。


我们带游游的军娘撸日常,撸五小,撸10ZLD,游游自己也去包团。加上游游自己很有意识,逐渐也成长成一只帅气的T。有一天我们几个亲友照旧去撸10人ZLD,不知道怎么到陆寻一直灭团,因为是7个人撸的恐怕是DPS不够,我们就喊帮会频道求救场。

不久就进来一只深V炮哥,他进来啪啪啪放了玉笛和二十四桥,我们喊着打倒土豪消灭土豪的口号迅速撸完了ZLD。

我想着没有露背毒哥,深V炮哥也好啊,=。=就啪啪啪一键脱光:“炮哥求勾搭。”

炮哥华丽丽的神行飞走了。

之后不知是自己有心留意了还是巧合,总是在帮会频道看到炮哥的击杀喊话,我们几个弱鸡亲友团撸副本的时候,他也会来参加。

.但是我在他面前从来毫不掩饰,我奶不上发急的时候,聊天界面也依旧是我的国骂。而他总是最沉稳的那个,从不打字聊天,只是在YY里偶尔说一两句。副本从不出错,黑龙总是一发追命就把别人带走。

我到底喜欢他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感情就像秋草一样疯长。


渐渐的,帮会里人越来越多,亲友也越来越多,我们不满足只组织10人FB,开始组织25人本,炮哥和我们帮会一个军爷轮流指挥。我也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水下去了,每天都流连于贴吧的万花技术帖,每晚长安木桩前都有我测DPS的身影,我买G,我砸钱,不留手的拍装备,精炼装备,每次团本我都是早早进团的那一个。

亲友团里治疗溢出,缺T和DPS,好几个奶妈被团长逼良为X,穿上自己混搭的输出装享受dps的快感。

其中有一个七秀妹纸幸免于难,因为她有一把轻离,是军爷早期的亲友,苦苦哀求下加入我们的小亲友团。我们几个格外珍惜这个橙武姐,因为她脾气不错人又好,装备没什么需求了总是很客气地让给别的妹纸。一开始,让人唯一对她有意见的地方,大概就是她喜欢在打本的时候开自由麦了吧,我们总是能在打本的时候听见她的惊呼“啊呀!我的抱枕掉了呢等我下!”“呵呵xx躺尸的好快。”“矮油这个扫射差点来不及躲好怕怕。”因为她还喜欢嘤嘤,我们就叫她茵茵吧。

因为大家都是亲友,我们都是以忍让为主,再说我们也没觉得是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就是打本打到一半,指挥好好的被打掉会一下子接不上。有次她甚至开着自由麦打电话,我们都有点不太开心。但是每次打完本她都会唱很好听的歌给我们听,我们当然就被安抚了。


某天晚上,帮会没活动,我想也没什么事就晚点上线姗姗来迟。突然亲友毒哥密我。

小锦(卤煮的昵称),茵茵被人守尸了,好像两边的帮会都架上了。

卤煮心里一紧张,难道又是阵营恩怨?卤煮是个标准的蘑菇党,也是个万年中立,对阵营之事根本一窍不通。听说是茵茵在野外遇到了以前的仇人,很久没上了,茵茵密聊了过去,对方说号已经换人了,叫茵茵删仇人。茵茵不信,直接一发剑破糊了上去,之后还守尸他。那人气不过,就发展到两边帮会帮战。

我一边做日常一边听消息,后来毒哥跟我说,我们帮战赢了,军爷和炮哥撸掉了很多人,但是后来军爷和炮哥还是和人家道歉了,那边也服气了,就走了。茵茵也觉得自己不占理并没再说什么。

但是后来,大家都发现茵茵有了微妙的变化。炮哥的YY挂在哪个频道,茵茵的YY就在哪个频道,茵茵开始加入我们的团队,和我们一起打10人本,要和我们绑定日常。

大家都懂,只是谁也没有说什么。

后来越来越明显,有一天,游游突然问我,“你不是喜欢阿引(炮哥的昵称)吗?”

我突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平时猥琐习惯,突然认真,竟然不知道如何对待这份感情。

犹豫着,我回了几个字:“我不想做主动的那个人。”


之后几天,是阿引的生日,是茵茵告诉我们的,说是她之前就打听到的。

她主动在YY公屏上爆了自己的照片,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美女,身材又好,引了一群狼在后面献花。之后茵茵把自己抱上麦序,用柔柔的声音说道:“今天呢祝阿引生日快乐,我送一首歌给他,我也有一个一直喜欢的人,也希望他能收到我的心意。”

是萧萧原唱的《爱要坦荡荡》,茵茵温柔的声音唱出来也非常好听。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一直沉默的接受大家祝福的阿引突然开麦了。

小锦,唱首歌我听。

姐从来不是唧唧歪歪的人,听到喜欢的人这么说,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抱上麦开唱。

“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

毒哥:我凑……!

游游:老婆你不能再奔放= =。

亲友A:拆台了拆台了!

阿引:……

茵茵:呵呵。


那天晚上,大家热闹到很晚,很多人给阿引放了真橙和海誓山盟。=。=但是我木有,卤煮是个女穷鬼,身上常年不足三千G,茵茵相当大手笔的砸了2个海誓山盟。大家疯完之后,纷纷表示明天还上学上班就下了。

茵茵意味深长的留下一句话:“我表现的那么明显希望他可以明白。”然后就下了。

路人甲乙丙丁都明白了……我觉得阿引不会不明白,我就坐在长安城门上思考人生。想着我到底该告白呢,还是把这段感情压抑下来。

突然阿引一发组队丢过来,我点了接受。

阿引:“在干吗?”

卤煮:“在纠结。”

阿引:“纠结怎么跟我表白?”

卤煮:“…………”

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只知道好像是炸毛的猫一样,被戳中心事后恼羞成怒的心态,就是小孩子脾气,或者可以说是傲娇……不想让他那么得意。

卤煮:“我要送你一句话。”

阿引:“什么?”

卤煮:“长亭外,古道边,芳草天。”

阿引:“什么意思?”

卤煮:“不要碧连。”

阿引:“……”


就在卤煮后悔的想咬掉自己的舌头,暗骂自己怎么这个德行,这么好的鸡会都不好好把握,简直是注定孤独一生的女流氓。

就在卤煮想着怎么弥补一下这尴尬的氛围,各种借口都找好了。

比如说“刚刚是我哥哥他也玩剑三是个大师最讨厌深V炮哥了他说你们这种人把妹子都勾走了。”

比如说“我被附身了刚刚发生了什么。”

诸如此类,脑袋里简直是千回百转,理由找了一堆。

突然啪的一下,屏幕上面弹出一个公告,卤煮周围也都是粉红色的花花在飘,场景那是相当的梦幻。总了个之,就是炮哥对卤煮丢了一个海誓山盟,卤煮也忘记那系统喊话是怎么喊的了,就是相当的煽情。

卤煮十分感动………………直接把游戏ALT+F4了= = 

可能阿引紧张了,据说他玩这个游戏从来没情缘过,第一次表白失败是很丢人的事情。

直接就在YY上追问过来了。

阿引:“你怎么了?”

卤煮:“幸福从天而降了@_@。” 

阿引:“…………那怎么下了。” 

卤煮:“被砸死了= =。” 

阿引:“…………”


嗯,就这样,卤煮和阿引情缘了,卤煮每一天都幸福的快要死掉有木有!卤煮以为自己这样的女流氓不会有人要的有木有!!

因为那天晚上太晚了,没亲友知道这件事,第二天正是周三,我们固定团本的日子。我下班回来,他们在说自己的事情似乎也不知道。

我洗完澡看到阿引的消息:“你回来了?”

我回:“嗯。”

当时大家都在YY准备搞团本了,阿引这时候开麦了,清了下嗓子,说:“有一件事和大家说一下,对大家来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但对我说是终身大事。” 

……我的少女心从我初中毕业之后就没再萌动过了,我以为我它早就被我献祭掉了,但是那天晚上,我的确是心跳快的不可抑制。

他接着说道:“我和小锦在一起了。” 

他没有说情缘,而是说在一起了。 

YY里一下子爆发了,男生说我没长眼,女生说我捡到宝,总之大家都是替我们开心的,还说要送红包给我们,修成正果之后还他们喜糖就行。

还没等我谢谢他们,茵茵开麦了。我们依旧还没反应过来,她哭了。


继续说吧。

我们大家之前都看出茵茵是喜欢阿引的,但是她这样我们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但是她嘤嘤了两声之后也没什么动静,直接下了,那天的团本也没参加。

我觉得是妹子伤心了,过两天大家安慰一下就好了,也没往心里去。

阿引好像给我带来了所有的好运气,那天晚上掉了我想要了很久的乌丝醉墨。

我在YY里仰天长笑,表示我以后可以离经易道奶遍帅哥,众人皆寒,叫阿引好好管管我。

但是隔天,茵茵的七秀号就没上了,她一个很好的亲友说茵茵伤心了,转服了。说我们实在是太过分,言下之意就是没给茵茵一个小姑娘留面子,让她那么难受。

我隔了两天密聊茵茵的号,的确是该玩家不存在。

我的确是觉得茵茵难过是正常的,喜欢的没得到,任谁都不甘愿。

但是我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所以我不会把我的东西拱手让人。


又过了几天很幸福的日子,还是周三团本,那天打完之后,茵茵那个亲友,是个毒娘,她说收了个徒弟,是个萝莉秀新手小白什么都不懂,叫我们好好带带。 

我们帮会还是很和谐友爱的,纷纷表示会好好疼爱萝莉秀的,当童养媳一样养着。

我记得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妹纸真是乖巧可人,快点长大我来把你娶了。” 

我至今没忘记她回应的那几个震撼的字:“真 . 是 . 骚 。” 

ps分隔符号是卤煮自己加的因为实在是太震撼了= =。


我愣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我老婆直接翻脸了。

游游:“你怎么说话的?说谁呢你” 

哪晓得这个萝莉秀马上道歉了,她飞快的回了一句:“啊对不起!我和我基友天天骂来骂去骂习惯,她说我骚我说她贱,一时顺嘴了!xx锦我给你道歉!” 

喝喝,当我傻的么?我表面上说着没事,心里早就怀疑她是那个茵茵了。

但还没等我叫她上YY验身,她自己就落落大方的上了YY和我们打招呼。

竟然不是茵茵,茵茵的声音是非常温柔的软妹音,这个却出乎意料的是非常有特色的御姐音,说话也不拖泥带水,一下子,我就觉得自己多虑了。


这个萝莉秀有我们整个帮带着,升级速度是相当快,一周就满级了。我们就叫她小帘吧。

但是速成的结果是这个妹子相当水,传说中的左旋秀。

她叫我们带她本磨练技术,我和阿引也被召唤过去陪她刷五小。在她之前,我开麦和她说了打法,和七秀加血技能,雨霖铃挂在T身上,保持翔,单加挥扇子,救急王母和风袖,群加左旋,血掉的和大姨妈一样用玲珑箜篌。

她很乖巧的表示知道了,我们就开打,游游T。

第一场打的是无量宫,小帘和我们远程站,打着打着,我们觉得不对了,T一直在掉血,林山虎什么的都开了,就是没一点奶喂给她。我一看,小帘竟然还在那站着左旋右转。

我急了,开麦就说小帘你加T啊 你单加T啊。

她还是在那左旋,还开麦说,左旋是神技啊,大家都这么说。【OTZ我真的不是要黑躺枪坊

我说她们都是跟你开玩笑呐,快挥小扇子!

我刚说完,游游就倒了,我们脱离。

这时候我有点怒了,教你你不仔细听,还不认真打。

我把游游缝起来,我们再来了一次。结果又是这样,我实在没忍住开麦喷了。 

“小帘你能好好加血吗?你带着脑袋是为了显得高吗?”


卤煮不开心,小帘更不开心了。

她也喷卤煮:“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于是卤煮回喷回去:“你当时说人骚也算是好好说人话吗?”【看吧卤煮还是记仇的

她说那你们打吧我不打了,直接退队走了。

卤煮在YY里表示这种大小姐我们伺候不起,游游也表示第一次见到这种人。

就在我们聊的很欢脱的时候,看到了阿引的密聊。

阿引:你不觉得你说话有时候很伤人么?

卤煮:窝一直都是这样的啊 0 0 

于是阿引没再说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卤煮和阿引依旧在情缘,和小帘还是一个帮,和游游他们还是整天嘻嘻哈哈。


那天卤煮有点低烧,阿引不许卤煮玩游戏,卤煮就蹲点在长安城门看帅哥。

游游和他,还有一些亲友组了个10HG,后来我才知道,小帘也去了。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小帘不是当初的左旋小帘,虽然算不得犀利,但10HG这种本也没问题。

卤煮吃了药,就在电脑前看港剧。

他们大约七点半开打的,卤煮看了一集,八点多。突然收到游游的密聊,你在哪儿?

我说长安城,一直蹲点的地方。

不一会儿,就看见游游跳到卤煮面前。我说怎么了你们不是在打10HG吗?

游游发了个发怒的表情,说打不下去了!


卤煮觉得很奇怪,大家都是亲友,而且炮哥指挥10HG这种本简直是杀鸡用牛刀,怎么会打到一半散了呢?

这边和游游说着,那边就关了视频上了YY看看情况。

结果打本的几个人都不在YY了,只有阿引和小帘两个人,卤煮心里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不知道是看见卤煮进来了,还是他们一直在沉默,总之谁也没有说话。

我就问游游到底怎么回事。

游游说,老2灭了数不清几次,不知道那个小帘是故意不加我血还是怎么的,反正没一口奶吐到我身上。我就叫她加血,她说加给我了奶不上。我就点治疗统计,喝喝300多HPS正常吗?你家阿引还一直偏帮她,说什么七秀不好奶啊,小帘是新手啊BLABLA,还说我被你传染的爱喷人了。


听了这话…………我心里真的…………不知是什么滋味。之前没觉得感冒发烧有什么不适,就好像突然间的……天旋地转。

卤煮冷静了一下,在YY里开麦了,问阿引:“你们10HG打的怎么样?”

阿引顿了一下才说,“不知道怎么大家都变得那么水,老2灭了好多次。”

我没办法回应他,只好关麦下线。跑到我麻麻的房间里说:“麻麻,我发烧了好难受。”


继续说。

卤煮经过这件事之后,真的不知道怎么对待自己的感情了。说真的,卤煮知道自己是个不讨人喜欢的毒舌,平时大大咧咧又不温柔。相较起来,阿引就是个沉默不多话的男生,感觉又稳重。卤煮承认是自己喜欢阿引多一些,所以特别的小心翼翼。

卤煮帮他合石头,卤煮帮他打日常,其实这些都是小事,卤煮只是想让自己变得能配得上他。

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我对情缘什么的不上心,其实我真的害怕我有一天会失去,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最初,阿引是和卤煮,游游,毒哥,还有帮会里一个气咩绑定日常的,雷打不动。

经过这件事之后,他渐渐和我们淡了,3天一次和我们日常,7天一次和我们日常……

最后干脆说他要转PVP,不想做日常了。对此,卤煮和游游只能喝喝。

只要我上线,看阿引肯定在和小帘在黑龙,JJC……只要我进YY,他肯定和小帘挂在名为【战场】的小房间里。

原谅卤煮猥琐,……这个战场到底是感情的战场还是游戏的战场?


其实,阿引每天还是会和卤煮打·招·呼的 喝喝。他叫卤煮媳妇,我就不信她看不到。

卤煮某天休息,睡到中午起来。上游戏之后想找个ZLD散拍团打着玩,一进组,赫然发现团长是阿引,第二个人就是小帘。一看卤煮进组,小帘就和我打了个招呼。

小帘说:“我冰心还差一个头,觉得包团太不划算了,就叫阿引帮我开个散拍团。”

我心里想说,你的头根本没带出来。

然后我说:“哦。”

我打我的。

全程阿引一句话都没有说,组满人开打,很顺利。

阿引似乎能带给人好运,原来不是只我一人。陆寻果然出了七秀头,拍了1W多,给了小帘。


卤煮当时还是把阿引当做自己的情缘,就是不知道阿引还是不是那样想的了。

阿引在卤煮隔壁城市,他们城市搞动漫展,阿引问卤煮去不去。

当时卤煮心里对这份感情觉得已经不太抱有信心了,当初的美好不复存在,卤煮又联想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觉得还是自重吧,就婉拒了。

阿引说:哦。

卤煮现在真庆幸当时自己婉拒了。

那天他们展会回来,YY群里也是热闹非凡,他们是大城市,帮会里有几个人是同城也面基了。他们repo了照片,几个人我平时不是很熟悉,就粗略看了一下。

往下翻到了阿引的照片,说实话卤煮现在还是觉得阿引长的健气阳光的一个青年,可以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心生好感的那种。因为卤煮之前就看过阿引的照片,阿引也看过卤煮的照片,所以也就看了几眼。

最后,YY群里,小帘的毒娘师傅,茵茵的亲友毒娘,发了一张一个妹子COS七秀的照片,里面阿引和她站在一起。

她说,这个是小帘和阿引哦,我拍的照。


卤煮当时也没深想,第一反应是看了一下小帘的照片然后评价一下,也是一脸的女神范,勾着阿引的肩膀,显得那么亲昵。

喝喝,我不明觉厉。

游游迅速YY私聊我:快了,说不定已经ing了。

我说:嗯。


卤煮觉得那时候是想死情缘算了,但是阿引没开口,我也还存着一丝侥幸。

因为一开始,阿引给我的样子,实在是太美好。卤煮太2,放不下那些最初。他不撕破,我也就做最后的一点努力吧。

在没有团本的那几天,我晚上无聊,想去刷画卷。

画卷是每个万花的执念,没有画卷的花姐不是好花姐。

我就那么久以来,第一次密了阿引。

卤煮:我想去刷画卷。

阿引:哦。

卤煮:没有画卷的花姐不是完整的花姐。

阿引:是啊。

…………………………

那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单刷英雄稻香村也是很危险的?

卤煮觉得怎么好像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变得不像自己了。


嗯继续说。


自从阿引不和我们日常之后,队里的毒哥就带来了他的小徒儿和我们日常,也是一个炮哥=。= ……炮哥怎么突然间那么茁壮= =。


和阿引不同的是,新来的炮哥是个很憨厚的少年,卤煮每天的爱好就是欺负他,看他被卤煮的毒舌噎的说不出话的时候。这般如此,就叫这个新来的炮哥阿瓜吧。


TMMS日常,卤煮离经。老2出五行阵,顺手给了脆皮的阿瓜一个春泥。

阿瓜:“谢谢花姐。”

卤煮:“没事,春泥一重练技能而已。”

阿瓜:“……”

卤煮看着自己满级春泥偷笑,一个万花怎么会春泥一重。

FWK日常,卤煮离经。老2阿瓜脸黑被抓了又抓,第一次丢了阿瓜春泥。

阿瓜:“练技能,我知道的。”

卤煮:“其实春泥已经满级了,如果你这么理解的话我就不给你了。”

第二次阿瓜血掉的和大姨妈一样,迅速嗝屁。

阿瓜:“【表情】哭”

卤煮偷笑。

交了日常,卤煮想了想,发了一条密聊给阿引。

卤煮:“我做了一点小药邮寄给你了,记得查收。”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阿引才回我:“PVP要毛的小药啊。”


卤煮自讨没趣的那天,是3月31日,没错,第二天就是愚人节。

那天上班,卤煮登YY,就收到阿引的消息;“我们结束吧。”

我想我当时应该是笑了,回道“好。是小帘吗?”

阿引:“你想太多了。”

于是我在愚人节那天,死情缘了。


嗯继续说吧,卤煮当时虽然心里烦闷,但是只是和游游倾吐了一下。

从一开始,卤煮就没想过要818,总体来说,卤煮是个比较低调的人。游游怕我纠结,叫我一起转服去隔壁团,被毒哥和阿瓜喷了一顿,说敢走就打断我们的狗腿= =。

卤煮也不赞成,又不是卤煮的错,卤煮非要留下了碍他们的眼。

只是卤煮想不通,卤煮真的这么不如小帘么?短短几个月,就能让温柔的炮哥负心么?


卤煮想起来很多,又胸闷了 歇一会。

卤煮始终觉得愚人节那天像一场梦一样的。

上班接到分手信息,下班命运又和我开玩笑。

我挂上帮会YY,看到一间上锁的小房间,里面的四个人真是让我喝喝想笑。

阿引。

毒娘。

茵茵。

小帘。

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卧槽,原谅卤煮这暴脾气吧,卤煮飞快双击那个YY频道就冲进去了。

直刺耳膜的是茵茵熟悉的银铃般的笑声!!

那个毒娘说了一句:xx锦进来了。

他们默契的沉默。

我实在憋不住了,用自以为很冷静的声音开麦了:“你们到底是闹哪样?认识的是不是?”

最后让卤煮知道一切的是小帘。

茵茵当初的确是转服了,茵茵是很早玩的老玩家,小帘是她现实里的闺蜜。【卤族觉得自己侮辱了闺蜜这个词。】我和阿引情缘之后,茵茵很不开心,在现实里和小帘吐槽。

小帘觉得……自己的闺蜜那么漂亮,人美声甜[OTZ她当时的确就是这么说的 怎么会有男人瞎了眼不选她?

于是她就果断投奔到基三当中,通过茵茵介绍认识了毒娘,当她的徒弟。一开始,就对我和我的亲友团充满了敌意。

到后来,小帘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上阿引了。


继续吧,卤煮真是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他们每人脸上喷一口。

但是卤煮憋着,以后喷他们一身。

前几天大战TMMS,就是卤煮开篇提到的。

卤煮那天加班,下班挺晚了,一上线看到我老婆在帮会里喊大战随便来,我顺手就点进组了。


一看队友,卤煮吓尿了,游游,阿瓜,阿引,小帘。

游游密聊卤煮老婆别进来,阿瓜是新手我在帮会里喊了求带日常,结果这两个货进来了!我想迅速撸完算了,你竟然来了!

我想又不是我对不起他们,凭什么走的是我。

于是卤煮毅然说了,没事,留下来了。

不知道是我水了还是内心太气愤,跳柱子那边我竟然一崴脚,给摔下去了。

团队 小帘:哈哈哈哈,真2.

卤煮没说话,复活回去跑到1号BOSS了。

当时等卤煮一个,游游就直接一个突冲上去开怪了。打了一会发现……

yesterday once more

没奶,卤煮花间,小帘冰心。


卤煮吃不准当时有没有奶,因为老婆喊的是随便来,卤煮看了下小帘的装备,是冰心装备冰心心法。

……卤煮在团队里打字,说:

我切离经了。

我切离经了。

我切离经了。

这样刷了3遍。

游游说好,然后我镇派装备什么的切好之后,卤煮又在团队里打字:

我切治疗了,游游上吧,然后游游就开了。

卤煮2,没在老婆开怪之前再检查一下小帘,她切云裳了。


游游T了一会儿,她没有打字,直接在YY里和我说,我身上怎么吃到左旋了?【喝喝左旋秀

房间里只有游游,我,和阿瓜。

我就给游游糊了个春泥,偷空看了下小帘的装备。

我擦,是云裳!心法也是!

我直接在团队打字说,游游,脱离,游游一个疾出来了。

阿瓜说:0.0 怎么了

卤煮当时已经不想听渣男渣女的解释了,卤煮表示累不爱了,只想直接开喷。但是打字哪有说话爽,卤煮就密了阿引,是密了阿引哦。

卤煮当时是这样说的:打字不方便,叫你和你家小帘上一下YY吧。

我和游游阿瓜等了一会儿,他们俩就一起出现了。

我开麦说:小帘听得见么?

小帘有点警惕,冷冷的说,怎么?

卤煮憋了一口气,直接骂道:“你还要你的碧莲吗?你的脑回路是不是直接通到明教下水道的?还是通到烛龙殿阴沟洞的?说你傻你还真不傻,说你JIAN你就真JIAN了。”

卤煮骂完,直接关YY,退队。

游游密聊过来:好样的。

阿瓜密聊过来:怎么回事QAQ

阿引聊过来:你的嘴还是这么恶心人。

小帘密聊过来:jian人,贴吧见。


之后卤煮左等右等,也没见到小帘8卤煮的帖子,卤煮表示寂寞,又咽不下这口气,就跑出来吐出这口怨气了。

那天我退队之后,直接神行到龙门荒漠,一头扎进了英雄风雨稻香村中,但是没有开刷,就坐在李复旁边,不想动。

游游组我,我拒绝了,我说想静一下。

阿瓜组我,我拒绝了,我说想静一下。

阿瓜组我,我又拒绝了,我说你快消失在地球上。

阿瓜密聊:你拿我出气。

我说:是啊。

阿瓜密聊:你在干吗?

我说:刷画卷。

阿瓜又丢来一发组队,依旧被我拒绝。

阿瓜密聊:快组我,你被人818还有我可以挡在你前面当肉盾。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笑了,眼泪都笑出来了。


阿瓜进组之后,坐在我面前,开始传功。

忘记喊话怎么说的了,大致如下。

阿瓜侠士给xx锦女侠施展传功技能,阿瓜侠士将消耗修为800点,xx锦女侠将获得修为400点。

卤煮无语,打字说:你脑残么?

阿瓜说:小锦不哭,站起来撸。

卤煮更无语,说:撸神马?撸幻肢吗?


其实说到现在,也告一段落了,不说心烦,说了心累。


大家晚安,卤煮和他们还是在一个帮会里,还有阿瓜不可能,小卤煮三岁,大家只是朋友


请大家对我说【抓到一只活的卤煮】我可萌这句话了


我凑,撸主睡不着了。昨天游游问了阿引,问他为什么。

阿引说,当时太草率。

看看自己上面发的,卤煮真想抽自己,原来自己所谓的最初,在他眼里就是太草率?

当时他说卤煮是他的终身大事,原来他的终身就是草率两个字?

喝喝卤煮糊他一脸草率,祝他和草率恩爱一辈子。


卤煮现在有种蛋蛋的忧桑……窝只能说吧友们真心强大,我眼角有翔滑过。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失落了,被人如此安慰。

昨天卤煮在打25人HG,拍一件装备拍的正起劲,突然收到了阿瓜的密聊。

阿瓜:地球太可怕,我要回火星了。

卤煮:不送。

阿瓜: 你怎么不问我发生了什么?

卤煮:我不问你还会说吗?

阿瓜:会的。

卤煮:那你说吧。

阿瓜: ……刚刚我在法王窟门口求组日常,结果收到一个冰秀妹子的密聊,她说你是阿引还是阿瓜?我想这是什么?新出来的小吃吗怎么没听说过?但是果断阿引听上去高端洋气多了果断回答,那我是阿引吧。

然后54321 ,我被冰秀妹子一波带走。

卤煮:!!!去帮会领地里蹲着!!!

阿瓜: 得令


有人叫卤煮和阿瓜在一起。

卤煮脑补了很多,一个憨厚男和一个女流氓站在大西北的荒漠上,天上飘落了片片玉米叶子。群众把卤煮和阿瓜围在中间,一边鼓掌一边欢呼“在一起!在一起!”

然后卤煮把自己雷到了 = =。 

所以果断是不行的吧 = = 心理上不能接受啊。

他会是第二个阿引。


帮主好像看到帖子了,谁给他的?

坐等某些人出现,话说从1号开始我就等到现在啊,等的我花也谢了,球球你们快出来洗白吧,截图我都留着呢!

累不爱。


……卤煮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卤煮申明一次,没有喷过阿引, 对他,我一直是小心翼翼。

还有,帮主大人,真心感谢你,但是怕他们反扑啊。

(以下是截图,只能手动打,嘤嘤嘤,心好累)

帮主:那个晓霜降是不是你?

卤煮:【表情】委屈

帮主:是不是

卤煮:是。。。- -

帮主:你和阿引分手了?

卤煮:- -帮哈大人,你延迟真高,早掰了

帮主:???什么延迟 我没上游戏啊

卤煮:- -没什么

帮主:但是我现在上游戏了

卤煮:哦0.0

帮主:我把他们移出帮会了

卤煮:!!!!!!       

(话外,帮主大人好样的!)


卤煮无法一一回复,总之谢谢大家了。

不管大家对卤煮的评价是正面或是负面,卤煮只想说。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可能以后,我会为了某个人而渐渐改变。

又可能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各种事情都经历,我的棱角被磨平。

但是最重要的是现在,人总是活在当下的。

从来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也奉劝那些,貌似得到很多,其实一无所有的人,好自为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