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人说梦话】我最看好的一对情缘快要散了,我很难过

发布时间:2017-03-21 阅读:

http://tieba.baidu.com/p/1233712902?see_lz=1&pn=1


昨天在YY陪她聊到很晚,我听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起,然后渐渐的这个故事里有了我参与的身影,我也作为一个旁人祝福过他们的幸福

然后一路走下来,离开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AFK,体会到那种很荒凉的感觉 其实游戏里的朋友跟现实里的有什么不同?

我刚进游戏的时候就是普遍意义上的小白,到了60多级才认识她,我想我至今没有在游戏情缘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她(我不是百合。。。。。) 只是如果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妹子,带你做任务、逗你开心、陪你聊天逛大街收集衣服调戏汉子、教你各种技巧、送你小吃小药马具、帮你打抱不平、保护你不被仇人杀、你做错了也会指出来。。。。。你真的会觉得游戏里周围的男人都看不上眼了

我看了很多的情缘故事,结局大多都是惨淡收场。但是我以前一直觉得他们会不一样的,因为他们不一样

我想他们两个从来不逛贴吧什么的,我们周围知道详情的人也基本上都AFK了。。。所以我真的想找个树洞说出来


其实我也很不理解,昨天听完了她全部的讲述之后

我莫名其妙会把自己代入进去

我在想如果是我的话,我会不会帮她做一点什么挽回

也许是因为,我自己都不想承认,其实我有一点点喜欢那个男主角

但是很奇怪,我不嫉妒她,我更希望我游戏里最重要的人能和我有一点点喜欢的那个他有个圆满的结局


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我一路懵懵懂懂地到了60多级,因为遇到的三个师父都是撒手不管惨绝人寰简称撒手人寰的类型,所以我各种小白你们可以想象,简直是水到没有下限

然后做任务组队的时候有个很好心的花哥问我要不要跟他去TZF,他师父带

我也不知道TZF在哪,飞到NP怎么都找不到路,还各种被怪打死,那个花哥都无语了,从FB门口过来一路带着我跑过去,队里70的一个大师(我想应该就是花哥的师父)一直都沉默着,但是血条一直在往下掉

花哥说:师父你又拉仇恨了

然后我们到了门口,我看到一个风骚的光头风骚地跳出吊桥然后把一个秀秀抓上了半空,自己跳回吊桥,秀秀摔下去了。。。。。。。。。。。。。

因为我自己也是个秀秀,所以我当时就对那个大师没什么好感,感觉他欺负女同胞,虽然他白衣白裤很有圣僧范儿

他打坐回血,然后队聊里出现一句话:矮油,小秀秀飞个剑气长江让我看看内内什么颜色


你们没猜错,这个光头就是她,这就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


其实我这个ID就是为了她注册的,她的大师号被盗了之后,她又练了一个七秀,因为比较BH被我戏称是公孙老娘

所以我就叫她公孙吧

公孙的大师是个挺强力的大师,让我切了治疗就带我们两个杀进了TZF

其实以前也有陌生人带过我刷副本,但是带着带着总想让我拜他们为师,我说师父满了,他们就要我T一个。我是个挺死心眼的人,那三个师父拜师的时候都跟我打过招呼,我觉得大家就是熟人了,T了很不好意思

但是她那天带我刷满了5次TZF,也没有提出这个要求(有次我跟她提起这事,她跟我说:我点你收徒发现你师父都满了,我还问个毛线= =)


好吧,我很水,我不会治疗,我甚至找不到治疗技能

她跟我说:回雪飘摇啊,XXXX啊,XXXX啊#¥%……&*(

我翻了一遍快捷栏表示没有

她:#¥……&*……&*(……&*(

花哥:。。。。。算了我切治疗吧


其实。。。。花哥也很水。。。。但是好歹过了。。。。第一遍刷完她就不动了,我以为就好了,说了声谢谢88

她说:等等,我喊个大奶来

然后一个70级的名字很文雅的秀秀进组了

她发了一堆亲亲的表情

我想那应该是这个大湿的老婆吧


有了大奶,我们很顺利的刷完了剩下四次TZF

我注意到他们三个都是一个帮会的,这个帮会在我们区还是挺大的一个浩气帮会

然后公孙对我说:小秀秀你来我们帮会吧

我呆的帮会确实没什么人上线,我想了想就答应了,一进帮会就有很多人欢迎我,包括很多人调戏。。。你们懂的,然后有人说公孙这是你和阿慕(后来知道就是那个大奶秀秀的大号)爱的结晶么,都长那么大了

公孙加了我好友,还让我以后有不懂的就多向那个大秀秀请教,需要帮忙就在帮里喊,但是希望我还是主要多做任务熟悉技能,不要靠刷副本升级

其实我当时觉得。。。。。这和尚管真多。。。。。。。


我觉得我很幸运,在那个大帮会里认识公孙他们,不是每一个在大帮会的小号都能得到关注与照顾的

公孙那段时间感觉也挺空的,作为帮里的主力装备都拿的差不多了,整天没事干就在帮里调戏小号,美其名曰照顾新生力量

我当时真心无知,被公孙骗了,她跟我说67级加浩气会有什么什么特殊的奖励,会送小白马。。。于是我一到67就很积极地加了浩气

在QTX打一个分得挺散又出得比较少的小怪的时候,我就突然被人打死了。。。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然后看到边上站着一个70的恶人CJ和一个跟我等级差不多的小秀秀(发现秀秀好多。。。。)

那个小秀秀还挺嚣张的,骂我抢怪什么的

我就说了声不好意思就起来了,想换个地方做任务,结果那个CJ过来二话不说又把我劈死了

我很无语,就点了回营地

结果过了一会儿就看到那个小秀秀在地图频道骂,说浩气的小号怎么怎么,说XX帮会你们的垃圾小号blablabla

帮会好像有人刚好在QTX吧,就在帮里问怎么一回事,同时还有好几个人M我,好像是帮里的管理吧,其中也有公孙

我感觉我回都回不过来,公孙就说:你有YY么,上YY说清楚吧

那个时候我自己平时也在学习游戏里的常识,幸好前几天刚下了YY和插件什么的,于是就上了YY

一进去就听到一个居然很正直温柔 的女声问:小云,到底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知道了大湿居然是个妹子。。。。


我就大概把事情说了一下

帮会里在YY上的人表示挺气愤的,扬言要替我报仇,立刻就有人刷世界什么的。。。。我觉得这样太是非了,刚想说算了,就听到公孙在YY说:刷毛,有点素质好不好,多大点事啊,别显得我们以多欺少

怎么说呢。。。。。。。感觉她一正经起来说话整个气场都不一样,帮里几个好战分子都开始好言好语起来

我以为这事就这样了,但是公孙在游戏里点我组上了队,然后队聊说:嘿嘿,我们私仇私了

恩,然后她就飞过来了,在地图问刚刚谁杀的我,那个CJ和小秀秀居然还回应了,还报了自己位置让我们有本事去杀。。。。。。。我真心觉得他们可能是太蛋疼了想打架

反正到现在我都不是很喜欢打架。。。我觉得我技术太渣,心态又不好,被人打我会肾上腺素分泌增加心跳加速手发抖。。。。但是那个CJ还挺水的,被公孙给打死了,躺在地上不动开始骂娘

公孙就默默地坐着,这个时候队里又组进来一个人,是个70的CY,也就是那天那个大秀秀阿慕的大号

阿慕刚上线,估计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从他队聊的话来看,还以为公孙在带我做任务,公孙也没多说什么

突然公孙的血一下子少了一半,我们边上居然又多出好几个恶人,应该是那个CJ叫来的

于是大湿就倒了。。。然后就是我被轮了。。。。。。阿慕在队里问怎么回事,奈何两个鸡血上头的女人是不会理会他的。。。。

然后过了一会儿就听到YY里一个很有磁性的男声传了出来:公孙和小云,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我承认我当时萌了一下阿慕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当时8030配音海选,我还想鼓动他去参选慕容追风配音的。。。。

我很佩服公孙的是,她一边在游戏里上蹿下跳地砸人或者被人推,一边能很冷静简明地在YY里把大概说了一下

帮会里的闲人又一次开始狗血沸腾,跃跃欲试

阿慕居然如出一辙地说:不要显得我们以多欺少,对面几个人,我们就去几个人


然后其实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们那个帮会去的都是挺强力的人士,阿慕据说还是战场指挥(自从我加了阵营后有一次满级了无聊跟着开头出现的那个花哥打了一次战场之后,我就再也没去过那种地方找虐了。。。。。。。。)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大概对面也知道柿子挑软的捏。。。我又是治疗(其实他们真应该看到我加没加血都没区别。。。)。。。于是有人专盯着我打,就在我只剩一丝血皮的时候,一个闪亮的镇山河笼罩住了我

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镇山河的技能名字、画面效果和音效,大概就是因为那个瞬间?

阿慕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给我丢了一个镇山河,然后两个四象送走了我边上的红名

阿慕的四象是1.5的,在那个时候1.5四象貌似还是挺少见的

这是不是一个很俗套的心动戏码?所以说很多女生要喜欢上一个人并不难,就只需要某一刻,比如被保护

但是幸好这个戏码并没有英雄救美以身相许俗套下去,保护我的人,很喜欢很喜欢的是,另一个保护我的人

。。。。。。其实舍身这个效果真的不是很明显


那次事情之后,公孙大概涌起了一种对小号的母爱(?)。。。。每天有空就组我,带我做任务打怪,一边打怪一边跟我聊天。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可以发现很多好玩的事情。。。比如什么小怪倒地的姿势啦(不要怀疑,她就是那种开着男号到处猥亵尸体的那种人。。。)什么千斤坠的声音啦,什么七秀的内裤啦。。(又是这个- -)。。。总之跟她在一起游戏变得更加有意思了

阿慕也经常会组到队里来,有时候是他的CY大号,有时候是他的人妖秀,每次公孙都说:你别来打搅我们二人世界。。。

阿慕就说:不要嘛带我一个3P

我很怀念那段时光,认识了一堆师兄弟姐妹叔侄奶姨。。。。各种级别都有。。。大家一起组队下小SC啊小TG啊,或者一起去拍照啊

不知不觉我就满级了

看过那么多回忆贴,好像最快乐的时候都是没满级的时候


满级之后,公孙的师姐,帮会主力MT之一(发现她身边的妹子除了我都好BH。。。。惭愧),嚷着要给我去小ZB黑套牌子

公孙说:给了她牌子,她还是不会加血,放出去害人么

那个时候。。。冰心是没人要的。。。所以七秀的出路只有奶妈一条。。。你们懂的

帮会有几个人开玩笑说,小云你果然不是公孙亲生的,牌子都不给你黑

不过我倒是无所谓的,我当时迷恋生活技能,因为经常收到公孙寄给我的包包啊,挂件啊,小药啊,小吃啊,马具啊,我觉得是一件很温馨的事情,所以也想做东西送给大家,整天挖矿挖草感觉很惬意

公孙就跟我说:你觉得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呗,小心别挖了人家的药被人给宰了

我怎么觉得她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期待着这种可能性。。。

按照阿慕的话说,他的PK技术都是因为公孙那张嘲讽脸在无数次流血事件中锻炼出来的。。。。


呃。。。我是一边回忆一边在写。。。。所以挺慢的。。。感觉有些事情很遥远了

我可以清楚地记得一些细节,一些对话

但是对于时间顺序,或者当时的大环境,却印象模糊

也不知道为什么



中间的事情感觉都有点记不得了

好像帮会出了点什么事,大概是某次分赃不均(公孙这么跟我描述的。。。),走了几个人,然后元老之间出了意见分歧什么的

总之,我们的帮会开始渐渐走下坡路了

帮里那时候缺固定的治疗,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把技术练上去

于是阿慕那段时候就经常指导我,真的是从零开始灌输我

我在想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看好公孙。。。。公孙在那期间,偶然遇到了一个恶人WH,俩人整天在好友频道吵架,动不动就出去打一架。。。一般都是公孙躺尸告终

我当时就想,这戏码有点不是冤家不聚头的意思,就隐约提醒了一下阿慕

其实阿慕应该是个很聪明的人,哪用得着我提醒呢,他跟我说,他也没什么立场说什么做什么

其实我们外人老是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但是更多的是他守着她,而她的想法谁也不知道

他们两个都不是会玩暧昧的人,于是也许都把自己定义为彼此在游戏里最默契的拍档


我想说他们不是什么完美的CP

只是在我的描述中显得特别美好,这个原因我想大家都能体会。。。


那时候我也问过公孙是不是喜欢那个恶人WH,公孙说:除非他喜欢男人

原来公孙从没跟对方说过自己是女的。。。。我想,她的态度应该挺明显了。。。

然后公孙的大师号就被盗了- -她当时跟帮会里的人各种哭诉,说就是家里停电去网吧了一次,帮会的人还纷纷说网吧电脑病毒就是多。。。

昨天听她跟我深夜长谈才知道她当时估计是下GV中毒了。。。。

她说盗就盗了吧,刚好想换个职业玩玩,于是练了个小号进了七秀

阿慕和我就开始不辞辛劳地带她升级了。。。。当然我的作用基本可以忽略


帮会还是越走越不好,帮主也很累,刚好现实也有些事,于是就AFK了,把帮会就这么丢给了公孙。。。

虽然公孙当时的XX刚满级,但是不得不说把帮会给她是个正确的决定,帮主真的很了解她。。。。

她是一旦身在其位,就会很负责很认真的人,而且她也有能力,可能这样的姑娘在很多男性看来都不够萌而女生都会很喜欢吧

帮会那个时候缺强力的主T,之前公孙那个暴力的MT师姐也AFK了,然后有一天,公孙突然在帮会说:大家欢迎神T


这个神T的身份就复杂了。。。是公孙这个XX的三师父,也是那个恶人WH的另外一个号。。。

我记得那天在YY阿慕有点不淡定了,声音不像以往温柔,感觉有点生硬,问公孙怎么练个小号还不忘拜个恶人的为师,以后帮会的人看到他和他朋友是杀还是不杀呢

公孙当时还觉得他挺莫名其妙的,说:看到WH号照杀不误呗,我都下得去手,你们更加放心杀吧

阿慕就说:那是你说的

YY里就传来另一个男声:杀得了就杀吧,加了阵营就是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不用想太多,当然我这个TC是中立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时YY都没人说话了。。。。估计这俩人某种气场太明显了。。。

然后那个WH又说了一句:啊,你不会是小X(公孙)的JQ吧,你别乱吃飞醋啊,我很纯洁的

公孙接了一句:JQ你妹啊,我也很纯洁的


我觉得,有些问题从始至终都只出在两个人身上,不关外人任何事

比如公孙,从来不曾给过任何承认或肯定,好像把大门关死了


我快要出门了

写着写着觉得回忆起很多事情,想起很多人,觉得很难过

这个游戏真是不容易,能让人入戏到这个地步

可能就是因为公孙太理智,一开始就告诉自己别把游戏跟现实扯到一起,她可以在游戏里有一堆好朋友,有非常要好的搭档,但是就是不会像别人一样轻而易举的在游戏里喊出老公或者JQ。。。。我说我可以理解,但是仔细一想找不到原因,为什么你可以把游戏里的好朋友当好朋友,却不能让游戏里喜欢的人成真呢?

她说她也想不出为什么,只是知道不应该,不可以

这是个死结,也许这方面我跟她一致,以致找不到另一方的观点


我觉得再写下去有种越来越无话可说的感觉,因为现实很苍白

事情其实不复杂,公孙作为帮主很忙,而且那时候出了新副本,大家忙着开荒,那个WH的T其实真的出力挺多,但是因为帮里大多数老人都向着阿慕。。。出了几次矛盾,阿慕退帮了。。。。。。

帮会渐渐好转,那个WH也因为现实AFK了,公孙告诉我那个WH在她心里是非常好的意气相投的朋友,他走了之后,她真的觉得身边空荡荡的

另一边阿慕在另一个大帮会混的很好,而且其实他们两个还是不咸不淡地联系着,可能阿慕能感觉出公孙的现状,所以又回到了帮会,还带来了好几个新的朋友。

感觉其中有一个妹子挺喜欢阿慕的,整天都跟阿慕在一起

公孙说就是那时候,她突然有点吃醋的感觉,但是这对她来说反而像是警醒。。。她对一个游戏里认识的人动心了么?

我觉得再大的缘分再合适的情感,都经不起一个人反复理智地约束


果然一写起来就感慨太多,花了时间

快迟到了我要走了

不能保证我还有心情把它写完

总之还是那个结局,情缘必死,过程各不相同

最悲剧的是他们两个还继续在玩。。。。相忘于江湖。。。。。。


其实很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翻来覆去睡不着

打开笔记本,幽暗的光在黑暗里让人感觉很无助,我想起以前好几次跟公孙他们一起开荒一起纠结,大家在YY里有说有笑的,黑暗中好像大家都在我身边。如今心境却是大不相同

之前看到有人说觉得公孙比较迟钝。。。其实看起来好像是这样的,大家都觉得她神经比较大条,但是在昨天我跟她的深谈中,我感觉到其实她是一个很敏锐的女生,周围人的情绪和想法,其实她都知道,只是她宁可装糊涂,她说她不喜欢一个优柔寡断多愁善感的自己

那么阿慕的想法呢?公孙说她很矛盾,一方面她真的把阿慕当做很默契的拍档,一方面她又知道对方,一个男性,能这么愿意每天陪着一个女生,种种言行,自然是喜欢她的。公孙说不是她喜欢暧昧,只是她觉得有些人如果能成为知己,那么更胜于男女之间简单的爱恨纠葛,将会得到更大更自由一方天地(她原话不是这样的。。。我擅自凭自己的理解写了,希望没有曲解她的意思)

我在想是阿慕贪心了吗?又或者能理解公孙这种想法的人太少,他只是喜欢她,想得到她的回应而已

公孙玩这个游戏挺久了,看多了网游虚幻的情缘,所以不会让自己对游戏里的人动心,我想阿慕可能真是个腹黑的人,他就什么都不说,陪在她身边,让自己的感情一点点渗入,细水长流,渐渐地已经织成一张网。

前面也说了,公孙是那种一旦身在其位就会很认真很负责的人,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性格,所以如果她喜欢上什么人,那么一定是用情至深,无论现实虚拟,都说恋爱的两边,用情更多的一方就输了。所以我非常非常理解她,谁都不希望自己受到伤害不是么,毕竟这不是言情小说,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不会为了爱飞蛾扑火。

所以当阿慕跟那个妹子在一起,公孙意识到自己有点吃醋之后,她想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公孙有意无意地开始把他们俩凑一堆,比如什么帮里某某小号装备不够,你们两个带他去刷一下吧,我还要忙XXXXXXX

又或者在好友,在帮会频道不断找那个妹子的萌点。。。至少那段时候我经常看到她说类似“XX好萌啊,今天她居然怎么怎么,这么萌的妹子居然被阿慕拐来了”的话,我们都快被她洗脑成那个妹子是本区绝无仅有又善良又萌又亲切又……的妹子

帮会起先还有几个老人不明情况地说,公孙你怎么这么积极给你们家阿慕找二奶啊

公孙这时候会很正经地澄清,她跟阿慕真的只是好朋友,大家别乱说了


我说你知不知道你这行为其实挺蠢的,你以为自己在演电视剧么,你考虑过阿慕的心情么

她说她当时真的是想让阿慕跟那个妹子在一起,而且她看阿慕跟那个妹子相处的挺好的,也许这是一个让她自己那一点点小小的火光完全覆灭的好契机


她做的很绝,她甚至没有疏远阿慕,我想那样反而会给人什么遐想吧,这点心思我真的佩服她。。。她还是向以往一样喊阿慕一起去战场,一起下团队本,但是每次都会问XX来不来呀

她把他们都当成她的好朋友,一视同仁,你根本看不出一点异样

我不知道阿慕心里想什么,我只是觉得,如果是我的话,那样的距离比从此疏远更加遥远,滴水不漏的相处,让人绝望


有一天晚上公孙组织帮会YY活动

因为有钱分,大家都格外积极。。。什么成语接龙什么抢麦序什么真心话。。。其实就是很简单的几个小游戏,但是大家都玩得很开心,还有别的帮会的人来围观

感觉公孙就像是班长一样的存在。。。虽然大家没让她卖肾,但是都扬言要敲她一笔钱

公孙其实是个花钱如流水的人,但是也生财有道,一来二去其实还是有点小金库的

于是她不怀好意的说,那你们谁抢到13号麦序,完成我一个要求,我就给谁5438金

很巧,阿慕抢到了

公孙就说:那你找个帮会的汉子表白吧,要深情的那种

阿慕就说:好啊。

然后阿慕对帮会一个整天骚扰妹子的军爷,同时也是他的大徒弟说:徒儿,为师有句话一直想跟你说,简而言之就是,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你知不知道

我喜欢你四个字,从他口里低沉而缓慢地说出来,坚定而温柔,当时莫名其妙我的脸就红了。。。。。。那个声音语调,真的是用语言形容太过贫乏的感觉,我不知道帮里其他妹子是不是也被他这句话煞到了,反正有听到几个奔放的妹子的狼嚎声。。。那军爷直接就喊:我X啊,老子扛不住了,尼玛XXX你想害老子被掰弯啊

反正后来我听网上广为流传的老毕和门神两个基友的真实对话,总是忍不住会想起那天的情况,笑到心酸

公孙在YY也狂笑,刚想说什么,被阿慕打断了,阿慕说,这么简单的话语不能表达我深刻的情感,我唱首歌吧

一首毫不猎奇的《很爱很爱你》(好像是这个题目?反正我记得歌词里很多“很爱很爱你”。。。原谅我平时都不怎么关注流行音乐)好吧,你们可以想象,死伤无数,有些歌越简单,越是能唱出深情

唱完之后感觉公孙过了挺久才说话,而且也没多说什么,就是说他唱的很好啊,然后把钱给了,我觉得她当时的反应其实有点奇怪。。。


昨天她才告诉我,其实那天阿慕一边在YY唱歌,一边在点她交易,一共99组相思子

我都想爆粗了。。。。尼玛这谁扛得住。。。。。。。。


而且有一个小事我突然想起来了,昨天忘记提醒她,其实一想,她后来的XX号拜的第一个师父不就是阿慕么,可能她自己已经忽略了吧


蚀骨相思君知否

你知不知,知不知


其实一直看他们走到今天,我心里很难过很酸涩,都是从来没想哭

但是刚才写着写着,眼泪却突然流下来了

我也不明白,可能是突然自我剖析般的感受到了世界上很多求不得的无奈?

我怕我太多带有眼泪的叙述会扭曲了这个故事,所以我先去睡了,希望明天起来我还能平静地把它倾诉完


其实确实不想继续写下去了,本来是一下子心里很难受,想找个地方说出来。现在渐渐的想通了,说到底也许他们自己都没有这么伤感,硬是被我写出满纸辛酸。

我决定还是不要继续写得这么抑郁的样子,其实他们带给我的快乐时光更多,我应该想让自己也让看故事的人为他们微笑而不是流泪。

要是让公孙知道我在这里伤春悲秋地以她为主人公缅怀了半天,她该SM我了:)


男人有分很多种,其实我以前一直觉得阿慕是那种很温柔很稳重很贴心的,但是没想到他也会浪漫。我在想公孙能接受那99组相思子,说明她当时沦陷了,毕竟交易是双方的事情。

她说真的,当时她看到他交易过来的一排相思子,她心里的感觉真是用言语说不出来。然后又是一排,又是一排,直到把背包装满,他还在点她交易。直到交易全都结束,她无语地在信使旁站着,他闭着眼睛靠着她打坐,同时两人像人格分裂一样淡定地在YY讲话。

她跟我讲起这一段的时候,就忍不住要笑的声音,让我记得很清楚,很清楚。

她说,她当时想哭又想笑。我想,笑有隐晦的甜,哭有自抑的苦。


我问她:结果因为这件事你们背着我们好上了么

她说,可能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你知道我对自己说什么吗,那天下线之后我脑子里响起他唱歌的声音(我猜不仅仅是响起吧,我可是回荡了好几天。。。),想起他告诉我他每天没事就去挖相思子终于挖了99组终于找到了机会给我,我就跟自己说,不过是一堆数据罢了,点点鼠标就能挖到的数据罢了,甚至交易行也能买

我当时真的是很无语,甚至觉得她这样想很过分,我说你觉得阿慕是这样的人吗,你怎么能这么说

她说,对啊,我真是又过分又自私,什么心理建设都做得出来,其实我当时就应该把这些话说给他听,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要是当时就说了,估计他就能死心。


我想她做不到这个“早想到”,她一定一定不舍得把这些话说出来,连我听着都万分舍不得,她又怎么会去这样伤害他呢,我相信即使她克制着用理智圈固着,内心最深处的感情是不会被网络被现实所困惑的。


尼玛,我怎么又要写哭了


阿慕在这件事上,我觉得真的是行百里者半九十,他做了那么多,最后居然没有多问一句:你愿不愿意

你妹啊,你说你又唱歌又送草的,最后对方都收了,你就少了这临门一脚,你也许觉得你们两个心照不宣,但是。。。。我真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所以还是什么进一步的关系都没有。公孙当时松了一口气,如果他真的说一些更加明晰的话,她估计就要直接技术性掉线了。于是她又恍若无事地每天照常上线做平常的事情,估计那天阿慕唱歌太萌,我发现帮会YY上常驻人口增多,但是阿慕好像没再怎么唱过歌。。。果然是物以稀为贵么

那个喜欢阿慕的妹子还拉了几个朋友进帮,我感觉这就是女生那种想要给闺蜜分享展示自己喜欢的人的一种心思么?当时帮里还有人说阿慕是我们帮会一块男色招牌

公孙说,可能那次事情之后,阿慕得到了某种信心吧,开始有事没事跟她组队,后来变成一上线就跟她组队,有时候还干点正经事情,有时候就是组着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或者各干各的事情,然后她会突然发现他来到了她身边

就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情,简单的玩笑,他的不动声色,她的故作自然

次数多了之后,帮会还是开始传他们两个有一腿了,我就是那个时候以为他们正式在一起了,有时候找公孙组队交易个什么东西,组完了都要找借口退组,不然感觉自己跟灯泡似的。

那个喜欢阿慕的妹子没多久就有了个老公,是另外一个浩气大帮会的某个核心人员,我在想她的行为,女生都能理解。


公孙是个理智利落的人,她很快就决定这样的关系应该停止,不然连她自己都要渐渐习惯

于是每次上线她都很忙,忙着处理帮会事务,忙着组织团队本,忙着二团招人,忙着日常

我经常看到那些情缘帖子里,女生在需要情缘的时候情缘在打本在干吗,不能第一时间回复,不能来陪她们下本看风景,于是她们就会觉得自己不重要了,觉得对方冷淡了

这个关系感觉到了公孙他们这里,好像男女颠倒了一下

不过阿慕是否内心哀怨我就不得而知,毕竟我觉得他也不是一个琼瑶男主角似的人物,他也能找到自己要做的事情,或者干脆就参与到公孙的活动中,哪怕不再能独处,不再悠闲地暧昧


好像风平浪静了很久,后来我因为考试就短暂地AFK了

我问公孙我离开的那段时间他们发生什么没有,她说都是小事,不值一提


后来就是春节活动了,还记得挖宝可以挖出兔耳朵,我很想要,但是一直脸黑挖不出来,而且我不大能忍受挖宝那种枯燥无聊的活动

结果过了没几天上线的时候,发现我包包里多了一顶兔耳朵,还有好几只小灰鼠

所以说有这样的姑娘在你身边,真的胜过情缘无数


过年了放寒假什么的,帮会固定团的人变得不固定起来,公孙决定那段期间大家自由活动

她说就是那段时间把她养懒了,她觉得每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想着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做,不承担一个帮主的责任的感觉真好

她问阿慕,你愿不愿意来当帮主

然后又说,算了你这弱受,经不住蹂躏的

不用她跟我解释我也知道,她自己都嫌累的事情,她是不会推给他的(我当时说了一句,你好像小说里那种养着小白脸面首又一往情深的彪悍公主)

很好猜测,阿慕对她说:没事,反正帮会事务我平时都有参与,大概都清楚,你丢给我一段时间也不要紧


于是公孙最终还是把帮主给了阿慕,她说,只是暂时的,让我歇口气

阿慕说,没有关系,你这么水,早该让贤了,帮主我是不会还给你的

晚上阿慕开了个YXZB拍团,有一部分帮会里的人,也有一部分世界喊的人,一路打得有点纠结,还好战果颇丰

打完已经深夜,大家都撤了,阿慕最后才给公孙发钱

公孙开玩笑说,你想黑金么

阿慕点她交易3W金,公孙立刻拒绝了,她不解

阿慕已经把他们两个拉到YY一个加锁的频道,笑说,你不要嫌弃,我这个号上差不多就只有这些钱了,但是别的号上还有,养你是不成问题的

公孙当时隐约已经有点感觉,但是还是装傻,说你说什么

阿慕说:我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是要找个帮主夫人,第二是要找个帮主夫人,第三是要找个帮主夫人

听到这里我在YY不由自主地笑,感觉阿慕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公孙也笑,她当时觉得自己心都抖了抖

阿慕继续说:你看,现在帮主被我拿走了,你要是不听话我就把你踢了。他在YY里笑起来,好像很得意的样子。

公孙说,啊。。啊?啊。。。啊。。。啊?

阿慕说了一句很老套的话,你没否认就表示答应了。从现在起,我身上的小金库就归你管了,我的人也归你了,你可别让我们俩饿死街头。

公孙说:啊。。。。。啊?啊?啊。。。。。。。。。。。。。。。。。。。。。我妈叫我睡觉了

她说她当时突然就觉得头脑空白,不知道到底怎么办了,好像怎么做,都会遗憾


有件小事,那天打YXZB的时候团里有个道姑妹子,姑且叫她阿青,装备不错,但是操作很水

阿慕作为同门师兄,忍不住就在YY多指点了她几句

然后据公孙说,当时一个特别清亮甜美的女声就在YY里响起来,说什么团长你好厉害呀,团长你懂的真多,团长你玩羊羊多久了呀,团长我加你个好友以后有问题都能来问你么


我说:啊,这真是孽缘

不得不承认,游戏里遇到某种同性,我真的不认可,不喜欢。

也许阿青就是我不喜欢的那类型的代表,后来还跟我发生了比较严重的矛盾


第二天公孙上线,阿慕也在,她突然想不好要不要跟他打招呼

结果这么巧,阿慕就从她身边跑过,然后又折了回来,骑着马停在她面前

阿慕说:去日常吗

公孙说:好啊

结果过了会儿队里组进来一个CY,就是昨天那个阿青,她一进队就说:师父,以后你都带**常好不好

公孙莫名其妙,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大一个徒弟

阿慕说,阿青是快餐号,装备虽然不错,但是手法意识包括技能熟悉都不够,所以昨天之后就想认他当个师父,好多教教她

然后阿慕又说,阿青,这是你师娘

公孙打了一串省略号

阿青在队里说,师父你这么风流倜傥怎么就找了个娘子呢,你应该找个相公,我觉得CY和XX不配,你去找个军爷多好啊


打完日常,阿青知道了阿慕是帮主,于是就说自己在现在的帮会其实觉得人情很淡漠,是非也比较多,想来我们帮会

阿慕于是就把她收进了帮。阿青又说,自己还有个五十多级的WH号,刚好还差个师父,就想拜阿慕为师,这样就是名副其实的师徒关系了

阿慕说:我现在是帮主,可能比较忙,都没时间带你的。你要不拜公孙为师吧,反正拜我们两个谁都一样

公孙当时的徒弟被帮会一堆无耻的人的小号霸占满了(也算我一个= =),她说她没有徒弟空位了

于是阿慕就收了阿青的WH号当徒弟,说可能都不会有什么时间带她,如果她找到更好的师父人选,随时都可以来跟他断绝

阿青说没关系的,师父能偶尔教教我就很好了


反正后来我上线,就发现帮会有个特别活跃的妹子,就是阿青

怎么说呢,让我很有偏见地来说,我觉得她就是那种希望一直是众人焦点和中心的女生,反正我有几次在帮会跟几个比较熟的人开玩笑,她都会插进来,或者提出自己的话题,让我还挺不爽的

有一天帮会组织持国,阿青在帮会狂发星星眼说求带求带

结果她太水,基本上就是被前三波冲击波就能轰死,过一会儿拉起来又倒下的那种,可以算是无限躺尸了

最后出了一件QC的装备,团里其他人基本上都毕业了,只有她和一个萝莉羊、一个刚入帮会的道长需求

我们帮会因为规模缩水了不少,帮众比较和谐,所以DKP应用得并不多,大家在公孙的分配之下也都比较心服,之前从来没什么因为装备闹出矛盾的事情

我真的觉得那种互相谦让互相退一步的氛围能感染人

道长率先说他刚入帮会,今天就能被带着来打本让他融入、跟大家互相熟悉,已经很感谢大家了,这个装备就让给两个妹子吧

萝莉羊笑笑是我的徒弟,平时话不多那种,我觉得阿青装备已经挺好了,但是笑笑明显不如她,所以就说:要不还是让笑笑拿吧,她装备比较不好

我当时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手贱又多加了一句:而且她打得挺好的,一直到BOSS倒了都还很坚挺呢~

公孙说:那就给笑笑吧

估计我那句话有点暗指的意思,阿青马上在YY说,我也不是非要这件装备啊,但是我很公平的说一句,我感觉小云你这有点偏心你徒弟啊

我说,我就事论事,何况道长都有资格比你拿这件装备,你根本是全程划水躺尸好吗,还有以后打本的时候你不要老在YY闲聊,又不是茶话会

我承认我看不爽她挺久了,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头脑一热,这些话就说出口了

眼见着两个人要吵起来,阿慕在YY说:小云别这样说,阿青也不是故意的,大家都有新手的时候,小云你自己前几次来打这个本不是也经常躺地板吗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就觉得气极了,直接退队神行走了

我听到YY里阿青带着某种撒娇一般的语气说:师父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然后,公孙说:装备给笑笑,大家散了吧,以后不管是谁,开头就躺尸一律不能需求,有意见现在提出来,我不针对任何人

虽然公孙不是帮主了,但是当她那种很冷静的声音传出来,我却觉得好像回到过去她决断一切的日子

YY马上陆陆续续有人说,没意见没意见

我听到阿慕淡淡地说了一句,好吧,就这样吧


阿青是那种锋芒毕露的女生,那次事情之后她就会有意无意地针对我

我也不是那种很能忍气吞声的,于是关系明面上闹得就比较僵了

阿慕找过我,说我是帮会的元老了,这样针对一个新来帮会不久的妹子不大好,而且阿青比较小孩子心性,我在他眼里却是比较能包容人的那种

我说,所以我就应该包容我不喜欢的人吗?我就跟你明说,我很不喜欢整天划水卖萌聒噪求带求包养的人,如果她真的有努力也就罢了,她根本毫无上进的意思,有时候简直是在浪费大家时间

阿慕就回我一串省略号


公孙说她那段时间挺纠结的,心里肯定是偏向我的,以至于她分不清自己对阿青的态度到底是否公平,因为她知道个人情感因素已经影响了她大脑的想法,让她没办法完全客观。

所以当时她也只好劝我,如果不喜欢那个人,就不要理她当她不存在好了

我说:以后凡是阿青去的团都不去,我实在看不过一个整天划水还各种需求的人,也不想听到YY里除了指挥总是有人说无关紧要的话


结果过了几天,阿青跟阿慕说她很想玩离经(她的小号WH),想找阿慕去英雄天子峰试试手

阿慕就组了公孙,跟她说还是都组认识的人吧,不然纠结了外人会不乐意

公孙说:我这边好像没几个熟人有空(她说当时我在线的,不过她当然不可能来找我),帮里有人去吗

阿青就说,她有两个朋友可以来,一个军爷,一个藏剑萝莉

我说,这种明知道死去活来的事情,当时你就该推了

公孙说阿慕都找上她了,她刚好没事,也不大好推吧

我说难不成你是见不得他一个人受折腾么


阿青要公孙切成冰心,并且说一定不要切回来,不然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其实公孙一直有一颗冰心的心,她一套冰心装其实已经比奶装都要好了,估计终于能切次冰心太亢奋,一个不小心,她一出手就OT了,奶又不给力,于是她就躺了

阿慕丢了一个无敌,他们终于过了

阿青说:公孙你别乱打好吗,奶花治疗真的不容易,要队友配合的

公孙说:不好意思,太久没冰心了,没注意仇恨

后面几个BOSS不具体细说,反正能纠结的不能纠结的地方他们都纠结了,公孙实在看不过去,就说还是她来治疗吧

阿青不同意,说她就是来练手法的

公孙估计纠结得装备都快红了心里也开始烦躁,就说了一句:那你也想想别人啊,手法又不是一天就练出来的

当时队长是阿青,因为当时她要过去说要组她的朋友

于是下一刻公孙就被踢出了队伍

阿青在近聊说:那我就不耽误您了


我听到这一段真是有种身临其境的生气,我说要我就直接踢了她出帮会。。。哦你那个时候不是帮主了。。。那你怎么回应的?阿慕呢?

公孙说,没一会儿阿慕就组了她,然后说,这件事阿青的确做得不对,我已经说过她了,她说她当时因为总是奶不上人害得大家纠结心里又郁闷又委屈,所以跟自己生气也跟别人生气了,而且她说她觉得你和小云总是针对她

公孙形容当时她听得简直觉得有个锤子砸下来,心想这世界是怎么了

她直接发飙:有话叫她自己来当面跟我说,你做哪门子传声筒

阿慕说,你别这样,我知道是她不对,你乖你别生气,如果你真心不喜欢她你早应该跟我说

公孙简直觉得无语,她说:我跟你没法沟通,你根本不了解我

阿慕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给过我了解你的机会吗

公孙不知道话题怎么就突然改了风向,她回了一句话:只是游戏而已,你想太多了


好吧,这个故事拖得有点长了,也不是我本意,只是不知不觉就觉得什么都想说出来了

我争取在笔记本没电之前说完吧


你们觉得阿慕变心了么?

可是我觉得他不是这样的人,也许自始自终问题都围绕着他们两个,阿青只是外因,连小三都算不上

那件事情之后,阿慕开始减少跟阿青的接触,阿青在帮会跟他搭话他都会沉默,有什么要求也会找借口避开,总之他也意识到了公孙与阿青之间的敌意吧

可是公孙说,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关系太纠缠不清了,她到底要什么,她到底在做什么?

她实在疲于处理理智与感情的矛盾,她仍然不能接受网络中的情缘

于是她选择对阿慕坦白,她告诉他,我们就像以前那样当最佳拍档不好么,我知道你得不到我的回应也会累,可是我们毕竟隔着网络两端,如果要扯什么情缘关系不是太虚幻了么

阿慕说,那你愿意发展到现实中吗

公孙答不上来,最后她说:网络和现实是有落差的,在游戏里的世界也许我们可以无话不谈,可以一起下本打架,但是到了现实,我们还能有除此之外的共同语言吗?

阿慕说:你是对我还是你自己没信心呢?我不相信感情只会在游戏里存在,难道你和小云他们离开游戏就不是好朋友了么?

公孙说,那不一样。


我问公孙,那有什么不一样

公孙也不知道,她说她只是直觉地反驳了


其实公孙和阿慕都不是很会把现实牵扯进游戏的人,公孙也从来不会要求帮会团队本成员留电话留QQ,大家其实对阿慕和公孙的现实背景都了解的不是很多

一切只在游戏发展,离开游戏我们都是陌路人

所以我想阿慕是真的对公孙认真吧,他也比公孙更有勇气,这份喜欢即使隔着网络,依然如此清晰

可是公孙总是不相信,她不相信只是一根网线,一台电脑,能让一个人轻易就喜欢上别人,你喜欢的到底是那个人还是他在网络表现出来的样子呢

我说,你不相信也没用,难道你不是喜欢上阿慕了吗

公孙说,所以我才怕,怕喜欢上的只是一个影子

她又说,所以只在游戏里维持默契的搭档的关系,不是会让人更加轻松么


我觉得这份感情至此已经走入了死胡同,除非他们中间有人能突然想明白


阿青后来离开了帮会

很正常,她走了我着实松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天天上线都有个让我讨厌的人老是在眼前晃

可是裂缝已经在阿慕和公孙之间产生,公孙说她后来又跟阿慕说了一次,她真的不想在游戏里情缘,之前不清不楚是她的错

阿慕说,好吧


我听到这里突然替阿慕感觉到难过,难过的心都抽了一下

他在迁就她,他在容忍她,他在成全她


然后维持了一段时间的和平,我们那些外人当然那时候是看不出他们之间那些暗流涌动的

到了开80的前几天,公孙说我们大家来合个影吧

我们飞了每一张地图,走到许多熟悉的地方,记得以前一路纠结的任务,在某个地方遇到了某个人

在CY的时候,阿慕说,公孙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么

公孙当然记得,当时她顺着少林门派任务一路来到纯阳,由于对自己技术过于信赖,引了一堆小怪,不得不嗑药逃命,慌不择路之下掉下了高坡,直接摔死在正在挖矿的阿慕面前

阿慕开玩笑说,这么大一颗光头掉下来,我差点心肌梗塞


听公孙说着他们初识的故事,我也跟着笑,边笑边想,也许公孙是对的,如果他们能回到最初那段单纯的日子,那该有多快乐


然后就开80了,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一小波AFK的高潮

好在公孙他们还在,于是我也没有走

刚开80的那段时候,新地图各种人满为患,任务怪各种抢不到,也引发了不少争执

我跟公孙阿慕一直组队练级,阿慕作为CY抢小怪还是挺给力的

。。。于是就跟对面同样抢小怪还开着阵营的几个恶人打起来了

很不辛,这次对方人多势众,而且都比较强力,我们被守尸了

我真的很鄙视打架还口水的人,会让我意识到游戏里真是什么素质什么智商的人都有

可偏偏对方就是这样的人,貌似还得意得很,口气也很大

公孙发了一堆鄙视的表情,说:果然智障儿童欢乐多,我们下线就是了,你们继续守着吧,可怜的孩子,多在游戏里找找成就感和存在感吧

然后就喊我和阿慕下线了


那天那句话不知道戳中了他们什么痛脚,又或者公孙拉着我们直接下线让他们找不到发泄的地方,让他们深深憋到内伤了

然后一段时间不是很太平,当中有几个人就认准了公孙仇杀,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就经常能找到公孙的,反正是不堪其扰

公孙说,反正这个仇已经结下了,随便他们吧,反正耐久度就掉1%,不行我退阵营就是了

结果没多久上线,帮会的人跟公孙说,昨天阿慕遇到了其中一个杀公孙的人,于是出手就把对方杀了,对方又叫了帮会好友,守了阿慕,帮会当时刚好在线的人比较多,立刻就过去帮忙了,于是引发了一场混战

公孙马上M阿慕,说这事本来就她多了一堆仇家,现在连你也被牵连了

阿慕说,什么话,当天的事我也算一个,现在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被欺负,我只是保护我喜欢的人,不可以吗

公孙说她真的不习惯听到什么“被欺负”这种词,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娇滴滴的软妹子,而且阿慕又突如其来超出界限的明明白白的话,让她一下子不能接受

她说,不可以,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再跟我说这些话了好吗,我被杀,如果有能力我自己会杀回去,杀不过我能走、能下线、能退阵营,你到底是为了表现什么?

我觉得公孙这番话说得有点过

但是她当时可能真的觉得和平相处了许久,又一次回到某种境地无所适从吧

阿慕沉默了挺久,然后弹出一句话:抱歉,我多管闲事了

然后他就下线了



不好意思,我高估了我笔记本电池的性能,它很快就要没电了

只能先写到这里

其实剩下的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