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故事集】萤火点点

发布时间:2017-03-21 阅读:

by 384封未读

原帖已删除



自从发了故事征集广告,就有很多姑娘找我讲述了她们的故事,人数之多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不能保证把每一个故事都写进十个故事里,因为大多都很相似,只能写一篇作为代表。

这其中也有不少精彩的小故事,不能形成一定的篇幅,但是有奇趣,所以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于是就有了这个短篇故事集的想法,就当做是十个故事的附篇吧。


——萤火点点,不够明亮,但是足以温暖黑夜,感动人心。


不定期更新,谢谢大家支持。

一 红豆 


朋友们都叫我慢慢,因为我做什么都比别人慢一拍。 

说话慢,走路慢,吃饭也慢,讲故事也很慢。 

有些事情呢,慢一点没有关系,但是有些事情,只要慢了一点,那就是错过了。 


刚到稻香村,我就被师傅捡到了,然后被他拉进了帮会。 

在扬州,我遇到了我的师弟,一个天策。 

师傅很快就A掉了,我跟师弟俩开始一起任务升级。 


我任务做的很慢,师弟是老人新号,所以我就一直跟他屁股后头蹭。 

70多级的时候去入了阵营,然后在野外不小心抢了别人的怪,我被守尸了。 

师弟当时还是一个外观党,他穿着一身大唐衙役装跑来陪我躺尸。 

两人的装备都红了,师弟跟我说,他要变强。 


寒假的时候我A了两周,回来以后帮会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多了很多人,突然就热闹了。 

原来,师弟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为帮会收了很多人。 

师弟没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收徒弟,带徒弟。 

他们开始聊战阶,聊战场,聊pvp,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题。 

师弟说:师姐,你就安心打本,你背后的世界就由我来守护。 


刚开学,有点水土不服,我开始发烧。 

我一个人跑去医院挂点滴,师弟陪我短信聊天,给我讲了一夜的笑话。 


再回到游戏,就开始心照不宣,做什么都组在一起。 

帮里的人都问你们情缘了?我没说是,他也没说不是。 

我觉得似乎已不必说。 


那天看到一个花萝在门派求助,我一时心软就带着她做了几个任务。 

花萝乖巧懂事,下线之前我收了她做徒弟。 

接下来的几天有事不能上游戏,我就找了师弟,拜托他帮我带带小花萝。 

几天之后,重回游戏的我发现帮会里多了一个名叫未未的藏剑萝莉。 

原来,这几天师弟一直带错了人,那个小花萝叫末末。 

他错把冯京当做了马凉。 


在我不在的几天里,花萝删号了。 

我很严肃的找到师弟,师弟说:我们的一个马虎让小万花消失了,这是不负责,所以我们现在要把藏剑萝莉当做花萝的替身,加倍的对她好,这样才能弥补我们的过失。 

我听了师弟的话,开始加倍的对藏剑萝莉好。 

师弟生日那天,大家商量着去哪里玩,商讨过后,决定去浩气盟跳成就。 

帮里的妹子好心,对我说:道具我们都准备好了,烟花、灯笼,到时候你就给他放个海誓山盟,肯定美死了,表白的好时机啊,要抓住啊。 


晚上10点钟,我们一群恶人绕小道跳上了浩气盟大厅的屋顶。 

藏剑萝莉落在后面,她跳了20几分钟没有跳上来,被守卫杀死了很多次,装备都红了。 

师弟说:我下去接她。 


帮里的人开始在屋顶上插旗,我看着包里的那颗海誓山盟,手心有些冒汗。 

十多分钟过去了,师弟和藏剑萝莉还没有跳上来。 

然后,一颗真橙之心平地而起。 

藏剑萝莉说:师父,我喜欢你,我们情缘吧。 


帮里的人开始起哄:你不要抢那朵水花的军爷。 

藏剑萝莉说:二师父没有跟大师父表白过吧,策藏才是官配,二师父应该去找咩咩。 

是的,我从来没有说过,从来没有。 


11点钟,师弟断网了。 

我在众目睽睽之下点了神行,我一个人跑去万花,挖相思子。 

我一生不吭的挖了好久,然后上了师弟的号。 

清背包,用相思子摆了一个心形,心的中央放上了那颗没来得及放出的海誓山盟。 


第二天,我一上线,就收到藏剑萝莉的密聊:二师父,快祝福我跟大师父吧,他答应了。 

我跑去问师弟:你真的跟她在一起了? 

师弟说:999颗相思子,一颗海誓山盟,我无法拒绝。 


我懵了,我记得我没采那么多相思子。 

想到师弟的号很多人都知道,藏剑萝莉也知道,我就想通了。 


后来我想过,如果我告诉师弟,那个心形其实是我摆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可是我最终是没有说,说出来让他们俩难过吗? 

有些事情慢了就是慢了,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二 卧底 


我以前是个毒奶,刚满级就被师父拉进了帮。 

帮里有一个很风骚的花哥,自封“万人迷”,他总是和我对着干。 

“你看我这么的英俊潇洒,你被我迷住了吗?”这是他一贯的开场白。 

我嘴上奚落他说:被你迷住的都是瞎子。 

心里却渐渐地被那一身冷感的黑色吸引了。 


明明一开始是针尖对麦芒的两个人,到后来却不知是谁先收敛了锋利。 

他开始陪着我,大战日常团本统统都抛在脑后。 

我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拌嘴,看风景,烧点卡。 

就这么在一起了,就这么……情缘了。 



为了他,我练了个一个花萝,因为他喜欢这种乖巧呆萌的无害摸样。 

当时,师父的帮会和同阵营的另一个帮会打的不可开交,在野外碰到了,什么都不用说,只是一通厮杀。 

积怨越来越深。 


师父找到我说:你不是新玩了个花萝号嘛,你去那个帮会做卧底吧。 

花哥说我要是不愿意的话就不要去,但是我还是去了,因为那是我师父。 


我潜伏在那个帮会里,为师父报告他们的行踪。 

在帮会频道看着他们被师父击杀的信息,我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知道我没有退路,我只能这么做。 


慢慢地,我发现这个帮会里的人并没有我相像中的那么坏,他们很和谐很有爱。 

他们也喜欢互相开玩笑,喜欢叫对方二货,帮众被人坑了,也叫上大家一起去。 

他们其实和我们没什么不同。 


帮会里有个剑纯,他是师父的主要仇人之一。 

但他对我很好,我的花萝想做点什么东西,他都会把他的材料给我,如果不够他还会帮我去买。 

每次我用自己做诱饵说被师父杀了,他都会跑来陪我一起躺尸。 

他太笨了,每次都会上当。 

我看着他一次次被师父杀死,却一句脏话都没有,心里开始动摇了。 


我是坏人,明明已经和花哥在一起了,又对剑纯有了不该有的心思。 

我的毒奶号上的越来越少,花萝号上的越来越多。 

我甚至不再去师父帮会的yy,而是跟剑纯挂在一起。 

我不再向师父提供任何情报,我开始想法设法的躲着他。 

这些事我没有告诉花哥,但是他好像有所察觉,他拉我去他的yy,但是我又什么都不想说。 

两个人就沉默着,沉默着…… 

后来,花哥A了,消息却是师傅帮会的人告诉的我。 

我问他为什么离开,他们只是说花哥家里有事。 

但是我心里明白,我伤了他。 


我对不起花哥。 

我还时常跟剑纯在一起,但是我不能对他说我喜欢他。 

打死也不能说。 

可我没想到的是,剑纯他为我放了一颗真橙之心。 

他在世界频道说:我喜欢你。 


我被师父拉过去训话:你跟那个剑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去做卧底的吗?如果他知道你是我安插进去的007,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我无言以对,我知道我对不起师父,但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而且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那天在yy,剑纯问我:这是不是真的? 

师父在一旁笑着看热闹:你快告诉他啊。 

我说:是真的。 

剑纯听完也笑了,他说:对不起,是我看走眼了。 


他退了yy,然后在世界频道上说:我现在有10万金,你们谁帮我杀一个人,杀的次数越多越好,这10万金就全归你。 

他要杀的那个人是我。 


我密了剑纯,让他到纯阳见我。 

我让他杀了我。 

我躺在雪地上,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心里觉得好冷。 


回到主城,我写了两封信。 

一封写给花哥:我对不起你,我明明跟你情缘着,我明明应该只喜欢你一个,但是我却喜欢了剑纯。 

一封写给剑纯:如果我没有听师父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相遇。 

然后,我删掉了客户端,我A了。 


后来听游戏里的朋友说,剑纯只要看到我们帮会的人,不管打不打的过,不管我们有多少人,他都会疯了一样的冲过来,然后倒下去。 

后来,他也A了。 


我是一个失败的卧底,我背叛了师父,背叛了情缘,也背叛了自己的心。



三 如烟 


每个帮里似乎都有那么一个女孩子,她整天像猴子一样的上蹿下跳,装疯卖傻,以自毁形象为乐趣,以娱乐大众为己任。 

不幸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 

我是个咩萝,名字里有个七字,我觉得他们会叫我七七,多美的一称呼!可是他们却叫我七仔,遇上普通话不标准的就直接成了“鸡仔” 

情何以堪!不过我也不在乎这些,我的存在就是为了博大家一笑。 


我所在的帮会是师傅建的,她是个花姐。 

帮会不大不小,主pvp,每天一起玩的也就那么五六个朋友,对我来说却已经足够开心。 

每天一起黑龙,一起战场,少一个人我就自黑CD。 


有一段日子,我迷上了切磋,天天在长安门口晃荡。 

然后,我遇到了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副帮,如烟。 

他是个汉子,却玩了一个玉洁冰清的女道姑,对此我表示有点理解不能。 

但是,那谁不是说了嘛,存在即是合理。 

我想副帮他可能有些与众不同的癖好吧…… 


他点我切磋,我点了接受。 

230套VS270套,我被虐的体无完肤。 

我呜呜大哭: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他邪恶的笑:来日方长。 

来日防长个你妹妹个腿儿! 

从此,他把跟我切磋当成了日常,每次他都乘兴而来,尽兴而去,而我只能喊着大侠饶命,抱头痛哭。 


切磋久了,就慢慢地熟了起来。 

他经常在好友频道喊:七仔,亮兵器吧! 

我就故作惊恐的回道:如烟姐姐,你不要这样,我还小,求大侠放过! 

说完,我就去找长安找他,继续被他虐的痛哭流涕。 

这么看来,我应该是个抖M?

后来一个浩气的朋友要A,为了陪她最后一程,我转去了浩气。 

可是一时半会儿的却转不回来了! 

我跟如烟之间就又多了一项你追我赶的游戏。 

在野外地图碰见了,不是他甩我一脸两仪,就是我一个八荒把他带走。 

互相送着人头,又互相嘲讽对方二货,我们玩的不亦乐乎。 


然后有一天,如烟突然密我,他说:七仔,想不想认真学剑纯pvp? 

我大哭:如烟姐姐你终于肯将毕生所学传授于我了吗?七仔感激涕零,么么哒! 

“速来纯阳太极广场!” 

“得令!” 


那一天我唯一一次没有跟他在yy插科打诨,而是很认真的听他指导。 

他一遍遍的教我怎么打断别人的技能,怎么插气场,怎么抓住时机连控带定一波带走。 

他还换了他的天策小号来教我怎么打天策,一个天策萝莉…… 

我不想再吐槽他了! 

怪大叔的心理真的好难猜! 

他不停的突我破坚我苍穹我,然后大喝一声:哥不是一般的天策! 

我大怒:“有本事脱掉武器来战啊,渣渣!” 

从那一天开始,有些东西就变得不一样了。 

我开始关注如烟。 

我知道他因为没拍到玄晶哭瞎了。 

我知道他是很老很老的玩家。 

我知道他喜欢帮主师父很久很久了。 


知道他喜欢师父的时候,我其实是很开心的,因为我也喜欢师父,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但是后来我慢慢知道了师父身边其实都很多人,和每个人似乎都说不清。 

如烟是师父众多备胎中的一个,而且是最忠诚最用心的一个。 

额,师父这种高段位微妙女子的感觉…… 

不说了,你们懂的,总之就是很厉害…… 


师父想要壮大帮会,如烟就招人。 

师父想打竞技场,如烟就琢磨配置琢磨打法。 

师父想打副本,如烟就退了自己的固定团,过来陪师父一起打。 

师父的任何要求如烟都会答应,达成要求以后师父就又把他给忘了。 


师父有了新欢,还拉进了帮。 

新欢很高调,每天跟我们在群里扯淡。 

如烟又可耻的匿了。 

任我再怎么在群里使劲折腾,他都不会再吭声。 

我的心开始隐隐的疼。

开了唐门之后,我也跟风练了一个唐门小号,拜了如烟为师。 

然后我发现,我,师父,如烟三人之间有了微妙的变化。 

我:“如烟姐姐,我有个任务过不去,你来帮我一下吧?” 

师傅:“如烟,跟我去打战场。” 

如烟:“七仔,那你等会。” 


师父去找新欢玩,如烟有时也会寂寞的无所是处。 

如烟:“七仔,如烟姐姐带你任务切,走。” 

我:“好啊,好啊,#欣喜。” 

师傅:“如烟,跟我去打竞技场。” 


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我开始刻意疏离如烟,不再找他带我。 


一切的毁灭来自一场不知所谓的争吵。 

师父帮会里的两个元老在yy上突然吵的不可开交,一时间所有的秘密都摊在了众人面前。 

他们互相撕扯着脸皮,互相诋毁着对方的尊严,最后把一切的源头指向了我。 

我成了他们的替罪羔羊,我不想争辩什么,我默默地听着他们指点我的不是。 

那天,师父跟我说:从此,我们恩断义绝。 

那天,我最好的亲友跟我说:我没有你这个朋友。 

我心灰意冷,我和其他几个朋友退出了帮会。 


后来,如烟找到了我,对整件事一无所知的他问我为什么退帮。 

我噼里啪啦的打了很多字:他们都把我黑出翔了,我再不退帮我就真煞笔了…… 

想了想,却又都删了,最后只是告诉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然后我跟如烟闲聊了几句,他告诉我他要A了。 

我知道他在游戏里一直很苦,一直求而不得,所以我也没有劝他留下来。 

我只是说:最后再跟我切磋一次吧。他说好 

那次,也不知是他故意放水还是我真的犀利了,我赢了他。 

他大笑:我终于可以放心的走了,七仔也变强力了!

之后的那段时间,好多亲友都A了,好友里亮着的人名越来越少。 

我也开始半A,一连几天都想不起上游戏。 

有一天一个朋友对我说,如烟其实没有A,因为帮会离不开他。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只是觉得心里有些发堵。 

再遇见他,我不再跟他主动打招呼,他也当看不见我,形同陌路。 


终于做了决定要A,我开始给亲友写信,分遗产。 

给每个人的信都好长,就跟写遗嘱一样,罗里吧嗦,不得要领…… 

写到最后一封的时候,如烟密了我。 

原来我不自主的把第一封信写给了他。 

他叫我:七仔…… 

我淡淡的回了几个字:不是本人。 


然后我在祁近身边发了两个小时的呆。 

我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我喜欢如烟。 

略微的蛋疼的接受这个事实之后,我删了号,卸载了游戏。 

不知道他看到他的好友栏里面显示“此号已删除”会是什么心情,会不会有一点点的难过? 

就当是我小小的报复吧。 


三个月之后,我回归了剑三,练了一个跟他一摸一样的道姑。 

拓印了一身他常穿的衣服,天天能把自己美死…… 

我偷偷地加了他好友,去他所在的地图偷偷地找他,然后跟踪他。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跟他打招呼,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告诉他我回来了,我想他应该会很开心吧,就像是老朋友重逢那样。 

然后,我终于鼓足勇气密了他: 

“如烟姐姐,猜猜我是谁?” 

“猜不出来。” 

“我是你大明湖畔的七仔弟弟啊!” 

“不记得了。” 


那一刻,我的眼泪刷的就掉了出来。 

我发现我真的挺傻的,我没想到我原来这么在乎他,这么喜欢他。 

我更没想到是,我在他的世界里连当个过客的资格都没有。 


我知道他其实不是忘了我,而是不愿意想起我。 

谣言可畏,不知道当时的事情传到他耳朵里又是怎样一番扭曲夸大。 

哭完之后,我决定不再去打扰他,只要他在游戏能开开心心就好。 

我会脱离过去,继续玩我的道姑号,我还会把她打扮成我最喜欢的样子。 

如烟,你永远是我的女神,只要我自己知道就好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