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树洞】就算你一辈子只会刷玄水,我也不会嫌弃扔下你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多由伊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754359250



卤煮半夜睡不着,感觉心里好像空荡荡的,又堵得慌……

想起了认识不久的五毒妹纸,可现在又渣不了游戏,听说深夜贴吧有树洞服务(?)于是忍不住想给自己挖一个。


很短,其实卤煮和妹子认识的时间也不算很长。没有818,不上位,没有喜闻乐见的故事。只是心里实在很难过,就当刷战阶吧。


PS:露珠网络不好,如果中间断了就沉了吧


笔记本键盘用不习惯,打字略慢,有些地方可能要酝酿一下……可能会偏题,就当水战阶。


卤煮是个炮哥,被小学妹拉来渣了基三的。最近毕业了,在一堆蛋疼任务里解脱粗来,穿着一身蜀风,没事做做日常跑跑腿然后…然后没了。


刚来的时候万花学妹说毕业要绑定我,结果窝都快毕业了她还在刷无盐。最近她又小A了,毕业以后的卤煮感到很茫然,每天开了游戏在图里跑来跑去,也没什么亲友,刚毕业那两天因为是个新手结果连美人图啊大战都不知道肿么做。


升级的时候,学妹跟我说你应该找个师乎啊。后来卤煮找了英俊的咩咩师父,结果因为种种原因,被华丽地…放生了。

熬到80级的时候卤煮很高兴,心想终于毕业了!!不用被大毒湿折磨了!!!新的人生要开始了!!


当机立断想要告诉师乎这个喜讯,打开U键发现清空了。


于是卤煮撑着小黄伞在洛阳的茶馆旁边站了一会儿,后来,就下线了。

【删除】……不行要歪楼了快回来!!师乎的故事以后开贴再说!!


楼上的兄弟等下我慢回…

其实不用等刷新,卤煮的脑子真是一团浆糊做的……现在心里乱七八糟,诶下次开贴要先写好再说。


---


五毒妹纸是我刚毕业那两天认识的。妹子的ID略纠结,我们就叫她小迦吧。


小迦妹子是我在帮老板娘跑腿时捡到的。

卤煮习惯在洛阳撸茶馆日常,方便。某天夜里上了炮哥,正在接任务,看到在五颜六色的大战刷屏里惨生生刷了一行白字,大概意思就是问茶馆的泡茶任务怎么做。


当时卤煮急着做日常,就没去管它,抱着老板娘给的大石头(。)就一路追踪着去偷听了。等我来来回回撸完了大半套的茶馆,正在老板娘那里结算工钱时,看着对话栏里又刷出了一行短短的白字。


卤煮扫了一眼,又是刚才问泡茶日常的那一句。我心想大概是个新人嘛,别不待见人家,就随手M过去把泡茶方法大概讲了一下,就扬鞭上马打算宰狐狸去了。


本来这样就结束了嘛。大概过了几分钟的时候,我宰狐狸宰得正欢脱,系统又吱了一声。我看到那个ID以为是说个谢谢什么的,结果对面M了我一句:【对不起啊,那个茶要怎么泡啊?我,我还是不知道.....】


于是卤煮很好心地停下来,告诉她要先点什么再点什么,然后怎么送什么什么的。大概解释了两三分钟吧,对面终于M了一句【哦哦我知道了!对不起是我太蠢了....谢谢啊】


卤煮这个人的性情很奇葩,经常被学妹基友什么的吐槽有奇怪的新手情结(曾经被一个基友毒舌是滥情渣攻的前兆....),路过看到被怪追得血皮的小号,就忍不住想上去天女散花(。)...还曾经导致了被妹子暗恋告白的人间惨剧。


那时卤煮的好友里只有三个人。一个是咩咩师乎,一个是暂A的学妹,还有一个通过学妹认识却几乎不说话的军爷。

这三个人从卤煮四十多级起,就一直在我的好友里。但是我毕业那一天,它们都是暗的。


那时卤煮才突然体会到了,就算是幸福的事,不能分享也会成为一种痛苦。


现在想想,这个妹子大概是那几天里唯一一个和卤煮说过话的人。卤煮隐约觉得心里有些说不清的感觉,坐在马上盯着那句【谢谢啊】看了很久,回头打完狐狸后,还是M回了一句【没关系,还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


有事就来找我吧。

…没事来找我,也行。


小迦妹纸很惊恐地刷了一句【啊啊不用啦,没关系啊,我慢慢做就好了…】


卤煮觉得有点伤心,心想大概是被妹子嫌弃了。而且做个茶馆也没什么好指导的……于是就继续跑。

回去交任务时关了屏蔽,在茶馆旁边找到了那个ID。娇小的五毒妹子,大概三十级出头。嗯,虽然卤煮我喜欢毒哥,但是南皇毒姐的大胸也不是盖的……哎不对怎么又跑题了。


妹纸大概没在人群里发现我,继续在茶馆跑进跑粗。于是我继续跑完了剩下的日常,领了侠义和工钱准备神行飞去瞿塘峡当人妖。出城后想了想,敲开好友栏,把毒妹子的ID加在了好友栏的第四位,然后就灰走了。


这中间的故事乏善可陈,总之卤煮被白帝城的狗咬了几口后也勉强成功做完了潜行任务。顺手一开好友,点了点小迦妹子,发现她还在洛阳。


……卤煮的第一反应是刷怪做任务,后来想想哎妈好像不太对吧??

莫非是个深夜站街党?

可是这个等级的人应该先冲级比较合适吧。而且大都没外观没战阶的,看她在那里孤零零地刷了好久的白字问任务,大概也没有基友陪着她。


卤煮感觉心里一凉,当时就给她M了一句:【妹纸,你是在做任务么?】


然后,过了很久,对面才小声地回了一句:【对不起啊,那个,捕头为什么一直发现我…】


后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朋友。她不屑地说这年头基三玩得就是心计,这妹子肯定是恶意卖萌勾搭你。

一行字打了删,删了打。


最后我在QQ上回了朋友一句:【可是我好像中招了。】


卤煮输了。

卤煮中招了。

卤煮被一种又悲伤又无力的感觉所环绕,更奇葩的是我居然还觉得略萌。


学妹说我是抖M。


其实我只是我只是有些寂寞。


我私M妹子去下个盒子插件,然后就神行飞去了洛阳。在七七八八指导了好半天后,妹子终于尾随捕头成功,有惊无险地领到了她人生的第一笔侠义。


站在茶馆门口随口聊了聊,知道了小迦妹子和我一样是被亲友拐来渣基三,又随手放养的苦命。跟她同期的朋友都满级好久开始攒蚩灵了,她还在慢吞吞地到处跑。


【你去找个师父啊。毒娘很萌的,不可能没有人要。】

以为一个个都像我家炮哥这般苦命。


妹子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说有啊,找了两个师父。

一个因为她升级太慢把她断绝了,另一个嫌她太蠢,教不会。刚开始还带她下下本,后来连密聊也不回,没几天就断绝了。


卤煮很想M她一句,那你认我做师父怎么样?

我不会扔下你,不会无视你的密聊,没事会带你下本,毕业以后会每天陪你大战,跟你去JJC。如果有人欺负你,仇杀你,我的追命一定会留给那个人。

等你齐了一身南皇,我就带你骑着马去逛街,然后自豪地告诉别人,这是我的徒弟。


但卤煮做不到,因为卤煮也刚毕业。

这样的话,就算只是安慰也…很想说一说。


因为我知道那种被人捡走,又遭到放养的痛苦。


新人情结又作祟了。


我们东扯西谈地说了一会儿,虽然中途卤煮多次被小迦妹子发了好人卡,但还是很高兴半夜做茶馆能捡到一个爱聊天的萌妹。毕竟从渣进基三起,还没怎么跟人说过话。


卤煮是个标准的单机升级党,玩得又是天罗炮锅,从出生起基本都在SOLO,当真是个独来独往的主儿。


也不知是不是卤煮BLX才有这个心情……后期偶尔打野怪时,也会随机被人组上(比如像白龙口大毒湿那种SM的玩意儿),那时总特别害怕被人踢队或者解散。野队嘛,任务进度难免不一样,有时看着自己任务好了而队友还在奔波,就会下意识地跑去帮忙,群群打打,然后尾随着队友砍他交完了任务,然后跟着他一起跑到下一个任务点。


可惜事实总是让人流血。因为至今为止,卤煮所组到的野队几乎都不长久,大概也就三五分钟的存活期。打完了这片儿的任务怪,有的东,有的西,打开小地图看到几个蓝点儿愈来愈远,啪嗒几声,就空队了。


又是一个人在茫茫的雪地沙漠和高山峻岭里穿梭。有时即使是随手组来的野队,也很想说一句,你等等我吧,或者……我等等你也好。

机油说我太单纯,玻璃心,难怪老是啰嗦地伤春悲秋。


玻璃心也好,单纯也好,怎样都行吧。虽然一厢情愿又被抛弃了很多次,那段时间,每当我在野外刷任务时,看到屏幕上弹出的组队提示,还是会莫名地觉得心里一紧,然后不由自主地期待着它能够长久一些。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卤煮目前组过的最长久的队大是经验团(…)


又跑题了。对不起在线等的兄弟,这是个无聊的故事……马克完睡了吧。


妹子跟我聊到刷图的事,有些无奈地问我,是不是这个游戏里的人都不爱组队啊??每次她在队里说话,总是没人理,过一会儿就被踢掉了。


这种心情,大概就叫做物伤其类。卤煮感到有些难过,于是说,那我们组队吧。我带你下本。


于是我拉着妹子去了灵霄。中途因为迷路了很多次,大半个屏幕刷得都是小迦妹子跟我说的对不起……大概那时就觉得,在她身上似乎总可以看到我的影子。


朋友说我不会卖萌,在游戏里又不怎么爱说话,所以才导致无论是炮哥还是毒哥最后都嫁不出去(。),找了师父也是被放养的苦逼命。

不过爱卖萌的妹子确实容易找到疼爱她的师父。这么说来我是该学学(诶?


继续讲下本的事。


田螺的群伤妥妥的,拉着小迦妹子在图里一路跑步很随心。

期间我问她修得什么心法,她说不知道哪个心法好。我一边扔天女一边说,那你去修补天吧??毕业了以后我们组队,然后拉上我的花间师妹(大概还有她的军爷)打大战去。


她很高兴地回我,好呀好呀,这样就不会再被踢了。可是…不会拖累你和你朋友吗?


【在茶馆认识你时,真的很害怕你像我师父那样忽然下线,然后,第二天就再也不理我了。】

后来我陪着小迦妹子去挖草时,她如是说道。


我们真的是一样的人。


我说怎么会啊,反正大家都挺水的,纠结几次就犀利了。


结果她在图里就切了补天诀,刷了个玄水,虽然我半格血也没掉却还是跟在我后面一个劲地奶我,还帮我套了个凤凰。


说实话,卤煮这辈子还没被人套过凤凰。大战时它一般都套在T和XX身上。


卤煮跟妹子说了句,你看好自己就行,不用奶我的啊,我死不了的。而且凤凰蛊这种东西以后可别再套给唐门了,要留给T和奶妈。

小迦妹子哦了一声,接着又紧张兮兮地补上了一句,【不行不行,那万一你死掉怎么办啊?】

【死了就死了,说明我太水了。】


其实我是真的很水,带新人都死。揍老三前没清怪,妹子等级低跑得慢,结果被侦查围殴了。没来得及救上,看着血哗哗地掉,等我清掉那圈神策时小迦妹子也倒在中间灰名了。


她啊啊地刷了个#大哭,一边回营大跑一边道歉,完全没给我承认错误的机会。怕她路上又引到小怪,便跑过去接了她。大概也是多亏了带她的经验,后来我带新人下本也练就了风骚的引怪本领……尽管妹子说看着十几二十个红名围着我,还是觉得心里毛慌慌的,忍不住想给我刷个醉舞。


我说奶的仇恨大,我怕你被漏网的神策给抓去了。

妹子说,那我就刷刷玄水可以么?你会不会很嫌弃我呀。

卤煮感到又好笑又心酸,坐下打了一句,【就算你只会刷玄水,我也不会嫌弃你。】


于是那晚的灵霄峡便总有笛声环绕。

时起时灭,经久不散。


我没有对小迦说过,天罗不吃根骨,没有蓝条,她刷玄水于我本是可有可无。这不重要。


那是卤煮第一次带人下本。

本是枯燥乏味的事,偶尔停下匆匆的步子,回头却能看到一个娇弱的影子,擎着虫笛跌跌撞撞地跑上来。或许会红着脸道歉,说说这个,聊聊那个。灵蛇盘于脚边,姣颜楚楚,倒也不觉山水太寂寞。


五毒妹子小迦就成了卤煮基三里的第一个朋友。


小迦是个挺二萌的人,虽然对游戏的东西懂得不多,却是卤煮所遇到的为数不多的,会用真心来对待别人的好妹子。

看她镇派经脉点得乱七八糟,就邮了点金过去让她洗了重新点。也曾经笑她一身装备集齐了八大门派之精髓,搞得妹子红着脸跑去换了全身的治疗装。一个小五毒穿得像秀坊的姑娘,打怪却更辛苦了。


我没事就带着她下本升级,无盐荻花到处跑。每次被蹭队的人问你是不是在带徒弟啊,我总是会很固执地回答,只是带朋友而已。


小迦有着一颗真·休闲玩家之心,不带她升级时,点开好友几乎都能看到她在主城周边逛荡,一问大抵都是在漫山遍野地挖草挖矿打材料。

那段时间,常常会在信使那里收到妹子寄来的各种小吃,满满地几乎装不下背包。


我M她说别再邮东西给我啦,仓库里都要变成冰箱了。

妹子尴尬地一脸红,怯怯地说着对不起啊,以为你会用到,所以不知不觉就……要不然,你就分给你的朋友嘛。


我按开O键,只亮了一个。于是便默默地点了她的组队,神行到长安,一路的飞鸢泛月找到正在努力砸矿的小毒娘,然后把包里的小吃交易给了她。


妹子焦急地说你怎么还给我了啊,是不是生我的气。

我卸下面具,蹲在她旁边掏出了铲子,一边挖草一边说道,看你挖矿累得,给你送饭。哥刨点草皮,待会儿煮汤我们野餐。


唐门是杀手,我却真的将这个角色变成了一个与世界毫无联系的独行侠。当我一个人撑着念师恩站在主城钱,看着行色匆匆摩肩接踵的人们,或喜或怒或悲,对我来说却像是顶着同一张脸。

收伞下线的那一刻,我想我即使就这么A了,也不会有人记得我。我没有喜闻乐见的故事,没法818娱乐大众,不是高帅富,别说是三大概连情缘和师徒的潜质都没有。


被师父放养的时候很痛苦,找了学妹,说我被咩咩师父给扔了。花间娘回了句那你就SOLO吧,炮爷本来就是杀手命么,多帅气。


你不懂,每个杀手都该有个妹子拯救。虽然后来觉得来个把小哥也成(喂),不过治愈心灵这档子事儿,到底还是蠢萌妹子比较好。


卤煮发现自己好像无意中刷了五毒好感,希望将来大战不会再被毒娘放生了……炮锅表示一直不太受奶妈待见?


另,游戏和贴吧是两个世界。这是不争的事实。


继续回到小毒娘小迦身上吧。


小迦很休闲,不爱升级打架,虽然她在听说我想入浩气盟后还是嚷着要跟来奶我。我说奶行,下本凤凰可别套我身上,否则我出门被军爷仇杀。


秉着主城是我家的优良精神,挖草累了就会坐在门口看人家插旗。迦妹子和我一样是个道长控(虽然性质不太一样),没事就对着满天乱飞的咩咩发呆,然后摸一把脸又会重新跑回来挖草,一边挖一边说,但我还是觉得你比较帅。


【删除】都说了炮哥经济适用开销低。


那时成天陪着妹子挖草打材料,虽然进度被拖得很慢,却远远要比一个下午在昆仑山飞来飞去要快乐得多。

和朋友在一起,真的,是很奇妙的事。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卤煮是个真高三党,断断续续地便开始上课,混多了,多少了绑定了几个基友。偶尔纠结一下大战,带个把小号什么的。偶尔也会遇到娇萌的萝莉,进图就点跟随,刷了两把便求拜师,每天上线都被拖去带着带那儿,偶尔被嫌弃两句师父你怎么还不换南皇。


萝莉是真的很萌,身轻腰柔。

我却觉得她们都不可爱,这一定是哪里不对了。


偶尔闲着没事,就习惯像以前那样开好友M她,要不要去带本什么的,总是会得到【好嗯你不嫌弃我麻烦就行】这样的回答。

有时也许刷了一半,有时也许还没开本。神行还在读条,私聊栏就开始吱吱地刷着,炮哥,来大战不?


这种时候总是觉得很尴尬。


小毒娘不知道大战是什么东西,对侠义帮贡的概念也不太了解。

她只是会同意我说的事。就好像我说什么……她都愿意听。


我一边开神行一边道歉,说下次会给她补上。她就应允着说没关系啦,你去忙你的就成,我继续在这里打材料啦。

嗯……我的仓库里已经积攒了很多很多的草和矿料了哦,以后不够就可以向我要啦。

我又做了新的小吃呢,寄给你啦。要分给你的朋友哦。


那个,我们什么时候…

一起去挖草吧。


那是卤煮第一次开好友看到妹子在下本,而之前所有的本都是我拉着她下的。


卤煮随口调侃了妹子一句,这么好的天气,本来想来拉你去挖草的。没想到自强去了啊。

嗯,挺好的……


妹纸?


【唔,师父拉着我下本呢。什么事啊?】


过了好久才M给我,那时我还站在主城发呆。系统吱吱地冒出一小串私聊,我盯着它了一会儿,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最后还是告诉自己,大概是欣慰吧。


一定……

不应该是觉得难过才对啊。被细细的,尖小的东西给扎了一下,冒出了红珊瑚一样的血珠。就像在白龙口组队时,总是有意无意地盯着队友看,没事就打开小地图,生怕一不注意走远了,就散了。


诶你记不记得我在灵霄和你说过的话?

哦哦,记得呀。怎么啦?

等你毕业了,就一起下本吧。

好呀。


我站在沙利亚的尸体旁M队上的毒奶,待会儿要不要去挖草啊?结果被鄙视了。我哈哈地笑了两声,说真没幽默感,没去看队友给我的调侃,就下线了。


学妹说我受虐,我说我只是有些寂寞。不然不会撑着一把孤零零的黄伞站在洛阳烧点卡,也不会用一整夜的时间来带一个素昧相识的陌生人。


刚出去做饭了。

滚滚要喂竹子机甲要维护小猪要喂药水,每天修理小翅膀什么的,大唐门的男人也很忙碌。


- - - - - - - - - - -


再联络时小迦妹子已经飞上了60级。跑了做了几个任务,就到瞿塘峡去帮她开了个经验团刷级。

妹子新拉的师父是个剑纯,看她站在洛阳发呆,就捡回去做了徒弟。我想,有可能是因为卤煮的师父也是个道长的缘故,提到这种咩类总是会有种【身心都好累不会爱】的感觉。个中故事先按下不表。


团里又拉了几个冲级的小号,大家偶尔会聊几句,很容易地让我想到了当初我泡经验团的时光。刚认识了两天的军爷在私聊喊我大战,我想了想,给回绝了。


一大伙儿人在瞿塘峡泡了一个下午,毕业送走了好几个,又替我的好友栏多拉了几个人。虽然他们日后有的再也没上过线,有的从来没联系过我,倒也不乏一些坚持到毕业来找我的人。比如…某个花哥。

【删除】我真不是唐花党。


妹子还是对烧了我的点卡开经验团这种事感到不好意思,我说养个奶妈也是需要代价的。一群人在队里唧唧哇哇地说了半天,一条密聊弹出来,在蓝汪汪的队聊里醒目得不得了。


【你会不会A啊?】

只感到头皮一麻,是妹子发来的。我移眼看了看旁边,她还在放醉舞,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的。


我回了一句,A不了。我要看着你的小毒娘长大然后牵出去炫耀。


【哦。】

过了老久,才补上一句,【其实我想……你要是不嫌弃,如果我A了,我把账号给你好吗?】

我说你可别吓我,要是A了谁奶我啊,将来我死了被放生了怎么办啊。


【说说而已嘛。我还要给你做宴席啦,要跟你一起去浩气盟,还有,下本什么的。】


她没有为我做宴席,也没有跟我一起投入浩气盟。

没有蹲在洛阳门口挖草,采矿,发呆。没有和师父一起下本。

没有一上线就吱吱吱地跟我家长里短地聊天,今天我在主城门口又看到那只道长被踩啦BLABLABLA。

没有再给我寄过多到塞不下的小吃,然后脸红地跟我道歉。


没有跟着我一路刷着醉舞,满天地撒着小蝴蝶。

没有笛声。


那天我们在瞿塘峡刷到了66级,妹子说还有些事,就先下了。我将那一拨新人带的七七八八差不多后就飞回主城拍了点材料,开信使时,发现自己收到了一封邮件。


是昨天或者前天发的,淡绿色的小香包。


【我有在努力升级啊!有空一起去挖草么O(∩_∩)O?】


我发现自己开始想念那段徘徊在灵霄峡的笛声,悠扬婉转。


而这样的声音,时至今日,我都再没有福分重新听到。


抱歉卤煮做完饭去洗了个澡,然后倒床上就……睡着了。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来补个结尾来完结此楼。虽然,事实上这个结尾不加也罢。人生本来就没有结局。


那段时间,卤煮还是日常照撸副本照下,打开O键也再不止四个孤零零的名字。每天都习惯拉到下面找找小迦妹子的ID,虽然它总是灰的……和我的剑纯师父一样。


一颗心,但凡进入一厢情愿的状态,最后难免是要难受很久的。

我这个人又笨又固执,虽然和咩师父是没什么可能的,不过还是会常常想着他。每天看看好友栏,偶尔去带带人,挖些草料仍在仓库。

师父送给我的马快长大了,我便每天认真地照料它。有些期待它能够变成一匹双人马,却又觉得很害怕。


恐怕不会有人和我一起骑着它。


前两天大战又被毒姐嘲讽了,妹子还没来得及长大就不见了。那时我却总觉得小迦不会A的。


怎么会呢?

……不可能吧。


她明明总是会同意我说的事,似乎我说了什么她总会听。就连我邮给她洗点的那些金,她都会认真地记下来然后卖材料还给我。

就算我们各自忙起来了,有的密聊便来不及回,偶尔邮给她的东西也没有回信,但我还是知道她看到了,她有在听。


最近带过的妹子都很聪明,在本里躲怪跑位比我还风骚。懂得站在几十尺外看着我在一大圈一大圈的红名里奔波,也不会在本里跑一半就蹲下来挖草,就算不小心引怪死了也是默默地回营跟来。


毕业了会对我说谢谢,然后随手拉个好友。


但她们都不会给我刷醉舞,跟在我后面紧张地问这问那儿。她们不会再刷玄水,因为她们知道炮哥不烧蓝。

而我却还是怀念你给我给我刷的那几点根骨,怀念灵霄峡彻夜响透的笛声。尽管它们只是这游戏里的一小块数据,甚至对我没有任何的增益。


奈何九天十地,又空余我一人。


那天我去清了融天岭的任务,站在峰顶看着奇壮的赭色云海,风里有苍凉的呜咽声翻滚着,像是有什么东西就此烂在心头,美丽到荒凉。

我把那个地方也标记下来。


我标记了很多地方,妹子是个休闲的风景党,等我的双人马养出来了,要带着她走过这所有的景色。


等她回来的时候吧。


下线前把炮哥停在了洛阳的茶馆,那个我第一次看到妹子的地方。打开近聊还是会有很多人刷白字,但他们只刷喊话和表情。日常任务太蠢,没人舍得问。

给迦妹子发了封邮件。


【我很快又要换新校服了。你什么时候毕业?帮你留了奶的位置。


搬去了月卡服好几天,每天给自己的毒哥吹吹玄水,放放蝴蝶,一抹孤零零的苍紫融进苗疆青翠的景色里,突兀得有些心酸。


曾经开玩笑般地跟她说过,我喜欢我的师父。可惜他好嫌弃我的,大概是因为我太笨。

妹子惊讶地刷了一句,怎么会呢??你哪里笨啦,如果我是你师父,收到这么温柔的徒弟,一定疼还来不及。


我是真的很笨,否则不会感到难过。我可以造的出精巧的机关弩箭,一只虫笛,却总也我不好。吹出来的笛声总是走音跑调,吱吱哑哑的,像一节竹子在哭。


果然是手太笨。

想来想去,好像,还是你的笛子比较好听。


唔,怎么会嫌弃呢?就算你只会刷玄水,我也不会嫌弃扔下你的。我还要看着你慢慢长大,然后变得非常美丽。


下次上线时,再吹个玄水给我听把。好吗?


还是把那一大串有的没的删了,看过的忘掉罢,没看过的也别在意细节那不重要hhhhh。人一到换季的时候就犯迷糊,说好了两百字结尾的。


说什么都太多余,你们就当它是个没结局的故事好了。反正永远会有一个连南皇都没齐的小炮哥站在洛阳的茶馆前,看着白字发呆,等着当年那个没毕业的小丫头回来,然后说,我们一起去挖草好不好?……嗯。


打个广告。听说大双梦放行了,楼上还有没有人要捡噜主或者来大李忘生大乾坤被噜主捡的………(住手


从去年八月到今年六月,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有人翻出这个帖子


不知不觉卤煮来J3也一年了,跟大家几经分合,现在也离开这里了。回头看看这个帖子,看看那时的自己,也算是感慨万千。

今天瞅了TF的截图,玄水蛊变成减伤了;90年代的新人,大概再也无法理解这个帖子,不会知道在那个五毒可以给别人刷buff的年代,有过这样的故事。



纵使相逢应不识。

记忆中的玄水,6月8号之后,当成一场梦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