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故事之九】化蝶去寻花 夜夜栖芳草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384封未读

原帖已删除



以下故事来自剑网三玩家的真实讲述。 

故事中的人物ID、帮会名称均系杜撰,如有雷同,纯属是你我心有灵犀......


讲述者游戏ID:保密 

讲述者性别:女

讲述者服务器:保密 

讲述者游戏职业:七秀

讲述者现实身份:高中生

讲述时间:2012年10月27日18:30至23:30

讲述方式: yy聊天

记录及整理:384封未读

2011年8月25日 

朋友邀请我一起玩剑网三,我建了一个七秀萝莉,做任务死来死去的,但是人物实在漂亮,景色也不错,我决定留下来。

2011年8月27日 

我28级,我遇到了他。 

傍晚的时候朋友带我刷了几轮空雾峰,然后妈妈叫我去吃饭,我想回门派,但是神行cd,除滞散也用完了,糟糕的是我找不到车夫。 

我原地发呆,有个纯阳组我进队,我点了拒绝。 

他密我:小鬼,看你是小号,想带带你,别误会。 

我说:不必了,我要去吃饭了,你告诉车夫在哪里就好。 

他大汗:在地图南边。 

我说:谢谢,再见! 

夜归人想收你为徒。 

我点了接受。

2011年8月31日 

这次月考考的不理想,我无法继续留在重点班,我很沮丧。 

我上游戏,在长安门口发呆。 

我看到夜归人在一个七秀切磋,他好像很厉害,一次都没有输过。 

他看到了我,组我进队。 

他把我介绍给那个秀秀:妖秀,这是我徒弟,萌吧。又对我说:徒弟,这我一个朋友。 

我说:师父,你不应该欺负我七秀坊的姐妹。 

他哈哈大笑:徒弟,带你去任务? 

我回:不去,没心情。 

他问:怎么了徒弟?说出来给师父听听。 

我把我的烦恼告诉了他,他像个长辈一般劝解我:小鬼,你还是个学生,成绩下降了,努努力下次就又上去了,这不算是什么大事,不必太难过。再说普通班也没什么,还不是一样的学习,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后来他又自嘲:小鬼,珍惜你现在的时光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能改变的。这世上有太多的无奈。 

他后来说的话我似懂非懂,但是他对我的劝解却是有效的,我的心情轻松了许多。 

后来他与我还谈了很多,我隐隐约约的觉得,他的人生态度仿佛跟我是契合的。 

我们互留了qq号。

2011年9月5日 

我躲在被窝里玩手机,发现他qq在线,就打了招呼。 

他说:小鬼,你还不睡。 

我说:睡不着。 

他说:师傅我在值班,苦命啊。 

我说:那我陪你。 

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了他年龄比我大了整整9岁,是家里唯一一个儿子,在一个西南小城打着一份辛苦而收入微薄的工。 

他以前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但是女方家长嫌弃他的家庭条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把那个女孩子强行许配给了一个与她没有感情基础的男子。女孩子坚决不从,他们就把她跟那个男的锁在房里,生米煮成了熟饭。 

他愤怒,无奈,大病一场,整整三个月。 

我很难受,同情,怜悯,还用心疼。

2011年9月15日 

这些天,我跟师傅每天都在短信、QQ聊天,两个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仿佛相见恨晚。 

我突然发现,我活了十几年,终于找到了一个无话不谈的知己。 

我们有着相近的的人生观,价值观,还有道德观。我们同渴望自由的生活,我们同样重精神、轻名利,我们看待人情世态的观点是那么的一致,我惊喜的发掘着我们一个又一个的共同点。 

他总是轻而易举的就能读懂我的心思,他像是另一个我,我领会了心有灵犀这四个字的美妙。 

我枯燥的高中生活,因为他的出现有了色彩。


2011年10月8日 

每天还是会跟他聊天,聊彼此的生活。有时候也会聊游戏,他会给我讲剑网三的历史和剧情,也会给我讲各门派的技能和装备。 

日子一长,我渐渐地不再是游戏小白,一些暧昧不明的情愫也在偷偷生长。 

他说:等我父母过世以后,如果我还没有找到媳妇,我就上山去当个真正道士。 

我说:我也跟师傅去。 

他大笑:难道你要当道姑吗? 

我说:是啊,不行吗? 

他说:你是道姑,我是道长,别人会以为我们是一对儿啊。 

我说:一对儿就一对儿呗。 

他说:小鬼,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反问:那师傅是认真的吗? 

过了一会儿,他说:一半儿一半儿。 

我说:听不懂。 

他说:小鬼,我有那么一点儿喜欢你。 

我说:师傅,我也是。 

沉默了一会儿,他说:小鬼,我们年纪相差太大,不太现实,彼此知道就好了。 

对于感情,我也是懵懵懂懂,总之,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2011年11月1日 

心里有了他,我开始嫌弃游戏里自己的萝莉体型。 

我放弃了七秀号,练了一个女纯阳。 

我对他说:我真成道姑了。 

他大笑:那请师太与我上山去吧,不要告诉秃驴。 

游戏之外,我和他的感情,渐渐地超过了彼此的控制范围。 

他对我说:小鬼,你真的好像从前的我,单纯,满腔的热情,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在这个社会,不容易。 

我说:师傅,你是我长这么大遇到的最懂我的人。 

他苦笑:可惜,我们年龄相差太多了,否则我还真想让你陪我一辈子呢。 

我说:我不介意年龄,只是我不想连累你要等我那么多年,你也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想耽误你。 

我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无奈的感觉,明白了他之前对我说的那句话: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会改变的,比如9年时光的差距。 

我突然明白了那首诗歌的意味: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2011年12月11日 

感情像脱缰的野马。 

我们私聊的时候不再师徒相称,而是叫彼此的名字,现实中的名字。 

今天是我17岁的生日,晚上他打电话过来。 

他说:小鬼,生日快乐。 

温柔细腻的声音,虽然带着点口音,但是在我听来却是宛如天籁。 

我刁难他:谢谢啦,礼物呢? 

他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站在宿舍的走廊上,抬头看着空中皎皎明月:三个字。 

说完,我咬住唇角,心中促狭地等他如何反应。 

果然他说:我有点说不出来。 

我假装失望,扯开话题:今晚的月亮好圆啊,风有点大,我准备睡了。 

他急急地说:等等,别挂。 

我屏住呼吸,我听他在电话那头叫我的名字,然后很小声却又很坚定的说:我爱你。 

我怔住了,我原本是存心逗他的。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是认真的吗? 

他回:是。 

我说:可我不想只在游戏里情缘,我说的是现实。 

他说:我懂,因为我跟你想的一样。 

我说:可是这条路会很难走,年龄,地域,家庭,还有很多很多。 

他说:先走了试试吧,两个人都是真心的话,我们可以努力看看。 

在泠泠月光下,在瑟瑟寒风中,在茫茫夜色里,我红着脸说:嗯。 

最后他对我说出了他的誓言:我不会辜负你,除非我死了。你相信我吗? 

我说:我相信!

2011年12月20日 

从我生日的第二天,他开始称呼我为夫人。 

但是在游戏里的朋友们面前,我们没好意思公开,我们仍以师徒相称。 

时间慢慢流逝,相处的时光总是温暖而甜蜜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的美妙,虽然我们天各一方看不到彼此,但是不论难过还是开心,最想第一个告诉的人,总是对方。 

有时候甚至不用我开口,他都能猜到我什么心情,什么想法。 

为了我,他开始拒绝家里安排的相亲。父母总是催他赶紧结婚,有时候他被逼的急了,也会顶撞几句。 

我能感知到他不安的情绪,心中也变得忐忑。

2012年1月30日 

“我不会丢下她,我答应过她,我会等她长大,然后娶她。” 

最终他不得不跟他的父母摊牌,明确了我的存在。他的父母当然是反对的,他们说他是猪油蒙了心,脑子进了水,犯了糊涂 

他和父母争执许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说服他的父母,同意我们试试看。 

他今天打电话给我时候,竟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说:小鬼,我们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说:恩,我明年考大学考到你那里去。 

他说:也好,实在不行,我到你那里工作。 

我们开始规划未来,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未来。

2012年2月25日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是我们吵架了,理由是他把他的纯阳号卖掉了。 

唐门开了之后,他练了一个炮姐,后来就一直专心玩唐门,纯阳玩的少了。 

然后他打算卖掉纯阳号。 

我不同意,他就试图说服我,说他没有精力顾及两个号。 

我还地不同意,最后他妥协了。 

但是他忘了下架,那个纯阳号却在今天卖了出去。 

我在电话里嚎啕大哭:你骗我说不卖的,你怎么可以卖掉,我还没有弄到一身255,我还没有跟你那个号合影,你怎么就卖了,我不喜欢你的人妖唐门号。 

他与我争辩,说他也后悔了,只是忘了下架。 

我任性地和他争吵,不欢而散。

2012年2月26日 

他来向我道歉,给我讲了很多笑话,还发了很多搞笑的图片给我。虽然我知道那些都是他从网上找来的,但是我还是笑了。 

我原谅了他。 

他说准备用卖号的钱买个礼物给我,我拒绝了,因为我知道他收入不高,不想让他为我破费。 

但他执意要送我一样东西,还说如果我不要他会不高兴。 

无奈,我去淘宝上找了一条价格便宜的手链,让他买给了我。 

他说:以后要是哪天我们不能在一起,你看到它,就会想到曾经在你生命里出现过的我。

2012年3月1日 

我收到了那条手链,一条很普通的镀银手链,上面有一颗心形挂坠,我开始天天戴着它,就好像他牵着我的手一起往前走。 

我给他了写了一封信,并按照他的愿望随信寄去了一缕我的头发还有一张照片。 

他把我的头发放在他的枕头底下,说是这样就能每天和我一起入眠。 

他把我的照片放在他的钱包里,说是这样他走到哪里就会把我带到哪里。

2012年3月31日 

这次月考的成绩很不错,我说给他听,他也为我高兴。 

我说:明年我一定考到你们省去。 

他说:好,我也会努力工作,万一你考不过来,我就过去找你。等你毕业,那个时候我也有钱成家了。 

我说:那你至少还要等5年。 

他说:我不怕,我等。 

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小鬼,以前我总嫌时间过的太快,可认识你以后,我恨不得让时间过的快点,再快点,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总担心会等不及你长大,我害怕会失去你。 

我说:别瞎说,我会长大,你等我。

2012年四月 

在一起。

2012年五月 

在一起。

2102年六月 

在一起。

2012年7月1日 

我跟他视频,他在我眼前吃完了一大碗米线,然后抹抹嘴,还打个了饱嗝。 

我笑他:好吃吗? 

他说:好吃。 

我说:我看着样子一般般。 

他说:这可是地道的云南米线,好吃的很,等你过来天天带你去吃。 

我说:不要,我要你做给我吃。 

他宠溺的笑:好,小懒猫,我做给你吃。 

他长的不帅,可是我却越看越顺眼。 

他没什么钱,可是我想跟他在一起。

2012年7月2日 

我们又吵架了,理由很不值一提,我想让他带我去打竞技场,而他当时跟朋友在战场里出不来。 

不知道怎么了,我跟他耍起了小性子,我要求他立刻出来带我。 

他说等一会儿好吗,我立刻就下线了。 

我关掉qq,yy以及手机,有点气闷地睡觉去了。

2012年7月3日 

他给我打电话,我任性的挂断了。 

隐身登陆QQ,看到他的留言:夫人,我错了,原谅我好不好。 

我偷偷地笑。 

其实我早就不生气了,就是想晾晾他。

2012年7月4日 

早上收他的一条短信:夫人,真的不理我了吗?昨天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们不要这样好不好,有什么矛盾好好说,好吗? 

我没有回他短信,中午我上了QQ,他也在。 

他立刻跟我说:夫人,别生气了好不好,我待会要回家拿点东西。外边下雨呢,估计路不好走。 

我说:拿什么啊? 

他说:我不是预备党员吗,单位要交一份思想报告,我回家取一趟。 

我说:哦,那你去吧,取回来我要看看你的字写的好不好看。路上注意安全。 

他说:好的,那你原谅我了吗? 

我只给他了发一个傲慢的表情,然后就下线睡午觉去了。 

我最终没对他说出那句我原谅你了。 

整个下午,一直到了傍晚,他都没有再上QQ。 

那天的夕阳异常的凄艳,像是恶人谷咒血河底炙热的岩浆。 


晚上,我发短信给他,问他在干什么,为什么没有音讯,他没有回。 

我又发一条短信给他,让他看到立刻回我。 

我以为他手机没电了,又没有时间上网。

2012年7月5日 

他没有任何回信,我打了他的手机,没有人接。 

我开始担心,一整天都觉得心慌意乱。 

下午5点多的时候,我再一次拨打他的手机,终于接通了。 

我惊喜地问:你做什么去了,怎么一整天都没有消息。 

电话那边是久久的沉默,然后我听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是他的朋友。 

我以为他把电话落在了单位,我说:他人呢,让他来接。 

那个男人说:他出事了。 

“什么事儿?”我急急地问。 

“出车祸了,现在在家。” 

我说:在家?那出院了是吗?让他来接电话。 

“他去世了。” 

我一下子瘫坐在地,我开始嚎啕大哭。 


后来,他的表妹告诉我,4号下午两点钟左右他冒着大雨骑着摩托车走在崎岖的山路上,不知道是因为车速太快还是路面太滑,他撞上了路牌,他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公路下边十几米深的玉米地里。他落地的时候,后脑勺撞到了一个水泥堆儿。虽然他戴着头盔,但还是——当场死亡。 


我挂了电话,我坐在宿舍的阳台上从傍晚哭到晚上。 

我不相信他就这么走了,我甚至连一声我原谅你了都来不及说,我好后悔。 

他就这么走了,丢下我一个人,他说过要等我长大的,可是这一切都来不及了。 


晚上,天下起了大雨。我站在黑夜里,看着漫天雨幕,我流着泪呼喊着他的名字,一遍又遍,可是他再也没有办法回应我了。 


在剑网三这个游戏里,人们都会说情缘必死,可是我没有想过,我的情缘,真的死了。

他走了,他才27岁。 

这一生,他有太多的遗憾。因为家庭条件的关系,他只能读到中专,连读大专的钱都没有。他的工作强度很大,经常要三班倒,他时常会跟我说,他饿了。 

他没有结婚,没有后代,又早逝,按照他家乡的习俗,他连墓碑、黑白照甚至花圈都不能有,只有一抔黄土。 

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谈到过死亡。我们约好了,谁先走了,就在奈何桥上等着,然后下辈子投胎到同一个地方,年龄相仿,很小的时候就遇到,然后一起长大,谁也不用等谁。 

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在等我,但是我希望他能等我。我今生实在欠他太多,来生一定加倍的偿还 

“此生有卿相伴,生死亦无憾。只愿天公做媒,陪伴卿身旁。” 

这是他送我的一首有些蹩脚的情诗,我一直存在手机里,这辈子都不会删。 

总是想起从前,每次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我都会躲在被窝里小声的跟他说。他总是很耐心的听我抱怨,然后安慰我不要哭泣,教导我要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生活和挫折。 

他说他这一生最期盼的事情,莫过于是等我长大,然后与他双宿双飞。 

可惜,等我渐渐成熟,即将成年的时候,他却不在了。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