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故事之七】明日隔山岳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384封未读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942492035



所谓闺蜜:经得住俗事考验,能够相互之间诉说衷肠的女性朋友,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相互依赖。不论境遇相差多远,都能真心祝福。(摘自百度百科)

假设提问:如果你有一个闺蜜,如果你和你的闺蜜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你会怎么做?

以下故事来自剑网三玩家的真实讲述。 

故事中的人物ID、帮会名称均系杜撰,如有雷同,纯属是你我心有灵犀......


讲述者游戏ID:保密 

讲述者性别:女

讲述者服务器:保密 

讲述者游戏职业:纯阳、七秀等。。。

讲述者现实身份:上班族

讲述时间:2012年10月24日20:00至24:00

讲述方式: yy聊天

记录及整理:384封未读

去年夏天我大学毕业,同时也失恋了。

我那个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对我说,他爸妈给他在江苏老家找了一份在银行的工作,所以他要回去。

我问他能不能为了我留在这里,他说:你说我懦弱也好,没有抱负也好,这个城市很大,很繁华,但我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找不到归属感。这里的房价你也看到了,我不想我今后的一生都搭在那100多平米的水泥房上。我老家比不上这里,但是我可以活的很轻松,活的没什么压力,至少我不用还房贷。

我质问他:你能不能别这么自私,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

他说:我考虑你了,如果你愿意跟我回江苏,咱们立马登记结婚生孩子,你舍得你在这里的一切吗?你愿不愿意?

我立即回绝了他:我不能丢下我的父母。

他笑的无奈:你看,咱俩都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自私。

我不想失去他,我拽住他的胳膊苦苦哀求:你不要怕,咱们俩可以一起奋斗,我们也可以不要房子。你别走行吗?

他静静地看着我,眼睛里有浓浓的哀愁,他慢慢挣脱我的束缚:你别傻了,即使你现在不介意房子的问题,将来也会介意的,即使你一辈子都不介意,你的父母也会介意的,你的父母压根就不会让你嫁给我这么一个穷小子。忘了我,重新开始吧。

最终,他还是走了,四年的感情败给了注定要分隔两地的现实。

他人走的干脆,但是四年的感情怎能说忘就忘。那个夏天,我把自己关在家里,终日以泪洗面,时常觉得自己被丢弃了,一个人孤零零地像是身处暗无天日的冰窟。 

这件事我不敢对父母多说,怕他们骂我没出息,只得跟远在美国读书的好友玉子倾诉。 

玉子是我相交十几年的挚友,她轻而易举就能读懂我的快乐和忧伤,我们分享彼此的秘密,充当对方的垃圾桶和开心果,我们像是毫无芥蒂的至亲姐妹。 

她知道我跟男朋友分手的事情后,哭的比我还要厉害。起初是她安慰我不要哭,末了却成了我安慰她不要哭。 

哭完了她信誓旦旦地对我说:你不要难过,他不要你是他没福气,你这么好,他现在放弃你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你放心吧,即便全天下的男人都不要你,我也会陪着你,大不了到时候咱俩一块过,我养你啊,别怕哈! 

看吧,玉子就是这么一个热情开朗又可爱至极的姑娘。 

为了让我快点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玉子把我拉到了剑网三。

玉子玩的是七秀,她让我玩个军娘,说是这样以后我们就有T有奶走到哪里都不怕。可是,在我看过官网的介绍之后,我深深的喜欢上了清冷飘逸的纯阳,于是我练个了个道姑,起名叫做新桥。 

玉子知道后,把她三十多级的秀秀号删掉,重新练了一个军娘号。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听别人说,这年头T比奶吃香,以后大战什么的就不用发愁了。 

玉子总是想的长远一些,相比之下我就有点只顾着自己。 

接下来就是任务升级,虽然我跟玉子两个都是游戏小白,任务做的很不顺利,但是一路上我们俩有说有笑,互相调侃逗趣,到也不觉得苦闷。 

玉子是个时差党,学业也很忙,而那段时间我借着考研的托词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大把的时间都花在了游戏上,所以我比玉子先一步满级了。 

那天晚上,玉子跟我说她第二天没课,可以通宵游戏,我说:太棒了,今晚上一定带你到80级。 

我穿着一身任务蓝装带着78级的玉子在融天岭做任务,我们走走停停,时间都花在了看风景和看剧情上,我们在yy里不停的说说笑笑,任务做的非常慢,但却是真的开心。 

后来,就走到了任务npc曹雪阳的身边。 

玉子说:来,跟我们老大合张影。看到没,这就是我大天策府军娘的风姿,以后我会跟我们曹将军一样威风。 

我说:是是是,玉子将军,以后我给您提鞋擦枪洗马。 

玉子开心的哈哈大笑。 


我跟玉子站在曹雪阳身边截了很多张图,那是我们美好友谊的见证。

负责截图的我准备把图片发给玉子的时候发现,图片的右下角莫名多出一个花哥,他一身剑茗,孑然而立,显得孤单而又突兀。 

我注意到他的ID,明日隔山岳,这个忧郁的名字使得他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哀伤。 

我对他说:这位花哥,麻烦你让下好吗?我们在拍照,你抢镜头了。 

花哥回了一个哦字,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拍完照,我们准备离开。走了几步,我又回头看了一眼。 

我发现,那个花哥还在原地静静地站着,看上去是那么的孤独。 

我选中他,发现他的等级和玉子一样,都是79级,于是我组了他。 

一起做任务吧,我说。 

花哥说:好。 


我和玉子继续一边在yy聊天,一边在融天岭东跑西颠地各种迷路。花哥不远不近的跟在我们身后,只是没有再说一句话。我简单的以为花哥的任务应该是和我们同步的,奇怪的队伍频道一直没有显示他完成任何任务。 

直到我们接到一个任务,却怎么也找不到去往任务点的路。 

一直沉默的花哥终于开口:在那边,跟我来。 

玉子立刻很开心的问:花哥你好厉害,你怎么认得路的? 

花哥说:我刚刚做过这个任务。 

那时我才意识到,曹雪阳是个任务交汇点,我们从西往东清任务,花哥是从东往西清任务,唯一的交集,只有那里。 

我有些内疚地说:花哥,对不起啊,我以为你的任务跟我们是同步的,你不用管我们,你去做任务吧。 

花哥说:没什么。 

他没有离开,还是跟在我们身后,帮我们指路。一直到玉子满级了,他都没有完成一个任务。

那天晚上我看着那个沉默的黑色身影,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人的存在是多么的令人心安,明明我才刚刚认识他。 


我对玉子说:这个花哥看上去很孤单又有点自闭。 

玉子说:恩恩,我也同样的感觉。不如拉他来yy一起聊天吧。 

于是,我们把花哥邀请到了yy,可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在听我跟玉子俩人扯闲篇儿。 

那天玩到早晨8点我跟玉子才下线,下线之前我看了一眼好友栏,那个花哥还是79级,他还在融天岭。


第二天晚上,好友里有人喊着去金水围观别人打世界boss,玉子不在线,我闲着没事做,就一同去了。 

那是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多红名,密密麻麻,挤满了大半个屏幕。我虽早早的入了恶人谷,却一次黑龙、攻防都没有参加过,所以,这种两方厮杀的大场面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未免就看的十分投入。 

看了一会儿,我无意中一转头,发现昨天遇到的花哥竟然就站在我身旁,而且我们是同一阵营。 

我密他:你怎么也在这里? 

花哥回:陪以前的朋友来打架。 

我这才注意到他的帮会名字,那是我们服很有名的一个pvp帮会。 

花哥问我:你们也来打boss? 

我赶紧说:不,不,我只是来看看,凑热闹。 

花哥说:哦,那你离人群远点,注意安全。 

说完,他便向人群深处走去。 


朋友提醒我注意躲避浩气还有boss,一开始我还能跟着他们,可是等boss一刷新,整个场面就变得十分混乱。我和朋友们被冲散了,我的周围绿名夹着红名,已经杀成一片,四处都是刀光剑影和灰名尸体,我有点发傻,不知道该往哪里躲了。 

我一身副本装,真正的血薄皮脆,别人碰我一下,大半血就没了,我开始不停的死。 

在不知道第几次复活以后,我发现我的血条开始回涨,我身上跳跃着握针的buff。 

然后我发现花哥不知何时又来到了我的身边,他切了离经为我加血。 

我有点受宠若惊地对他说:你还会治疗啊,呵呵。 

花哥说:给你春泥你也还是死,就切了。 


后来,花哥把我带到了一块石头上,他说:这里安全,你站在这里看吧。 

看了一会儿,我的新鲜劲过去了,就觉得他们这样杀来杀去实在有些无聊。 

我问花哥:你不去帮你的朋友吗? 

花哥说:他们都很强,boss肯定能抢到,而我,其实不喜欢打架。 

我脑中灵光一动,就说: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做大战,刷五小去吧,我们有T有dps正好缺个奶。

过了一会儿,花哥说:好。 


这次在金水镇的交汇,让我把花哥拉进了我们的小圈子。他开始跟着我和玉子还有其他的朋友一起玩,我们每天去刷五小,去看风景,去做奇奇怪怪的成就。 

他还是那么沉默,几乎什么都不说,总是静静的跟在我们身后,不远也不近。 


我从来不叫他的名字,因为觉得伤感。于是我一直叫他花哥,慢慢地玉子也跟着我叫他花哥,再后来我的朋友们都开始只叫他花哥,彷佛都忘了他的ID是什么。

金水一战,让我发现我连自己都没有办法保护,更何况是我的朋友们,于是我决定练一个七秀。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的七秀号以神一般的速度满级了,开始了刷五小的历程。 

每一个神奶的诞生,都是用T和dps的尸体堆积的。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会在好友里喊:水奶求五小连刷,不怕死的来。花哥每次都会默默的邀请我组队,即便他的五小声望早就已经全部尊敬。 

当时的我一身任务蓝装夹杂五小散件,连一件蜀风都没有,技能又不熟练,每次下本我的亲友们都会被我奶的死去活来,频频灭团。有时候死的次数多了,关系再好的亲友都会冲我发火,但是花哥却从来没有说过我。 

每次灭团,他都会说:你们别动,我起来拉你们。然后他一个人复活,一个人再慢慢跑到boss点,一个一个地把我们缝起来。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打开地图,看着那个代表他的蓝色标记点慢慢地朝我们移动,心里感觉有些酸涩又有些温暖。 

久而久之,我终于成了一名合格的云裳,却也养成不爱跑尸拉人的坏习惯。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玉子生日那天。 

我们几个经常一起玩的朋友决定送玉子一个真橙之心,那个时候的真橙还没有贬值,一颗要9999金。 

我们也没什么钱,七零八落的凑了3000多。那天大家都在yy里挂着,我很无心的说了一句:还差很多怎么办啊。 

然后花哥就密了我:我身上有5000多,我给你5000。 

我再一看yy频道,不知道花哥什么时候进来了。 

我说:好,不过这么多,就当我先借你的,以后我有钱了再还你。 


就这样,我们给玉子买了一颗真橙。这是一颗货真价实,满载我们对玉子真诚祝福的真橙之心。 

那天,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小遥峰。那时还没有小轻功,玉子不会跳山,摔死了好几次,花哥就很耐心的教她怎么用扶摇加二段跳然后再聂云。 

最后,我们终于全部到了小遥峰。我给玉子燃放了那颗真橙,然后对她说生日快乐。烟花很漂亮,大家开心的在一起合影。 

当时一群好友里有一个道长,我就跟花哥开玩笑说:换上你的剑茗,满足我们一下吧。 

花哥就很识趣的换上了剑茗,默默地撑起伞走到了道长的身旁。 

我在电脑前一边飞快地截图,一边笑的前仰后合。 


第二天,我买了些金币,给花哥寄了5000。他收到后立马给我退了回来,信上说他入股的。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玉子因为学习忙,开始处于半A状态,而我则开始热衷于打各种10人本。 

每次组不够人的时候,我就会在好友频道泪眼汪汪的喊一声:花哥! 

花哥总是立刻回一句:我在,我马上来。 

他的这句话总是让我觉得异常的心安,好像他在随时等待我的召唤,无论他当时在做些什么,都会在下一刻出现在我的身边。 


那天我第一次去昆仑做攻防任务,我在霸图那里遇到了他。我告诉他这些任务我都不会,他就让我跟着他。 

他走的特别慢,走几步就回头看看我,生怕我跟丢了。他还不许我离他太近,要等他确认好了前面没有浩气,才允许我跟上他。 

冰魄太小,我一个都找不到,他就一个一个地帮我找,然后对我说,来这里,来这里。 

任务做了很久,他陪着我几乎把昆仑的地图都跑遍了。后知后觉的我问他:你怎么不去攻防啊? 

他说:排队已经过了。 


有一天晚上,我心血来潮的想去打70年代的10人持国,就在好友频道里喊了句有没有人想去,朋友们都说我闲的无聊,却只有花哥点了我进组。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去了。 

灭了几次之后,他密我说:寝室要熄灯,我去网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话,他就下了。 

那天我们一直在持国挣扎到天亮,直到我下线睡觉,他才回了寝室。 

后来我跟一个亲友讲起那天我们是如何的纠结,亲友很匪夷所思的问:花哥难道不知道吗?你们两个根本就不可能打的过,没有近战。 

我立即去找了花哥,我问他:明知打不过你为什么不说,还跑去网吧,我发疯你就陪着我发疯吗? 

他淡淡地笑:没什么,挺锻炼你的操作的。

那天之后,跟花哥在一起玩的时间就特别长。我开始晨昏颠倒,整夜整夜的无法入睡,晚上就通宵游戏。花哥基本每天晚上都在,有时候我想问他是不是又在网吧,可是每次都止住了,因为生怕问了,第二天晚上他就会准时下线。 


通宵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和玉子在一起玩的时间也多了起来。玉子玩游戏的时间少,又加上延迟,所以她的五小一直迟迟没有毕业。没有几个亲友愿意陪一个定军都要延迟三秒的军娘去刷五小,我在好友频道泪眼汪汪的求dps,喊来的却只有花哥。 

于是,玉子T,我用秀秀号奶,花哥dps,我们三个人开始了坎坷的五小之路。 


延迟三秒的水T,和万花只有春泥减仇恨的年代,注定了我们的团灭历程。于是我又开始重温躺尸的乐趣。我点开地图,看着代表他的那个蓝色标记,慢慢的朝我们移动,心中的酸涩少了几分,温暖多了几分。 


我们三个开始绑定出现,每天一起大战,日常,即使有时候个做个的事情,也喜欢组在一起。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每次点上线后点玉子进组,都会发现她跟花哥组在一起。


和玉子每天都在yy上聊天谈心,有时候聊的起劲了,就会互相揶揄取笑,节操下限都丢在了一边。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玉子开始频频提起花哥。 

“新桥,你不觉得花哥人其实特别温柔吗?” 

“新桥,你不觉得花哥他人真的很好又特别有耐心吗?” 

“新桥,不觉得花哥他沉默又闷骚简直就是气质花的代言人啊有木有?” 

我顺着她的话打趣她:是,是,是,你最近怎么老提他,难道你喜欢上花哥了?

玉子忽然就敛了笑声,用一种很严肃很认真的语气对我说:对啊,我喜欢花哥,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至今还清晰的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那是类似一种被重物击中的感觉,我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大脑有片刻的空白。然后我明白,有一样东西我还不曾拥有过,就已经注定失去。我已经没有资格。 

我飞快地调整自己的情绪,装作十分惊讶的样子对玉子说:啊?真的假的啊? 

玉子再次肯定地一字一句的回答:是真的,我喜欢他。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跑到纯阳的两仪门上发呆。我想起当时我在做穿过两仪门这个任务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白痴,做了半天也摸不到头脑。最后还是玉子在网上帮我找了攻略,我才能完成。当时她在yy嘲讽我是笨蛋,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我笑着和她顶嘴说你也笨蛋,我第一你就是第二。 

想着想着,我突然就很想哭。 

“你在纯阳干嘛呢?”花哥突然密了我。 

我赶紧回:我洗个经脉。 

他发个鄙视的表情说:你在纯阳呆很久了。 

看到这句话,我的眼泪立刻就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原来他是在关注着我的。 

我回他:我不会弄。 


我打开好友栏,看着他和玉子排在一起的名字,发现他们都在同在长安。我不停的打开关闭好友栏再打开,看着他俩的所在地图,我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只是觉得越来越难过。 


突然,他所在的地图成了纯阳。 

我立刻从两仪门上跳了下来,我飞奔到于睿面前,匆匆的洗了经脉,圆我刚才的谎。 

他来到yy,一点一点的教我怎么点,听着他温柔的声音,我的手指机械地动着,拼命的忍着那些不该有的情绪,努力用正常的腔调回应他:恩,哦,好。。。谢谢 

他是一个温柔的人,他是一个沉默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是玉子喜欢的人。

而玉子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是我宁愿自己伤心也不愿她难过的朋友。 


那天晚上,花哥就一直站在我身边指导我点经脉。为了找借口离开他,我说要用侠义去换装备,就飞回了长安。他也跟着我来到长安,然后点我交易,面板上是各种等级的五行石。我点了拒绝,我密他说我有石头。 

我在长安砸装备鼓捣了一个晚上,他就在我身边站了一个晚上。他帮我计算还有哪些装备可以换,告诉我散件和套装怎么搭配比较好。 

我想躲他远远的,就说我要去成都换个暗器,他立刻说我跟一起去,我说你别来。 

我点了神行,升空的过程中,我看他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离我越来越远,我看着他的名字,明日隔山岳,眼眶再一次的湿润了。 

换完暗器,我在成都发呆挂机。他之前每天都会选择在这里下线,如果恰巧碰到我,他就会点我切磋,用玉石爆掉我之后,就潇洒的走掉。 

过了一会儿,他下线了,头一次不是在成都,也头一次没有跟我说再见。 


我担心的那一天的终于来了。 

那天我一个人在yy里挂着,玉子突然闯进来,哽咽着叫我的名字。 

我吓了一跳,急忙问她:怎么了? 

玉子哭着对我说:我对花哥表白了,他拒绝了我。

我见不得玉子哭,她那么一个活泼开朗的姑娘很少在人面前哭哭啼啼,即便是一个人在外边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会佯装笑脸对我说没事,挺挺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她却因为花哥的拒绝哭成这样。 

我是带着怒气去找花哥谈的,我问他:为什么? 

沉默了许久,花哥很冷静的说:你觉得我的离经用的怎么样? 

我有点疑惑,但还是实事求是地回答了他:很好。 

花哥说:但是我不喜欢用离经,因为我想为她离经易道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我料到他会有过去,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告诉我,我问:你之前有过情缘? 

花哥好像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其实不算是情缘,70年代的时候,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但是她现实中有男朋友,所以不肯情缘,但是我还是喜欢跟着她,为她一个人离经易道。后来她离开了,我也离开了。开了80以后,我回来了,可是她没有。 

我终于了然,但是还想替玉子问清楚他的想法,于是我问:因为你还没有放下她,所以你不肯接受玉子? 

花哥说:也不全是,只是我现在不太想考虑这些。 

我说:我能理解你,可是拒绝归拒绝,你不能阻止她喜欢你,追求你,只要她能离你近一点,她就很开心了。 

“新桥”,花哥突然叫了我的ID,印象中好像是他头一次这么正式的叫我,他说: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喜欢过的那个女孩子,她也是个纯阳,她的名字里也有个桥字。 

我的大脑似乎有瞬间的短路,但很快又恢复了清明,我了然:所以你在融天岭看到我们以后,就那么一直跟着我们?接近我们? 

其实我还想问他一句“所以你才对我有那么一些不同”,但是我忍住了。 

花哥说:是吧,但是你不要误会,我知道你不是她,我分得清。 

说完这些,我们两个都沉默了。 

我脑子有点乱,心里有些发堵,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然后,他轻声发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玉子? 

我不知道他这句话是有着怎样的魔力,我竟然变得有些哽咽,我说: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她难过,我就难过,她开心,我就开心。 

许久,他轻轻地回答:嗯。

我没有把这次跟花哥的谈话告诉玉子,因为不想多生是非。这次告白的失败没有影响到玉子的决心,因为她坚信总有一天她的诚意会感动花哥,而花哥也从来没有拒绝过玉子的跟随。他们俩开始越来越多的一起出现,玉子也时常当着朋友们的面提起花哥,朋友们开始打趣花哥,说他跟玉子是一对,花哥也从未反驳过。 


有一段时间,服务器里特别流行花海躺尸求情缘。 

那天,我在门派频道卖萌,说花海有什么好,要躺尸就去两仪门。同门们起哄说,纯阳又不能拉人,我说总有学万花二内的羊吧。于是,我被同门要求围观两仪门躺尸。 

于是我信守承诺的躺上两仪门,等着学万花二内的同门来拉我。 

不一会儿,我远远地看到了花哥。 

我才想起来,花哥有个剑纯小号。他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发现他切了离经二内。 

我嗖地原地复活,打趣道:不躺了,地上好凉,哈哈哈。 

他什么都没说,原地下线了。 


后来我A了,理由是专心考研。为表决心,我删了客户端,还有所有的号。但是我还戒不掉挂yy的习惯,那天花哥来敲我,他问:你A了? 

我说:恩,那天你不在,所以没有遗产给你。 

“听玉子说你是为了准备考研。” 

“是的。” 

“那考完以后回来吧。” 

“可是我号都删了。” 

“别怕,我带你。” 

我几乎又要忍不住哭,他永远是这么好的一个人。 

我说:恩,到时候再说吧。 

沉默了许久,花哥说:我希望你能回来。 

我说:照顾好玉子吧,她是我在剑三里唯一的牵挂。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他答:我会的。 


枯燥的备考之余,我时常还会跟玉子聊天。然后我知道那个寒假,花哥回老家过年,不能上游戏,玉子包揽了他所有大小好的日常。 

有一次我有些八卦的问她跟花哥怎么样了,她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地说:这么说吧,我不会给他第二次拒绝我的机会,我虽然喜欢他,但是我也有我的骄傲。 

我说:你放心吧,他不会拒绝你第二次。 


考完当天,我就知道了自己考的不怎么样。不过我也没有太在意,我考研的决心本就不那么坚定,我准备开始找工作。 

我依旧每天挂着yy,半夜跟玉子聊天,听她说今天又在游戏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拿了什么装备。我发现她渐渐地很少提到花哥,我问她怎么了。 

玉子说他最近都半A了,每天都跑去打CS,很少上游戏。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儿,玉子说:你回来吧,要是你回来,我就去跟他说,大概他就会回来玩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的我心惊胆战,我故作轻松的取笑:真是个老古董,还玩那么老套的游戏。

我终究还是回到了剑网三,因为在这个游戏里,除了玉子,让我牵挂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 

一个朋友把他的秀秀号给了我,我登上游戏,凭着记忆,一个一个的添加着以前的好友。 

几乎所有的人都会问我,你是谁?但是惟独一个人没有。 

我加了他,他第一时间发来:新桥? 

简简单单两个字,我的名字,却又几乎让我情绪崩溃。 

我说不出话来,轻轻地打下两个字:你猜? 

他很快的回复:新桥。 

紧接着又一条密语闪过:回来就好。 

那一刻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要回来,我后悔了。 


但是还是不忍离开。 

我离开的时候,世界上鲜有金团能推倒阿萨辛。 

我回来的时候,广告上都会强调一句:不会打夫人和莎莎的不要来。 

我不敢出去打工,只能去躺尸当老板,学习怎么打。亲友们都嘲笑我一身南皇输出装还去躺尸。 

那天我第一次去英雄荻花团打工,刚进组就收到了一条密聊:新桥。 

我一看团队面板,原来他也在团里。 

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对他这个犀利的专业蘑菇党求救:我完全不会打,怎么办? 

他淡淡的回答:怕什么,我在。 

那天的英雄荻花,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差错。因为一看见他就在不远处,我就会有种心安的感觉,就变得什么都不怕。 

玉子因为课业沉重,又开始不怎么上游戏。 

那段时间,花哥每天都会帮玉子做日常。他告诉我,在寒假的时候,玉子把他的号照顾的很好,他很惭愧。 

我说:你不必惭愧,她帮你做日常是因为她愿意帮你做,心甘情愿。 

他又沉默不语。 

我接着说:其实我感觉的出,你是喜欢她的。 

又是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回了我一句:是,我喜欢她。 

然后便下线了。 


每年七夕,剑网三都会出活动,今年也不例外。 

玉子对我说,她很想要一个刻着她跟花哥名字的项链,可是她不是敢花哥提这个要求,因为怕被拒绝。 

我立刻去找了花哥,我问他:今年的七夕任务你打算怎么做? 

花哥回:没考虑过。 

我说:你跟玉子一起做吧,她很想要那个刻着名字的项链。 

他说:恩,等她回来我给她放真橙之心。 

我静静地看着那句话,说:放海誓山盟吧,真橙之心都贬值了。 

他没有回答,我关了密聊,一个人去刷盗宝贼。 


眼看七夕将近,花哥每天都在刷盗宝贼。 

我时不时的密他:刷够了吗? 

他回:你来刷刷试试? 

我对玉子说:你快回来吧,花哥在给你刷羽毛换海誓山盟呢。 

玉子兴奋的不敢相信:真的吗?真的吗? 

我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七夕那天晚上,我们三人如约相聚,还喊来不少亲友。 

我们飞去持国,在皎皎明月下,花哥为玉子燃放了两颗海誓山盟。绚丽的花瓣瞬间铺满了整个屏幕,它们飞舞着,闪耀着,无以伦比的美好。 

我开了电影画质,看着他俩在烟花里面对面静静地站着,那一刻我觉得无比圆满。 

我对自己说,我还求什么呢?我最好的朋友,我喜欢的人,大家都好好的在一起,这样我就很幸福了。 


那天我截了很多张图,却一张都不敢给他们看。 

因为我发现,在那些图片里,我选定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他。

那天之后,我和他再没什么交集。 

他每个星期都会打很多本,不打本的时候就跟玉子组在一起。而我除了在yy跟玉子聊天,从来不参与他们的任何活动,连日常都是各做各的。 

日子就这样不痛不痒的过着,直到有一天玉子跟我聊天,她突然问我:你还记得咱们是怎么跟花哥认识的吗? 

我说记得啊。 

然后玉子开始一边笑着一边回忆我们跟花哥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哽咽了。 

我急忙问她:怎么了?你跟他出什么事了? 

玉子哭着说:没出什么事,我跟他从来就没什么事。 

我问:你们俩不是在一起了吗? 

她说:没有。 

我大惊:可是你们俩一起做的七夕任务,他还给你放了海誓山盟? 

玉子抽噎着说:那不代表什么,我现在都不知道我对他来说到底算什么。我不敢太缠他,怕他烦我。但是我又不敢不烦他,因为我不烦他他就一定不会来找我。我好难过,我这样到底算什么啊?我多希望他能明白我有多喜欢他。 

“我相信他是喜欢你的,我保证。”我微笑着安慰玉子。 


我再一次去找了花哥:你跟玉子怎么回事? 

“。。。你怎么也这么八卦?” 

“不要转移话题,到底怎么回事?” 

他又开始沉默,他的沉默总是让我觉得无力应对。 

“我以为你们在一起,你说过你喜欢她的。” 

他答:只要玉子开心就好。 

“她不开心,她每天提心吊胆,害怕有一天你会厌倦她,离开她,她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她不知道能不能等到你亲口对她说喜欢的那天。” 

又是沉默,我无奈的叹气:承认喜欢一个人,就那么难吗? 

“那你呢?有那么难吗?” 

一时间,我无法言语。 

有些东西似乎马上就要打破,这是我害怕的,也是绝不允许的。 

我深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我不知道以前的事对你造成的影响有多大,但是你要明白,玉子也不是非要和你有什么结果,只要让她明白你也是喜欢她的,她就很知足了。难道连这点要求,你都不能满足她吗? 

良久,他回:我明白了。 


片刻之后,玉子又闯入我的yy,哭的不能自已。 

我问她怎么了,她却泣不成声,不肯说一句话。 

我料定必跟花哥有关,急忙去密了他:你对玉子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没有啊。” 

“那她怎么哭成那样?” 

“。。。。。。” 

“你到底说了什么?” 

“我就说了我喜欢她。” 


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我笑着问玉子:哭什么呢? 

玉子哭着回答:他说了喜欢我。 

“那不是很好吗,哭什么,傻女孩。” 

玉子却哭的更厉害了: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等这句话等了多久。 

玉子仍是哭着,我没有再安慰她,也不需安慰,因为这是喜极而泣,是得偿所愿。 

我看着yy里突然闯进又立刻退出的马甲,静静的笑了。 

玉子,只要你幸福就好。 


“你一句喜欢,她就为你哭了,你欠她太多。”我密他说。 

良久,他回:其实说出来心里轻松多了,以前是我傻。 

“既然如此,好好待她吧,不要让她难过。” 

他回:她开心就好。

日子飞快地过着,玉子开始练各种小号,花哥开始给她存帮贡、存监本,265换了一套又一套。 

然后,玉子又因为学业忙开始半A。 


我一直想要个男号,于是我练了一个男万花,又凭着记忆挨个添加好友。 

别人都在问我是谁,只有他那么肯定地抛来一条密语:新桥?! 

我问:你怎么猜到的? 

他没有回,只是发过来一个收徒申请,我犹豫许久,默默地点了接受。 


每次上线,他都会密我:带你刷副本去。 

我固执地回:不要,我要做任务看剧情。 

他也不说话,直接组我进队,然后召请我,我立刻就没了脾气。 

那段时间我电脑出了问题,fps时常只有个位数,每次出副本交个任务都老半天,但是不管有多久,我一回头总能看到他站在副本门口等我。 

我以为他在挂机,可是只要我一动,他立刻就动了。 


那天刷完荻花,我担心他累了,就说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去做任务。 

他却丢下一句,去龙门,人就神行走了。 

我只好无奈的跟上。 


龙门的人很多,我坐在高处,看着他开着炮哥号在下边跑来跑去的拉怪,心里涌动着无法言说的酸涩和温暖。 

人越来越多,怪也越来越难抢,我不忍他这么辛苦,就对他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去休息。

他回:再刷一会儿,没事。 

我说:还是不要了,把你累着了,玉子会找我算账的。 

他终于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说:70到80可以刷普通五小,缺什么号都可以喊我,监本和帮贡我都给你准备好了。 

然后,他便下了。 


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的花哥号很快就满级了。79级的时候我收到他的密聊:我要熄灯了,账号密码都发你yy上了,六个号帮贡和监本都是满的,自己去买装备。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泪眼婆娑地上了他的号,用他的帮贡给自己换了两套帮贡装,即使我从来不切离经。


从此,我不再叫他花哥,我叫他师父,只是还是很少主动联系他。 

那天,一个团长朋友打25人烛龙缺奶秀,叫我去。我心里没底因为我只打过10人的,朋友求我半天说实在找不到人,我只得硬着头皮上了。 

刚进去,我就收到了花哥的密聊:新桥。 

我像看见救星一样哀嚎:我完全不会打,怎么办? 

他仍是淡淡的一句:怕什么,我在。 

我看了团里奶秀的准备,发现这次竞争会很激烈。 

我说:这次要血拼了。 

他说:别怕,我身上带了15万,其他号上还有。 

然后我又收到一条密语:明日隔山岳轻轻地拍了拍新桥的头。 

瞬间我无法控制自己,眼泪夺眶而出。 


最后,我还是离开了剑网三。 

理由是我找到了工作,但是需要住宿,宿舍不能上网。 

理由很牵强,跟朋友们告别的时候我自己心里都发虚。 

花哥问我:什么时候还回来? 

我说:不会回来了,照顾好玉子。 

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 


时间过去很久,有些事情我以为我会忘记,但是它却像是被风沙掩埋的石刻,随着时间的洗沥,越发的清晰起来。 

那一天,跟花哥一起去做无量宫做大战。 

跳山的时候,我摔死了,他在队伍频道嘲讽我:徒弟,你真水。 

我狠狠地瞪他一眼。 

做完大战我坐在原地等神行,他站在我旁边不远处,一动不动,我以为他在挂机。 

忽然眼前一片光芒亮起。 

“七夕愿望送的,不能上电视的。”他站在那片花海里对我说。 

你究竟许了什么愿望?系统会送你这个。 

我最终没有问,我装作挂机。 

烟花燃尽以后,我飞长安,他飞成都,我们再没说一句话。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