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故事之三】一只羊的自白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384封未读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895111428



吧里的姑娘们,在看这个帖子前,我想请你们回答我一个问题:因为什么从而喜欢上了那个游戏里的他? 

因为他对你体贴温柔,朝夕相伴? 

因为他对你百般照顾,事无巨细? 

因为他装备极品,手法超群? 

因为他声名远播,一呼百应? 

因为他舌灿莲花,才华横溢? 

因为他虚怀若谷,铁汉柔肠? 

或者,幸运如你,因为以上的所有? 

又或者,实在没什么原由,只是单纯的觉得:恩,对了,就是这个人,便一头栽了进去?

以下故事来自剑网三玩家的真实讲述。 

讲述者ID:保密 

讲述者性别:男 

讲述者服务器:保密 

讲述者游戏职业:气纯 

讲述者现实身份:上班族 

讲述时间:2012年9月28日晚7:30至晚10:30 

讲述方式:YY口述 

记录及整理:384封未读

你离开快三个月了,我还在游戏里。 


昨天,剑网三开启了中秋活动,主城的夜色很美。 

徒弟们提议一起合个影,于是大家凑在一起弹琴奏曲,放花灯,看烟火,热闹非凡。 

花灯都很美,尤其是那个萤火点点,像极了一群闪闪发光的萤火虫围绕着花灯飞来飞去,徐徐飘向空中消失不见,却又好像留下满地星光。 

我觉得你真的应该上来看看,你肯定喜欢。 

这么想着,我就又登了你的号。 


你号上的点卡剩余时间还是跟我的一样,我还保留着那个习惯,每次充值我都给你充上一份。 

我双开着你的号,和徒弟们一起拍照截图。 

徒弟问我:师傅,师娘什么时候回来啊,有点想她了。 

我说:她现实里太忙了,可能不会回来了。 

徒弟们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开,而我却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回来。 


看着眼前的场景,我忽然就想起了两句歌词: 

寒江陪烟火,月伴星如昨。 


前尘旧事瞬间涌上心头,突然就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是你已经不在了。

我现在在游戏里做的事情都是你之前喜欢做的:挖矿、采药,还有带徒弟。 

徒弟们都是满世界捡来的,我尽可能的帮助他们:带任务,带团本,带竞技场,送金,送装备,送附魔。只要我能做到,只要我有,我就不想让他们再多费力气。 

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沦落成像当初的我们那样,无助的让人心酸。 


还记得我们刚玩剑三的日子吗? 

当时的我和你顶多算的上是比较聊得来的网友,同在一个游戏群里,彼此还算投缘。 

去年11月份的时候,剑网三的一个宣传视频,勾起了我玩网游的瘾。 

我说跟我一起玩吧,你就来了。 


进的是一个新区,我们都选了萝莉体型,名字都起的很像。你说你喜欢上手简单的职业,选了七秀,我说我将来要入纯阳,因为喜欢仙风道骨飘逸的身姿。 

从此,我们开始了磕磕绊绊的剑三之旅。 

虽然我之前有点2D游戏的经验,但是在剑三里那些经验全都没用了。 

剑网三庞大的任务地图,复杂的功能设计,让我变成了一个纯小白。 

只用一个技能杀怪,装备是捡到什么穿什么,经脉镇派什么的更是看的云里雾里,索性就都空着。 

如果说当时的我小白的惨不忍睹,那么当时的你就是小白的令人发指。 

还记得当时那个让你纠结了一晚上的扬州的农时任务吗? 

你很无奈的跟我说:这个任务我做了好几个小时,还是完成不了。 

我说:在网上查查攻略看看怎么做呢? 

你说:查了,还是不会。 

最后是我上了你的号帮你做了那个任务。

你一定还记得我们那个亲传师傅吧,那个唐门。 

那天我在竞技场门口看到他了。我选中了他,他的目标竟然也是我。 

他的装备不是很好,竞技场战绩败多胜少,1600左右的样子。 

我和他许久未见了,虽然他躺在我的仇人列表里很久,但是我一次都没杀过他。 

你猜,那天他跟我说了一句什么?你一定想象不到! 

他说:带我竞技场。 

很可笑是不是?! 

我真的笑了,我说:师傅,你还记得当初那个差点被你扼杀的小白吗? 

如今,我一身295,精炼满,附魔满,2200带打无压力,不知道这样的我还有没有资格躺在他的黑名单里。 

他看了我一会儿,什么都没有说,跑掉了。 


入了门派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升级了。 

洛道,巴陵,龙门经验团,瞿塘峡破庙,真的像是两个蹒跚学路的孩子,一路纠结一路坚持。

30多级的时候,我了解了一下帮派和师徒系统,在师傅界面选了一个唐门,拜他为师。 

唐门师傅过来让我完成了谢师恩的任务,顺便给我传了个功,然后拉我进了他所在的帮会,就再也没管过我。 

当时我没有在意,因为我没有一定要让师傅带着升级的想法。 

而且,师傅看起来很忙。他每天都在好友和帮会频道里喊10人本,25人本。 

当时的我,觉得师傅真是超级厉害,连25人本都能打,而我只是一个还在升级路上挣扎的小白。 

78级的时候,我跟你在融天岭做任务。遇到一个精英怪,怎么都打不过去。 

我第二次召请了师傅,让他帮我们一下。 

师傅问我你是我什么人,名字这么像。我说你是我朋友,于是师傅收了我们做他的亲传,也拉你进了帮会。 

那个时候,我对满级之后应该做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我有时会请教师傅。 

我问他:师傅,满级以后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做那个大战了?师傅说是啊,我又问:他们说的五小又是什么啊?师傅打了几个副本的名字给我,然后我说,师傅等我们80了你能带我们做大战刷五小吗? 

师傅说明天带你。 

第二天,我们满级了,我密师傅说:师傅带我们五小吧。 

师傅没有回答我,屏幕上显示一行黄字:你已经被对方屏蔽。 

我当时一愣,心想这可能是个误会。 

我在帮会频道里问:师傅,你怎么把我屏蔽了啊? 

没有人回应,我又问了好几遍,还是没有人理我。 

我拉着你离开了那个帮会。 

我断了亲传,加了他仇人。 


当时的我是有些难过的,甚至是有些愤怒的。 

我想对师傅说:就算你不愿意带我,至少你可以教教我,你是不是觉得一个小白徒弟是累赘?

这件事我告诉你之后,你只有无语。其实不能期待你有更多的反应,因为你根本就一点都不在乎这些。师徒,帮派,装备,对你来说都是可有可无。

你就是那么一个人,对什么都云淡风轻,除了对我。

每天的大战我还坚持在做,你的号,我的号,一天都没有落下。 

现在的大战一律暴力碾压,闭着眼都能过,不像我们刚毕业的时候,普通的5人本打起来都战战兢兢。 

大战门口总会有一些喊话求带的小号,看到他们,我就想起了我们的曾经。我时常邀请他们进队,只是为了不想让他们对这游戏里的人情太失望。 


你一定不会忘记我们刚毕业那时候的凄惨境地。 

我紫霞,你云裳,俩人都是一身任务装,一个dps不够,一个不会奶,世界上有人喊大战随便来,都不敢进组。 

那个时候,大战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可是总要找点事情做,于是我们就去刷普通的5人本。 

可即便是这样,我们都经常喊不到人,一是因为打普通本的人太少,二是因为打普通本的T跟奶更少。 

所以我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在副本门口打坐,等别人喊人,然后组进去。 

半个小时等过,一小时、两个小时都等过。 


慢慢地,我们的普通五小毕业了,我就尝试着去找大战的队伍。 

10次点进组,有8次被拒,一两次进去了还总是纠结,因为我当时操作确实很水,还是个气纯。 

而你还是不敢去做大战,因为你奶普通五小都会灭团。 

那个五毒奶你还记得吗? 

她在升级的时候和我们有几面之缘,于是就互相加了好友,但是也并没什么联系。 

满级之后在副本门口遇到她,跟我们一样,也是一身任务装,也是孤零零的没有人带,于是就在一起打过一段时间的普通本。 

她的游戏水平跟你差不多,都是连普通五小都奶不住的水奶。 


那天我组到一个大战队,是无量宫。 

我在副本门口看到了她,她一个人站在雪地上,一遍一遍的发着求组队的喊话。 

我密她说:你也大战啊? 

她说:恩,可是我还没找到队。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帮不了她,因为我自顾不暇。 

我丢下一句:慢慢喊喊吧,总能组到的。然后匆匆进了副本。 


那天的大战纠结了近一个小时,我从副本里出来,看到那个五毒奶竟然还在门口站着,一遍遍的喊话。 

我顿时觉得无比的心酸,同时心里也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变强,然后帮帮我的朋友。 


我走了捷径,我花了些钱在5173上找了代练,让他们帮我打到五小毕业。 

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开始上你的秀秀号,带着五毒奶去做大战。 

慢慢地我用秀秀奶五小已经没有压力了,五毒奶也总算奏齐了一套五小装。虽然她奶大战有时候还会纠结,但是至少能组到队了。 

我的号五小毕业之后,我和你就绑定了大战。 

刚开始你还是不敢奶,我就上你的号,你我上的气纯号。你只会用一个四象,dps总是垫底,但是也比你用秀秀奶灭团要好。 

后来我就在yy上指导你怎么奶,渐渐的你也能学会了。 

五毒奶渐渐的不能再跟我们一起,因为一个大战总不能经常带两个奶。一段时间过后,五毒奶的名字灰掉了。 

现在想起她来,还是觉得有些惭愧。 

她的名字到现在还躺在我的好友栏里,如果有一天她的名字突然亮起来,我会倾尽所有去帮助她。

我现在的装备pvp、pve双毕业,手法也还算可以,如果真缺点什么,那还缺一个化玉玄晶。可就像俗话说的那样,有些东西得到之后,也不过如此,而且我心里时常会觉得失落。 

有句话说的好:再牛逼的现在也比不上一起二逼的曾经。我们都是小白的那段日子,虽然有些苦有些心酸,但也是最快乐的,最怀念的。 


后来有一天,我在世界频道上看到有个帮会在收人,我就带着你进了那个帮,那是我们自己主动进的第一个帮会,在那里,我们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帮会是新建的,还没有开始组织团本。 

五小毕业之后,我查了一些游戏资料,大概了解了一些关于团本的信息,但是也不够详尽。 

那天,在世界上看到有人在喊25人的普通龙渊泽拍团,要气纯,我就点了进组。 

当时我不太明白什么是拍团,但是觉得应该是需要钱的,于是我就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去了,一共大概是3000金。 

Boss掉了一个纯阳的蚩灵帽子,有人开始拍,我也想要,就跟他们一起拍。 

最后那个帽子拍了3万金,我看了看自己包裹里的3000金,真正领教了囊中羞涩这四个字的意味。 


我开始上5173买金,由于是新区,当时的金价比较贵,是1比1。 

我买了几万金,没有拿去拍装备,而是先给我和你一人买了一匹素月,因为觉得那马很好看。

从那时起我开始频频去打拍团,由于我在游戏里比较舍得花钱,所以我的装备提升的很快。记得有一次拍一把260的气纯武器,我花了十几万金拿下,而放到现在那武器已经根本无人问津。 

我是帮里最早凑齐一身蚩灵的,你的装备品质和我的一样,如果我是当时帮会里的第一气纯,你就是帮会里的第一秀秀。 

你不喜欢打本,说自己太水了,不想拖累别人。 

我说你水的那部分我来补上就好了,于是你就跟我去了。 

你没有的装备我都会给你拍下来,不管多少钱,你是帮会里第一个拿上小扇子的秀秀,也是后来第一个拿上大扇子的秀秀。 

游戏里跟装备相关的东西你都不懂,也不想去懂,所以你所有装备上的石头和附魔都是我一颗颗的镶上去的。 


我知道你不在乎,也不需要这些,但是我还是想帮你弄。我没有任何企图,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游戏是我拉你一起来玩的,我有的东西,你也一定要有。 

你是我的玩伴,是我的朋友,如果更近一步,我当你是我在游戏里的红颜知己。 



你不仅是个网游小白,还是个网络小白。不懂什么是网银,也不会充点卡,所以这些就由我代劳了。 

有一天,你跟我说:我去银行开通网银了,你交我怎么买金吧。 

我说:你弄那个做什么,你需要什么我给你买就是了。 

你说:不能一直让你花钱。 

我说:没什么的,这点钱我还是有的。 

你没再说什么,只是在几天之后给我邮寄了十几万金。 

你说:我买了1000多块钱的金,有二十几万呢。 

我有些无奈,只能说: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买了。 

你说:恩 

我知道你为什么买金给我,你是个懂事的好女孩,不想一味的依赖我,但是我想让你知道的是,我在游戏里送你任何东西都是心甘情愿,而且没有半点让你回报的意思。

如果有人问我你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我会跟他这样描述你:温顺,乖巧,简单,像一只小绵羊。 

你说话一直都是轻声细语,从不爆脏字。在游戏里你很听我的话,有时候觉得你玩的时间太晚了,催你去睡觉,你就会用一种可爱慵懒的语气跟我说:好的啦,好的啦。 

你也从来不跟我提任何要求,一直都是我做什么你就陪我做什么,或者我让你去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 

我说打本需要吃小药,你去学医术吧,你就去学了医术。后来我又说,箱子太多没有钥匙开,你去学铸造吧,你就把医术删了学了铸造。 

你不在乎装备,也不追求强力,即便去打拍团,你也只是为了拿工资,从来不拍任何装备。 

你喜欢挖宝,挖到的材料都会细细的整理,然后一点一点的挂到交易行,不管那些材料值几金还是值几百金。 

游戏里我们俩形影不离,而且我们的名字又很像情侣名,而我对你的照顾别人也都看在眼里,所以他们都认为我跟你是一对儿。 

有时候我一个人去打本的时候,朋友们都会问上一句:小璇子,你家的鱼呢? 

我当时没有情缘的概念,也不想在游戏发展什么情缘,只是觉得他们这么称呼你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就选择了默认。

现在,我在游戏里已经没有什么需求,有时候上去都不知道做些什么。不过,幸好还有我的那些徒弟们陪着我,否则的话我早就因为无聊而A掉了。 

曾经的我是多么喜欢在洛阳门口跟人插旗,但是自从你走后,我都有些不敢从那里经过。因为害怕想起从前,从前的你经常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我跟别人插旗。 

你什么都不说,但是我一转眼就能看到你,那种感觉我觉得很温馨,我很喜欢。 


蚩灵毕业之后,我对副本的兴趣渐渐淡了。当时区里开英雄荻花的团很少,所以也就很少去打本。 

男人嘛,在游戏里大多是喜欢打打杀杀的,我也不例外。 

了解了一下什么是pvp,我带着你入了恶人谷。 

从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每天晚上就是大战黑龙世界日常这老三样。起初,是我带着你一起做,后来你慢慢的学会自己做了。 

你其实一点都不笨,只是不想在游戏里费太多心思罢了。 


带我走上竞技场之路的是当时帮里的一个犀利惊羽。他带我打过一段时间竞技场,而且操作相当厉害。我跟他切磋从来都是输,我后来一直想赢他一次,但是这个愿望直到他A了也没能实现。 

当时我的操作也是水的可以,技能都是用鼠标点的。直到有一天我组到一个剑纯一起打竞技场,几场下来我死的很难看,他把我拉到了洛阳门口。 

他指导我怎么用快捷键,怎么看buff,怎么预判对方的技能。 

他跟我切磋了很多次,虽然我打不过他,但是从那天起,我开始入道了。我知道了怎么去打架,虽然手法还不熟练。 

我逐渐放弃了打本,开始专心竞技场,慢慢地也凑了一身270,除了武器。因为当时的手法问题,2200总也冲不上去。 

你的装备还是跟我保持同步,我上你的号给你打了一身270,虽然你不需要,但是我看着心里觉得安慰。 

我有的,你也一定要有,我还是这么想。 


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 

我是上班族,只能晚上玩游戏,而你当时时间比较自由,就在白天的时候帮我把日常全做了。

晚上我打竞技场,一打就几个小时。而你在做些什么呢? 

你一个人在挖矿,采药,带徒弟。 


可能是因为你一个人在游戏里太寂寞,你在稻香村捡了很多徒弟,一个一个把他们带到80,然后带各种本。

我现在为什么喜欢做你之前做的事情,是因为我想体会一下那种一个人默默做这些事情的感受,也想弥补一下我心中对你的愧疚。不同的是,你当时采药挖矿都是为了我,而如今,我做出那些单体、钥匙只有送给徒弟们,朋友们。 


上个赛季的2200我最终没有打上去,为了270的武器,我找了代打。 

新赛季开启以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用自己的实力打上2200。 

为了这个目标,我在洛阳门口跟人插了三个月的旗。 

那应该是我玩这个游戏最温暖的一段记忆。 

刚开始技不如人,我总是输。有时候气馁的真想A掉,但是一看到你静静的坐在那里,毫无怨言的陪着我,我就又慢慢的心平气和起来。 

我问你:你在这里干嘛? 

你说:看你。 

我对自己说,技术不行,可以多练。我不能把你带到这里,却又不负责任的A掉,那样我就太自私了。 

我要变强,总有一天我要打败这里所有的人,让你因为有我这个朋友而变得有些骄傲。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我无从知晓。我现在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在游戏里对你太过照顾,从而让你对我产生了依赖感,进而渐渐地演变成喜欢。但是你又喜欢我什么呢?你我未见过面,我现实中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而我却是从来不相信网络上的感情的,因为觉得太虚幻,太虚幻的东西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经过一段时间的磨练,我也变得有些犀利了。帮会里的一些朋友开始找我带他们打竞技场,这其中也有一些女孩子。 

我没有拒绝。因为我做人一直有个原则,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只要我能做到,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我本人比较喜欢跟人开玩笑,经常在好友频道里跟人聊一些好玩的事情,有时候看到别的女孩子插话,我也会趁机调戏一下。 

我不知道你看见我这样会不高兴,因为我不知道你当时是喜欢我的。 


那天我跟一个女孩打竞技场打的很愉快,聊的也很投机,就多说了几句,你什么都没说突然就下线了。 

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直到我收到你的邮件。 

你说:我玩这个游戏都是因为喜欢你,想陪着你,看到你和其他女孩子走那么近我很不舒服。

我明白了你对我的心意,我不能接受,但是也没有明确回绝。 

现在想起来,我是有些自私,你喜欢我,我不能回报你同样的感情,但是还是希望你能在游戏里继续陪我。 

所以,我给你的回复都是模棱两可的,我说:在别人眼里,我跟你才是一对。游戏而已,我对谁最好,你还不清楚吗? 

就这样,你又回来了。 


有时候我真说不好我对你是什么感觉,我在游戏里照顾你,给你我能给的所有,甚至不能看到你受一点委屈。 

有一次打团本,打到阿萨辛的时候,你密我说你肚子痛不能再打了,我就跟团长说让你离队再喊一个秀秀。 

因为是固定团,换人有可能会纠结。队伍里有个纯阳就开始刷屏:真是公主秀,关键时刻掉链子,说走就走,伤不起啊。 

我当时就恼了,我问那纯阳你什么意思。纯阳说我就这个意思啊。 

我加了那纯阳仇人,我说等打完这个本出去咱们再算账。 

后来团长出来调节,让那个纯阳给你道了歉,这事才算完。

人的感情真的是很复杂,有时候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对我来说,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两者不能互相牵扯,我只想简简单单的跟你一起玩游戏。 

我的不表态,在你的眼里成了默许。我察觉到你越来越在乎我,在这份不公平的感情里越陷越深。 

打团本的时候,你的焦点永远是我,即使我跟你不在一个队伍里。我目标切到你身上的时候,总是看到你的目标是我。你时刻注意着我的血量,以至于有时候即使大家都死了,我都不会死。 

还记得那次在白龙口吗?我和你被几个浩气堵在复活点,被杀的起都起不来。 

我对你说:待会你复活,我插个无敌,你赶紧跑,知道吗? 

你说:那你怎么办? 

我说:你不用管我。 

你复活后坐船走了,我继续被他们守尸。 

可是过了一会儿,你又跑了回来。 

我问你:为什么回来? 

你说:我看见你血又没了,就忍不住。 

你早就跟我说过,你不喜欢打打杀杀,但是我每次去野外、去战场,你都会换上军装,默默地跟在我身后,王母风袖只为我一人。 


你为我做的这些事情让我很感动,但是同时也意识到如果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伤了你。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一直陪伴我左右的朋友。

我pvp越来越犀利,竞技场很快打了2200。我有了295一套,手法操作也被认可,有人开始找我代打。 

你不喜欢打竞技场,我开着你的秀秀号也打到了2200。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想你的装备能跟我保持一致,即使你一点都不在乎这些。 


你开始频频跟我生闷气,原因无他,无非是我有时候跟其他女孩子走的近了些。 

你不会跟我吵,只是会突然下线,删掉我的qq好友,然后几天不上线。 

可是你又从来不删yy好友,我只能上去跟你说几句好听的话,哄你上来玩游戏。 

你总是妥协,轻易就原谅了我,现在想来是因为你舍不得我。 

之前也有人跟我说过,女孩子喜欢一个人的话会变得非常小心眼,会动不动就吃其他女孩子的醋。呵呵,这次,在你的身上我终于领教到了。可是我仍然没有拒绝你,我继续揣着明白装糊涂,享受有你陪伴的乐趣,却始终不顾忌你的感受。我是不是很自私? 


后来有段时间我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心情变得非常糟糕。而在那几天里,你经常跟我生气,严重的时候一天要有一两次。 

那天,你再一次的突然下线,再一次的删好友。 

我没有像以前一样立刻就去安慰你,讨好你,因为我心那时里真的很烦,很乱。 

后来,你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你说:我喜欢你,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要跟你解释清楚了。 

我说:虽然我跟你都是单身,年龄也差不多,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但是我真的不能接受网络上的情缘,因为我始终觉得,网络上的东西太脆弱,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希望你能明白。 

你迟迟没有给我回复,也没有上游戏。 

我明知道你看到我的话会很伤心,但是我没有办法,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表态,任由你继续沉沦,我就彻底害了你,成了彻头彻尾的罪人。 


你最后留给我的信息是这样的: 

你说:既然没有结果,那就这样吧,你好自为之。 


你删掉了跟我的一切联系,QQ好友,yy好友,手机也拉黑了。 

一天,半个月,一个月,两个月……你再也没有上过游戏。

那天我开箱子,发现钥匙不够了。下意识的想去密你,话都打了一半,才明白,能给我做钥匙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现在的我在游戏里算的上是犀利了吧,我的气纯号22、33、55带打2200都是轻轻松松。最好的一次记录是55,42场打到2200。 

你的秀秀号,除了22,带打33、55也是一点问题没有。 

游戏里没了追求,徒弟们也都慢慢的长大了。 

现在我在徒弟们建的一个小帮会,没事就带带他们。团本、竞技场,手把手的教,手把手的带,慢慢地他们也都能独立了。 

徒弟们经常跟我问起你,因为在他们小时候,你经常带他们升级。 

他们叫你师娘,我没有去纠正这个称呼。 

在这个游戏里,我们朝夕相伴,我们互相关照,在他人眼里我和你早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情缘。

连你都是这么认为的吧,只是除了我。 


你秀秀号上有一些仇人,我都加到了我的气纯号上。 

那天在南屏山遇到一个,我杀了他好几次。 

他问:为什么杀我,我好像没有杀过你? 

我说:你是没有杀过我,但是你曾经杀过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 

如今的长安城还和以前一样热闹,无聊的时候,我还是喜欢去城墙上坐着。 

曾经的你和我一起坐在这里,天南海北的聊,我会记得你的轻声细语,记得你的笑。 

看着城中熙攘的人群,我突然发现,我现在虽然有很多朋友,但形影不离如你的却是再也没有了。 


我很怀念跟你在一起的日子,但是我不希望你再回来,因为我给不了你任何承诺。 

希望你在现实中过的开心,能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还记得那次我们一起去刷凌宵峡吗?Boss掉了木鱼挂件。 

我对你说:你的名字诶,恩,我把你挂身上。 

你呵呵的笑,你什么都没有说。 


木鱼我一直带着,就当是……就当是你还陪在我身边吧。 


完。

作者语: 

有几个姑娘跟我讲过她们在游戏里的故事,大多是得不到回应的单恋。 

和游戏里的那个他朝夕相处,而他又对自己很是照顾,给过自己这样那样或大或小的感动,一颗芳心就交付了过去。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份感情大多都是一厢情愿。 

他陪着你,他对你好,但是从来不说喜欢,甚至从来不承认你和他是情缘。 

你有时候明明察觉到他对你是不同的,可他为什么要采取这样暧昧不明的态度,读完这个故事的你是否有了答案呢? 


在这个标榜所谓男女平等的社会,男人们还是因为他们在智商、精力、体力上的优势处在强者地位。 

游戏里也是一样,大家看主城门口的擂台雕像就应该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们对女人,对于相对的弱者,似乎有一种天生的保护欲。他们有时候会自发性的帮助你,给予你精神上的慰藉,或者物质上的赠与。 

但是,你需要知道的是,他们做的这些让你感动,让你芳心暗许的事情可能真的不带任何目的性,而仅仅是出于一种本能,而不是你所认为的喜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