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故事之四】忆流年·一世长安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384封未读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896586050?see_lz=1#24817663464l



故事还没有开始写,请允许我现在这里先做个预告。

我在听完这个故事以后心情十分激动,迫不及待想跟大家分享。

但是我又告诫自己不能太过急躁,我需要静下心来,慢慢地,头脑清楚地去用旁观者的角度讲述这个故事。

这是一个超乎我想象的故事,一个震撼到我心灵的故事。

我多么希望它是假的,但是一场从凌晨12点到第二天9点的讲述,20多页的聊天记录,让我无法怀疑它的真实性。

一个未满18岁的女孩,她的命运因为一场在游戏里的邂逅而改变。

各位客官,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有兴趣,就请耐心的等待我慢慢道来吧。

在我打出那个故事征集广告的第二天,一个网名叫忆流年的姑娘加了我好友。

时间已接近凌晨,她说:今晚要听吗?

我说:可能不行了,因为我在听另外一个姑娘讲她的故事。

她说:我也累了,那中秋节晚上讲给你听。

中秋节晚上八点钟左右,她对我说:中秋快乐,今晚要听吗?

当时的我在整理第三个故事,于是我对她说:晚点可以吗?

她说:好,你随时都可以叫我,我习惯通宵。

整理完第三个故事,时间已快到12点,我头脑有些发涨,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于是我给她留言:抱歉,今晚想休息了,明天再听你的故事好吗?

第二天,我把晚上的时间全都空出来等待她的故事。

在等待她头像亮起的时间里,我发现的她的签名是:

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杂乱,方随逐诸尘,不如万般皆散......

非常引人遐想的一句话,我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句话出自一款叫仙剑四的单机游戏。

那晚她过了凌晨才上线,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便是:我给你讲个故事,你替我写出来吧。

停顿三秒钟,我说好。

她似乎非常肯定她的故事一定会打动我,而我也预感到她的这种自信并不是空穴来风。


忆流年说:这个故事始于长安,终于长安,就叫它一世长安吧。

以下故事来自剑网三玩家的真实讲述。 

故事中的人物ID、帮会名称均系杜撰,如有雷同,纯属是你我心有灵犀......


讲述者游戏ID:保密 

讲述者性别:女

讲述者服务器:保密 

讲述者游戏职业:看完这个故事你就会知道 

讲述者现实身份:上班族 

讲述时间:2012年10月2日0:07至9:00

讲述方式:QQ聊天 

记录及整理:384封未读

2012年7月中的一天夜里凌晨两点左右,剑网三的长安城已经没有白天的热闹和喧哗,四处透着繁华淡去的肃穆和落寞。 


一个二十多级的毒萝在茶馆老板娘那里接到一个潜行阻击的任务。 

她做了好几次,任务却总是失败。 


这时,一个叫阿盘的女纯阳和一个叫包子的军爷出现在毒萝的面前。 

阿盘对包子说:你看,一只好萌的毒萝。我就说毒萝是所有萝莉里面最萌的了,#口水。 

包子说:那你怎么不练个毒萝? 

阿怕说:#汗,帮里毒妹子有点略多啊,不喜欢走大众路线。 


毒萝看到他们在谈论自己,于是就问道:能帮个忙吗? 

阿盘很爽快的回答:恩,有什么问题呢? 

毒萝说:这个潜心阻击的任务我不会做。 


阿盘耐心的给毒萝讲解了任务的做法,提醒她要跟梁笑棠保持不远不近大概20尺的距离。 

在阿盘的指导下,毒萝完成了那个任务。 


毒萝完成一轮茶馆任务后,发现阿盘和包子还没有离开,他们在切磋。 

毒萝准备去别的地方,就对阿盘说:刚才谢谢你,我去做别的任务了。 

阿盘很有侠女风范的说:大家都是江湖儿女,萍水相逢就是缘分,不谢不谢。 

毒萝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阿盘邀请毒萝交易,给了毒萝一组纳元丹和一组玄九丸。 

阿盘说:拿着吧,以后用得上的。 

一旁的包子说:你好有爱心啊。 

阿盘说:谁叫我最喜欢毒萝呢,每次看到都萌的我一地口水。 

包子哈哈大笑:既然你那么喜欢,不如你收她徒弟。 

阿盘说:#汗,还是不要了,我太水了,就不去祸害别人了。 

毒萝说:你收了我吧,没有关系的。 

阿盘说:不行,我跟包子都是刚刚毕业,自己都还没把这游戏玩明白,还是不要乱收徒弟的好。 


毒萝说:我没什么需求的,我就想快点满级,你们有时间能带我刷刷怪就可以了。 

阿盘说:满级之后其实挺无聊的,你做任务升级顺便看看剧情不好吗? 

毒萝说:做任务跑来跑去才无聊呢,我想快点满级,然后成为一个犀利奶。

阿盘查看了一下毒萝的人物信息,发了一个惊恐的表情,说:你的内功心法竟然是补天,你才20多级就切补天,你不会是一直用补天心法升级的吧?

毒萝说:是啊,因为我长大了成为犀利奶嘛,所以就要从小开始练。

阿盘说:救命,你不要太呆萌好不好!

包子说:其实你应该切毒经升级的。

毒萝说:你们收下我吧,好吗?

阿盘说:额,让我再想想。


过了一会儿,包子说:这样吧,你去骆宾王墓看看,那里有一个人,他应该会带你。

告别阿盘和包子,毒萝一路轻功朝骆宾王墓飞去。 

在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腾在半空中的毒萝,发现墓地的旁边真的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藏剑。 


毒萝手一滑,她摔死在了藏剑的面前。 

毒萝头一次注意到自己的死相,原来是睁着眼的。 

那个藏剑一直没有反应,她以为是藏剑不想理她,就一直躺在地上没有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那个藏剑动弹了,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死了? 

毒萝说:摔死的!死在你面前半个小时了。 

藏剑说:不好意思,刚才我睡着了,没看到。 

毒萝原地复活,站在他的面前说:是阿盘和包子叫我来找你的,他们说你会带我。 

藏剑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收了毒萝做徒弟,还拉她进了帮会。 

帮会的名字叫——旧梦。 


毒萝问藏剑:师傅,你在这里做什么任务呢? 

藏剑很久没有回答,只是问她:徒弟,你有什么任务需要帮忙吗? 

毒萝说:带我升级,我今晚就要满级! 

藏剑说:。。。。。。一个晚上满级不可能,新手应该多看看剧情,多熟悉地图,不然以后会迷路。 

毒萝说:不要,讨厌任务升级了,师傅还是带我副本吧。 

藏剑无奈,只得让毒萝坐下,给她推血传功,交易给她一些纳元丹、丸子还有钱。 

然后藏剑带着毒萝去刷灵霄峡,藏剑说:徒弟,你点我跟随,把自动拾取点开。 

毒萝没有听,开始一个不落的摸尸体。别的不捡,只捡钱。 

捡着捡着毒萝就跟不上藏剑了,藏剑只得急匆匆的跑回来找她。 


天快亮的时候,毒萝升到了36级。 

藏剑说:徒弟,刷完这次不要接了,去睡觉。 

毒萝说:可是我还想刷,师傅。 

藏剑说:我也想睡了,明天带你无盐好吗? 

毒萝说:那好吧。 

然后她对着藏剑把补天技能都用了一遍。 

藏剑说:你这么小就修补天,看来我们帮将来要出一个犀利毒奶了。 

毒萝说:恩,以后我只给师傅加血,好吗? 

藏剑打了一行点,然后神行走了。 


毒萝退出游戏,关了电脑,摊在了床上。 

她想睡觉,可怎么都睡不着,因为眼睛一直很疼。 

她一直在想着游戏里的事情,为了以后能更跟师傅更好的相处,她决定让自己变得萌一点。 


那个藏剑名字叫做星宇,他是我们这个故事的男主角。

第二天晚上,毒萝在长安做完茶馆任务,便等着星宇上线。 

九点多的时候,星宇上线了,毒萝密他说:狮虎,你终于上线了! 

星宇说:徒弟,你等我好久了吗? 

毒萝说:对啊对啊,等了很久呢,狮虎我要升级啊升级啊,狮虎我们今晚还刷昨天那个本咩?

星宇说:今天带你刷无盐,昨天不是说了吗。 

毒萝发了十个可怜,然后说:⊙﹏⊙b汗,忘记了。 


星宇神行到无盐,然后把毒萝拉了过去。 

进本前,星宇说:记得吃丸子,不够了告诉我。 

毒萝说:恩恩恩,狮虎真好。 

进本之后,毒萝还是蹦蹦跳跳地跟在星宇后面一路捡钱,每次跟丢了,星宇都会折回来找她。

每刷完一次副本,她就对着星宇把补天的技能都用一遍。 

绚丽的技能特效围绕着他们,毒萝觉得很欢喜。 


星宇说:今晚还要通宵吗? 

毒萝说:对啊,狮虎,我要赶紧满级啊。 

星宇说:你不是新手吗?怎么这么急着满级? 

毒萝发了一个惊恐表情:狮虎,人家看到门派的师姐们个子都好高,身材也都好好,我不要这么矮啊,满级了才能长高。 

星宇说:谁说你满级了会长高的?你的角色是萝莉,满级了也还是萝莉。 

毒萝发了一串大哭的表情:什么?狮虎你说我永远也长不高了咩?我真的会一直这么矮咩? 

星宇说:恩,其实我挺喜欢毒萝的,不太喜欢毒姐,毒萝很可爱,毒姐穿的。。。。。。 


那天晚上星宇把毒萝带到了四十五级,凌晨三点钟的时候,星宇告诉毒萝说他有事不能再带她了,然后神行走了。 

毒萝打开好友列表,发现星宇去了长安,他在那里呆了一个多小时才下。

第二天,毒萝上班的时候,接到同学的电话。 

同学问她最近眼睛还疼不疼,他说他路过一家药店,给她买了瓶眼药水,要给她邮寄过来,问她要地址。 

毒萝说不用了,她的眼睛已经没事了,可同学还是执意要邮寄,说好了也可以用,否则就浪费了。 

毒萝只得把地址给了他。 

星宇把毒萝带到可以去龙门做任务的时候,药水就到了。


后来,毒萝加了星宇的微信,她终于听到了他的声音。 

每次下了游戏,她就给星宇发微信。 

她说:狮虎,我又来骚扰你了,你会不会讨厌我啊? 

星宇说:怎么会。 

她习惯打字,星宇则习惯语音。 

就这样,他们每天一起游戏,一起微信,一个星期之后,毒萝满级了。 


那天晚上,毒萝对星宇说:狮虎,这几天徒弟不能骚扰你了哦,昨天又被主管骂了,我要加班补业绩了。 

星宇说:。。。。。。那你好好工作,不要老熬夜游戏了。 

毒萝说:不要,狮虎你答应过我的,要把我培养成犀利奶的。 

星宇说:可是你工作要紧。 

毒萝说:狮虎啊,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在长安等我,我要把你挂在长安城门上,然后再救活你。 

星宇问:你说什么?! 

毒萝说:你在长安等我啊,我要下了,等我回来把狮虎挂在长安城门上啊,哈哈哈。

那段时间,毒萝的工作很忙,一个星期之后,她才有时间上游戏。 

为了能早点成为一个犀利奶,她开始去找五毒的技能攻略和视频看。可是她真的不擅长玩游戏,那些东西她研究了好久才慢慢掌握。 

然后,她开始和星宇绑定大战,绑定日常。 

她的焦点永远都是他,她一直点、一直奶的都是他。 


有一天,毒萝心血来潮去了万花。在花海,她引到了一群猴子。 

从来没有切过毒经的她,连最基本的千丝都不会用。猴子咬她,她就用补天技能给自己加血。

很偶然的,阿盘和包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一下把猴子给秒了。 

阿盘说:你怎么连只猴子都不会打啊? 

毒萝答非所问:你怎么在这里? 

阿盘说:我和包子来跳三星望月。 

毒萝说:原来你俩是来这殉情啊,我去底下等着看你们的死相惨不惨。 

阿盘说:#讨厌,你还是去看看帮主吧,他这几天生病了。 

毒萝说:怎么了? 

阿盘说:帮主好像一直有心事,自从我进帮就发现他每天都要在长安的骆宾王墓站一小时。所以那天你说要找师傅,才让你去那里找他。我们帮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他带出来的,但是我发现他对你很上心,每天都带你好久。 

毒萝说:其实是我缠着狮虎带我啦。 

阿盘说:#邪恶,不要狡辩了,我跟包子都是他的徒弟,当时可不见他对我俩这么用心呢。 

毒萝说:好吧,待会儿我看到狮虎,我就问他有什么心事,让他告诉我,然后我再告诉你们。

阿盘说:还是不要吧,他不会说的,我之前问过,会里的老人百里大师跟炮哥恋白都说他在等人。 

毒萝发了一连串惊讶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阿盘说:好了,我们去跳崖了,你可不要过来偷看哦。 

毒萝说:我放毒蛇咬死你们,让你们来不及殉情就死掉。 

阿盘亲了毒萝一下说:难道你舍得仇杀我们吗? 

毒萝把毒蛇召了出来,阿盘发了一串惊恐的表情,包子也配合的做了被推倒的动作。 

毒萝打了串哈哈哈,然后神行去了长安。 


毒萝在骆宾王墓找打了星宇,她召出圣蝎,点开女娲,对着星宇刷血,一遍又一遍。 

星宇说:你怎么这个时候来找我了? 

毒萝说:狮虎啊,你看我的蝎子,漂亮吧? 

星宇说:是挺好看的,就是太毒了。 

毒萝停止刷血,说:狮虎不也是蝎子吗?那你毒不毒? 

星宇说:什么? 

毒萝说:狮虎你不是天蝎座的咩?我也是哦。 

星宇很吃惊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天蝎座? 

毒萝说:额,我听阿盘姐姐说的哦,狮虎我也是天蝎座的,我们很配哦。 

星宇说:我没有告诉过阿盘。 

毒萝开始用表情刷屏:#欣喜#欣喜#欣喜……,狮虎我喜欢你哦,我们情缘吧。 

许久,星宇发了一串点点点。 


毒萝接着说:狮虎,你对我太好了,我喜欢上你了,怎么办?狮虎,我是毒萝啊,你不是说你喜欢毒萝吗?你看我是不是很萌?狮虎,我会很努力的把补天练好,将来我做你的专用奶好不好? 

星宇一直沉默,没有任何回应。 

毒萝说:狮虎,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喜欢我咩? 

星宇问:你怎么突然说这个? 

毒萝连发了十个可怜:狮虎,你真的不喜欢我吗?我就是想在游戏里找个真心疼我对我好的人做情缘。 

星宇没有再回答她,而是神行去了藏剑。 


毒萝密他说:狮虎,你喜不喜欢我? 

星宇说:喜欢。不过,我不会做你情缘。 

毒萝问:为什么? 

星宇说:你是你,你永远都不会是她。 


“她是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 

“不能和我说说吗?” 

“没什么好说的,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而已。” 


毒萝也神行去了藏剑,在河边找了星宇。 

她用表情踢他的屁股,她说:狮虎,你不告诉我我今晚上就不睡觉。 

星宇又很无奈的打了一行点点点。 

然后他说:是我对不起的一个人。 

毒萝问:她叫什么? 

星宇说:她叫陌离,我喜欢叫她陌陌。 


故事讲到这里,忆流年问我想不想知道这个陌离是谁。 

我想了想说:不确定,觉得是你又不是你。因为在我看来,你似乎求而不得,而这个藏剑却对她念念不忘。 

忆流年说那你继续听我讲吧。


只能说现在下任何结论都为时过早,因为有时候你看到的或许仅仅是事情的表象。

我埋了一些线索,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

还有什么叫狗血?什么叫不狗血呢?

我要写的只是一段因果,一段缘分。它必然有出乎意料,也必然有顺理成章。

我有个请求,无论大家在接下来的故事中看到了什么,希望大家能够冷静对待,能对故事中主人公多一些包容和理解。

因为你要允许别人的想法跟你存在不同。

然后,我不希望在这个帖子中出现过多的指责甚至谩骂,那不是我讲故事的初衷。

谢谢!


陌离是一个女万花,去年年初她开始玩剑网三,当时的她还是一个高三的学生。 

高三的生活有些枯燥烦闷,剑网三成了她排遣压力的调剂品。 

最开始,她是把剑网三当做单机游戏来玩的,没什么朋友,一直是一个人做日常,一个人看风景,自己还建了一个小帮会。 


你有没有很向往一个城市?那里不是你的故乡,却是你心灵的归宿。 

从小喜欢看古装剧的她对西安旧称长安的那座城有一名莫名的向往。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客从长安来,还归长安去。就连这些书本里的诗词,每每看到都会引起她对那座古城的无限遐思。 


所以,在剑网三游戏里,她非常喜欢在长安城驻足,经常在城门口的石桥上一站就是半天,不为别的,只是为了眼前的萧瑟黄叶还有背后那巍峨的城楼。 


三月中的一天,一个藏剑密了她。 

他说:你的帮会居然叫幻冥别梦? 

那个藏剑就是星宇,那是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

玩过仙剑四的都应该知道,幻冥界天河梦璃相别这个剧情。 

楼主没玩过这个游戏,所以特意去百度了一下。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柳梦璃说的一句说:遇上了你,我才明白……什么叫在意一个人、忧心一个人,还有……喜欢一个人………… 

这句话用在后来的陌离身上真是再也恰当不过。 


后来我知道,星宇之所以跟陌离主动打招呼,是因为她的帮会名字出自仙剑四,她的名字跟梦璃很像,而他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仙剑迷。 

巧的是,陌离也是一位仙剑爱好者。 


两个兴趣相投的年轻人就这么结识了,星宇进了陌离的小帮,然后两个人开始每天一起大战,一起日常,开始在游戏里形影不离,如胶似漆。 


随着对对方了解的加深,两人发现彼此身上真是有太多共同点:都是高三的学生,都是走读生,都只有中午和晚上的时间能玩游戏,都是天蝎座,而且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巧合,而巧合这个东西如果发生的太过频繁,有人就会把它当做是宿命。 


前面提到,陌离很喜欢西安,而星宇恰恰又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安人。 


所以,陌离觉得这一切都应该是命运的安排,她觉得她玩这个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遇到这个男孩。

三月的一天,星宇对陌离说:我喜欢你,然后在长安城给她燃放了一颗海誓山盟。 

陌离理所当然的答应了,因为她也喜欢他,十分的喜欢。 

不要质疑这份年轻稚嫩的感情,其实有时候喜欢很简单,无非是一份心灵的契合,再加上一份瞬间的心动。 


两个人开始恋爱了,就像所有的情侣们一样,分分钟都想跟对方腻在一起,不管做什么。 

这两个年轻人似乎有着永远说不完的话题,游戏里说不够,下了游戏用微信继续说。 

课余时间不够,他们就逃课一起玩游戏。 

即便是这样,他们觉得还是不够,晚上都不肯早点睡觉,而是躲在被窝里聊电话。 


通过网络,他们迫切地甚至有些贪婪地加深着对彼此的了解,他们知道了对方的兴趣爱好、长相、身高,喜欢的颜以及讨厌的装扮甚至连对方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都一清二楚。 

可以说,抛开距离和网络,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完全达到了的现实中情侣的标准。 


而面对这一切,陌离采取的是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她从未怀疑过这段感情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也从未对他们的将来有过任何担忧。因为那个男孩子曾经给过她每一个女孩子都想听到的承诺。 

他说,他们将来考同一所大学,毕业之后他要娶他,然后努力挣钱,买一块地,种上竹子,还要造一个木屋。 

陌离听着他对未来的畅想,心里是无比的高兴,因为这个男孩子的未来里有她。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人,那个人让你觉得他是你灵魂的另一半,从此你不再孤单。 

陌离对星宇的感觉就是这样,所以她用了百分之百的真心去喜欢这个男孩。 

而星宇对陌离呢?那些虚无缥缈的承诺到底是胸有成竹的信念还是头脑发热的冲动?

无数次,他们在同一时间睡去,夜晚闯进对方的梦里,天亮的时候一起醒来(星宇一直用电话叫陌离起床)。虽然他们在相隔千里的两座城,可是陌离觉得他们离的好近,好近,近到让她觉得两人的呼吸都是同步的。 

无数次,陌离在心中默默祈祷:不管长夜多么漫长寒冷,不管岁月多么无情的流逝,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温暖的存在。所以也请你像我珍惜你那样珍惜我好吗?

美好的东西是不是都特别容易破碎,比如水晶,比如美梦,比如这段年轻而又炙热的感情。 

四月的一天,陌离突然想打pvp,于是她做了一个很简单但是又有点让人出乎意料的决定: 

她解散了自己那个名字叫做幻冥别梦的菜地帮。 

而她做出这个举动的原因仅仅是当时的她以为只有解散了自己的帮会才能加入别人的帮会。 


那天星宇上线后,看到她头顶上的帮会名字变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就下了。 

此后的一个多星期,星宇没有再上过游戏,微信不接,电话也不接。 

陌离再也联系不上他。 

陌离变得非常的恐惧,她把星宇当做她的感情依托,当做她的天,可是突然一夜之间天塌了。

她想象不出星宇为什么这样做,那个曾经说过永远都不会离开她的男孩子就这么一句话都不说的突然消失了。 

她不懂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她要弄个明白。

陌离每天都会上游戏,什么都不做,就在长安城门口站着,等星宇出现。 

一星期之后,星宇上线了。 

陌离迫不及待地密了他:为什么? 

星宇的态度很冷淡,过了许久才回她:什么事情? 

陌离说:为什么不理我?我做错了什么? 

星宇说:对不起,我一直错误的以为你就是我要找的人,可我现在才知道你不是。 

陌离急急的问道:什么意思? 

星宇说:我一直以为你是和梦璃一样的女子,遇到你的时候你一身紫绣黑衣,看到你的名字,我以为我可以实现我的梦想。我以为你是她。对不起,我不该错误的把你当成是一个游戏人物,毕竟这也是一个游戏,你也不用想太多,让我好好冷静冷静吧。 


那天,陌离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她坐在电脑前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她那么喜欢那个男孩,而那个男孩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虚拟的游戏人物。 

可是,如果他只当她是柳梦璃,那么那些日日夜夜的陪伴是假的吗?那些嘘寒问暖的话语也是假的吗?那句“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他又是对谁说的? 


是陌离把虚幻当成了现实,还是星宇把现实当成了虚幻? 


陌离第一次谈恋爱,又第一次被抛弃。 

她觉得好无助,她躲在被子里哭。 

她领教了痛彻心扉的滋味。

第二天,陌离去上课,一整天她的眼睛都是红红的。 

因为她一想到星宇就忍不住要哭,泪水打到书本上,整页纸都湿了。 

同桌问她怎么了,她说眼睛进了沙子,一眨眼就疼,一疼就忍不住流泪。 


这个时候,我们的故事要讲到另外一个人。 

这个人是陌离的同班同学,他叫孙然。 

孙然是这样一个男孩子:外表英俊,家境好,学习好,热情开朗。 

而现实中的陌离是怎样一个女孩子呢?她纤细,白皙,安静,不漂亮,但是很特别。 

孙然当时坐在陌离的后桌,他对陌离的学习很关心。 


陌离曾经是一个学习成绩非常好的学生,可是就在她沉迷剑三,沉迷感情之后,她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 

因为她的上课时间,业余时间甚至睡觉时间都用在了星宇身上。 

那时的她已经完全不想去理会这些,她对星宇,对这份网络上的感情,着了魔。 


陌离的变化,孙然看在眼里。 

他主动向陌离询问: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需不需要帮忙? 

每次考完试后,看到陌离卷子上的的红叉,他都会给陌离讲解题目错在哪里,正确的解法应该是怎样,题目涉及到的知识点在课本上的第几章,第几页。 


面对如此热心的孙然,陌离却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她逃课,去网吧,上游戏去看星宇。 

星宇依然不理她,可她仍然不想放弃。 

因为她想不明白,更不甘心。 


之前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是陌离给星宇加血。星宇离开她后,是一个秀秀给她加血。 

每天,陌离都会在长安城门口坐着,什么不做,就在那挂机烧点卡,等星宇密他。 

她一直没有等到,她开始恨他。 


她无心听课,无心复习,她开始用笔在课本上写他的名字,他的ID,他的门派,写完就撕,她压根不想读书了。 

真的好心痛,我只说这个姑娘现在是上班族,但是你们知道她现在小小年纪是靠做什么来养活自己吗?能想象她居住的条件是怎么样吗???!!!

对不起,我有点愤怒。

五月初的一天,陌离和往常一样在长安门口坐着。 

一个炮哥走到她面前,然后密了她:你好。 

当时陌离在床上躺着,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她一下子惊醒过来,她以为是星宇来找她了。她起身跑到电脑前,发现密自己的却是一个不认识的炮哥,就没有理会。 

但是那个炮哥一直在不停的密她: 

“你好,在吗?” 

“有个人找你,就在不远处的骆宾王墓。” 

“他在那里等你,他有话跟你说。” 

陌离很惊讶的说:你说的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啊。 

炮哥说:可是我认识你啊。别难过了,来,我带你去见他。 


陌离跟着炮哥去了骆宾王墓,在那里她见到了星宇。 

看到她,星宇的第一反应是打了一行点点点。 

炮哥说:我去日常,你们聊聊吧,把事情解决掉。 

说完,炮哥就走了。 

这位出现的有些突然的炮哥的名字叫做恋白。 

陌离还注意到这位炮哥的帮会和星宇现在所在的帮会一样,都是——旧梦。 

她以为炮哥是星宇的朋友。 


陌离和星宇两人面对面的站了好久,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星宇准备神行离开,陌离叫住了他:就因为我解散了那个帮会?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你说过要娶我的?你说过一毕业就过来找我的?这些话你都忘了吗?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过了许久,星宇说:。。。。。。我把你当成了柳梦璃。可是你是你,你永远不是她。 

无力的挫败感瞬时蔓延全身,陌离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笑!可悲! 

她全心全意的喜欢着他,可到头来,他却当她是一个游戏里的人物。 

这段感情,她没有输给任何人,却输给了一个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柳梦璃! 

她想唾骂,想发泄,想报复都找不到对象。 

实在是太可笑了,陌离在电脑跟前就那么一直笑,一直笑,笑到泪流满面。

发生这些之后,陌离并没有从游戏离开,因为她还是放不下星宇。 

那个叫恋白的炮哥开始主动接近陌离,做日常都喜欢叫上她一起。 

陌离起初不愿意,就想在长安门口坐着发呆。 

恋白就陪她一起坐着,还她讲一些逗乐的笑话,不管陌离有没有反应。 


从此在游戏里,陌离去哪里,恋白就跟去哪里。 

陌离有什么需要,或是被人堵了,恋白总是第一个赶到她身边,虽然他打架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 

日子久了,陌离跟恋白成了很好的朋友。 

恋白还邀请她去旧梦帮会,可能是想离星宇更近一些,陌离没有拒绝。 

跟恋白在一起的日子其实应该是开心的,可是陌离却时常笑不出来,她的心里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悲哀,任凭再逗趣的话语,任凭再温柔的守候都不能把那种深入骨髓悲哀赶走。 


高考前夕,恋白问她:忘了他没? 

陌离说:没有。 

“那我带你去看他?” 

“你又要把他骗来墓地吗?” 

“不是。” 

“那去哪儿?” 

“我带你去看他。” 

“你说什么?能说清楚点吗?” 

“他在西安,我知道他家在哪儿。” 

“你让我去找他吗?我是不会去的。” 

“你一直都很想去的啊,我怕你一个人偷偷去不安全。” 

“我也不认识你啊,跟你去不是更不安全?” 

“这个你放心了,我绝对是真的想帮你。” 

陌离没有听从恋白的建议,因为那个时候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现实中的星宇。她不敢想象,如果星宇见到她,脸上会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她不确定,她有些害怕。

2011年高考的第一天,陌离的同学孙然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有没有在考场。 

陌离说,在呢。 

她撒了谎,当时的陌离正在家里收拾行李。 

她放弃了高考,她要去西安。 

班主任老师打来电话焦急的询问,她说:老师,我不想考了。 

老师问她为什么,他一直觉得她是个好学生。 

她说,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定考不上,她不想让大家看笑话,她承受不起那种失败。 

老师说,逃避跟失败一样都会让人看不起的啊。 

她说所以她要离开家乡去一个人去西安打工,生活,那里没有人认识她,也不会嘲笑她。 

老师最后非常的无奈对她说:做为你的老师,我很惭愧,在过去的三年里,我只教会了你书本上的知识,却没有教会你该怎么把握自己的人生。 

陌离哭了,她请求老师不要在高考期间把她要去西安的消息告诉孙然。 


对于陌离的选择,最失望难过的还是陌离的父母。 

因为他们实在接受不了自己一向乖巧听话的女儿竟然做出了这样一个莽撞的决定。 

面对失声痛苦的母亲和大声斥责的父亲,陌离觉得自己做任何解释都已经是多余的。 

她跪在他们面前,请求他们的责罚。 

她不奢求父母原谅自己,因为她知道这次确实是自己任性了。她不孝,她让含辛茹苦把她养育成人的父母如此的失望。 


可是,已经挥舞起拳头的父亲最终还是缓缓放下了手臂,他长叹一声,说:孩子,再过几个月你就满18岁了,也是大人了,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今天你坚持要走,爸爸只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 


那一刻,陌离痛哭流涕,眼泪里有愧疚,有悲伤,也有悔恨。

那个夏日的清晨,古城西安迎来了一位年轻的客人。 

她一个人,瘦小的身子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兜里揣着父母给的一点生活费。 

她从西安火车站走出来,看着眼前这座沐浴在朝阳中的巍巍古城,她的眼睛瞬间涌满了泪水。

不是应该笑吗?她问自己。 

终于如愿以偿,终于来到了梦想已久的长安城。 

她带着行李去爬了那道古老的城墙,城墙很长,她走了很久。 

她站在城墙上,看着墙内那些为数不多的古老建筑,对比墙外那些高楼大厦显得有些残败。 

四处是人声鼎沸,四处是车鸣马啸。 

她心中隐隐有些失落,眼前这座已经高度现代的城市,似乎已经找寻不到那种“南陌北堂连北里,五剧三条控三市”的旧时气派。 

她站在安远门上,看着底下的熙攘人群,一瞬间她感觉又回到了剑网三。 

她依稀看到另一个自己旷日持久的坐在那里,坐成了一座雕像。 


那一刻,她对自己说:星宇,我来了,可能不是为你,只是想来看看梦中的长安,完成一个夙愿。不过,从此能和你在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一样的空气,走一样的路,喝一样的水,即使见不到你,心里还是有些高兴的。 


如果人真的可以穿越的话,我会选择穿越到这一天的西安,我会穿过人群,来到城墙,找到这个倔强的有些过分的女孩子,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

高考结束后,孙然给陌离打来了电话,他非常气愤的问她:为什么?为什么说话不算数? 

陌离说:不为什么,就是不想高考了,因为肯定考不上。 

电话里的男孩子气呼呼的跟她说:好,你好……你……我报了西安的学校。 

陌离吃惊的问他:你之前不是说喜欢南方,要考到广州或者海南去吗? 

孙然什么都没有说,丢下一句照顾好你自己把电话挂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陌离过的很清苦但是很平静。 

她给自己找了住处,又在一家服装厂找了份临工来做。 

每天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回宿舍,吃饭,上网玩会儿游戏,然后睡觉。这就是陌离的全部生活。 


六月的一天,陌离在工作的时候,因为操作失误,被机器扎伤了手指,但幸好不是特别严重,她去诊所包扎了一下,就回家了。 

那天晚上她上游戏,只能用一只操作。 

恋白第一时间跟她打招呼,第一时间邀请她组队。 

她就随口说了一句:哎,好痛 

恋白很关切的问:怎么回事? 

陌离就说:被机器扎伤了手指。 

恋白当时就有点急了,他说:怎么搞的,严不严重?有没有看医生?伤口有多深?有没有伤到骨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陌离觉得很感动,她说:没事的,医生看过了,说不严重,养养就好了,放心吧。 


在陌离手受伤的第四天的下午,她收了一个快递包裹。 

这份快递的寄件人竟然是星宇。 

陌离的手抖了一下,她又惊又喜。 

她打开包裹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些药,有口服的还有外敷的。 

药瓶的底部还压着一封信,信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你的手还痛吗?这些药很管用,你用用看吧。 

陌离开心的笑了。

当天晚上,陌离登陆游戏,她去了骆宾王墓。 

她没有直接密星宇,而是选择了在那里等他,因为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她应该可以等的到。 

后来,她就真的等到了他。 

陌离问:你怎么知道我手受伤的? 

星宇说:恋白告诉我的,帮里的人都很关心你。 

陌离说:那你呢?你听到我受伤,什么感觉? 

星宇说:不清楚。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星宇问她:你来西安玩吗?要呆多久? 

陌离不想告诉星宇她是来西安打工的,她说:不知道,可能要很久吧。 

星宇回了一个哦字,又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恋白也来到了骆宾王墓。 

他很煞风景的拉了一群小怪,不停的放炮群怪。 

陌离问他:你怎么跑这里打怪了? 

恋白说:我过来采茶,你们慢聊。 

说完,他就走了。 


陌离转过身,继续看着星宇。 

她问:除了梦璃,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星宇没有回答她,只是打了一行点点点。 

陌离说:你准备和一个梦过一辈子?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柳梦璃! 

星宇说:我相信我能找到。 

陌离又问:那么以前,你一直把我当成是她的替代品?当做替身? 

星宇说:也不是。 

陌离再问:那是什么?我是你的什么人?你心里清楚吗?你知道你心里想要什么吗? 

星宇什么都没有说,他下线了。 

从那天开始,陌离开始在游戏里跟踪星宇。 

她满世界的神行,星宇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 

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是躲在他身后远远地看着他。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想做什么。 

她没有发现他和其他的女孩子在一起,也没有听说他喜欢上了别人。 

她终于接受了一个事实:她真的输给了一个虚拟人物。 


因为有恋白的存在,她还坚持做日常,有时候旧梦公会开团本,恋白都会叫上她一起去。 

陌离没有拒绝,因为星宇也会去。 


陌离玩剑网三有个很特别的习惯,她不用yy,所以她下团本从来听不到指挥,总是别人去哪里她就跟着去哪里,恋白密聊提醒她该怎么做,她就怎么做。 

所以她经常会死,经常挨骂,不过那些骂声她也听不到。 

她自己也承认她不是一个合格的网游玩家,一直在用完单机的心态玩网游。 


遇到星宇之前她玩花间,遇到星宇之后她只玩离经。 


那天旧梦公会再一次开团本,星宇说她奶的不好,让她切了花间。 

她的dps一直垫底,而且还一直死,几乎是从头躺到了尾。 

她躺在地上,看着团里的秀秀为他王母,为他风袖,血线一直很平稳。相比之下,她觉得自己的长针、握针真是废的可以扔掉了。 


那一刻,她突然想变得犀利,成为一个犀利奶,不再让星宇觉得她没用。

如果这都不算爱

我有什么好悲哀

谢谢你的慷慨

是我自己活该

。。。。。。

都怪我没能耐转身走开

难道牺牲才精彩伤痛才实在   

要为你流下泪来才证明是爱

(继续)

可是,星宇连这个机会都不肯给她。 

七夕前夕,星宇收了一个满级的秀秀做他的徒弟,然后在帮会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以后徒弟就是我的专用奶。 

然后,当时已经成为帮主的星宇一脚把陌离踢出了旧梦。 

陌离密他:为什么? 

星宇说:你太水了。 

陌离彻底心死,她删了自己的万花号,离开了剑网三。

你们觉得这个故事停在这里就结束了吗?

现实似乎永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离开游戏后,陌离开始努力工作,日复一日。 

她试图让忙碌驱赶心中的痛苦。 

孙然经常和她联系,几乎每天都会跟她微信,电话。 

陌离大多时候不会回应他,他就一直一个人说个不停,说他今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碰到什么好玩的人好玩的事情,他时常叮嘱陌离要吃好睡好,照顾好自己,还说开学以后他就要来西安了,到时候他们可以一起去登钟楼,去回民街吃小吃,去秦陵看兵马俑。 


孙然的心思,陌离当然懂,可是她的心里已经没有一点位置能留给他。 

她不能忍受他继续对她这么好,一是她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喜欢他,二是她害怕这一切总有一天会失去,就像星宇,曾经也对她很好,可是到最后说收回就收回。 

与其得到后再失去,不如一开始就拒绝。 

那天,陌离对孙然说: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讨厌你对我好。 

孙然问:为什么? 

陌离说:没有为什么,只是求你别再打扰我。 

孙然不再像孩子般欢快,他用一种很低沉的声音对陌离说:恩,我不再打扰你,我愿意用你对我的冷淡换取你的开心。

你可能不会相信,有些女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为,只是为了爱情。

即使那场爱情烈的像一场火,把她一身的筋骨皮肉都烧成了灰烬,她也从不后悔。

一个女孩儿的执念,一个男孩儿的踌躇,再加上另一个男孩儿的守候,这个故事要讲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我们继续吧。

之后的半年里,陌离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过,除了偶尔给自己的爸妈打打电话。 

她对自己说,在游戏里成不了犀利奶,那就在现实中变的强点,努力多挣些钱。 

十一月的时候,她收到了一份来自山东的包裹。 

包裹里是整整1000张图片,上面都是她在游戏里的身影,有她独自一人的,有跟星宇的,还有跟恋白的。 

她一张张翻看着那些精美的图片,记忆也跟着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剑网三。 

那些记忆让她留恋,可是更让她心痛。 

她看着看着,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下来,一滴滴的落在图片上,落在图片中的星宇身上。 


然后,陌离很疑惑这份包裹是谁寄给她的,因为她不管是现实中还是游戏里都没有山东的朋友,而且她也确信她不认得那个名字叫做方齐的寄件人。

为了解开这个疑惑,她给恋白打了一通电话。 

恋白的手机归属地显示的是广州。 

恋白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却始终没有跟她说一句话。 

后来,恋白挂了电话,在QQ里跟她说:现在不方便说话,在这里跟你说吧。 


陌离说:我今天收到一个来自山东的包裹,里边都是我在游戏里的图片,是一个叫方齐的人寄来的,你知道他是谁吗? 

恋白说:哦,知道,他是帮会里的百里大师,30岁,很好的一个大叔。 

陌离说:可是我跟他又不熟,他为什么要给我寄这些东西? 

恋白说:这个,我猜是别人托百里寄给你的。 


陌离一下子就想到了星宇,她觉得他可能是因为愧疚才想送这些东西给她,而他又担心她看到他的名字会拒收,所以才先寄给方齐再让方齐转寄给她。 

这么想通之后,陌离把那1000张图片压在了箱子底,再也没有碰触过。 


那个时候,她虽然还是放不下他,却始终不能原谅。

2012年春节过后,在老家过完年的陌离没有再回到西安。 

西安的风沙太大,她眼睛不好,总是容易流泪。 

我想她应该是想放下星宇吧,所以逼迫自己远离那座城,远离那个跟他有关的地方。 


离开西安的那天,她又去了一趟古城墙。 

她再次登上永宁门,心中弥漫着的是挥之不去的悲哀,她觉得自己这辈子恐怕都不能永世安宁,一世长安了。 


她也很向往西湖,所以她去了杭州。 

这个气候适宜的南方城市,让她的眼睛不再那么容易流泪,心里也慢慢的暖和起来。 


那个暑假,消失许久的孙然再一次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想起了这个男生曾经对她的好,想起自己当初是如何冷淡的对他,这让她有些愧疚。 

于是,她接了那通电话。 

“你现在在哪里呢?还好吗?我在新西兰我爸爸这里,过些日子回去。” 

“哦,我在杭州,还好。” 

“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 

“我在一家超市做收银员。” 

“很辛苦吧,我这里有份工作,很轻松,很适合你,你肯定喜欢。” 

“什么工作啊?” 

“恩,你等我回国,我去看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那天,孙然把陌离约到了西湖,交给她一摞厚厚的画纸,和一整套齐备的绘画工具。 

他说:你画我吧,画一张50块钱。 


陌离喜欢画画,虽然没有特意学过,但是在上学的时候她喜欢随手画一些动漫人物在自己的课本上,草纸上。 

当时坐在她后面的孙然看了觉得挺有意思,就让她在他的课本上也画上一画。 


陌离说:为什么叫我画你?还给我钱。 

孙然说:因为我想知道我到底有多帅嘛。 

陌离取笑他:自恋狂。 

孙然说: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西湖又这么美,你眼前又坐着我这么一个帅哥,不画一画就太可惜了啊,而且还有工资的哦。 

陌离说:画你可以,但是我不能要你的钱。 


当时西湖的游客很多,很多人都以为陌离是个画师,就会停下来看一看。 

陌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孙然真是有点恶趣味,就故意把他画的很抽象:一个圆圈代表他的头,一个椭圆形就代表他的身子,三根长毛就代表他的头发。 

看到陌离的杰作,孙然哈哈大笑,他说: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个样子啊,不行,你要接着画,画到我满意为止。 


陌离画了一张又一张,孙然一直都不满意,就一直让她重画。 

“我的鼻子比这个挺多了好嘛,眼睛也没这么小吧。” 

“这次还可以,不过没有画出我的气质,再来,再来。” 

“你故意的吧,把我画成一头猪?” 

那天,在西湖边充当画师的陌离笑的很开心。

7月中的一天,陌离又收到了山东方齐寄来的包裹。 

包裹里有一个同心锁项链,上面刻着星宇和陌离的名字。 

还有一个mp3,里面是星宇的一段录音。 

星宇对她说:陌离,你回来吧,想了这么久,我终于明白自己真正喜欢的不是柳梦璃,她只是我心里的一个梦,我喜欢的人,是你。你离开的时候对我说,如果你回来,希望我在长安等你。陌离,我一直在长安等你,每天都在等,回来吧,我希望你能永远守在我身边。 


陌离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这所有的一切,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悲喜交加! 

喜的是,他要她回去,她自己也想回去;悲的是,当初的万花号早已删除,可是他一句简单的回去就能回去的了。 


重新下载了游戏,陌离没有继续选择万花,而是选了毒萝。 

而且,她准备满级以后再去找星宇,她要成为一个犀利奶,陪在星宇身边,为他一个人只手补天。 

然而,世事总是难料。

故事听到这里,刚开始的一幕幕似乎都找到了答案。 

忆流年说:没错,我就是陌离,也是那个毒萝。 


她说,当时的她想满级后再去找星宇,亲口对他说她回来了,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在二十多级的时候就遇到了他。 

她在骆宾王墓看到星宇的那一刻,她瞬间就哭了出来,所以才会失手摔死在他的面前。 

她迟迟不肯复活,是因为她一直在哭。 

星宇带她去刷本,她故意远远地落在他身后捡东西,也是因为害怕看到他,因为她只要看他一眼,就忍不住流泪。 

那天晚上下了游戏,她躺在床上睡不着,是因为她的眼睛哭到肿痛,连闭都闭不上。 


一年了,她又回到他的身边,虽然他还不知道她是谁,可是他还是那么的让她心碎,那么的委屈。 


我问她:后来怎么样了呢? 

她说:如果当初我没坚持等满级以后再告诉他实情,如果当初我没有在二十多级的时候就遇到他,如果当初我没有故意装傻卖萌装成另一个人陪在他身边,结局会不会一样?可是……这世上又哪里来的如果。

那天在藏剑的河边,当做为毒萝的陌离再一次看到星宇说出那句“你是你,你永远都不会是她”的时候,她再一次哭了出来,她最恨这句话! 

她决定跟星宇坦白。 

星宇说:她叫陌离,我喜欢叫她陌陌。 

她说:我就是陌离,我就是陌陌。我回来了。 


星宇沉默了许久才回了一句:这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她,我不相信。 

陌离说:为什么不可能,为什么不相信,就是我啊!一年前我离开的时候,我跟你说,如果我回来,希望看到你在长安等我,这句话是我说的对不对?现在我真的回来了。 

星宇说:不对,不对,你怎么会是陌陌,你们俩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陌陌没你这么话多,没你活泼,陌陌从来不卖萌,陌陌说话从来不带表情,陌陌只喜欢玩万花,你怎么可能是陌陌?这绝对不可能。 

陌离急了,她说: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我就是陌陌?对了,我们语音、视频,还是电话? 


星宇没有跟她语音,也没有跟他视频,他下了,从此再也没在游戏里出现过,他A了。

那一刻,陌离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愚蠢的女孩子。她在同一个人身上,连续失败两次。

一年前,她输给了虚拟的游戏人物柳梦璃,一年后,她输给了自己。 

一年前,她坐在长安门前,独自流泪,一年后,她又坐在长安门前,狂哭不止。 


她想不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能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长安城门前人来人往,来去匆匆,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毒萝,更不会有人能看到这个毒萝背后的陌离此时此刻是怎样一副悲恸神情。 


一棵树悄悄的长出枝桠,又悄悄的枯萎。一个故事突然开始,又突然结束。 


没有人会看到,没有人会记得,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悲伤都渐渐地被掩埋在流逝的时光里。

那天,她一无所有,她坐在长安城门前哭泣。 

一个叫恋白的炮哥走到她的面前,他密她说:你好。 

她说:我是陌离,你信不信? 

恋白说:我信。 

陌离的眼泪更加肆无忌惮,恋白都可以相信的事情,星宇却不肯相信。 


恋白说:陌陌,你猜我是谁。 

陌离说:你是恋白。 

恋白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陌离说:不知道。 

恋白说:是因为你的名字里有个白字。 


陌离问:你是谁? 

恋白说:我是孙然。 


陌离说:我不相信,你怎么可能是孙然,你的手机是广州的。 

恋白说:我有两个手机,手机归属是可以造假的,而且你没有发现我接你电话从来不说话吗?这个QQ号也是我特意申请的小号。 

陌离问: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玩剑网三,还在游戏里找到了我?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玩这个游戏。 

恋白说:还记得你当初撕碎的那些课本吗?我捡起来,粘在一起,知道了你们的区服,还有ID。 


陌离说:不,这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 

恋白说:那你接视频,我让你亲眼看到。 


陌离接受了恋白的视频邀请,她在视频里看到了孙然的脸。 


孙然说:现在你该相信了吧。陌陌,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可是你总是在躲我。你在西安的时候,我去你住的地方看过你,就是远远的看,怕被你看到,又躲到别的地方去。陌陌,我想对你说的是,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陪着你。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陌离关了视频,关了电脑,她感觉有些害怕。 

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她觉得她做了一个梦,一个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梦。

陌离没有离开剑网三,她还在游戏里等星宇,她在等星宇给她一个解释,或者一个宣判。 

爱还是不爱,她在等待最后的结局。 


星宇曾送给她的毒萝号一把罗伞·烟雨晴,淡淡的天青色,她很喜欢。 


每天晚上,陌离就撑着那把烟雨伞,站在长安城门前,静静的等待。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那天,一个大师骑马来到她的面前,邀请她同骑,她没有拒绝。 

大师带着她在长安城奔跑,什么都没有说。 


大师把她带到骆宾王墓前,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陌离说:知道,你是方齐。 

大师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就看着你们仨一路折腾,有时候很想说几句,可是那些话到了嘴边,却又觉得说不出口。因为有些事,尤其是涉及到感情,若非亲身经历,谁都没有资格去评判。我不能说星宇做的不对,也不能说你做的不对,我只能说,你们三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做的是最好的。 

陌离说:我知道,是孙然,他对我很好,可是我没有办法回应他。 

大师说:你还记得那三个包裹吗?第一个,其实不是星宇直接寄给你的,是孙然先寄给我,我再转寄给星宇,星宇再寄给你的。第二个,也是孙然寄给我,我再转寄给你的。他为什么这么做,一是因为他怕你发现游戏里的恋白就是他,二是因为,他想解决你跟星宇之间的矛盾。他在你面前,冒充星宇的朋友,他在星宇面前,冒充你的朋友。这个孩子对你的心思是如此的细腻,连我这个30多岁的男人都觉得感动。 

陌离说:大师,求你不要说了,我觉得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 

大师说:今天我只想告诉你两句话,一句是,学会取舍,一句是,珍惜眼前人。你好好想想,不要等你失去了才后悔。 


她该取什么?又该舍什么? 

眼前人不是她想要的,又怎么能取。心中人怎么都忘不掉,又怎么能舍? 

如果过去的所有都是应该被纠正的错误,那么这一年多的痛苦和不甘她该如何平复? 

如果将来又是另一场虚空大梦,福祸难辨,她又有何种勇气重新开始? 

大师离开了,陌离一个人站在骆宾王墓前,陷入了深深的迷茫。 


完。

作者语:

听完这个故事后,我问陌离:你有没有后悔放弃高考? 

她说:要说一点都不后悔,肯定是假的。那天,我高中同学带我去她的学校玩。我第一次看到大学的样子,比我的高中大多了,那里的人每个都看上去好快乐,好自信。那是我曾经向往过的地方。 

她还说,如果不是那天在剑网三的长安城遇到他,那么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对此,我只能说,红尘中的你我都有上天安排好的缘分,一经遇合,便注定纠缠不清。


星宇:其实不应该指责你什么,因为你还太年轻。你还不懂,诺言不能轻许,你还不懂,何为责任。如果你看到这个故事,我希望你能给陌离一个正面回复,爱还是不爱。如果不爱,就让陌离断了对你的念想。如果爱,那么请你想清楚,你爱的是陌离这个活生生的人,还是网络中的她?亦或是,你谁都不爱,你只是活在自己臆想出来的武侠世界中,爱着自己的幻想。


孙然:谢谢你,如果说这过去的一年多的时间,是陌离生命中的寒冬,那你就是这寒冬中的一颗暖阳,你温暖了他,也温暖了我这个听故事的人。我希望你成为陌离的归宿,但是如果天不能随人愿,那么也请你继续关心照顾她,继续陪伴他,让她觉得不那么孤单。


陌离:你是一个好女孩,倔强到让人心疼。过去的都已经成为过去,我不会叫你放下什么,也不会让你去追求什么,我只想让你好好睡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另外,如果你还愿意的话,我希望你回家复读,重新参加高考。人生不是只有上大学这一条路,但是读大学会让你将来的路走的更平坦一些,走的更远一些,会让你的视野更开阔一些。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