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被坑,我都特别想念以前那群神一样的队友

发布时间:2017-03-21 阅读:

by @校园网又扑街了 

·····················································································

我曾经很水,水到上个赛季叽叽场55队友气纯甲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就给你两个目标:第一,我不管你什么时候躺什么时候交免控,我让你打谁你打谁。第二,我不管对面有没有带治疗,你是唐门,你至少给我打10W的伤害。”


气纯甲是个真高玩。指挥简洁,走位风骚,意识淫(GWW)荡,手法犀利。22可以1V2,野外可以1挑N。虽然这话说起来夸张,不过那个时候真心觉得,如果给他一个手法犀利的奶,他可以干翻对面一个团。

关于这样的高玩为什么会和我这种菜鸟绑定JJC,这是一个蛋疼的故事。

我刚有了230混搭255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和我水平半斤八两的剑纯A。

所谓半斤八两,就是我隐身交了他也差不多该躺了的意思。每一次我们扑街之后,都会开启嘲讽模式互拉仇恨。

“连气纯的无敌都爆不了,要你何用?脑残。”

“连残血的奶妈都秒不了,要你又有何用?垃圾。”

“呵呵,再输就散了吧。”

五分钟后。

“再排一场,刚没发挥好。”

……

这种蛋疼的22持续了快要1个多月,当时真是年少无知,到了1500就觉得自己叼炸,觉得我们的操作一定是在各种凌辱和困境之中有所提高,1500都到了,2200还会远吗。

突然有一天,剑纯说他要有一段时间告别剑三,以后不能和我打JJC了。

我忧郁地在YY问他,“你是要上六年级了么?”

他非常委婉地问候了我全家。

其实是这个逗比撸多了,把左手撸骨折了- -

总之他现在左手打着石膏,一个月之内对着剑三只能就看看不动手。为了弥补我空虚的JJC,他喊来了他的小伙伴,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高玩气纯甲。


我琢磨着他俩应该是同学室友,因为有的时候高玩开着麦,我就能听到剑纯A跟煞笔一样的声音在后面嘿嘿嘿地笑。

后话暂且不表,当年高玩甲在我眼里就是个PVE气纯甲。3W都没到的血。

“请赐教。”我很叼地跟他插了次旗,可惜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我就顶着200滴血滚到角落去喝茶了。

这个高玩甲,在我的剑三成长史里有不可磨灭的影响,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让我堂堂一个射程25尺的鲸鱼看见气纯逃得比狗还快。

如影随形的生太极,恰到好处的镇山河,神出鬼没的九转五方,狂风暴雨般的两仪四象,北斗无缝三才五方……当你想打他的时候,他总是游离在你的射程以外;当你向他靠近的时候,又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他的攻击范围。说他猥琐吧,他定着你正大光明地拍两仪;说他不猥琐吧,骗打断骗解控骗爆发样样来。当你开着解控和爆发的时候你打不到他,当你解控减伤一消失,你就知道什么叫痛,真痛,真他妈痛。

就在我拉高玩甲进队的那个晚上,我上了1600。

站在无敌里对着被定住的红名读条,感觉真爽。


上了1600,但是没满10场,没名剑币换武器,我就腆着脸M气纯甲,哥们,还打么?

气纯甲:不想打- -

我:为啥?

气纯甲:你技术不行- -

我:……别这么直接,换个理由?

气纯甲:我比较喜欢PVE。

气纯甲是真喜欢PVE,说真的,80年代,洛阳木桩区,这哥们一打一小时,纯手动,这是要撸多少次才能培养出的强悍臂力……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只加了高玩好友。有一次他在好友里喊DH,我就去了,想着我们好歹也有点交情。没想到打完牡丹他嫌我DPS低把我很客气地请出了团。当时YY20多个人……不说了。

什么屌丝仰望土豪的都弱爆了,水货仰望高玩才叫辛酸。


高玩大腿不给抱,我就又去找人。那个时候真心不懂,不知道可以再建个33挣扎队混名剑币,满世界喊人打22。

我呢,手特别黑,要什么装备摸不出什么,但是我运气其实挺好的。很多时候我都在想,要是当年我喊人的时候叫来了一群比我还坑的,那我说不定到现在都在1600挣扎。

我喊着喊着,就有人M我,要带吗?

我第一反应:要钱吗?

对方:你有吗?

我犹豫了一下:没很多。

对方:先带再说。

这个就是未来的神奶,万花乙。不过在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个刚一身270的离经花。战斗力,不详。

我很好奇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他想带我。

他说,他自己270了之后,想带人上1600赚点钱,但是不清楚自己行不行,想先带几个小号试试手。

麻痹,还以为自己ID天生丽质,看来果然是想多了。

没上YY之前觉得这万花真不错,肯带小号而且感觉做事挺慎重的。


上了YY……马勒戈壁这个万花他是个话唠,真心烦。要不是看在他是治疗得喊,真心想把他麦给闭了。一个男的,操着广东口音,叨叨叨叨叨,都他妈在倒计时了,还在跟我说什么“你知道单挑最犀利的职业是悬壶心法的花间花吗”“我那天打本的时候秒驱痛血指”……

第一场,扑街。

第二场,扑街。

我本来是不懂扑街的意思的,自从认识了这个万花之后,全队有了广东话这个新技能。

扑街三场之后他后知后觉,惊呼,你痴线啊你原来的队伍不是已经1600了吗。

我说,我要名剑币,你给我保两场。

他坚持要我解散再建队重新打。我原本不乐意的,奈何禁不住这哥们不停反复地叨逼叨。万花乙有个特点就是特讲义气,说好带你1600,哪怕1599了他有事,他都不走。

重新建队,开搞。

三个感受。

第一,真他妈烦。

“我给你村泥了啊~你为婶么还要开减伤~”


“雷震子天~策~啊不对~奶奶奶对面那个奶雷他,雷他!漂亮!”

“你看对面的装备啊这肯定是带老板,全是代打,真是有钱就有一切。”我就不明白了,你丫自己就是个带老板的,还是免费带的,到底有什么资格骂别的代打队- -

第二,刺激。

什么叫做人生的大起大落?就是看着你的血条从15%变成59%。就那天打的那么多场,一半以上我的平均血线就在70%左右,一会上一会下如同过山车一样,好几次我双手离开键盘了,他又突然把我一口奶上。可怜我年少的心脏上上下下一直在狂跳,每打一场都觉得自己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最蛋疼的是万花乙还特别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他觉得,越是到这种时刻,才越能体现出他的高端操作。反正他不怕我死,因为——

第三,真他妈耗。

他最擅长的就是遛人。80年代多少DPS被奶花磨死的,我就不说了。总之和他打JJC,如果你死得早,可以间歇性看完一部泰坦尼克。而且他不会觉得你在坑他,因为他就喜欢遛DPS。你死得越早,他越觉得他可以发挥了。

我们一直觉得万花乙脑回路不太正常,大概是放弃治疗的比较早。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和高玩气纯甲打JJC,就像是撸管,撸撸撸射,爽- -!

和万花乙打JJC,就像是便秘,嗯嗯啊啊了半天,你还蹲着,就算是好不容易解放完了,胃里还是不舒服。

……我去,我怎么觉得我要被删帖了。

但是万花乙的生存能力,狂霸酷拽叼。到了后来,除了气纯甲能虐他,其他我们熟的几个他都不屑一顾。

在他的带领下,我便秘般地又上了1600。

打完了他说,没想到带老板这么累啊。

我冷笑,你丫少讲两句话能省一半的力气。

他后来确实试过代打,不过他人太好了,心软,别人,尤其是声音好听的妹纸,稍微说两句好话就大包大揽地说要包人1600。

本来天策丙觉得他被人利用,后来天策丙发现,万花乙收徒弟是这么收的:

犀利花哥收徒啦,各种关爱,毕业包JJC1600!

这傻逼活该只能在乐山大佛窟和天山碎冰谷孤独地撸一辈子。


恩对,天策丙是我第三个队友。

当时在洛阳排战场,等的无聊了,我就从仓库里捣腾了一组箱子开秘籍。结果一开开出了一本天策紫色秘籍,游龙骑法绕足效果之类的,再开,又是天策的。

我的背包都是20格的,眼看空位不多,我就一个顺手,交易给了在旁边看装备的军爷。

我点了交易之后觉得不太妥当,没想到这哥们极其淡定地接受了交易。过了两分钟,他又点我交易,极其自然地把一本秘籍还给我说这本他读过了。

然后就是谢谢你啊不客气啊巧你也在打战场哦真巧我也在排战场我们都是浩气的一起排怎么样- -

好友列表里天策和尚明教不多,多认识个天策T没什么坏处。我就顺手加了好友,以后一起玩。……我是多么的单纯- -

我在主城都是屏蔽玩家的,等发现这个天策有白发有外观有高富帅外表的时候,这个天策已经坚定地认为我是要勾搭他的妹子之一。

知道我是汉子前:

“军爷,大战来T4=1”
“来了,我接下任务。”
“已经在老一面前了”
“等我,乖~”


知道我是汉子后:

“军爷,大战来T4=1”
“不想打- -”
“为啥啊”
“懒- -”

话说高富帅军爷就是幸福啊,马草有人送,茶馆五件套也有人送。有一回我上他的号收石头去收信,竟然看到有人做附魔和桌子给他。我好羡慕嫉妒恨- -


说回天策丙,他的手法虽然没有气纯甲那么风骚,但是他的意识绝对淫(GWW)荡。起码气纯甲曾经点评过,恩这个天策犀利。

JJC里,有时候气纯甲不喊,天策丙也会喊,JJC里无数次用定军救了万花乙一命,搞得万花乙刚换到295武器的那段时间整天想和天策丙搞基。气纯甲几乎不指挥他,全部让他自由发挥。

天策丙的预判意识也很好。刚开始我和他切磋的时候,10次隐身追命里起码5次会打在御上,剩下5次就是他疾出了我的攻击范围。倒不是说我脑残,而是每次他都在我追命刚好快读完的那个瞬间突然开御……有时候我一个方向没转成背对,又作死了。

可能是老玩家的缘故,天策丙对技能的了解比气纯甲要深入。常规的套路,打法,每个职业几个控几个免控,他都知道,甚至读了秘籍会有什么效果他也清楚,也很耐心,愿意普及给菜鸟们听。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很多常识都是他教的。包括怎么后跳躲断魂刺,迷魂钉骗风免控然后拉开距离跑……

关于他风骚的手法……因为切磋的时候过分猥琐所以在JJC有时候因为场地限制所以发挥不出来,不过很多时候他专职踩奶或者一些脆皮DPS。

后来我们在建55队之后他找过一个小伙伴去指点,他那个小伙伴,全服前三的天策吧--据说,只是据说。但是之后我个人觉得他伤害高了不少,一旦被踩到就很疼- -


其实这个时候本来该说起第四个队友的,但是我还是按照时间线来说。看着很伤感是肯定的,因为这些人,除了我,都因为不同的理由走了。我一直觉得,我是这群人里最重感情的一个,每次有人A我都很难受- -

-------------


到了1600之后,我换了270武器,装备弄得看上去很厉害。

天策丙是个重色轻友的人,除了做日常打JJC就是和他情缘一起看风景么么哒。不过后来我发现了,只要他和他情缘挂在YY的时候我去问他问题,他都有故意卖弄的成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所以我时不时就去做电灯泡,心安理得。

恩,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等我略有长进的时候,我就抱着忐忑的心情我就去长安门口继续求虐。


和大多数新手一样,我怕被高玩点,又怕没人点我插旗。就在我忐忑地站在茶馆旁边焦点着一个白斩鸡的时候,一面旗竖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看对话框黄字。

鲸鱼B对我发出了切磋请求。

接受。

我哭着躲进了角落里,同门切磋真是天下最恶心的事。距离一样,技能一样,一个先手几乎就决定了谁的半管血先没有。

这个鲸鱼B就是我未来的亲传师父。是他告诉我鲸鱼这么辅助的一个职业,与其打22不如试试33,55也行。

“只要你不死,死的就是别人。明白么?”

当时我觉得师父真厉害,每句话都如此有深意。后来有天和气纯甲说起这句话,他愣了愣,说,这不是句废话么。

我仔细想了想,麻痹,我不死当然是别人死,这真是句废话。

总之鲸鱼B那个时候缺威望上限,就收了我做亲传徒弟。这是个简单粗暴猥琐但是三观又特别正直的恶人唐门。说他猥琐是因为只要和他插旗,DOT减速减疗,各种DEBUFF全程保持,好几次我隐身了活生生被22秒的化血镖给跳死。切磋为了赢,隐身等CD一隐可以隐60秒- -


说他三观正,是因为他很少去偷人头,也不打小号。

一般的PVPer:红名都是怪。

鲸鱼B:你不打我,我就当你是黄名怪。

有一次在寂寞厅门口喊日常,有个2W血的五毒。我四下看看发现没别的恶人了,猥琐地读起了追命,只可惜还没读完条就被师父一个迷神钉控得连妈都不认识。

我躺在地上:麻痹,你是不是自己人。

鲸鱼B:自己人怎么了?就会偷小号人头,就算人头10W,单挑也还是菜。

我摸了摸被射烂的膝盖,默默地原地复活起来打坐。

鲸鱼B有自己的固定33冲分队,所以他从来没和我打过JJC。

但是我的配装,五彩石,秘籍,输出手法几乎都是跟他学的。同门了解同门。他会告诉我怎么算多少化劲多少会心多少破防,会在长安门口一遍又一遍地点我切磋,教我设插件看面向绕背拉距离,会在我宿舍停电的时候上我的号替我打完剩下的JJC。

我曾经腆着脸问他,师父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要搞基。

他说,放你妈狗屁。


恩- -简单粗暴。

他A的很早,我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他A了。只是有一天他交易我了一个五级石头和3000G,之后我就很少看见他上线了。那天他其实在好友频道里发过一句再见。只可惜当时我以为他是在和朋友说。

别看我这发帖发的长篇大论的,其实我不怎么会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他是一个玩家,一个真正把游戏当成游戏在玩的人,也是第一个让我接触到鲸鱼PVP灵魂的人。如果说玩了这么久的剑网三,我最怀念谁。我一定说是鲸鱼B。


以上是集齐龙珠的过程,接下来我要开始召唤神龙了。

好吧,是我开始建队了。

首先,要队友。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高玩气纯甲。他PVP不是很上心,基本也就战阶套加JJC套的混搭,我要找一起冲分的犀利些的,气纯甲必须首要人选。虽然他把我从他的DH团里T出去了,但是就像我们总想和土豪做朋友一样,我还是英勇地M了过去:在?

气纯甲:?

我:要不要一起冲分JJC?

然后他沉默了。他不说话,就给人种老子很叼的感觉,仿佛茫茫多的剑三玩家里,比他水的都是用脚在打游戏。于是我又复制了几遍刷他的屏:要不要一起冲分JJC?

气纯甲:哦再说吧- -

气纯甲的这句“再说吧- -”是出了名的,这句“再说吧”背后的意思就是滚吧老子现在不想叼你。

我:我最近手法提升挺快的。


气纯甲:来试试- -

所以说我运气就是好,那天校园网特别给力,我发挥也没失常。起码最后没有方才喝茶的喊话。

气纯甲和我切了几把,说,你建队吧,有空打- -

我:有空是什么意思?求高玩不放鸽子。

气纯甲:你找到队友就打- -

我:好的!


2DPS一治疗,33常规配置。

我翻了翻好友列表,去找万花乙。万花乙表示自己上周组的冲分队,已经1800了不想退。

我:我们的气纯特别犀利。

万花乙:有多犀利?

我:你和他插旗,一分钟内你必死。

万花乙平时还算平和,但就容不得别人说他水说他秒躺。五星操作的优越感,就是这么自信。

万花乙:不信。

我:不服来砍。

万花乙:报ID。

这边我激起了万花乙的斗志,那边还要去找气纯甲。这个不难,我一说我找到了治疗,气纯甲立马表示要试试水准。

片刻之后。

万花乙:我去!他骗我星楼!

我:服不服?


万花乙:你知道纯阳打万花是有优势的么?他是个远程,控场又多,我一共就星楼一个解控,我还控不住……

我:服不服?

万花乙:服。

万花乙进队。


恩接上回,我集齐了两个小伙伴,踏上了征程。

不好意思我更正下,是一个小伙伴一个高玩。

说打JJC很欢乐的,是因为我写得欢乐。气纯甲的指挥有多可怕,以后你们就慢慢知道了。基本只要是他的队友,谁犯错,都会被嘲讽得妈都不认识。他不喜欢叫ID,尤其是JJC这种职业几乎不重复的地方,不管什么时候,他都叫我:唐门。

刚开始我转目标很慢,气纯甲的要求又丧心病狂地高。

气纯甲:唐门控奶秀,白云,雷震子。

我:奶秀?我在输出毒经呢,麻痹,哪呢?一个手慢,对面奶秀绕到柱子后面给自己上了个王母。

气纯甲:你脑残?

我:……

按照他的理论,藏剑起风车被砸晕转掉层血皮的,傻逼;爆发打在对面减伤上的,傻逼;DOT和减疗不能全程保持的,傻逼。我当初为了化血镖穿心弩卸元箭这三个技能全程保持,被喷得体无完肤。

他也不骂人,但是我就知道他看不起我- -这种感觉特难受,很多次我都在想,要不这队散了吧,打不下去了,玩个游戏这么伤自尊,真他妈干。

万花乙也差不多,虽然他是奶,只要奶得上基本就算合格。但是他挨的骂没比我少多少。一个没驱散好,就算赢了还是会被骂。


气纯甲还特烦他开麦。好吧,我们都烦万花乙叨叨叨。没人理他还能叨叨叨。但是只有气纯甲会直接告诉他,你别烦了。有事再说话。

刚开始JJC,一看见毒经和花间,万花乙就要密聊我嘤嘤嘤。因为他又要驱散了。没驱散好又要被气纯甲喷了。

我们还特别怕气纯甲的无敌。刚打的那个时候,他把无敌给谁,他就喷谁。当然他也有犯过错,就那么几次吧,有一次对面剑纯特风骚,一个后跳骗了他的九转归一,我和万花乙都跟见了鬼一样。

老大!你九转没推出去!

气纯甲:对不起,我傻逼了。

于是虽然我们输了,我和万花乙特别高兴。

气纯甲:你俩有病吧?

我,万花乙:有必要和对面剑纯认识一下!


上回说到我们被气纯甲这个虐待狂调教得不要不要的。

我们打的其实每周不算太多。气纯甲每周六晚上是雷打不动固定开荻花的,万花乙又是个上班了的,不放假就只有晚上能上,周末又整天跟他徒弟们一边JJC一边在YY装逼。

有一次我和气纯甲空袭他YY,就听见他在那里装B:犯错没关系的啦~我JJC队友经常犯错,都系我救回来的啦~

气纯甲经常默许万花乙装比,所以系统提示他离开了频道。

当然后来万花乙确实成了一朵神(经病)花。对此,引用一句气纯甲的原话:这是个对脑残很宽容的游戏。

这些都是后话。

说起那个频道- -我又要跑题了。

以前我们在万花乙那个YY打竞技场,他给我们马甲,我们都默默卸了。一打JJC就全部YY隐身,就怕别人看到我们在他那个“寂寞的话我陪你聊聊天哦~”的频道。

知道的明白我们在撸JJC,不知道的- -就像我帮里那几个,以为我在YY做有声特殊服务。气纯甲是团长,认识的人多,估计也挺尴尬。两周之后我们就去气纯甲的YY了。


上了2100之后就一直反复跪。只要输了,我就心虚,觉得气纯甲要分分钟退队重归他那个纯PVE世界。

但是气纯甲没有。装分不高,他给我和万花乙一人2万金,让我们精炼,精力不够就去买石头。五彩石买不起,跟他说一声,第二天信箱里就躺了一个。

我:豪,赏个六级五彩石呗?

气纯甲:你技术值这石头?

我:……

我和万花乙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负罪感,总觉得被丫包养了。然后万花乙开始买金,我开始打副本。

气纯甲:你可以跟我的团。

我:你求我啊。

气纯甲:你怎么就这么记仇?

我:我是个有尊严的男人。

气纯甲:呵呵。

万花乙:组我一个啦,大家好兄弟的嘛。


气纯甲:你有装备?

万花乙:有,我PVE好犀利你鸡道吗,万花副本地位那么低,我治疗量第一,秒驱散,奶主T几乎不掉血,这个就系意系!

气纯甲就带着万花乙去了。

言转正题,打个JJC,技术上升是我们最乐意看到的。还有个额外收获是气纯甲对PVP的兴趣日益浓厚了起来。本来人玩游戏就图个新鲜刺激,更何况气纯甲玩游戏要的就是征服感。

我常常在想,要是他坚持到开90,主城雕像没有他,我删号。

-------------------

好了再有一点小插曲第四位小伙伴要出来了- -


-------上回说到我们在2100的时候有了瓶颈期。

我在扬州门口偶遇了在陪情缘的天策丙,聊了两句。他一看,麻痹,这小子行啊,才多久没见装备搞这么好了。顺手点我切磋。

可能因为我以前太水了,他不屑于开山虎,最后被我轻松给撂趴下了。



天策丙:我震惊了- -!

我:我也震惊了,我现在怎么这么叼。

天策丙:刚大意了。

我:呵呵。

天策丙:求带JJC!

我:未曾上过2200。

天策丙:不如一起?

我:有队- -

天策丙:你55没队啊,Go Go Go!

他就这么Go进来了。


天策丙是个PVP很不错的人,剑三也玩得久了。气纯甲和他插旗,前期输过,后来气纯自己琢磨了半天手法,就几乎没输过了。

于是天策丙很不爽地在队聊里念叨:“同装分下,差不多水平,气纯完克天策,没的破。这和操作没什么大关系,真的。”

万花乙顿时找到了难兄难弟:“系啊!气纯PVP系亲儿子,打万花打天策都像系在打狗啦!”

天策丙:你麻痹才是狗。

万花乙:……哥们,对不起。

一个是苦逼的DPS,一个是苦逼的治疗,这两个人还是惺惺相惜地搞基搞在了一起。

当然这些也是后话- -


气纯甲觉得既然33到了瓶颈,干脆这周开始打55。建完队开始寻找最后一个小伙伴。

天策丙:为什么还要找人啊?带我媳妇儿呗!她能打冰心!

气纯甲说:我要试手法的。

天策丙:你看不起我媳妇儿?

气纯甲:不是这意思- -

天策丙:那你几个意思?

气纯甲:反正打不好就踢,你别怪我。

所以我们有了冰心。

1气纯1鲸鱼1天策1冰心1离经,这个配置,还算可以吧- -


五个小伙伴建队了,开始撸JJC。

冰心这姑娘,刚看见的时候也是270一套齐了的。技术还不错,目测练过- -声音也好听,讲话和我们嘻嘻哈哈的,不卖萌也不卖女神。

撸到1600没什么大压力,真的。

撸到1700的时候,气纯甲突然让我别排了。

(因为我们学校惊为天人的网速,他们都特别怕我卡读条,所以到最后都是我去排队。)

我:咋了?我刚进入状态- -

气纯甲:冰心你刚才在打谁?

冰心:打血少的啊,刚才那个治疗就剩个血皮了,我一个控他奶都没法奶。

气纯甲:我让你打的谁?

冰心:那个治疗就剩个血皮了!

气纯甲:唐门封了他的内,他一个技能就能搞死,你为什么要浪费技能?我喊了冰心转火毒经,你没听见?


冰心:我后来就转火了啊,都赢了,你还纠结这个干吗?

天策丙:就是啊- -气纯,输了再骂,赢了就别挑刺了,成么?

气纯甲:……继续排吧。


其实我觉得,竞技场虽然是为了冲分,也不用这么严格。就像天策丙说的,赢了就好了。而且像冰心这样的妹子,人不错,挺喜欢的。

但是我也没兴趣和气纯甲叫板,我觉得他也没错,毕竟竞技场里看配置看配合看指挥看默契看网速- -所以我就继续排了。

其实这也算是导火索的一部分。

冰心是个朋友很多的人,有时候约好了JJC,她也会去给朋友副本救场。有一回她去救场,纠结。我们四个等了她快两个小时。到了晚上11多,我和万花乙已经打了好几局三国杀了 - -

气纯甲开始质问天策丙,你媳妇呢?怎么还不来?

天策丙本来就老大不爽,他媳妇儿是去给一个汉子救场的。他一个人抑郁地站在洛阳木桩区打雷,打空一管蓝,坐满,再打。

快12点的时候,冰心终于来了。打了几场,感觉都有点不在状态。冰心一直犯错,气纯甲问她。她说她打副本累了。

气纯甲:散了吧。明天再说。

冰心:明天我有事,请假了哦~


气纯甲语气确实挺森冷的,估计等的耐心没了。他本来脾气也不是很好,就扔了一句:随你吧。

冰心:你什么意思?诶,这就是个游戏好不好?你打个JJC要死要活,打不到2200又不会死,把游戏看这么重有意思?

气纯甲:没意思。

然后气纯甲退了YY。

冰心跟我们抱怨了几句,也退了。

天策丙没说话。

这个可能是最大的导火索吧。


后来JJC冰心还是跟我们打,但是总有种微妙的气氛。

冰心还是习惯挑血少的打,气纯甲说了几次,冰心还是顶回去,几次感觉要吵起来了,都被我和天策丙打圆场打过去了。

天策丙:刚才我没踩住那个奶,让他给奶上去了,你别老怨我媳妇儿啊。

我:呃,我刚才夺魄没会心啊,脸黑- -

万花乙不说话。

有一次JJC冰心看击杀人数,4个都是她的,在YY嘚瑟。

气纯甲毫无征兆地翻脸了:“你要想偷人头,去战场偷。这是竞技场,你让我指挥你就听我的。我他妈让你打谁你打谁。爱打打不打滚。你要觉得我指挥垃圾,你行,你上。”

我和天策丙都觉得这话太狠。不管对面是男是女都吃不住。但是又找不到词儿反驳他。天策丙就让气纯甲态度好点,不然他也翻脸了。

我也附和了几句。

然后我就收到了冰心的密聊:唐门~

我:咋?你没事吧?

冰心:等等我们都别按照他说的打,赢一次,让他没话说,行不行!


我当时就无语了……我去,多大了怎么还耍小性子- -就说,这样不好吧。

冰心:你怎么就这么怂呢?你这么听话干嘛!

差不多这个意思吧,我有点烦躁了。竞技场冲分,尤其到后期,是很容易心烦意乱的。

我:这叫配合- -

冰心:感觉像是他养的狗#吐舌

我:谁带我上2200,我就是谁的狗,汪汪#吐舌

- -其实我当时挺火的。


其实天策丙挺不容易的,夹在媳妇和基友中间。其实别看万花乙整天叨逼叨,他其实比天策丙难惹多了。天策丙,说真的,脾气好,有耐心,能顾全局,肯出来缓和气氛。

2000分之后他每次看到对面惊现神装分神配置或者老板队,都会在YY说如果这把赢了他直播吃键盘。我们为了让他吃键盘都春哥附体撸得热火朝天。据说他小键盘都给啃没了,据说。

别的队:为了2200!

我们队:为了让狗策吃键盘!

当然这是后话。


那天散了之后,天策丙在YY那头长叹一口气:做男人真难啊!我替媳妇儿给你道歉,真心不好意思。

气纯甲:没事,我刚话是说重了。

天策甲:基友!

气纯甲:傻逼。

我:你也知道- -对妹子这么凶,自古英雄多自撸,你懂的!

气纯甲:我对事不对人。犀利的妹子我见的多了,她手残没意识想打谁打谁,都他妈是你给惯出来的。

万花乙:哎气纯我懂你的嘛,天策你这价吉观有问题,为什么妹子就得系手残?打游戏又不系用JJ按键盘。

天策丙:我就是这么按的,你打我?

我:狗策果然叼得一比,按完键盘吃键盘!服气!

天策丙:唐门你大爷,脑残片又吃多了?

气纯甲是谁犯错喷谁的人,男女不限,这点我和万花乙懂。因为我们俩是被喷到大的- -天策丙不懂,因为他自己几乎不犯错也不挨喷,气纯甲挑不出错。


天策丙说他媳妇儿脾气不好,硬碰硬没用,让他单独去说。

最后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鸟办法,冰心留言给气纯甲说自己蘑菇打多了,意识跟不上,让他再找个队友吧,

天策丙:你看,我一说就通了吧?

我:狗策你麻痹脑子有翔?差点就2200了你让她不打了?我跟你说我毕生追求除了虐气纯就是2200,你信不信我砍死你???

天策丙:我没办法啊,媳妇儿觉得自己没错,观念不一样不能一起玩,你别逼我好吧- -不要急啊基友,哥混了这么久,不至于连个高玩都不认识。

于是天策丙就去找第五位小伙伴了。

-----------

第五位小伙伴要出现了,大家晚安-0-


狗策,哦不对,天策丙效率高,两天之后,抓着我们就是一通M:我找了个藏剑!

一分钟后:

天策丙:他有队了……

过一会儿。

天策丙:「XXXX」这个剑纯,犀利。

天策丙:他已经2200了- -

天策丙:冰心!这个冰心好!

天策丙:不行,我媳妇儿会生气。

大家都知道狼来了这个故事,天策丙这么嗷半天,把气纯甲万花乙和我的回城券都坑出了翔,我们都打算让狗策去磕脑残片。

二十分钟后,天策丙YY喊:我找了个小伙伴!

万花乙:你还来?

天策丙:这回是真的,快来!

我:- -我信你我是狗。


天策丙:狗快来,气纯已经在了。

我:汪!神行千里读条中。

我:我去试试技术。

于是我就看到了剑纯丁。


我第一次插剑纯丁,几乎满血完虐他。我一看他装分,跟我就差一点。

YY里。

我:我草,没那么弱吧,是我太叼了么?

天策丙:……不科学啊!

气纯甲:……我下线了- -

这个时候,剑纯丁的头上冒出了一行白字:刚没在状态……

我:行我信你丫一次- -来状态没,来了就速砍。

剑纯丁:走你!

然后他用一个丧心病狂的大道把我定的死死的,还好我化血镖挂的早,会心把他给跳死了。

我:这剑纯不行吧- -

天策甲:好吧。

说来真心是巧,GWW在冥冥之中选定了你的队友。如果那个时候剑纯丁没有换目标点气纯甲插旗,那么我们就真的失去了一个好队友。


后跳躲九转,剑飞秒断生太极,大道顶住上个气场继续啪啪啪。我惊呆了,小伙伴惊呆了,我估计气纯甲自己也惊呆了,因为他在YY里倒吸了一口气- -

理论上我们的手法是:我等于天策小于气纯甲,所以这个干不过我又和气纯甲的旗鼓相当的剑纯丁突然插了进来让我有点来不及反应。

剑纯丁:现在来状态了0 0

万花乙: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哥们去打JJC?

剑纯丁:= -你跟天策一伙的?

我:我们都是一伙的= =

剑纯丁:……求抱大腿!


问题:这位唐门,请用三个词来形容你的队友。

气纯甲……犀利,风骚,征服欲强。
万花乙……犀利,嘴贱话多,装逼成神。
天策丙……犀利,顾全局,怕媳妇。
剑纯丁……文盲,迷信,间歇性脑残。

剑人秒爆气场,韬光养伟……我们就当他是在娱乐大众。

剑纯丁:哎纯阳技能名字太难记了啊。你看天策技能多简单,风林火山雷,傻逼都能玩。

天策丙:我!靠!

说要给我们放首许蒿(hao第一声)的歌然后出来的是许嵩(song第一声)的声音,这个我们也忍了。

有一次我们JJC,对面有个明教叫X子言,剑纯丁这个逗比嗷一嗓子,“这个明教ID太猥琐了,怎么能叫子宫呢。”

我就问一句,你丫小学毕业了么??


剑纯丁不仅文盲,而且特别好骗。尤其当他听说天策丙是个老玩家之后,基本天策丙说什么他都信。

天策丙:洛阳有个隐藏NPC你知道么?

剑纯丁:什么?你说你说!

天策丙:屋顶上或者墙角的地方会有个老头,你和他对话接任务,会送你飞行坐骑。

剑纯丁:真的假的?!不可能吧!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天策丙:我骗你干嘛,人家飞天上,你看不见啊。离地40尺的地方会自动消失变成轻功的。我找了一整个70年代都没见着过。

我因为不敢笑出来都把麦给闭了,这个傻逼竟然真的去找了,关键是我们看他找的那么辛苦都不好意思点穿他- -

万花乙在我们几个里最老,每次都喊我们“你们几个小学生”,剑纯丁这个2B又信了。竞技场打着打着,他会幽幽地问一句,“每天玩游戏,你们爸妈不催你们写作业的吗?”

气纯甲:我去,又信了。

万花乙说自己以前是什么佛山黑(GWW)社(GWW)会的,从香港运过奶粉香烟到内地,其实他是在瞎吹,剑纯丁又信了,隔三差五让万花乙给他说说广东黑(GWW)势(GWW)力。


万花乙:我怎么知道啊,我后来赚多了就金盆洗手了,现在就打打游戏,工作什么的,都是兴趣。

不做死就不会死啊,万花乙每天加班加的和条狗一样,还工作就是兴趣。我就两个字,呵呵。

后来不知道又是哪个小伙伴在背后黑我,说我是在蓝翔技工学校学艺术的。剑纯丁还不信:你能画素描?

我:能啊,什么速写都是5分钟搞定的。

剑纯丁:那你画个我呗。

系统提示:请求发送JPG文件。

我:……艹,这都信了……

到最后天策丙都了,说这倒霉孩子怎么说什么都信啊,还让不让人玩儿了。不忍心。


哦还有最后一点,剑纯丁迷信,什么事情都要讲状态。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还没进入状态。”

每次都要先Roll点再排队,一冲分就要给主城雕像献花。冲分前送一束,冲成功了再送一束。

剑纯丁:要冲分,先祭祖。

我:完了,疯了。

有时候打完了出来我刚要排,剑纯乙会突然大喊:别排!我没在状态了!

我:……

气纯甲:你这是紧张,唐门你去排,别理他。

然后进场之后剑纯这里没封好那里没爆好,赢也赢得艰难。

几次过后,气纯甲第一个服软了:我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没见过这样的,你是精神分裂吗?

我:完了,又疯了一个。


剑纯丁很无辜:我说了不在状态啊!

从此之后JJC变成了这样。

气纯甲:都出来了没,出来了抠1。

气纯甲:唐门你现在延迟怎么样?

我:挺好。

气纯甲:剑纯你在状态吗?

剑纯丁:在。

气纯甲:速度排,输了狗策吃键盘。

有时候我卡读条了万花乙还在YY催我:尼玛速度出来,万一等会剑纯不在状态了就扑街了。


剑纯丁要是在状态的时候,那冲分是比较惬意的一件事。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JJC真心必带剑纯。一个好的剑纯对对面的干扰决定了整个队伍能不能赢。

像我唐门,解控不多,交一个少一个。如果对面铁了心要集火我或者转火我,我也无力回天。好吧我经常被集火- -打不出伤害的时候真的辛酸。

2200的最后一场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们队伍躺了四个,对面躺了三个。我是活着的那个。对面一个残血的毒经,一个残血的剑纯。我大概是半血。

我那个时候很紧张,因为我们在2180+的地方卡了太久了。我满脑子都是拉开25尺拉开25尺拉开25尺,挂减速上化血镖逐星推,跑,绕柱子,飞星,扶摇。毒经躺了。

剩下一个剑纯,我一个不留神,被大道了。我想,完了……

结果这个时候,阴差阳错,我隐身的CD好了。隐身,剑纯一个蹑云,我急了,本来想打追命,临时改读了夺魄,因为有减CD,会心,逐星裂石孔雀翎。

赢了- -

这真的是玩J3最开心的一次,就算拿到325武器也没那么高兴。被队友夸,被认可技术。爽!

剑纯丁没忘记去给雕像献花- -


我现在赛季打到1800,指挥输了就骂对面的娘。我说,对面集火我了,他让我扛住,等他们剩下的把对面治疗撸死- -扛你大爷啊,我又不是MT。当然这是后话- -


我觉得吧,打JJC不是说献祭一个人换取队伍的胜利。所谓配合,就是五个人的胜利。能救你于水火之中的只有你的队友。就像我被集火的时候,任何技能,天策丙一个定军,剑纯丁一个大道,气纯甲一个九转,万花乙一个听风,只要给我留点时间创造一点输出环境让我找到机会拉开距离读条上DOT,对面必躺。这可能就是为什么是我最怀念他们。我说神一样的队友,不是因为他们能点艹全服。而是因为在那个时候对我来说,他们就是神。


有小伙伴指出了BUG说80年代逐星不能推人,对不起我装X了。时间太久,当时太紧张,我只能模模糊糊记得打了什么技能。加上最近JJC撸多了,出现了时空上的错乱= =

我这里真心垃圾网,回贴功能很抽,先道歉了。攻略贴的话,我以前给万花乙的小唐门徒弟写过一篇,但是90之后都过时了。有了奇穴之后光看固定打法,没意思。尤其是现在免控打断都进了奇穴,了解别人的奇穴很重要。

我对唐门的定位是辅助。什么高爆发,都是基于没人集火你的基础上。我现在打33,对面丐帮藏剑对着我就是一顿胖揍,这时候如果队友放着你不管只顾着集火治疗,那就真心两个字,呵呵。

还有一点,其实PVP心得看看就好了,能学就学,打法绝对不是固定的。唐门最最最重要的是拉距离看BUFF。刚开始被人粘,等你认真插旗插了100场,会发现,麻痹,这哥们腿真短,来追我呀,来追我呀。

对,确实有大概输出套路。但是随机应变才是关键- -

鲸鱼B当时给我定了个目标,说随便什么职业,你去给我插100场。当时扬州门口有几个藏剑高玩,我点他们插旗他们都是拒绝的。为什么?看不起你啊,跟傻逼打没意思。

剑三这个游戏不乏PK狂魔。我是想PK,网不允许- -大部分时间我都是为了JJC才去找人插旗。像我这样的小伙伴,我不推荐插旗按照职业洗奇穴。因为JJC里不能切。习惯一套奇穴,以不变应万变还是很有必要的。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剑三有很多高玩。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295一套之后,我们基本就无所事事了。想过冲雕像队,但现实有事,毕竟没空一周打100多场。

最后气纯甲重归了PVE世界,万花乙开始广收门徒不为别的就为装逼秀优越,天策丙还是插旗陪媳妇,剑纯丁妄想抓我去巡山,最后被大波红名坑杀在南屏山复活点。然后我们喊来了万花乙,他一看到对面红名略多,给自己上了个春泥,一个太阴跑得比狗还快。

我:撤?

剑纯丁:不撤,老子要站着死。

我:傻逼啊,躺都躺了,要么喊天策要么撤!!

一看天策位置:万花谷。

可怜万花乙回万花的次数还不如天策去的多。

我和剑纯丁:撤……

剑纯丁:我觉得人生很寂寞。

我:不要说出来。

其实只要我们喊,天策丙和他媳妇儿是一定会过来的。毕竟他们都玩PVP,而且冰心喜欢收人头。不过- -二人世界何必插手,英雄总是寂寞的。


气纯甲不是很喜欢插旗,他这人目的性强,光插旗没有征服的快感(原话)。时间长了他对这个游戏开始厌了,上的越来越少。只是当时我们都没有发现罢了。

但是气纯甲喜欢在YY和我们扯淡。相处时间长了会发现,只要不打JJC,这人其实挺能聊,就是懒得打字。

噢对了,撸断手的剑纯A回归了。我和气纯甲带他上了1600。

我和万花乙本来想搞个代打,结果那叨逼又加班又干嘛的,这事也就这么一说。

平静的生活持续到了325时代。


325快开的时候,气纯甲上的多了,深谋远虑地开始囤五行石五彩石。

事后我们觉得他是正确的- -高玩到底是高玩。

325时代的开始是我最辉煌的一段回忆。

装备基础好,手法可以,队伍固定,意识到位,磨合期已过。最大的问题其实是名剑币。

1600相对轻松,因为后台积分被清0了。剑纯丁这个想到一出是一出的奇葩又养成了抓马的爱好。经常求着我们陪他去蹲点,不答应他就玩了命地刷我们屏:“你大爷喊你回家抓马!”

只可惜我们在蹲马这件事上半点默契都没有,剑纯丁每次都说: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要闪电。

气纯甲就冷笑:这狗屁人生追求。

上了1600之后,我们队伍出现了个问题。DPS开始频频躺尸。

万花乙向来好面子,宁可被说脑残也不愿承认自己手残,打死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奶不上。其实这与手法装备无关,万花单奶全场,真的很累。

我整篇文章都在说万花乙是个叨逼,但是我从没见过比他还会控蓝的奶花。

他说,不是奶的上奶的住就是好奶,这些只是基本功。真正的神治疗是会防止治疗量溢出。


谓治疗量溢出,就是说我在95%的血量被甩了大加,这个大加可以奶120%的血量,这个时候治疗量就是溢出的,浪费。虽然80%的情况下看不出区别,甚至有些治疗会沾沾自喜觉得自己血条抬满,但是如果打上了持久战,就会发现技能CD蓝不够各种问题。

他还有个理论叫做预判。预判对方给队友会施加的技能以及队友身上的BUFF。比如他绝不会把春泥套在开了惊鸿的我身上。我很后悔那个时候没有认真地听他说,都只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

这也是为什么他很欣赏天策丙,因为天策丙的断魂刺裂苍穹定军有很多次给他创造了读条环境。

真正的好奶,不会让你断奶,绝不浪费任何一个大加。这就是我们队的奶花。


1800的时候又是瓶颈,甚至比295时代更痛苦。因为我们迷茫,不知道怎么提高,不知道怎么改进。

我们都很怕提及改配置这个话题。换奶,意味着万花乙得离开我们。双奶,意味着会有一个DPS离开。万花乙自己不好受,整个队都开始烦躁起来。

剑纯丁很天真地说:我们不就是冲个2200么,如果我们有2400的技术,就不用纠结配置了。

天策丙:脑回路这么简单?

过了一会儿……

天策丙:好像还挺对。

我:是挺对啊。

这就是我们技术的第二次提升。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天策丙去找了全服前三的天策,两个天策打架的场面是真帅。断魂破风龙吟龙牙乘龙箭,上马下马蹑云疾出去突回来扶摇小轻功。你扶摇起我突上去,你任驰骋我反方向躲,风林山虎御,真心上天入地互相绕背。还有谁打架比天策更霸气?天策就是天策,打架只有两个字:霸气。

天策丙常说:PVP方面,天策的技能设计很完美,玩得好,就是神。


我说:你是吗?

天策丙:希望是吧。

我当初说他整天媳妇长媳妇短,真的是狗策。其实他A了之后,我和别人说起他,都是:当年我JJC的队友,是个犀利到手软的天策。

别人不信,说,真的假的,你这个天策我名字都没听过。

我说,真的,他A了。


剩下的四个人我们互相插旗,每天插,看见就插,见面就插。或者就找主城的人插旗。……不过说句实话,剑三玩的好的藏剑略多啊……我快被藏剑打出心理阴影了……尤其开了90之后- -这是个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游戏,在大神眼里,我们五个可能都是菜。

技术练上去了之后,再去打。硬是靠着万花乙单奶到了2200。有天冲分,剑纯丁献完花Roll完点,非要放战歌提升士气。

气纯甲嫌吵,让剑纯丁滚。剑纯丁锲而不舍地卡麦,放完了一首软绵绵的歌。

万花乙:你这不系战歌,这系情歌啊。

剑纯丁:这是我女神的歌。

当然这首歌放在这里太基了好像我们在群P一样。

就是这样一首肌无力的歌,我们上了2000。剑纯丁从此把这首歌奉为神曲,每次冲分,在献花Roll点等状态一堆程序之后,还要放个好几遍。以至于后来我们都被洗脑了,我开着麦好几次就这么唱出来了。每次都被气纯甲喷:别哼哼了,都没在调上。

现在每次我去KTV之类的听到这首歌,我都会有点发愣,就好像一瞬间自己还在打JJC。气纯甲让剑纯丁滚,天策丙说已屏蔽,万花乙说要用假声唱得我们集体撸起来。

他们那个时候每次都说唐门真是在用生命玩游戏。


因为开爆发要手速,我宿舍的网实在是跟不上。我那个时候第一次去网吧。妈呀- -真心乌烟瘴气。环境不好,空气闷,键盘黏糊糊的,我是处女座……比较纠结这个,鼠标耳机都是自带的。刚开始还特怕别人看我,有几次俩叼着烟的杀马特就站我后面弹烟灰对着我屏幕指指点点,我当时就手软了。

学校到网吧有段路是没灯的,晚上伸手不见五指就听见树叶呼啦呼啦的抖。我倒不是怕黑,我是夜盲,一关灯就看不见东西。每次都只能看楼里有没有一起去的搭个道,但是他们打魔兽的都基本包夜,我还是得一个人摸回来。

万花乙说给我买了鱼肝油让快递到我学校了让我治夜盲。我感恩戴德地等了好几天,打开一看,麻痹,2粒装的试用包,淘宝上卖两块钱。我扔桌上两天后就不见了- -

第一个A的是万花乙,他那天说他妈病了。不是什么大病,但是把他给吓着了。那天喝了点酒就来YY扯淡。

他说:其实我早就过了玩游戏的年龄了,跟你们这群小学生在一起智商这辈子都没救了。我妈病了之后,突然就想通了。游戏里我能单奶全队,现实里我真怕以后连给我爸妈治病的钱我都拿不出。现在不奋斗,我怕以后就晚了。

天策丙问他以后还上吗?

万花乙说,不上了。我是个玩心重的人,以前玩传奇现在玩剑三,一玩就收不住。不卸了程序,看到图标都忍不住要点。

一群男的,也说不出什么太矫情的。万花乙说,如果以后去广东就打他手机,他罩着。

剑纯丁:怎么罩?你不是金盆洗手了么?

万花乙:我靠!你还信?!

剑纯丁:你是骗我的?

于是临别的伤感气氛没了。

他的号现在还在。一个325套的花哥,混搭了两件云裳的装备。他说他没什么可以留恋的,下线是随便下的,因为他说,头晕了睡觉去了,小学生们早点歇着别影响发育。

所以当时我以为他是喝多了在扯JB蛋,没想到他那天把密码留在YY公屏之后,ID再也没有亮过。

他刚走的那会儿,我们总觉得YY少了点什么,再也没有人一口广东口音地跟你在YY里叨叨叨。再也没有人整天在游戏里刷:犀利花哥收徒啦,各种关爱,包JJC1600。再也没有人装逼成神,被打的跟狗一样还腆着脸说自己是犀利奶花。

不过万花乙前段时间QQ签名是:哥也是有房子的人了。

叨逼,别他妈让我看见你哪天又上线了。再玩游戏真得把自己老婆本搭进去。滚出剑三,别回来。


气纯甲不久之后就A了,他对这个游戏失去了热情。

气纯甲:我上线不知道要做什么,这个游戏对我来说已经玩到头了。

我:你不怀念一下你的团员和队友么?

气纯甲:你要我跟你一起玩到天荒地老?

我:……

气纯甲一直说自己最大的缺点就是目的性太强。他要什么,就一定要做到。一旦达到了,就反而失去了热情。以前玩魔兽也是,现在玩剑三也是。感觉把这个游戏征服了,就想走。

我说:这叫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气纯甲:- -

他快A的那段时间,有一次把我喊到了主城,交易我了一个六级的真元大化见切。鲸鱼PVP石头。

我上文提过,这是当年我问他要的。当时我说,豪,赏个六级石头呗。


他当时说,你觉得你这技术值这石头?

我和气纯甲认识的最早,他从来没有正式评论过我的技术。他做的只是一遍遍喷我让我去磕脑残片,我甚至一直觉得他看不起我。可是现在他A的时候交易我了这块六级的石头。

他的潜台词是:你的技术值这石头。

当然因为这块石头我激活不起,而且舍不得- -所以我一直留在仓库。最穷的时候我精炼到只剩下2G,忍不住在世界喊出售这石头,有人20W求收,我最后硬是咬咬牙没卖。这就像是一个勋章,是气纯甲对我技术的认可。

我去找剑纯丁炫耀这石头,剑纯丁心理不平衡,说怎么自己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他发现信箱里有一匹养好的闪电和4W金。

他把剩下的,加上整个号留给了天策丙。他说,你自己上号去感受下气纯怎么切磋,别老被我定得跟狗一样。

这就是气纯甲。

你犯错的时候他把你喷得妈都不认识,当你长进的时候,他用自己的方式认可你。我们迷茫的时候,他比谁都清醒。我们嘚瑟的时候,他比谁都冷静。他是我们的指挥,是JJC队伍的灵魂。他是最可靠的队友,没有之一。他可以不用说很多话,但是只要呆在他的气场里,就代表着安全。我之后再也没找到过一个指挥可以像他一样,一边打着自己的,一边看着对方+队友的BUFF和技能一边指挥。认识他之后我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天生适合做领袖,你跟着他,无论输赢,心服口服。


其实我文笔真的不好,这些东西因为发生过,我才写得下来。就像我每次打对话的时候,脑子里都会反映出他们的声音。
------------------

气纯甲现在还偶尔会在YY。我们随便扯两句。刚开90的时候,他问我开了90之后剑三如何。

我跟他说了丐帮说了奇穴说了军械库和大明宫。

气纯甲:有点意思。

我:你要回来吗?

气纯甲:狗策说他卖号了?

我:恩,你的号现在在我这。

气纯甲:回来也没意思,最近懒得打。

我:哎,JJC再也找不到你们这样神一样的队友了。

气纯甲:你现在就是神一样的队友,怂个屁?

我:我是吗?

气纯甲:我觉得你是。


之后我在游戏组建了新的33队和55队。目的很简单:2200。除了冲分我们不讲多余的话,赢了继续排,输了骂对面的娘。我挣脱不了现在的游戏这个节奏,连我自己都玩的很急躁,这也是让以前的队友显得更可贵的原因。


天策丙。

他和他媳妇儿成功地搞上了,游戏也不玩了,每周末坐一小时高铁看媳妇儿去。

他把一身家当寄给我,说要卖了自己的号去换看媳妇的车票钱。他还说,气纯的号他已经琢磨出了个大概。还让我特别小心XXXXX和XXX这两个藏剑,不要作死地去切磋。

他声音里带着淫(GWW)荡地说,如果他俩结婚了请我们过去赏脸。

气纯甲知道这件事之后表示算了吧,怕被你媳妇儿一刀砍死。

狗策是人生赢家,兄弟妹子两不误。就像看他信箱永远有妹子寄东西一样,我也不知道这狗逼哪里吸引人了,祝丫幸福。


最后我就说一下剑纯丁。他和我留到了90级。

他说:这个游戏啊,我还不打算A。

我:为什么?

剑纯丁:因为好玩啊。

他玩游戏还有个理由。他不喜欢他现在的周围的人。

剑纯丁:和他们吧,感觉完全不是一路人,时间久了连话都不想说,还是游戏好点,有工会有兄弟还能碰到你们。

我:我靠,这么给我面子。

剑纯丁:我是个把朋友看很重的人。就算A,我也不会A得比你早。

我:其实我是小学生,真的。

剑纯丁:我靠,真的吗?我没觉得咱俩有代沟啊!

我:……麻痹,智商没长进过。


每个人都在为了不同的原因打游戏。

气纯甲是个玩家,他玩游戏是为了体验游戏。征服这个游戏所带来的快感比什么都重要。他的目标只有犀利地全通副本,JJC,换装备。情缘这个词他根本没想过,甚至不明白为何天策能真的和冰心在一起。所以他走了,因为就像他说的,这个游戏对他来说,到头了。

万花乙为了放松,为了缅怀他以前玩传奇的执着,为了逃避工作和家里给他的压力。当他自己说出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这种P话的时候,他的游戏,也到头了。

天策丙是闲得蛋疼。他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在看风景做成就上,所以他找到了冰心。反正寂寞也是寂寞着。他们俩在一起我不意外,天策丙是个真军爷,对兄弟对情缘,天地良心。他的游戏,终止在他不寂寞的那天。就像他说的,老婆都快有了的人,玩JB游戏。

剑纯丁是为了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在YY卡着气纯甲的麦放他喜欢的歌,强迫我们去看他低级趣味的电影,每天拍N张照片汇报他的行程好像我们很感兴趣一样。现在他手法越来越犀利,朋友越来越多,据他说还面基了几个出去吃吃宵夜什么的。挺好的- -我希望这小傻逼别给人给拐了。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为什么而玩游戏了。我很怀念以前,怀念以前我们五个人在一起互喷扯皮的日子,怀念为了目标共同奋斗的日子,更怀念那个时候的我自己,那个愿意静下心来研究技能研究配装找人插旗被虐一万遍的自己,而不是现在这种被人叫着犀利唐门而忘乎所以的自己。

但是我们曾经在游戏里体会过激情和热血。我们是gamer,我们是player,玩得痛快才是最重要的。

我有几个认识的,他们纠结在各种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里。我希望他们像剑纯丁一样,在游戏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世界。这样的游戏才叫游戏。

剩下的几个人,整天说要A,每次上线却都能看到他们在主城在闲逛。A了又回来,回来了又他妈要A。我只希望等到自己A的那天,能像那三个傻逼一样,走得干干净净,不再回来。

无论身在何方,你们的征途都是星辰大海。别了,我的战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