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洞】我已经删号了,你还想怎么样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by  白衣误江南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426089712



你如果会看到,就放过我吧。


70年代后期开始接触剑三,之前没玩过别的网游,之所以进了这个游戏完全是因为觉得人物美型风景好看,挑门派的时候曾经来过贴吧里咨询新手小白玩哪个比较容易,后来还是按照个人喜好选了秀秀,不为别的,还是因为衣服漂亮……没错我就是外观党水货颜控,可是这有什么错。


自己花了好久才升到30多级,某天突发奇想想去万花收集入门套(非本门派玩家只能拿到衣服鞋子护手这个我很久之后才知道)自己慢慢在花海清任务顺便截图玩,突然看到一个看不见等级的玩家在杀鹿,而且我跑到哪里他就杀到哪里,我在近聊频道说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请你去那边杀,我想截图,对方沉默了一会说好,然后发了个荡漾的表情说是妹子吧?


觉得删号的那段日子我经常会想,如果从一开始我就坦诚的告诉你我不是高白美,会不会结局是另一种样子?


我所在的服务器没合服之前俗称鬼服,玩家不多,可能女性玩家更少,尤其是曾经号称10人9妖的七秀,见我没否认对方明显变得兴奋许多,先是乐颠颠的互加了好友,之后豪气万丈的问我要不要带副本。


刚玩游戏那会没安盒子,加了好友之后才知道对方已经59级了,是个气纯。


我玩的是萝莉秀秀,萝莉的万花入门套里最漂亮的就是跟半夏同样造型的那个帽子,据说小天工隐藏BOSS会掉,由于之前全是靠任务升上来的,从来没去过副本,刚好隐藏道具又带在身上,于是心里一动,犹豫着问他能不能带我刷一次小天工,他很爽快的说没问题。


进副本后我还特紧张的切了治疗,其实将近60级的气纯单刷20多的副本根本毫无压力,可对方却故意做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说你千万要奶好我啊,不然算你谋杀,而我还真信了,如同之后他说的每一句话,无论听起来多猎奇多可笑,我都信了。


刷到最后,隐藏BOSS掉了个腰坠,我很失望的决定神行回主城却被他阻止,他说你等等,我肯定给你弄个绿帽子出来。


然后他开始刷世界和地图说免费带新手刷小天工,无限刷。


结果真的来了两个,于是四个人一起又进去,进去前他贼贼的说你们有没有隐藏道具,出了绿帽子的话谁都不准R啊我要给秀秀刷个,那两个玩家一个有道具一个没有,结果这次依然没有刷到帽子。


出副本后他特别不客气的把两个人T出了队伍,之后继续喊世界带人,其实明明之前说好了无限刷,这样利用完了就把人T了其实很无耻,可是那时候我居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是满心想着这个咩咩人挺好的还挺温柔。


最终那天也没刷到帽子,连我这个30多级的去小天工都没阅历了何况60级的他,后来我说不刷了,我要下了,今天谢谢你,他楞了一下说没事,反正我也很闲,对了秀秀,你要不要来我们帮,我们帮的人很好的,满级了带你刷装备给你黑牌子。


刚玩游戏时什么都不懂,师父也没管过我,好友名单不到10个人,基本是在拿网游当单机那么玩,说起来还是第一次遇见对我这么好的人,于是我脑袋一热真的退帮入了他们帮会。


他是副帮主,拉我进帮之后直接改了权限把我分到了青龙堂主的位置,然后告诉我说帮会仓库里的秘笈什么的你随便拿,缺什么了就跟我说,快点满级了好做我的专属奶。


我向来懒得练级,最多一晚上升个二三级就腻了,结果就因为他这句话,那段日子里升级像嗑药一样,等他满级后我也勉强玩到了40多级,于是他又带我去龙门经验团,去寇岛,反复刷小荻花和稻香村,领我去瞿塘峡经验团,最后磕磕绊绊的毕了业,又带我去小战宝黑了两套牌子。


现实生活中我没有男朋友,甚至连朋友都不多,就是在游戏里,因为内向的关系好友也没几个,他是唯一肯毫无怨言的陪我在各个地图清那些灰色任务绿色任务只为看看任务装好不好看的人,也是唯一一个愿意陪我东逛西逛各种烧卡的人,满级后很久了他还心心念念的要给我弄个绿帽子,甚至比我本人都要执着,是他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打5小怎么刷四大怎么跑位怎么给自己上减伤BUFF,帮我抄书帮我做衣服做药做小吃,那时只要跟他一起副本,无论多小的本我的铃铛从来都是甩给他的,因为太水导致团灭的时候最后一个挂掉的也一定是他。


我虽然人是矮穷挫没错但声音还凑合,前面忘了说,其实连YY也是他叫我申请我才申请的,此前我根本不知道YY是干嘛的,他说打字麻烦用这个方便,现在想想其实只是想确认我是不是女的吧……虽然明显他忘了声音跟长相并不一定成正比这个事实。


他们帮的人不算多,而且好像都是现实中认识的,自从某次一起刷小持国他改分配黑了队里外来花花的碧海流风后帮里人就开始改口叫我大嫂或弟妹了,不可否认当初我心里其实是有点窃喜的,被人宠的滋味真的很好,试过了怎么可能忘的掉,即使花花退队后刷世界骂我手残什么的都忍不住觉得开心,完全忘了初相识时他骗新手隐藏道具的往事,忘了他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良善。


我的操作真的很水,完全鼠标流,治疗量也低,但对好装备倒真没什么执念,只是喜欢收集漂亮衣服,无论绿装还是白装,只要外观好看就行,所以很少下大点的副本,只是每天跟他一起做个日常,然后各干各的互不打扰,情人节的时候他向我要账号说是精力体力都没了,拿我号挖点药,我毫不怀疑的给了他,结果再次上线的时候发现所有包包都变20格的了,之前都是16 来的,仓库全是衣服没法转移,背包里被他腾出一大块地方,用大黄摆了颗心,还放了一颗真橙。


从之前的了解我知道他在现实中是个很受欢迎的人,长得据说也不错(从YY上他们聊天时的内容里猜的)家境应该也挺好,是跟我完全相反的人,可是我却没法开口告诉他,真实的我是什么样子,不忍心,也不舍得。


我把大黄直接扔商店,真橙之心原封不动的寄给他,却没跟他说为什么,可能他曾经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人也不一定,但我却注定只能活在虚拟的世界里,没有勇气让他看到真实的我。


那段日子我很少上线,我想,或者说我希望他只是一时冲动,或者根本整件事都是我在自作多情,等我重回游戏了一切都会恢复原状,他还是那个风骚的气咩咩,我还是脸黑手残的水货秀秀,可是再次上线后却发现这段日子他每天都开我的号去日常,还帮我把治疗技能都练到满重了,真橙之心依然在我包里放着,他说,他会一直等下去,等到我愿意和他一起放的那天。


我依旧只能选择沉默,多少人在游戏中苦苦寻情缘而不得,他是那么优秀的人,我不舍得放手,又不敢要,如果最后注定不是我的,现在不说,日后只会更痛。


可是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他是真的喜欢我……如果他没说出口的喜欢,是真的呢。


看匡匡的《时有女子》中写道: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如果……这个人就是他呢


一个人孤单了那么多年,可能还要继续孤单的度过很多年,一想起来,就觉得漫长的可怕,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人,谁会舍得不要。


某天跟他一起做日常,做完后我想一个人去小剑冢刷之前死活刷不到的挂件,他二话没说直接退队跟我一起神行去了藏剑,进本前我跟自己说,如果今天出了,我就答应他。


没想到真的出了,我对着屏幕呆了半天,手都是抖的,半天才敲完一句话,我密他说,你还喜欢我吗?


等待他回答的那几秒大概是我这辈子最漫长的时光,直到他飞快的回了句:笨蛋,终于肯答应我啦?


后来我们结婚了。


剑三中没有结婚系统,所以这场婚礼注定只是一次隆重的自我欺骗,我说婚礼只要我们两个人就可以,他却坚持要给我一个昭告天下的名分,结婚那天来了很多人,他的朋友,帮会里的好哥们,他的徒子徒孙,单纯凑热闹的,要红包的,我们两个胸前戴着大红花,在白帝城里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誓言。


那时候的幸福,怎么回想都不像是假的。


结婚之后其实没什么变化,两个人的相处方式还是跟过去一样,不同的是他现在会一口一个老婆的叫我,还把每次打工的工资都存我这里说是工资必须上交给老婆大人。


那段时间我却各种心力交瘁,总觉得眼前的一切像是偷来的般惶惶不可终日,好像稍微一放手就会消失,上游戏后第一件事就是问他在干嘛,他还笑称我控制欲强……可是我如果不是那么在乎你,又怎么会想要控制你。


早在刚认识的时候两个人就互加了QQ,不过从没聊过视频,结婚后他不止一次的缠着我说老婆让我看看嘛,我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每次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都难受的不行,只能无数次的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然后某天,帮里新来了一个秀秀,是个帮主从外面捡来的小号,不过操作很不错,也是个妹子 ……就叫她小暖吧。


小暖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真的让人感觉暖暖的,人也漂亮,据说论坛有照片,是个名副其实的美人,瞬间俘获了帮里一帮糙汉子的心,基本上等于是秒升70,在她进帮没多久后开了新等级,于是大家又争先恐后的带她升80,不知道为什么,她从进帮开始就对我很热情,很喜欢缠着我问这问那……就连有时我和……游戏中的老公独处时她也不管不顾的横插进来,不知道别人有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但对我而言那段日子真的很煎熬。


这段感情中有太多欺瞒跟不确定,我不知道自己对他毫无保留的喜欢,会不会最终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话。


小暖真的是那种很讨人喜欢的女孩子,除了对她总是跑到我们中间做电灯泡这件事有点介意外连我都忍不住喜欢她,认识后没多久她还加了我的QQ,我是学美术的,空间相册里有一些自己画的画,然后她就很惊奇的说姐姐你好厉害,画的真好什么的,还缠着我要我送张画给她。


我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很久没拿笔了……是的,我其实虚伪又小气,我讨厌所有妨碍我们的,性别为女的玩家,恨不得在他脸上刻上字说这个人是我的我们都结婚了,可是我连吃醋都得小心翼翼,我怕他厌恶这样自私的我。


那段时间我拼命冲生活技能,他练缝纫烹饪制药,我就练铸造和附魔,没别的理由,只是想让自己尽量显得有用些也犀利些。


那时我们在游戏也认识很久了,可是平心而论,我真的没有花过他的钱,除了那颗他从别人阿甘那里买来的真橙还有他平时邮给我的各种药物小吃跟衣服外,就连结婚时分给围观玩家的红包也是在我的坚持之下由我付的,虽然他的钱都在我这里,可我从没花过一金,我曾经天真的想,如果有一天不再爱了,他回忆起我这些可笑的坚持,会不会觉得,我其实没那么糟糕。


小暖依旧整天粘着我,有时还跟我说说她的小心事什么的……可能女生就是这样,就是会很容易的相信一个人,她比我小1岁,又那么喜欢跟我撒娇,我就真的拿她当妹妹了,尤其是在得知其实她早就有了相恋2两年的男友之后更是为自己的小气而感到羞耻,所以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她喊我副本我都会去,做了好的装备什么的也第一时间想到她,连游戏中的老公……还是叫他泡面吧,连泡面都开玩笑的对我说老婆你干嘛对她那么好,我会吃醋的。


有段日子小暖没怎么上线,我还很担心,问帮里其他人都说不知道她去哪了,QQ也不上,那段日子泡面不知为何也显得有点焦躁,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冲我发顿脾气,然后再拼命哄我开心,换成别人肯定会忍不住多想,可是我知道泡面并不是那种人,他的焦躁跟小暖的消失,应该没什么关系。


过了差不多两个星期后,小暖终于重回游戏了,对于前些日子的消失,她解释说因为回了趟老家,没带笔电又懒得上网吧,所以才没上线,不过我发现她回归之后变了很多,变得不太常上YY了,虽然还是很粘我,但总觉得透着点疏离,我不知道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她这段日子就是心情不好,还有她开始缠着我要跟我视频了,说是认识这么久连我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自己很吃亏什么的巴拉巴拉,我本来没答应,可她用尽各种办法各种纠缠好像之所以上线完全就是为了这个目的一样,于是我就真的和她视频了,再怎么自卑毕竟对方是个女孩子,让她看看又怎么样。


视频过后没几天,小暖又一次招呼都没打一个就消失了,不过这次泡面显得情绪稳定多了,还趁我不在开我的号帮我把装备攒上去,说是七夕时要给我个惊喜。


前面说到的绿帽子,结婚前夕他黑了几个徒弟的道具终于帮我刷出来了,帮会的四个仓库里有一个是专门给我放不绑定装备的,只要跟帮里人下副本哪怕从头死到尾也没有关系,谁敢口水我他二话不说就抢着把仇恨拉过去,**作差,不敢进阵营,他就陪我中立无敌,可是认识这么久我都没有帮他做过什么,想想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虽然不知道他这次指的惊喜是什么,我还是开始玩命赚钱,每天**兮兮的蹲在副本门口喊收费带小号,然后切二内气纯各种六合群怪,忍着羞耻赚些三十五十的零头,约莫差不多够500金了就邮到小号那里。


穷矮搓也有理想,我想给他放个真橙之心,我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此咩已有主闲人勿动,可是穷矮搓在游戏里也同样是穷矮搓,自己花钱跟他买了一样的燎原火之后我的包里就不剩什么了,平时做的东西不是给他就是给小暖也没什么存货,想攒出一颗真橙之心谈何容易,那段时间我整个人跟魔怔了一样,除了赚钱之外什么都不关心,每次接到泡面的密问我在干嘛我都回答说在赚钱,我并不知道这个回答会让他加倍看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七夕前夕接到了泡面的电话,电话那头他好像喝高了一样,自己吃吃吃的笑了半天,然后问老婆你喜不喜欢我。


我沉默了一下,心里突然间酸的厉害,小声的说,喜欢。


这是我第一次对他说喜欢,也是最后一次。


他很突兀的把电话挂了,我再打回去,他关机了。


隔天他又打来电话说跟寝室人出去喝多了,想跟哥们晒幸福所以才那么问的,还提醒我说老婆别忘了我的惊喜。


对不起,心里有点难受。


我还是学生,晚上12点学校断电,为了跟泡面做七夕任务还特地去学校附近的网吧包了个宿,我知道自己笨,可能任务会纠结很久,却没想到会这么简单……因为他根本没打算和我做。


上线之前我先登陆小号把真橙之心邮给秀秀号,想着半小时后信件到了再放给他看,等登上秀秀号时却发现秀秀连衣服都没穿,孤零零的站在长安信使那里。


当时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被盗号了,打开背包一看更是整个人都呆了,不但装备什么的没有了,就连根本无法出售的白伞黄伞什么的都没了,可是包并不是空的。


包里有很多20个一组的大黄,排成了S型。


我在原地发了半天的呆,之后慢慢走去仓库,之所以用走的,因为连马都被丢掉了。


仓库跟背包一样,我辛辛苦苦收集的装备都被丢了,里面还是大黄,排成B型的。


被帮会T出来了,好友列表几乎被清空。


包里还有250金,不多不少,正好250金。


QQ上小暖的头像在闪,我茫然的点开,看见她问我:在吗?


喉咙哽的不行,我慢慢敲下一行字,我说我可能被盗号了,可手却哆嗦的连这句话都发不出去。


知道我密码的只有泡面一个人,原来我的喜欢对你而言就是个自不量力的SB笑话,你早说会给我这样的惊喜,我今天就不用特地出来包宿了。


好友列表除了泡面跟帮主几个人外连小暖都被删掉了,一个在线的都没有,我就一直呆站在信使旁边,直到小号的信件过来。


攒了那么久的钱,好不容易买到的真橙之心,花了半小时才邮来的所谓惊喜,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


拿到后我刷世界说甩卖真橙,2750金,要的直接交易,人在长安。站了很久都没人跟我交易,还有人喊世界说骗人的吧这么便宜的话来一打。


最后有个近聊有个秀秀说真的要卖吗?卖我吧,我给你三千。


我说好,然后跟她交易,然后把钱全都邮给小暖了,一铜都没剩。


从前看电影里人家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终于知道了,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啊。


身上一文钱都没了,连技能栏都被清空了,还好万花离长安也没多远。


凌晨,没有马,一路慢慢走去万花,想着这是我们认识后的第一个七夕,真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度过,如果当初我没有心血来潮飞去花海,我们从没有遇见,那该多好啊。


没错,我后悔了,我知道人类就是喜欢完美的东西,可是人人都喜欢完美的,像我这样不完美的该怎么办。


QQ一直在响,懒得去看,其实心里很清楚是跟小暖视频的时候被他看到了,其实我知道小暖跟帮主现实中认识,其实我知道很多你以为我不知道的事情,包括你其实没有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不过没关系,我以为我可以喜欢你多一些,慢慢把你的不喜欢变成有点喜欢,或是很喜欢。


传送到万花,走到小桥那里的时候泡面上线了。


刚认识那会他正在冲缝纫,做了很多小香包,两个人每天送来送去的,看着彼此一脸骚包头顶冒心的样子还乐到不行,所有好友里,唯独跟他的好感度达到了生死不离,可是生死不离又有什么用,这时候看着只会更觉得自己可怜又可笑吧。


其实想问问他为什么,又觉得太矫情了,如果我是小暖那样的女生就好了,理直气壮的说喜欢一个人也是需要勇气的,认识这么久我只对他说过一次喜欢,而且也不敢再说第二回了,外貌协会没什么错,漂亮的东西谁都喜欢,我只是以为他会有那么一点不一样……我真的没想到代价会这么大。


泡面说小暖是他们寝室老大(也就是帮主)的女朋友,我跟小暖聊视频时他们寝室的哥们都在。


我在聊天窗口打了很多字又一个个删掉,最后沉默的从他身边走过,如果他认为有我这样的情缘很丢脸很没面子,那就由我帮他把面子找回来吧。


花海是个好地方,有人说在那里把你拉起来的就是你的情缘,是我太心急太不自量力,才会以为区区生死不离的感情真的就可以生死不离,只是一个游戏而已,是我违反规则认真了才会输得这么惨,何况爱情里,先喜欢上的那个,总会显得比较贱。


泡面密我说对不起是我过分了,你生气也是应该的,装备什么的我带你刷回来,以后大家不谈情缘还是朋友。


我说好。


因为满级号删除要好几天,所以我很慎重的把密码改了之后才删的,因为怕删号期间出什么差错……其实就是另外一场自作多情罢了,想想他看到好友列表里突然多了个此账号已删除会是什么表情,可能很开心也不一定,或是觉得有点困扰也不一定,但已经跟我无关了。


确定账号已经删除之前我再也没有登录过QQ,QQ里剑三好友那个分组也删除了,设置了访问权限,改成不允许任何人加好友,这样折腾下来还真的会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些错觉出来,好像真的会有谁上天入地的找我一样,秀秀大号跟万花小号都删了之后我也再没上过游戏,正好那段时间因为论文跟毕业设计的关系忙的焦头烂额,直到11年11月左右无意间看到官网上充值返点的那个活动才又动了玩游戏的念头。


穷矮搓真的是穷矮搓,财迷的本性死都不会改,为了返还的那点时间我真的重新建了个小号,还是在那个区,本来想过要换服的,可是习惯真的很可怕,等我反应过来既然已经删号了还回来干什么的时候新练的小号已经20多级了……还是秀秀,不过名字不像之前那个那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了,还是网游当单机玩……还是一个人,但不会想找人陪了。


死去活来的升到50多级,估摸着应该可以单刷小天工了,说不定这次会出华铁晶丝冠也不一定 ……然后带了一堆红药什么的飞去天工坊,然后果然没出……然后出副本后,看见泡面在地图喊免费带小号刷天工,无限刷。


看清是他在喊的那一瞬我只觉得手脚冰凉,明明暖气开得很足还是忍不住浑身发冷,要不要这么狗血这么巧,我从没说过要回这个游戏,这个号除了我没人知道,除了想帮我刷帽子那会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愿意带小号升级的善心,连徒弟都是直接塞钱的,想立刻下线,又觉得没必要,反正大家如今只是陌生人而已……各刷各的毫不相干,那天天工坊门口根本没人,剑三改版之后变了这么多,无论是70年代5小还是20级副本都没人会刷了,交完副本门口那个循环任务后我骑马回信使那里交另外的任务……然后泡面骑着马在我面前停下,在近聊问我要不要玄九丸。


我说不要。


他说啊那你要不要带副本,免费无限刷。


我说不用。


他说那个隐藏道具你还有吗?打完老三放的那个,我想给我老婆刷个帽子,你要是有的话我买你的,你跟我进副本,出东西别R。


我说用掉了。


世上哪有死不悔改的傻子,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可你不该把我辛苦收集的装备都扔了,就算拿我号加阵营天天追杀都无所谓,为什么把我记得的那些好时光全部丢掉让我连个勉强留下的借口都找不到,就算是我先招惹你的,我已经后悔了行不行,我知道错了行不行,别一脸云淡风轻的说着当初的台词好不好……你彻底让我恶心了。


交完任务后我直接下线,随便新建了个小号后重新上线,向我之前的ID发了句密聊,系统提示对方不在线。


是“对方不在线”而不是“此昵称不存在”。


我是确定过自己账号已经删除的,不知道他把我的号申请回来是什么意思(最后自作多情一次吧,就当是他申请的)你的工资我没有动,小暖的钱我也还了,就算再怎么罪大恶极,ID自杀后也应该得到赦免了,不管是有心还是无心,刻意还是无意,请不要再打扰我了,我已经删号了,你还想怎么样呢。


在家上网,码字不方便……因为写前面几段时候忍不住想哭可父母就在旁边看电视……就到这吧,谢谢同情我的跟鼓励我的大家,把它当成个故事就好听过就算了,他不是坏人,也没做过什么真正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不是圣母,不可能同样的错误犯两次,只是觉得这些事憋在心里这么久太难受了才写出来,就这样,谢谢。


谢谢所有留言鼓励我的大家,同时在这里解释下,因为那天是因为发生了一些事,心里难受才写这些东西,只是单纯的记叙文体(可能略带言情风也不一定)并没有想过要把所有细节都交代的那么清楚,因此难免有些地方写的比较含糊或是语焉不详……才会让大家产生这是个小三文的误会,其实这件事从头到尾真的跟小暖没有关系,她是个好姑娘,是泡面寝室老大现实中的女朋友,因为我始终不敢跟泡面视频而他又很想知道我长什么样所以拜托小暖在游戏里接近我,并谎称她是帮主在路边捡来的小号,小暖本人不太喜欢游戏,因此在泡面的一再催促下才会忍不住偶尔发发女孩子脾气,对我忽冷忽热什么的……至于泡面,他也没有做过什么真正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是我装圣母或是真圣母,美好的事物谁都喜欢,颜控也什么错,毕竟谁都不愿意对着一个连长相都不清楚的人嘘寒问暖掏心掏肺,可能正是我的一再拒绝才让他产生了我其实只是在欲拒还迎的误解也不一定,如果只是虚拟世界中的好友,可能一辈子未曾蒙面也依然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可如果是有点暧昧的情缘关系呢?谁能忍受自己连喜欢的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清仓库一事我是很伤心很难受,直到今天也还是,可也只是伤心难受而已,并没有特别气愤或是不甘心,一个人想要得到些什么,总是要付出些相应的代价的,我得到了一个本不该属于我的,肯在游戏中对我呵护备至百依百顺的情缘,付出了失去一个账号以及收获一场羞辱的代价,其实真的不算多。


不是找回,大概是建了一个跟原来同样ID的号,是我没说清楚。


没有后续了


删除账号后我把泡面的手机号码设了黑名单,但只能屏蔽电话,短信依旧照常接收,手机加SIM卡一共可以存储1040条短信,之前存了五六百条,有几次收件箱被泡面发的短信塞满了,只能一条条手动删除,可是我一条都没有读,因为不想再看到SB什么的字眼了,我虽然丑,但总算不贱……真正让我难受的是过年时泡面发的那条“对不起老婆,今年没有兔耳朵了”不小心点开后我反复看了很多遍,去年的兔耳朵是他开我的号帮我挖的,因为运气差,挖了好几天才出,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整个春节活动期间我们都没机会上游戏,结果最后我的两个号都有了,他自己却没有,为此他耿耿于怀了很久,我骗他说兔耳朵跟兔年没关系,只要在春节期间挖宝就有机会挖到,没想到他还记得……时间是很奇怪的东西,会把记忆中无聊的时光过滤掉之留下最开心跟难过的部分,无论开心还是难过,终究也都是因为他……本来不知道短信中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后来在万花遇见他,发现ID被人重新申请之后才大概猜到也许他是想把当初丢掉的装备重新刷回来……看到有的妹子说是我想多了也许他只是为了哄第N个老婆开心什么的……可能真的是我脑补过度,不过无论事实如何都跟我无关了不是么,反正我不会再跟他有任何牵扯,也不敢了。


大家就当这是个炮灰女自己YY的苦情故事吧,看过就算了,不要生气也不要不开心,4399上有个涂鸦小游戏挺好玩的,稍微一搜就能找到,如果看这个帖子看到心情不好了不如去玩会游戏……这个故事其实没什么虐心的,也绝不会HE,更不会有后续了,让它沉了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