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玻璃心,我小心眼,我无理取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对不起,我玻璃心,我小心眼,我无理取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by  终于喜闻乐见了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263467299



纪念死情缘一星期,镇楼图就不找了吧。


不如就先说说我是怎么死的。

JJC死情缘真是常见到说都懒得说。

他嫌你水?你嫌他水?意见分歧而吵架?他跟别的妹子打JJC?

没有,都没有。

可是这就高枕无忧了吗?


我们在PVP中太默契,默契得从来没有过一点争执。

他犀利,我也不水。是他带我开始打JJC,最初我什么都不会,他耐心教我,我安静听着,现在我能轻轻松松手动代打2200了,他的话也少了。他是个很好的队友,我也算是吧?

我们都没有需求之后,就开始跟他的朋友一起接33代打。

他打JJC的时候,治疗永远都是我。

他撸人头的时候,也只会是我跟在身后王母风袖玲珑箜篌。

没有三,没有互喷,很完美对吧?


刚才他游戏上线了。

死情缘后我就假装A了,开了个朋友的号,偷偷加了他好友。

QQ一直隐着身,看他很正常地在群里聊天。有人在群里提起,今天没看到花卷呢?

为了方便叙述起个代号吧,我是花卷,他是包子。

我以为他会说点什么,但他什么都不说。

大概消失三天后,有人开始问了:“包子,花卷哪去了?”

他不吭声,装没看见。

今天正好一周,已经没人再问花卷在哪了,他终于可以不被我烦了。


假装消失的这段时间,我在做什么呢?

我在开着朋友的号,紧盯着他的上线提示。

然后我就看他的位置。

然后我就默默地跟自己纠结一会儿。

然后我就毫无悬念地输给自己了。

然后我就神行千里,去他的地图。

然后我就紧盯着目标列表,地毯式扫地图。

然后我就选中终于被我找到的他,躲到房顶,或者柱子后,或者茶馆棚后,或者杆子上,或者屋子里,或者雕像里,反正他看不见我。

然后我就选中他,看着他,看着我们两个中间插件连接起来的那根线。

像跟踪狂一样,跟到他下线为止。


我这么过了一周。

他每天照常做任务,切磋,只是不打JJC。

我好想冲过去,跟他说,对不起,我们继续情缘吧?

不跟着你的游戏,我已经不习惯了。

我还想抓住他的领子对他喊,我一直在看你,你知不知道啊?

我游戏都不上了,你不问问我吗?

我不更状态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不刷微博了,我微信不发朋友圈了,我真的杳无音讯了,你不担心我吗?

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觉得无聊吗?

求你想想我啊!

求你看看我啊!

我觉得会这样想的我真是太可怕了。


楼上有人说我竟然能找到他,好厉害。

很简单的。

如果他在黑龙,就在从营地到冷翼毒神的那条路上。

如果他在南屏和昆仑,就在浩气做任务的地方附近偷人头。

如果他在瞿塘峡,就在白帝城下了鸟的地方附近偷人头。

如果他在洛阳,就在门口切磋的地方插旗。

如果他在长安,就在交易行到铸造师的这条路。

如果他在扬州,就在茶馆,如果不在,坐一会儿他就回来交茶馆任务了。从前天开始他也有可能在茶馆到交易行的路上了,因为我上次寄茶馆五件套给他是在上周一,我一次寄八天的份。

如果他在成都,就满地图跑碰运气,因为他在挖宝。

除此之外,他也有可能在刷铜甲或者在稻香村做清明任务。

那就在洛阳等着就好了,他一会儿就飞回来了。

我记得很清楚的。

因为从情缘开始到清明那天死情缘前,他走过这些地图时,我都站在他身后。


清明之前那几天我发了点低烧。

头疼,不舒服,很累,想睡觉,但是不算严重。

所以想起上次寄过去的茶馆五件套该用完了,就把笔记本抱上床,裹着被子帮他采集。

他上线,密我:“打JJC吧?”

我说我头疼呀。

他问:“怎么了?”

我说,我发烧了。

他说,那你多休息,别玩游戏了。

我说,嗯。

然后他就去黑龙打架,我把材料寄过去,吃了点药,下线睡觉了。


第二天烧得更厉害了些,白天帮他清了一下任务就挂着QQ睡觉了。

晚上他可能是看我不在游戏吧?就QQ密了我:“花卷,头还疼吗?”

我不舒服,睡得很轻,听到QQ响醒过来,看到是他的私聊,觉得很开心。

因为觉得他关心我。

我回复他:“不疼了,别担心。”

然后他说:“那上游戏去打JJC吧?”

我愣了愣,说,“我还是很困,今天先睡了,好吗?”

他说,好,那你好好休息。

第三天,他上线的时候,我正躲在被窝里,看着长安城楼下的人来人往出神。

他密聊我,说:“打JJC吧,我跟馒头说好了,他白天找的老板。”

馒头是我们33JJC的队友。

然后账号和密码从yy发了过来。

其实到了赛季末,代打很便宜了,一直接也只是因为不JJC就无聊没事可做。

我不是很喜欢PVP,之所以我会成为一个玩得还不错的PVP玩家,只是因为他。

我也不喜欢JJC,但是我喜欢“跟他一起JJC”。

还有“跟他一起黑龙”“跟他一起大战”“看他切磋”和“听他说话”。

他安排我的时间也不是第一次了,很多次一上线,他就告诉我几点要打JJC,他约好了。

但是,或许是因为感受被漠视的不甘吧。

这一次我非常不舒服。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反驳,默默地返回登录界面,上号,接受组队邀请。

越打越觉得头疼得更加厉害。

那天的战绩不太漂亮,但也不算太纠结,我的精神恍惚被包子和馒头的犀利掩盖了。

馒头也是脾气很好不爱骂人的,所以他们两个都没有怪我。我们三个话都不多,只有报技能和喊集火这种必要的交流。

那天更是格外沉默。

沉默的JJC中,我觉得心里有什么累积下来的东西一点一点爆发出来了。


打完,我说我去睡啦。

他说:“好,好好休息。”

我说:“馒头不好意思,今天我水了。”

馒头说:“没事,你感冒了吧?嗓子都哑了。下次不舒服就不要打,我可以跟老板商量,或者找稀饭帮忙上治疗。”

我那个时候,觉得非常心酸。

因为我觉得,这本该是他说的话。

我在发烧,只告诉了他。

我想我真的是玻璃心了。

我们是情缘呀。

朋友都不如的情缘呀……

为什么和我情缘呢?

为什么和我在一起呢?

因为他喜欢我,还是,我是个很好的绑定奶呢?

我只是用起来很顺手的队友吧。

对他来说。

连关心都懒得施舍。


我那天晚上想了很多。

我们在一起都说什么呢?

“来打JJC吧。”“好。”

“来打架不?”“好。”

“走去黑龙。”“好。”

……

看,就是这样吧。

我是你的队友,你的绑定治疗。

对你来说,我存在的意义,是不是就只是陪你打架陪你打JJC呢?

只要用起来顺手,谁都可以吧?

我并不愿意这样想。

但想别的,也好像很难。

我想了一夜,怎么都睡不着。然后第二天中午,也就是清明,等到了他QQ上线。

我点开他的窗口,对他说:“我们死情缘吧。”

他问:“怎么了?”

我说:“我们死情缘吧。”

他回:“怎么回事??”

我说:“死情缘吧。”

他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啊?

我没再回复,去洗了下脸,又回到电脑屏幕前,看到他的一句“好吧。”

过了几分钟,又是一句。

“那还一起JJC吗?”


这就是我玻璃心的理由吧。

我说我们死情缘。

而他更关注的是,还能不能一起JJC。

他一定很莫名其妙吧。觉得我发神经,我无理取闹,之类的。

其实这在他眼中,应该并不是我第一次无理取闹了,但每一次原因都差不多吧。

都是因为我觉得他其实并不在意我。

我只是“好用”。

我知道有时候忽视他人感受只是因为大大咧咧而不是漠不关心,所以也并不是没试着交流过。

而每一次,我向他提出来的时候,他都会用“怎么了?”“又怎么了?”“你今天怎么了?”之类的话回复我。

好像我之所以不顺从他是因为我有哪里不对劲不正常一样。

好像我在胡搅蛮缠无理取闹一样。

然后,交流的最后,总是以“好了我错了。”“我们去JJC吧。”为结束。

……其实说是每一次,算上这次也就三次啦。

我很难拒绝他的要求,也很难反驳他的意见。

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因为我只是个玻璃心。

无理取闹也好,胡搅蛮缠也好,再这样只是作为一个好用的绑定奶而情缘着,我真的受不了。

我想,或许,他只喜欢他自己吧。

所以我终于第一次对他说,死情缘吧。


我平时话很少。

但其实和他相处的时候,我心里总是在蹦跳着大喊大叫。

我总是好像拿了奖状急于向父母炫耀的小孩子一样,想得到关注得到夸奖,又不愿意主动说,就把奖状故意放到显眼的地方,期盼父母注意到。

我换了跟上次你说很好看的那个五毒一样的外观,你夸夸我呀!

我起的JJC队名很有趣吧,你评论一下呀!

我这几天社团好忙没帮你清任务,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怎么了呀!

我帮你换了马,你注意到没有呀!

我领了令旗挥给你看,你怎么一声不吭地神行了呀!

……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你看我一眼,好不好呀……


在这么多人说之前,我并没有想到过“卑微”这个词。

因为觉得是很自然的事情。

想要对他好,想要跟他在一起,想要他开心。

想要他关心,想要他陪,想要他夸奖,想要他喜欢。

我觉得,都是自然而然的心情。

所以啊,我从来没有觉得过自己卑微。

“自作自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之类的意思吧。

这样看来,我也是自找的啊。

但是我没有办法。

我会想要求很多,但直接说出来“我想让你关心我”“我想让你说你喜欢我”会让我觉得我像个乞丐。

得到的都是讨来的,他未必想给。

甚至也会阴暗地想:让他知道我这么在意他,他会不会因此轻视我?会不会觉得我这么喜欢他,怎么都舍不得他,所以他更不在意我也可以呢?反正也不会有什么后果,只要他说句还喜欢,我就会像家养的宠物一样撒着欢跑回来。

这就是所谓的“执拗的自尊”吧?


本来想回忆一下,可是又不敢想。

游戏里没有了他,真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PVP是为了他。

练生活技能是为了他。

平时他不在的时候我在帮他做任务。

他在的时候我会跟他在一起。

我的好友都是他的好友,跟他比跟我更熟。

虽然我一直在说,我不会回头了,已经死了,没有可能了,可是也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留过我吧?

如果他说了一句,哪怕一句。

如果他留了一下?

如果他稍微表现出一点喜欢?

就算是已经死了的现在,只要他来跟我说一句,我们和好吧?

不,只要他来找我,就算是发过来一个省略号,一声“花卷”?

就算他不来找我,也或许他会去我们俩的yy频道缅怀一下?

或许他会去我们初遇的玉虚峰顶发一会儿呆?

随便哪一种,我都会哭得喘不过气,立刻转身跑向他吧。

我就只要一点点,一点点就够了。

可是哪一种都不可能,什么都不可能。

因为他并不喜欢我啊。

我前两天跟现实朋友借了yy号,去帮会yy呆了会儿,因为我真的很想,很想,听到他的声音。

但他一直不出声,我就盯着他的马甲,静静等。直到有人问这白马是谁的时候,才慌忙退了。

我真的很想他。

想他喊我一声。

明晚再想这些吧,明天还有课。晚安,谢谢大家。


一上来好多提示……我没办法一一回复,但是我都会一句一句认真看,谢谢。


统一回复一下吧。

1.他是想和我一起JJC,还是想和我一起玩才喊我JJC?

我并不是一开始就和他一起的。我一开始是冰心,不打JJC,只打野外和插旗。为了站到他身边,为了不再只能蹲在名剑大会接引人旁等他出来,看一眼,又看着他消失,我转了云裳。所以好像不必问,答案很清楚呀。

2.为什么不把我心里想的跟他说清楚?我们缺乏交流?

我说过的,但是他无法理解我的心情。得到的回复往往是“你这是怎么了?”或者“你怎么也变得那么矫情?”而我一再强调之后,就会应付地“好好我错了。”“真对不起我会改行了吧?”过后不会有任何改变。

说过却没有用,只会让他觉得我有哪里不对劲,越来越觉得我麻烦,所以我越来越沉默。

我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种有什么话都放在心里要人猜的类型。

3.有打算现实吗?

有啊,最少我有的。我是没办法把游戏和现实分得很开的,游戏里喜欢他,现实就不可能再喜欢别人。他也说过很想来找我,可大概只是随口一说哄我开心吧?他并不愿意对我透露现实信息,想寄生日礼物也不肯给我地址,我也就渐渐明白他的意思了。当然,还是有所期待吧。

4.太主动太卑微?

一开始是他主动的呀,只是在一起久了,就渐渐倒置了。

大概看了一下回复,好像主要就是这些问题。还有什么就在这一层回复我吧^ ^


还有啊,他并不渣。

起码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算是一心一意吧。没有和其他妹子亲密过分,也完全说不上是在玩弄我的感情。就算有,瞒得够好没让我发现也和没有一样啊。

我们分开其实也是我胡思乱想难以忍受落差,如若不然,我们可能会一直这样在一起吧?

他还是很好,上线几乎就和我在一起,我是他的绑定奶,他也一样是我的绑定DPS。也温柔过,也用心过,也为我做过很多。要说的话大概就是不合适,我怀念最初在一起时的美好,而难以接受习惯彼此后的漠视。

所以,渣男什么的,请不要这样说吧。


我想我我可能要开始自黑了。

因为现在的我阴暗得连我自己都讨厌。

反正没有人认识我,我全部说出来也没关系吧?

刚才上线的时候,看到他在万花。

这是个很新鲜的选项,因为他不是会看风景发呆的类型。我想他也许觉得万花挖宝比成都好些?

我飞去了万花,突然鬼使神差地打开了帮会列表,看到另一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妹子也在线。

我借的朋友的号是一个恶人大帮的,那个妹子正是这个帮的管理,我叫她薯片吧?

包子和这个帮不少人关系都不错,尤其是薯片妹子。

说说薯片吧。她是个气纯,活泼,爽朗,声音清脆。我们交集不算多,只有才在一起的时候,包子退过和我的22队帮妹子打1600,后来又和我和馒头一起陪妹子打过55的2200,偶尔yy不和我挂在一起的时候,也去妹子的帮会yy,但我并没有跟过去听过。妹子来我们的yy找过他,是什么事情我并不知道,因为那时我们挂在接待,妹子没有马甲不能拉他下去,就对我说花卷妹子我找包子有点事,不太方便让你听,你能不能回避一下?我就跳到下面房间去了。

第二赛季初期的时候,包子因为一些事情和我们原先的帮会闹得很严重,我们齐齐退帮。薯片过来跟他问了情况,然后替他鸣不平,问他你要不要来我们帮?我们可以跟你原来那帮开帮战。他谢绝了。

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算是比较好的朋友关系而已。只是包子的异性好友不算很多,我就对她有点在意。

打开帮会列表之后,我看了看薯片的所在地,万花。

我没有再满地图找,直接坐鸟飞到了仙迹岩,到了下棋的位置。

他们在,包子和薯片。


他yy也挂在薯片帮会的yy,我想她在安慰他吧。

然后我下线了,跑来看帖子,因为我非常难过。

我想让他好,我想对他很好很好,但我是想让他因为我而好。

如果是另一个妹子让他开心,我倒宁愿他一个人到天荒地老。

这一个星期我其实也很阴暗地期待过,我想让他想我,我想让他舍不得,我想让他觉得没有我不如有我好,我想被他需要。

看到他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的在帮会群谈笑风生,我觉得难过。

看到他无视所有人关于我的问题,我觉得难过。

看到他很平常地上线下线切磋任务偷人头,我觉得难过。

因为有没有我都是一样的,他根本不需要我。

找到了另一个合适稳定的治疗后,他也会照常JJC了吧?

这么想太让人讨厌了。

可是我控制不住。

我嫉妒薯片。

因为仙迹岩的棋盘,最初是我带他去的。

而在一起久了以后,我们再也没到处跑过地图。从他组我找我,到我组他跟着他,从他在队聊里没话找话,到我去跟着他跑而他一声不吭。从“花卷我们今天去做什么?”到“来打JJC。”

我发现我嫉妒起来,真的非常糟糕。

是我放弃了他,即使他立刻再找个情缘我也没有立场抱怨。

可我真的嫉妒。


我们认识是在玉虚峰,成就那里。

那是刚开80不久的时候,我单修PVP冰心,没有帮会,没有什么朋友,每天就是打架,做日常,找地方发呆。

他来跳成就拿烛影,跟我搭话,跟我插旗,夸我玩得不错,问我为什么没有帮会?

我说我没有朋友。

他说:“我行不行?”

我说好。

他收我进帮,叫我以后跟他玩,我就真的天天跟着他玩了。他夸我安静温柔,我也真的以为自己安静温柔,更不敢胡乱烦他。他去JJC,我就在接引人那等着他出来。我想和他一起JJC,就换了身云裳的230小心地拜托他带我打22,一直努力到第二赛季他对我发出邀请,要我跟他绑定33。他来找我玩,我就努力把我在剑三里的一切发现告诉他,和他分享所有我觉得好玩的地方。他要我跟他情缘,我就跟他情缘了。然后他越来越多地喊我JJC,越来越少的主动找我,越来越多的沉默,越来越少的夸奖和闲聊。

我冰心真的玩得不错,我也是真的喜欢冰心,所以从来都没放弃过。我有个冰心小号,他知道我练了,但没提出带过。小号的1600是满级后馒头主动带的,2200是馒头的小号跟稀饭带的。他喊我JJC时我在用冰心JJC,他就会怨我不务正业,玩那么多小号干什么。

所以后来只要他上线,我就换回云裳号,跟着他,一起沉默。


我们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那时他上线就来我的yy挂着。

我真的不善言辞,但他那个时候总有很多话跟我说。

我从来不肯在yy给人唱歌,只给他唱过。一次是他和帮会发生误会退帮的那天,他退了帮会yy,一个人跑去我的yy,我就跟过去。

他说花卷,你该怎么样还怎么样,这是我的事。

我说可是我已经退帮了。

他说帮里人也加你仇杀了吧?

我看着刷屏的仇杀说没有呀,我只是看不过去就退帮了而已,他们仇杀我干什么。

他说花卷,给我唱个歌吧?

我就唱了陈小春的相依为命。

一次是他跟我提起前情缘的时候,他说花卷,给我唱个歌。

我就唱了喜帖街。

最后一次是他生日那天,很多人在yy给他过生日。平时有生人在yy时我不肯说话,也只愿意在小黑屋里给他一个人唱歌,但那天他在麦上喊我,花卷,来给我唱个歌吧?

我上麦唱了浮夸。馒头那天埋怨我:“他生日你就给他唱歌,我生日你就说不会唱。”

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只给他唱过。

那时我想说的话,都已经放进歌里了。


后来他不再主动跑去我的yy,虽然我上线仍会自己躲在yy等。他上线进了帮会yy,我就去找他,进

了别的yy,我也就不敢跟过去了。

他也不再发来组队邀请,那么我去邀请他吧。他不问我今天做什么,我就去找他跟着他吧。JJC外的时间他不再跟我闲聊让我带他跑地图,那我就看着他插旗吧。

我知道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永远如初,像是老夫老妻也会平淡如水。

但是这样的落差我很难接受。

从他上线,到他下线,一直在一起,却除了JJC外一句话都没有,我很难接受。

前两个月最少还有一句“我去睡了。”

最近连这句都没有了。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而他悄无声息地就消失在我面前,yy头像也同时暗了。

我的确玻璃心,但我并不神逻辑。

我觉得不管从什么地方来看,我们都已经不像情缘了,甚至不像朋友。


今天一天没有继续往下写,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该回复什么,不知道该想什么。

简单陈述一下吧。

他昨晚跟薯片的奶花号去打jjc了,我没有再在名剑大会接引人身旁等他。

我昨晚去练了个小号,一直练级,一直练级,一直一个人做任务,做累了就发会儿呆,现在快六十级了。

我们确定情缘后他收了我的亲传。很久以前我们第一次有分歧时他点了断绝,我迅速地确定断绝。他又叫我拜回来,我稍微别扭了一下,说不要。几天后他已经有了别的亲传了。

是我自己拒绝他的,我无话可说。

很久以后我说我们死情缘吧,几天后他已经和别的姑娘打起JJC了。

是我自己退出去的,我无话可说。

我知道这是必然的,我知道我是自找的,我只是非常矫情地觉得嫉妒和难过。

他不希望我回去,至少没有考虑过我回去的可能,我只能这么想。

因为属于我的位置已经不在了,回去了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也说不清楚,我死情缘这一个星期到底在期待什么,但是它到昨晚为止了。

我也说不清楚,在这段情缘中我到底在渴求什么,但是那不重要了。

我的亲传从那时到现在还是空的。

我的小号还是忍不住加了他好友。

惯性的作用让人非常无力。

但我会重新开始的。


我想我该给这个帖子一个结尾。

首先,包子和薯片没有在一起。

他们yy挂在一起聊天,JJC,看风景,由于是同城还见面吃了饭,但是没有在一起。

薯片人爽朗,情缘的过程也干脆又迅速,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天里,就完成了相识到奔现的过程。

这是包子告诉我的。


在上一帖过后我消沉了两周,所谓消沉,大概就是完全消失在网络世界里。

这期间馒头给我打过一个电话,他说身体没事吧?我说没有。他说还回来玩吗?我说我不知道。他说我知道了。

直到五一假期前,也就是上周末,我才又一次打开了游戏。

上的是后来练的那个小号,我上线后花了很大力气忍住没有打开好友列表看,克制着不去想包子在不在,在哪里,只是闷闷地练级。

练到七十级,我回门派学了技能,就想顺便去做个茶馆,于是飞了扬州,接了任务,飞到打坐的地方。

看到包子静静地坐在那里。

我傻了一会儿,坐到他旁边点了包里那杯茶。


缘分真的是很奇妙。

有时候我想找他想看他,要走遍成都的每一块地,可能还找不到,因为我找到这边的时候他又飞到我找过的另一边了。

可是那个时候我不想见他不想记起他,他就这么突然地出现在了我面前,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嗯,不想见他也许是谎话吧。


我品完茶了,可他还没走,我想他是切出去做别的了。

然后我就忍不住把镜头拉近,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站了起来。

我也站了起来,着了魔一样的跟着他大轻功飞回老板娘身边,跟着他飞去偷听的地方,毫无遮掩地站在几块大石头旁,呆呆地看着他扮的那块石头。

过了一会儿,他去掉伪装上了马,我面前出现一个对话框。

【包子邀请你上马】。

我如梦方醒,一下子不知所措了。

犹豫了一会儿,包子骑着马静静地等,没有动也没有催。

我就点了接受。


他骑着马带我在扬州乱跑,没有方向,没有路了就换个方向一直跑,不说话。我眼睛发酸,猜不出他的想法。

跑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吧,他停在了城门口,问我:“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我又发傻了,傻了好久。

他还是站在那里,不动也不继续问,我记忆中他从来没有对我这么有耐心过。

理智告诉我不能接受,不能再和他有牵扯了,更何况是师徒这么近的关系。

可是现实中怔了好长时间以后,我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打出了一个“好”。

【包子希望收你为徒,你是否愿意接受?】


点了接受以后他就沉默地带着我去买帮贡装备,把我扔到帮会领地门口自己进去买秘籍,用完了他的威望和监本,把装备秘籍和一万金一起交易给我。

我说师父我不要,他说你拿着。

怕再拒绝惹他不高兴,也是知道这些对他不算什么,我就接受了。

交易过后他就站在那里不说话,我不知道为什么,也站在那里不说话。

我们一起站了大概有十分钟,我才有了一些真实感,心想我做了徒弟,应该主动卖个萌,就说:“师父,你怎么不说话呀^ ^”

他回复得很慢:“徒弟,有yy没?师父不喜欢打字。”

我当时觉得怪怪的。

可是我真的很想听他的声音。

最后我说我有,翻出了个几乎没用过的小号yy,把资料都改得不露痕迹,去了他发出来的帮会yy。


我打开了yy自带的变声器,因为以前图好玩特意试过,调一点不会太假,还算比较自然,也听不出我本来的声音,就像是两个人。

进了yy,包子第一句话是:“徒弟是妹子不?说句话听听?”

我这一天发愣的次数太多了,多到我觉得再闷声不响就好像我的脑子真的有问题了。

可是我又愣住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这样的包子不像我认识的包子,包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无聊地搭讪过妹子,他的声音又明明是那个包子。

他催促我:“徒弟?”

我就“嗯”了一声。

然后我听见他笑了,他说:“我就知道是个妹子,你哪里人?”

我报了个跟我的所在地天南海北的地方。

他接着问:“你多大了?”

我又报了个和自己不同的年龄。

他说:“徒弟我就喜欢你这种安静害羞的妹子,我们情缘吧?”

我是真的整个人都傻了。


在我想好怎么答复之前,包子又开麦了。

他说:“花卷,看我这么勾搭妹子你开心吗?”

他又说:“花卷,把你变声器关了吧。”

我居然还鬼使神差地“啊?”了一声,接着我听到他的一声国骂。

他说花卷你他妈玩够没有?把你变声器关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个时候的状态和心情,张口结舌,说不出话,眼泪一点预兆都没有地流下来了,然后就止不住的一直流一直流。


后来我就越哭越凶越哭越凶,好像这近一个月的委屈都攒在一起发泄了出来。我没有开自由麦,他不会听见我哭,但他也没有催我回答。哭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好像听见他说了句你别哭,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因为哭得太凶,差不多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了。

终于停下的时候我看到他还静静挂在yy,没说话。我匀了匀气,试着跟自己说了几遍“包子”,确认没有哑得太难听后关了变声器,小心地开麦叫了声:“包子。”

包子说:“我第一次听见你哭。”

我说:“你没听见,我没开麦。”

他说:“我就是听见了。”

我说对不起,他说我才对不起你。我慌了会儿又说了句没有不是的对不起,他说花卷我们聊聊。


突然好多回复啊刚下课打开手机一看吓了一大跳……

太困了对不起T T睡个午觉就回来写完。

不吊胃口,先交代结局吧。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删了客户端,江湖不见。


包子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了?

我说对不起。

他说你不在我只能一个人玩了。

我说对不起。

他说薯片没有你犀利。

我说对不起。

他说黑龙我不敢冲了。

我说对不起。

他说馒头问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说。

我说对不起。

他说你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

我说有,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

他说你说吧,我听着。

我说你不要生气。

他说你说。


我说我不喜欢打JJC。

包子说,我以为你喜欢。

我说我喜欢玩冰心。

他说你可以。

我说你很少跟我说话。

他说你也不跟我说话。

我说我不敢打扰你。

他说你可以。

我说我生病不上线的时候很想你问问我。

他说你没有跟我说。

我说,要来的跟你主动想到的不一样。

他说,你得跟我说,我猜不出来。

我说,我觉得你不在乎我在不在。

他说,你不在玩游戏没意思,我本来懒得上,赌气给你看的。

我忍不住就哭了一会儿。

他说还有什么?

我说你和薯片在一起了吗?

他说没有,普通朋友,她现在有情缘了。

然后他跟我讲了薯片的事,包括薯片约他出去吃饭,也跟我说了。

我鼓起勇气问他,我去你那里玩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提过和我见面呢?

他说薯片可以,你不可以。

我说为什么?

他说薯片只是普通朋友,你不是。我们只能在游戏里。

我有点写不下去……对不起,等一会儿,我缓一缓。


嗯,他有女朋友了,没有结婚。

他很好。


我还以为隔了一个五一我可以很平静地给这个帖子一个结尾。

好像还是很难。

让你们久等了。


他说我们只能在游戏里,我大概明白了。

我应该问个清楚的,但是我不敢问。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只是哦了一声。

然后包子说,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我说不。

我活该挨骂吧,像小三一样的心态。

我想过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结婚了,可是我不敢问不敢听不敢知道。

因为跟他在一起那么好。

看着他那么好。

听他跟我说话,听他笑,感觉那么好。


包子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花卷你听我说。

我说没事的,不用说。

他说你听我说。

我说求你了。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求他什么事。

然后他顿了一下,很慢很认真地说,我女朋友在英国留学,等她六月份回来,我们就结婚。


他比我大了四岁。

我大二,他工作,但也不是特别大的差距。

家也不远。

所以我想过很多不该想的事,有过很多不该有的期望。

我梦到过自己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看到他,然后丢掉行李箱笑着扑进他怀里的场景。

梦醒后感觉也不是很不现实,不提能不能修成正果,见个面很容易啊,总会有那一天的吧?

这样想着偷偷开心过很久。

但现在看来始终还是YY过度而已啦,非常好笑。

要说那天和他谈话时的状态,我想我是着了魔。那一瞬间我真的觉得怎样都无所谓,有女朋友也无所谓,只是游戏也无所谓,只要还能在一起,就这样在一起,我可以不打扰他的现实。

但是包子就那么冷静,浇灭了我最后的那点不理智的情绪。

他可以那么冷静地说,花卷你听我说。

他可以那么冷静地说,我女朋友在英国留学。

他可以那么冷静地说,花卷,对不起,我不想骗你。

然后我也冷静下来了。

想起之前的那些想法,我觉得自己真差劲。

我们这样在一起,那个女孩子,他女朋友,又多可怜。


之后的事情其实就很简单了,我昏头昏脑地关了YY哭,接着卸载客户端,连再见也没说出来。

我真的喜欢他,即使我性格冷淡,不善言辞,从未表达,对包子甚至没有比别人更亲昵的称呼,“我会一直陪着你”就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肉麻。

但我有生以来的确是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以为自己能够放弃尊严放弃道德,放弃我原本认为绝不会丢弃的一切。

还好那只是以为而已。

我终究没有变得让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至于为什么现在才更,因为包子看过这个帖子了。

是馒头把地址发给他的。


上个帖子发过之后,本来打算接着写完,就看到馒头在QQ上晃我。

他说,花卷,我看到你的帖子了,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你好好的。

我慌了。

果然,他接着说:“花卷,我把地址发给包子了。”

我没有敢问包子的反应。

我甚至想干脆把包子屏蔽了吧,就可以不用看到他的道歉,或者安慰。

此时此刻,包子的歉意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要伤人。

但是我也没有屏蔽,也没有下QQ,也没有关手机,我不清楚我是怎样的心情,我没有出息。

我就那么一直不知所措到凌晨,包子的头像闪起来。

“对不起。”

这果然是包子的第一句。

“早三年遇见多好。”

这是半个小时之后的第二句,我想他考虑着该对我说什么时一定很犹豫很为难。

我们在一起将近两年,他没有对我说过喜欢,我也没有对他说过。

所以包子这句话让我心情很复杂。

一边觉得对包子的女朋友有所亏欠,一边又觉得有点开心。因为这好像证明了这段感情并不是我的独角戏,不是我自作多情。

我知道这是错的,对她不公平。


我又等了好久,没有下文了。

看到QQ主界面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我的好友列表里已经没有他了。

我打开YY,好友列表同样没有。

最后一次谈话后我也想过拉黑他从此再也看不见,可我没办法下手。

他帮我做到了,做得很彻底。

电话我没有打,应该也拉黑了吧。

他大概没有我所感觉的那么不了解我。

可是他的手机号早就刻在了我心里,QQ和YY的号码我也背得出,要不再想起也不是那么容易。

我的号给了室友玩,因为满是回忆舍不得删更舍不得卖,既然身边有人玩剑三,给她也算刚好。

虽然我好友本来就很少,但我每个号里都有个单独的分组给他。

第二天室友上号的时候告诉我,我所有号里那个属于他的分组已经不见了。

不是删号或者转服,是他上我的号删掉的。

我跟室友说,你把密码改了吧,可以改了。

我通过YY搜索好友看了一下他现在的资料。

他原本一直空白着的签名,挂上了三个字。

“忘了吧。”


后面的事情就没什么了,也不可能再有什么了。

室友玩过我的号后不停地吐槽我。这些号我玩了两年多,平均每个号十几个好友。她玩了不到一个星期,好友翻了一倍。

我的YY也是。YY是跟包子换帮后新申请的,总共有七个好友,其中就包括包子,馒头和稀饭。现在列表里面没有包子了,就是六个。

这就是我在剑三中的所有人际了。

我的号都退了帮退了JJC,帮会的群也退了。或许除了馒头稀饭还有原来帮会里的一些人外,都没有人知道我的号换人了吧。室友说玩我的号到现在一共只有两个人密聊过我,一个是馒头,一个是包子曾经的仇人,我碰见就会动手的一个藏剑,我们也打了一年多了,算是死敌。那个藏剑杀了被室友玩着的我的冰心,然后密聊问她号是不是换了人。

包子比较爱别扭,我就少和人接触。不过玩成这样,除了因为跟包子情缘后我不再加任何异性好友也不回应搭讪,我本身的性格也有很大缺陷吧。

不知道你们看我说的这些,会不会也觉得我太冷淡太闷。

包子和我曾是情缘,但他从未承诺过我什么,也并没有给过我游戏之外的期望,所以我不觉得他对我有所亏欠,是我一厢情愿了。

虽然你们并不知道他是谁,我还是不希望你们把他想得太渣。他有过失,我也有。

谢谢看了帖子并向我提出建议的各位,也谢谢说出自己经历的姑娘们,谢谢你们的善良。我无力去安慰谁,但我大概算得上是个典型案例。作为前车之鉴也好,互相舔伤也罢,希望我用心写下的这个帖子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希望你们都能幸福美满,像我一样的女孩子能少些,就好了。

不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