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的仇人A了……

发布时间:2017-03-22 阅读:

http://tieba.baidu.com/p/1415512878?pn=1


打算匿一下,因为自己也A了。突然想起了自己剑三一年半中,最恨的一个仇人!

如果说剑三有遗憾,那就是,A 之前,他比我先A!

如果说剑三有伤疤,那就是:擦,他A 之前,我一次都没有杀死过他!

如果剑三有欢乐,那就是:他从来没有成功的守过我尸!


顺带八一八,我和那混蛋的恩怨吧


楼主的仇人,是一个TC ,算是一个‘阵营归属感’非常强,强得有点脑残的人!——浩气

楼主是一个PVP 散人,那个时候就是NP ,然后GF ,70年代的ZC 都没有去过!——恶人!


我们的恩怨激化到了:


楼主78的时候,在黑龙升级,此人就追着我跑了整个黑龙地图,然后我们两个对杀到了半夜三点!


楼主80级,被基友拉去开荒五小(当年,五小多需要一奶,一WH ),每次出FB ,还在读条的时候,屏幕显示,你已经进入了战斗!

读条完毕,楼主就躺在地上,而仇人已经在楼主尸体旁边打坐!



楼主八十级,楼主撅着屁股在挖枸杞,此仇人从天而降,把楼主踩死,然后依旧在原地打坐!


作为敌对阵营,我们两个不仅是仇人,我们两个帮会也是仇人!

楼主帮会PVP 帮会,不蘑菇,不口水,不八卦,在线人数 15人左右,都喜欢独来独往!甚至帮会在一起玩了两年的人,彼此都没有在YY 说过话,甚至不知道彼此性别。但是打架的时候,都会陪你杀到通宵!

而楼主帮会的公告:日常:对XXX 帮会宣战


而那个仇人的帮会,是一个各种搞基,各种妹子,在线人数50+的大帮会! 他们帮战,一般都是带两个团,而且,高管出门,随身携带2个以上的奶妈!


然后每次帮战,我们都是游击似打发!但是,此仇人焦点一直是楼主……每次屏幕红色显示:XX 对你造成多少伤害,楼主就有一种想冲进电脑,将他碎尸万段的冲动!


直到某一日,楼主半夜上线,在黑龙悬崖处看风景,结果不小心掉下去,眼疾手快的把衣服脱掉,然后聂云到水里。


游了半天,才找到岸边,楼主正一件一件的穿衣服……

尼玛,一天二笔天策从天而降,把楼主‘吧唧’一声踩死!

***……半夜两点!半夜两点!黑龙某个不起眼的角落啊,尼玛,我们的敌对阵营的啊,尼玛,你在我身上开了卫星定位系统啊!

尼玛,劳资脱衣服游泳你都能发现啊!


那混蛋骑在马上,“人妖!起来!”

***,楼主:“起来个锤子!'

好吧,这是我们第一次说话!


我擦,我的萝莉衣服没穿的躺在地上啊,有些死不瞑目!

“起不起来?”

楼主沉默,懒得回答!

“起不起来?”

因为他们帮战特别爱口水,而且甚至带上了女性,什么十八代,因此,楼主的内心也是不屑于和这个二笔说话的!

“不起来是吧?”他下马,在我旁边打坐,“你不起来,我就守你到天亮!”

于是,楼主不厚道的将号停在那儿,然后爬去睡觉了。


后半夜起来上厕所,点开屏幕,那混蛋TC 不在了。但是打开近聊系统,笑得劳资肚子疼!

你的仇人XXX 下线 (那会儿貌似快四点了,这二笔真守了我一个小时)

战斗记录显示:XXX 成功对你使用截元丹……


第二天晚上刚上线,还在日常,帮会有人喊:黑龙营地,有几个XX 帮会的! 

才开始是,我们都是3V5,成功压制他们,结果不到十分钟,尼玛,从天而降一个半团!

看到仇人名字的瞬间,楼主有一种蛋都碎掉的赶脚!

然后我们三个人被一个半团坑了!


“谁也别动那个WH!我来杀!”

-看到仇人近聊频道的喊话,楼主内心奔腾了无数个 -艹-尼 马


因为当时时间还早,所以我们都不可能下线,都是死了又复活,复活了又起来杀!和我一起的是帮会两个犀利TC ,他们每次复活都能突出重围,然后又稍作休整回来杀!

而楼主的结局就是:起来,被他踩脚下!

交了星楼,想聂云,他们帮会的人就给插气场,于是,他冲上来,又把我踩脚下!


到最后,装备估计要红了,他来了一句:要不?你脱了衣服来!


于是那天:楼主和这个混蛋二笔**的仇恨度打到了:生死相杀,恨之入骨,凌迟处死!(好吧,原谅我现在还很激动!)


楼主不得不承认,是一个手残党,但是,80初,装备没有起来,TC 真心秒杀人!

那个时候,系统提示:你的仇人XX 上线了。楼主脑子里自动回复:艹-尼-马!


别问我那天被他守到了什么程度,反正楼主躺地上,他骑在马上,他帮会的人都围着楼主打坐!最后,那些人估计都看不下去,纷纷撤离!我们帮会的TC 来骚扰,楼主才找到机会跳崖逃跑!


那天楼主决心玩奶花,但是,一想到杀不死他,内心就有一种吃了苍蝇难受和憋屈!

于是,楼主做了一个很二笔的举动,练一个TC 小号,拜他为师,然后杀死他!


对了,你们有没有做过九黎声望那个套马任务?

每次都要集中精神,系统的马非常快,一不小心,就漏掉几匹马,然后再做一遍!


但是,尼麻麻啊,要是你骑在系统马上,全神贯注的做着任务,却看到你的 仇人顶着红名跟在你屁股后面,等着你下马的瞬间来突你的感觉么?那是一种 无语,愤怒,又艹-尼-马的感觉啊!?

你麻麻,你有试过,被他追到沧澜江边,然后坐大鸟逃跑,他骑着鸟追着你,然后你无奈跳崖自杀,摔死回营地,发现,他就在离你不到三十尺的地方么?


我当时恨不得自己有一个‘剑影留痕’把他推下山崖!

你有试过,你在打三万多血的老虎时,时刻要盯着屁股后面,天上,或者某个角落,有没有一个红名TC 突然冒出来,然后‘吧唧’一声把你踩死,的提心吊胆的赶脚么?!


不好意思,痛苦的回忆,常常让人激动!

哦说道去练级小号TC ,但是楼主又要筹齐装备,于是招人代练!


我才不要告诉你,我最好的几个基友,就在他帮会!

某一天,我就问其中一个基友:你对你们帮会那个XXX二笔天策了解么?艹-尼吗,那混蛋简直是禽兽,BABABL……恩,下次别让我看到他,看到一次,追杀一次……巴拉巴拉,楼主就说了一通坏话!

基友:他……他是我师傅!

楼主:咕~~(╯﹏╰)b,好吧,你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找人代练的小号拿到手了,好吧,我看到……TC 技能的一瞬间,就蛋碎了。

为了怕被发现,楼主的TC 小号暂时不入阵营,于是,就加了仇人的好友!


好吧,我要承认,主动加他好友,真的让我恶心的抱着键盘想吐,但是那些被他踩死的血腥又残忍的经历让楼主忍着找到了他的位置!

洛阳门口插旗!

于是,楼主一身蓝装跑到了洛阳,看着那二笔啊,正在拿着长枪和人戳戳戳!

一想到我曾被戳戳戳死过,我有掉头想走的冲动!


不得不说,他PK 挺犀利的,当然,他的犀利是建立在他猥琐之上。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就二笔的M 了他!

楼主:收徒不?(恶心想死!)

仇人:……

楼主:拜师,学PK 

仇人:你到我帮会,我就教你!

楼主:好 ,但是要晚上跟师傅说一下退帮,得交代一下!

仇人:恩,打架要想了解对方的技能?你熟悉哪些职业?

楼主:万花

仇人:恩!好,晚上带你去杀一个万花!

楼主:……谁?

仇人:OOOOO 

楼主:我艹-尼-马!!!!!!!!!!! 


好吧,我看到自己名字的瞬间,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然后成功的在剑三骂了第一句脏话:

我艹-尼-马~~~~~~~~

恩,是的,我满屏幕的对他发了这个三个字,知道楼主很痛快的下了线!

哇塞,当面对自己最讨厌的人爆粗口那种感觉,太过瘾了!


满屏幕的艹-尼-马,虽然骂的痛快,但是楼主更是愤怒的无与伦比!

于是,把TC号扔了,开始了我坎坷的奶花之路,劳资让一次也杀不死我。

恩,我杀不死他,但是楼主决心以后恶心死他!

我恶心死你,恶心死你!

于是,楼主身上各种蓝药,红药,各种截元丹,各种减速的,加速的……(楼主唯一的生活技能就是制药!)

除了黑龙就是ZC ,就不给他杀我的机会!

所有的装备都换成了奶装,于是那天,楼主做完黑龙,就撒丫子的往营地跑。


黑龙石头后面,一个熟悉的红名冲 出来,吧唧把我踩地上。

星楼,毫针,聂云,翻身太阴,春泥,重置太阴……


然后,我们隔着几十尺遥遥相望……

那二笔看着我满血,好像有点反应不过来,拿着抢傻站在那儿。

于是,楼主好脾气的在地图上发了一个:撒哟娜拉 !

转身回了恶人谷!


处于对此二笔的讨厌,还有想到那次黑龙看风景都被他找到,于是楼主那天ZC 完了,打算蛋疼的去做一下RC !

世界上喊:来TC ,来治疗。

因为那天RC 是WLG ,所以对奶花很轻松,于是楼主点了入队,飞进FB。

团长:奶花?

楼主:恩,那在喊一个TC!

于是,楼主也跟着队伍扯着嗓子喊,YXWLG ,来一个T ——4=1,奶妈求T 。。。。


一分钟后,队伍显示:XX 加入团队!

楼主的蛋,瞬间好疼!

仇人:?

楼主:我

楼主:艹

楼主:尼

楼主:马

团队:……

然后,楼主退队!


楼主被传出FB ,正盯着世界平道,屏幕显示:XX 对你造成多少伤害!

那天在WLG 山,楼主难得的一次RC 没有完成!


之前提过,有几个很好的基友是二笔仇人的徒弟,那天蛋疼的M 我说去打FWK ,带一个新人毕业!

于是我进了队伍,然后看到:一只小黄鸡AND 一只小黄鸡AND一只小黄鸡。

楼主:我进了养鸡场?

基友:噢,不是,是法王窟动物园,待会儿你会看到蝙蝠,看到地鼠,还能看到哈士奇!

于是我们一路横扫清小怪,到了老一面前!

据说TC 战场,待会儿才能来,于是楼主打算去一个YXWC ,回来之后,楼主看到,自己的小萝莉面前,站着一个拿着长枪的TC !


那一刻,几乎是本能的,楼主太阴转身聂云!

是的,没错,那二笔TC 入队了,看我人物动了一下,他转身冲到BOSS 面前,开始抗BOSS!


这世界上有几种事情很讨厌!

就是随时都想把你踩死的仇人!

还有就是你无论如何也杀不死的仇人!

还有就是,你还必须要奶你的仇人!

楼主是这么没有骨气的人么?!



二笔仇人的血,如同黄河之水,流得滔滔不绝!

仇人:曰,奶我啊!

楼主:……

仇人:曰,奶啊,奶我啊!

楼主:……

仇人:OOOOO,曰,奶!!!!!!!!!!!!奶我!

楼主:曰你?还是要奶你?

仇人:……

众基友:O爷啊,求你奶他一口!我们给你跪下了!

楼主:他说曰他!

仇人:……

众基友:……

耳机里一声惨叫,二笔仇人死在了我面前!


基友偷M 我:O爷,求你了。带小号啊,你大发慈悲!

楼主:全世界就没有T 了?

基友:我师傅是一个好T !

楼主:哦,所噶!那继续……


当然,那段私聊,二笔TC 没看到。

基友就团队说:师傅,师傅,刚刚花花卡了,我们再试一次。

仇人:你确定那人妖是卡了?

基友:……师傅,花花真的卡了!

仇人警惕的看了我几眼,然后冲到BOSS 面前!


那鲜血,宛如西边的红霞,染红了整个FWK,美得楼主心肝儿都在颤!

仇人再一次躺在地上,我前所未有的舒畅!

众基友:……

楼主:菊部地区,有点疼!

系统显示,XXX 离开了团队!近聊频道显示!

仇人:艹——尼——马,死人妖,给我滚出FB,劳资今天一定要送你回营地!


好吧,这会儿,要单挑杀死楼主,已经成为了二笔天策遥不可及的梦想!

于是呢,仇人某天依旧九黎日常,扔炸弹回来,遥遥看见一个红名站在我将要落地的地方。

而他旁边,多了一个奶妈,一个羊咩咩!

那天我死的很惨,他几乎是放下了几只蹄子把我踩得个稀烂,好像还不泄恨的一直用言语刺激,想要楼主复活,然后反复肉虐!


当然,对付这种人,就要对他使用‘冷暴力’,你越是不理他,越是不起来,他就越是抓狂炸毛!

当然,楼主当时已经恨得牙痒痒的找基友:我**师傅什么时候带奶妈,和保镖了!

也在当时,楼主得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而那个秘密,让楼主笑趴了有木有!


基友告诉楼主:此二笔仇人的,在帮会有一个情缘!貌似是那个妹子主动追他,然后他们情缘了!很不幸的是,这二笔有一个哥们,在某天他们帮会开会时,那个哥们当众向二笔仇人的情缘表白了!


更稀奇的是,他情缘欲拒还迎!总结呢就是:此二笔仇人,被他哥们戴绿帽子了!


哈哈哈,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楼主就在电脑面前笑得肝肠寸断!

尼玛啊,劳资这一辈子,中运找到了一个报仇的机会!

劳资要把过去的耻辱,一并的洗掉!

于是,楼主深深的八卦了二笔仇人狗血的爱情后,开始行动了!



二笔很爱追杀我,有木有……特别是九黎的时候,会守在交任务的地方噶?》(尼玛,楼主才不告诉你,从80初做九黎日常,直到后面转服,在另外一个区才到尊敬!貌似11月份,%>_<%十一月才拿到九黎马具!)



几天后,我终于在WLG 附近被二笔仇人守尸了!

其实,我在等你,有木有!

那天,楼主格外兴奋,率先敞开胸怀和他打招呼!

楼主:hello

仇人:?????

楼主:听说你最近过的不好?

仇人:?????

楼主:所以,我打算送你一个东西!(大家还记得隐元会送的那个绿色的藕叶帽子么)

仇人:什么鬼玩意,啰嗦什么,爬起来!

楼主:绿帽子啊,送你绿帽子……恭喜恭喜,发来贺电!


发来贺电,对他的杂毛,我心情倍感舒爽!

看到我发的那个绿帽子,估计他有想把我凌迟处死的感觉!

就开始对我各种谩骂!

无非就是:死人妖,有本事起来?

死人妖,劳资见你一次就杀一次(话说,你一直都是见我一次就杀一次!)



说说楼主的情况吧,那个时候,战阶没有需求了,其实也是半A 的状态,而且工作很忙!

上线的时候,碰到了就杀,杀不掉就想办法逃,然后得知他被带绿帽子,的确让我嘲讽了他。


然后他各种炸毛之后,楼主就下线了,于是了几天之后,我们的最后一次交集吧!


人生何处不相逢,跨服战场-丝绸之路,遇到了二笔天策帮会的国家队!


他作为指挥,赫然在里面,劳资散排的,觉得疼都要碎了!

而且根据对他的了解,哪怕劳资躲营地,他一样会冲进来!

于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楼主打算背着小旗子,走小路避开他!


战场这儿,先说一个事儿。

大家都记得在九月份的时候,剑三要开新区了,而这个时候,二笔仇人帮会出现了问题,他作为一个高管估计也有点难过!


刚好这个时候,几个基友打算拉着楼主去新区,然后恶人谷弄一个搞基帮会!

但是楼主那会儿半A了,作为新青年,自然要投入工作,无奈基友盛情难却,也就答应了。

大家在期待开新区的同时,都在YY 里讨论取什么名字,比如家族名字之类的。


因为他们取的名字太搓,于是楼主就上了YY 和他们争论起来(剑三一年半,也就他们几个基友听楼主在YY 说过话),就在楼主吵得不亦乐乎时,

基友:O爷,O爷,我师父来了……

楼主背脊一冷,忙切看YY ,果然看到那个二笔仇人的YY 在我们房间!

那个时候,我有一种尴尬又想骂娘的感觉。

不过,二笔仇人没说话,停留了一会儿又走了,于是,楼主就说:你妹啊,下次让你师父小心点,弄死他。

基友:O爷,O爷……

我预感不好,一看,尼玛,他……他……竟然又回来了!


于是那天晚上,他的YY 就反复的进入(YY 频道是基友的,我们都是黄马),楼主于是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不过第二天,二笔仇人的徒弟突然在游戏M楼主!

基友:O爷,和你说一个事儿。

楼主:放!(散队神农被几个人浩气追得鸡飞狗跳)

基友:我师父说要和我们去新区!

楼主:什么!? (耳机里传来一声惨叫,楼主手抖扶摇没打开,死在了小黄鸡的大风车下面)

基友:我师父说要和我们去新区,你怎么看?

楼组:看锤子啊,他去了我不去!我艹……

然后基友就说他师父在这儿貌似也桑心了,想换一个新环境,故事曲折类似杨白劳和喜儿什么的!

楼主也无奈,好歹基友都是二笔仇人一起带大。

楼主:随便你,反正我上游戏的时间少,就是打酱油,但是,如果他在,劳资宁肯自绝经脉都不要和他家族名字!还有,不和他升级。不和他副本,不和他战场……如果那二笔再玩TC ,劳资……劳资也玩TC !


不过……当时新区开的是月卡,所以我们几个放弃了。好吧,楼主是点卡区的……

挖坟的你们,小心蛋疼!

镜头转到战场,貌似十月了噶,这中间各种被守尸,对于楼主送绿帽子的嘲讽,那货好像有了免疫力!

于是,楼主怒了,那几天就七点钟起床把九黎给做了……黑龙也一并做了,劳资让你守,守你妹!



安静了几天,在丝绸之路这个最蛋疼的战场,但是如果强退,估计又要被嘲讽,于是楼主,就骑着黑马,笃笃的绕小路。

尼玛,人越少,走起来越怕,感觉想赶夜路一样,眼皮都在跳!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比先赐其一个‘二笔’的仇人!

那二笔想幽魂一样冒出来,站在山坡上俯视着我!

尼玛啊,你不是指挥嘛,守旗子也不是这个点儿啊!

尼玛,素月加九黎马具啊,你怎么不去SHI啊!

同样的80毕业,劳资做九黎,就被你守尸,你九黎尊敬了,劳资还差几千啊!




楼主看了看二笔身边没有保镖和奶妈,也不是那么怕。

你盯着我,劳资不会盯着你啊!

而且,我还不信,这么远的距离,你敢冲下来!

于是,我们就一个上面,一个下面,大眼瞪小眼,谁都没说话!


大眼瞪小眼,瞪了尼玛几分钟,楼主看那二笔没动,心里想着他是不是YY 指挥,一直切地图,所以,忘记了楼主的存在。


于是,楼主下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

“吧唧!”楼主瞬间被两万J 的素月踩翻在地!

这混蛋,简直太人渣了!


仇人:哈哈哈……

楼主:……(哈你妹妹!)

楼主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赶脚,马上星楼,转身就跑!但是,因为没有脱战,无法上马。

刚跑了几步,那二笔就任驰骋追了上来,我以为他要踩我,马上一个小轻功。

结果,那二笔围着我绕 了几圈!

仇人:你不是说我杀不死你嘛?干嘛跑得这么快?

楼主:好啊,杀啊!十分杀不死劳资,你滚!

仇人:我不杀你,我让你一分都拿不到!

楼主:艹! (这人太卑鄙无耻了!)


然后那天就上演了,一个天策马上追,一个万花地上飞的场景!

M D ,他看我要脱战了,就踩我一下!反正就是想着法子不让我脱战上马,自己骑着一个白马围着劳资!

战场完全被他们碾压,恶人这边很多人强退,楼主咽不下这口气,就死活不退!

但是打也打不了他,死也死不了!


终于,估计他也追累了!

仇人:好了,你别跑了,让你死一下,得几分!

楼主:滚!(士可杀不可辱!)

然后楼主,开始自绝经脉!

但是刚到一半,那二笔突然冲上来,踩着楼主,‘吧唧吧唧’不挺的戳!

无数个艹 尼 M之后,楼主把游戏强退了!


楼主这种散人PVP,作为奶,没有情缘。

也没有那种:你在前面冲,我在后面默默奶的对象

也不爱FB ,也不爱赚钱,而且,战阶也13了,因此游戏没有了任何追求。



本身很长一段时间,就处于半A ,于是,那天受了刺激,楼主干脆决心A ,好好投入工作,做一个大好青年!

作为典型的人来疯,楼主马上把身上的几万G 啊,石头啊,箱子啊都寄给了基友,并告知他们:

楼主决心远离剑三,真爱生命,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删号了!


第一个知道此事的是我那去隔壁服的徒弟,他说要开JJC 了,我那奶花全身附魔好歹极品,删除了可惜,不如送给他玩!于是,第二天,徒弟果然把号转服务了(劳资的九黎也是徒弟在那个区给让他做尊敬的!)


于是,楼主就这样神速的A了!也再也没有上过YY ……



后面开JJC了,也就是过年那段时间,徒弟他因为要回家过年,也没法玩,又让我把号转回来。

只是物是人非,好友仇人列表里空荡荡的。

基友倒是都安在,回游戏就因为是过年期间,也没有怎么和他们打JJC !

上线,就变成了在融天岭看风景和听那儿有些哀伤的背景音乐!


某一日,看到有人挖枸杞,才突然想起那个曾经踩过我的二笔仇人,于是就去问了基友!

得知的答案啊。我A 了没多久,那二笔仇人帮会解散了,于是,他也A了……


前几天,楼主回到了工作的所在的城市,将游戏客户端卸载了。

游戏里没有什么遗憾的,但是如果GWW 让我许愿,我一定要说:让杀XXX 一千次吧!


其实今天写这儿,是因为认识的一个TC ,他被认为用宏封掉了,然后他谈到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朋友A 了,连仇人都A了。于是,楼主才突然想起,曾经有那么一个恨之入骨的仇人!


恨得想要买凶坑杀他,恨得连了小号想凑他,恨得甚至想过去挖了他情缘,让他痛苦一辈子噶!


这么多帖子,乃们都是欢乐的看过来,然而楼主真心血泪走过来。

这里面,只有一个人知道我写了这个树洞,里面的事情他也被我吐槽过,曾对我表示深深的同情,然而今天他看了也表示各种欢乐!你们的态度让楼主有一种想SHI 的冲动。


至于楼主的性别,大家还是忽略吧,我估计如果他没有听到我声音,也不知道楼主真实性别!

至于很多人问,为何他对楼主这么恨之入骨,那要从楼主当年才入阵营说。


据说某朵小万花不小心入了阵营,但是内心热爱着老王。某日小万花被拉人了某个帮会时,YY 六十多人,某个高管就在YY 说,今晚我们要把XXX恶人帮会打残,让他们退出这个区……


正在这个高管大放阙词,豪言万千,壮志凌云的时候,

此帮会系统提示:OOOOO,退出帮会!

而世界频道提示:OOOOO ,通过地下交易成功加入恶人谷!


后面,基友告诉我,当时那位高管几乎是颤抖着说:追杀这个OOOOO!


这个高管,就是那个二笔天策。而那个在他帮会呆了不到五分中的万花,就是苦逼的楼主!


明明是最痛苦的事,虽然现在想起来欢乐,但是当时真心苦逼!


你们会为了一个仇人,然后花几百RMB 去代练一个TC小号么!

你们会为了复仇恨不得挖他墙角,然后YY 他被你挖墙脚痛哭流涕的样子么?

你们会在做九黎的时候,恨不得安装一个仇人提示插件么?

你们会哪怕看风景,都要警惕,有一个红名天策从天而降么?

你们会被一个TC 追都鸡飞狗跳,然后想死 死不了,想逃逃不掉么?


你们会听到一个人的名字,而脑子自动回复:***么?

你们会看到一个账号,恨不得上号,把他的武器和马给盗了的冲动么?

你们看到一个人躺尸,会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截元丹为给他么?


苦逼的楼主……就是这么过来的!

恩,我还得忍受他各种谩骂:比如,死人妖!有本事起来?

:死人妖,就知道装死?

:人妖,你退阵营劳资不杀你!


人妖,人妖,你全家才是人妖……



好吧,听说他帮会散了,我还特意发去贺电的,不过那个时候A了,关注了他们的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