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讲个故事吧)万花和天策(渔村暮火)

发布时间:1970-01-01 阅读:

作者:384封未读


剑网三某服某蘑菇帮的某帮主,一日在长安神行点发现一个没有帮派的80级女万花,随手点了邀请,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那个女万花进了帮。

这个女万花就是我们故事的女主角,为了方便讲述我们叫她花间吧。

像大多数新人入帮一样,帮里的老人都会刷一下帮会频道,盒子的自动喊话、献花、鼓掌、还有是男是女的例行问话。

花间什么都没说,只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这位年轻的大学生帮主,热心于打蘑菇,打蘑菇之余喜欢关心一下帮众,没事就点开帮会成员列表,看看大家都在干嘛,在帮会频道问问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带升级,带打本,帮做东西等等来者不拒,包君满意。

每个帮里都有一些小透明,一般的帮会管理者也不会去在意这些人。这些小透明是真.休闲玩家,不打蘑菇,不打架,或为风景党,或为挂件党,或为纯无聊发呆挂机烧点卡党,不说话,无口水,无纷争,也无建树,对帮会没什么贡献,也没什么损害,属于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那种。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帮主发现那只他亲手招进来的女万花在帮会里真是透明到一定程度了。不挂yy,不进帮会群,游戏里从不说话(入帮俩月只在第一天发过一个微笑的表情),每天8左右点上线,11点半左右下线,上线时间到是不算短,但是从来不下团本,天天就是四件事,种菜收菜,大战,黑龙,小英雄本刷挂件,然后下线。

帮主觉得帮里有花间这样一个特殊的存在很不和谐,于是主动密了花间。



“你的副本装现在是个神马情况啊?”帮主记得花间刚入帮的时候是穿的任务蓝装,不过想她种菜都种俩月了蜀风怎么着也齐了,有意想让她跟帮会的普通荻花团。

“两件蚩灵,四件蜀风。”花间回的到是很快。

“这周五晚上帮会打普通荻花,你来吧,凑一身蚩灵很快的。”

“。。。我不太喜欢打本。”

“。。。没事啊,普通荻花很快的,你躺尸都行。”帮主看着这么“不知进取”的花间,心里略着急。

“哦,那好吧,谢谢帮主了。”

花间最终是同意了,帮主发誓以后再也不乱收人进帮了!



周五晚上,花间去了帮里带新手的荻花团,dps马马虎虎,但好在也不算全程躺尸。出了两件蚩灵牌子,她跟另一个刚入帮的花间一人一件。打完荻花又去了龙渊泽,boss掉了一枚235的花间戒指,帮主看了一下俩花间的装备犹豫了一下说:给花间吧,她装备差不多快齐了。新人花间没有意见,毕竟放到现在龙渊泽都算是碾压的本,一个235戒指根本就不算什么。

没想到的是花间飞快的在团队频道里打了一行字:我现在不需要,给她吧。

帮主愣了,花间现在用的俩戒指一个帮贡戒指,另一个是个蓝色的戒指,虽然是270品的,但是属性实在是不怎么好,这样的装备竟然说不需求,帮主有点想不明白。

不过他也没多想,她这次不要,下次再打就是了,就把戒指分给了新手花。



都说帮会成员之间互相谦让是好事,但是有时候却也未必。

花间又跟帮里打两次荻花新手团,连带龙渊泽照例。殷青丝慕容野狐次次掉花间戒指,第二次花间以同样的理由让给那个新手花了,帮主也没多说什么,好歹帮里又一花间装备差不多齐活了,是谁并不重要。

第三次又出花间戒指,花间又在团队频道打了一行字:“我不需要这个了,给其他人吧。”

帮主很无奈:“大姐啊,拜托你收下吧,帮里没人需求了,二内也没有!”

“哦,那好。”花间拿了那戒指,似乎还很不情愿。

关于这件事一般人的看法是这样的,一次谦让说明你心地好,两次谦让说明你真的是心地好,三次谦让这只能说明你有些故作姿态了。



有一次帮主跟我吐槽帮会不好管,新人不好带,然后提到了花间。

话说帮主那天在长安无聊看人切磋,然后收到密聊,“帮主在吗?”,一看竟然是花间。

花间就站他跟前,一身蚩灵,样子终于不算那么难看了。

但是帮主发现那天掉的戒指花间并没有用。

“那个230的戒指你怎么不用啊?”

“哦。。。”花间回了一句。

再点开花间的装备一看,帮主差点吐血,她把245的帮贡戒指换掉了!

“把那个蓝的换掉!”

花间:“。。。。。。”不过她还是没有换。


然后花间跟帮主说:“帮主,我实在不喜欢打副本,以后不跟团了行吗?”

帮主说:“你pvp不玩pve也不玩,那玩这游戏还有什么意思啊。”

花间说:“我真是纯休闲的,每天做个大战,刷刷挂件就够了。。。”

帮主郁闷了,他知道游戏里有大批这样的人存在,可他不希望这样的人出现在自己帮会,什么叫网络游戏?热血!!江湖!狐朋狗友!基个痛快!天天一个人玩那还不如去玩单机!年轻的帮主表示不能理解花间的想法。

“帮主,要不我退帮吧,你要是介意的话。”

“哎哎哎,别别别。。。。”帮主有些语无伦次了,他放弃改变这个花间了,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身为帮会里的资深八卦成员,我敏锐的嗅到了一股特别的气息。

关键词,蓝色戒指。

我决定去接近这个花间姑娘,套出她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也好在贴吧刷刷战阶。


掌握了一下花间姑娘的日常活动日程,两周之内的帮会团本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推掉了,当然代价是无偿提供各种团本宴席。

看到花间在黑龙,我就立马神行过去申请入团,一会儿甩一个蛊惑,一会儿甩个醉舞,一会儿起个千蝶什么的,力求在姑娘跟前混个脸熟。

看到花间在刷天工坊,我就在帮会里边刷频:哎呀挂件又没位置放了,有人去刷挂件包吗?奶毒求组队啊!

帮主:切毒经自己刷去!

我:鄙视,吾万年毒奶!

然后私密帮主:有没点眼力价!


花间姑娘没有一点反应,楼主心中煎熬,只有主动出击。

“花间,你干嘛呢花间,是不是在刷挂件啊,带我一个呗,可怜。”

花间邀请你组队,bingo!



话说这个花间姑娘给人的第一印象还真是不是特别的好,呆,冷。

刷本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只知道放技能清怪,枉我一直在她跟前蹦蹦跳跳,也没得她一句:妹子你好可爱,衣服很漂亮啊之类的客套话。

以往碰上这样的人,我一般就当是萍水相逢,打完就散。可这次不一样,我是故意接近她的,怎么着也不能无功而返。

那天手红,掉了好几个挂件包,花间一律点了放弃,我跟她说我用不了这么多,你也拿两个吧,她就说不用,我还有空位。

刷完副本等神行,我点开她的装备,然后问她:“哇,你蓝色的戒指怎么是270品的,很少见呢,怎么来的啊?”

“升级的时候刷到的。”

“在哪里啊?”

“无量山。”

那颗戒指叫渔村暮火。



神行好了,我问花间要干嘛去?

她说要去融天岭,我说你去融天干嘛啊,今天的世界公共是白龙口。她说就是去看看。

我立马说,我也想去,我觉得融天的景色特别有味道。其实我打心眼里喜欢的是巴陵的山清水秀。

到了地图,花间姑娘就直接无视我的存在了,骑马一路狂奔到断肠丘,然后在那发呆。

这个时候我点开了游戏的背景音乐,说实话那个曲子确实很特别,有一种满目苍凉的悲壮之感。我猜不到花间姑娘站在这里在看些什么,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只能跟着傻站着。



为了我的八卦大业,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花间一上线我就组她,然后一起大战,黑龙,刷挂件,然后去融天发呆冒充npc。在外人眼里我俩俨然就是一对百合花了,但是天知道她每天跟我对话不超过三句。哪怕我为了调动气氛,胡诌瞎侃引她说话,她也大多只会回,恩,哦,好的,呵呵。。。在帮会yy因为太喜欢聊天而被帮主封麦的人表示快没有耐性了。

“你不去打副本了吗?”终于,那天在融天挂机的时候她问了我一句。

“哎,副本打累了,想休息一段时间。”其实我恨不得烛龙殿每天一个新cd。

“哦。”

然后花间又沉默了,我看着融天岭光秃秃的山岭心里想,我是不是应该放弃了,也许她背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八卦,那枚戒指对她来说也仅仅是单纯的喜欢,毕竟名字听着还不错,而她这个人或许也不是故作神秘,而是本就如此淡漠的一个人。

“你跟我在一块不觉得无聊嘛?”花间突然发问。

我几乎本能的就要说是,幸亏隔着电脑,手指比嘴巴反应要一拍,我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不会啊,我也喜欢安安静静的。”哎,全家人都说我有多动症,建议我去医院治一治。

“呵呵。”

此时此刻这俩字真是太打击人,我默默地点了神行。



“你听着这里的音乐有没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读条读到一半的时候,队伍频道里冒出这样一行字。我立刻向前跑了几步,打断了读条,却也跌下了山崖。

我默默的躺在谷底,看着花间又打出一行字:“我之所以不喜欢打本是因为之前打的快要吐了。”

正所谓朝闻道夕可死也!我觉得洒家这辈子值了!


花间姑娘名字里有一个了字,在下边的故事里为了方便讲述,我们就叫她了了吧。


去年5月份,了了在浏览网页的时候看到一副剑网三的图片,觉得非常美,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于是就下了游戏。

了了之前从没玩过网游,在建人物的时候觉得万花姑娘好看就选了万花,当然她也不知道操作难度五颗星的万花对网游小白的她真的是种折磨。

看不懂地图,做任务会撞树,三星望月摘星岩傻傻分不清楚。什么?还要叠buff?了了只会按照12345的顺序哪个亮了按哪个。

聋哑村的怪很讨厌,一引引一堆,想逃的快点吧,一按太阴,又引一堆。了了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试着在地图频道喊了话,问有没有好心人帮忙,没有人回应他。我想那个时候,大号们估计都在冲80或者练五毒小号吧,又或者在刷五小普通荻花什么的,总之那一天没有人帮她。

无奈,了了去官网看了看,然后她放弃了万花,建了一个军娘。



天策天生就是抗揍的,了了用军娘做任务比用万花顺手多了,虽然也还是磕磕绊绊,但是级数却是一点点的升上来了。

了了30级出头的时候在洛阳武牢关做任务,那块的任务绕来转去的把了了弄的有点懵,好像有个任务npc还一会儿有一会儿没的,了了死了几次后就站在路边,切出去百度任务攻略去了。

等她再切回游戏,发现竟然有人邀请她组队,是个跟她级数差不多的小五毒,站在她跟前,一手执笛,一手叉腰,姿势很是霸气。

了了点了接受,然后跟着这个一路蹦蹦跳跳的小五毒做任务。

“你任务做到哪里了?”

“狼烟。”

“跟着我。”

“恩。”

于是,一整个下午了了跟着这个霸气的五毒萝莉清完了洛阳还有洛道的任务。



做完洛道的任务,小五毒说要下线,了了说加个好友吗,可以的话明天一起任务吧,小五毒说好啊。

第二天,了了上线做任务,等了一天也没等到小五毒。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了了满级好友栏里那个唯一的名字再也没有亮起过。


满80的了了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于是她依旧在地图清着任务。有一天在黑龙沼做任务的时候她碰到一个70多级的纯阳,那纯阳在近聊里问她:“你都80了怎么还清任务啊?”她回:“不知道该干嘛。”纯阳打了一行点,然后邀请她入帮。

这是了了的第一个帮会,常在线连她一共三个人,其他几个号都是那仨人的小号。纯阳让她去种菜,说帮贡可以换蜀风套,等她换两件装备出来就一起去做大战。

了了就开始天天种菜,计算着种子成熟的时间,刚开始种一级种子的时候为了多种几次,半夜还会爬起来收一次。

了了中了两周左右的地,帮贡也攒了几万的时候,那个纯阳帮主却告诉她,他们几个都是要毕业的大学生,毕业了不准备玩了,让她再找个帮会或者继续在帮里种地也可以。

帮里就剩了了了一个在线的,看着那些灰暗的名字,了了决定继续种地,种一套蜀风出来。




了了告诉我她出稻香村的时候,拿的是乾卦,可是这个卦象却没有带给她好运不,她的游戏之路一开始走的很不顺利。

那天了了上线准备收菜,可是她发现她进不去帮会家园了,头顶上也没有了帮会的名字,她的帮会解散了!(应该是可恶的盗号者所为!)

那天的了了真的不想玩下去了,几天没有上线。但是她又实在舍不得那个辛辛苦苦练到80级的军娘号,她在网上查了查资料,决定入阵营,如果暂时下不了副本的话,那就一个人混混战阶吧。

入了阵营,就可以每天做黑龙,周末挂攻防,这都是了了可以做到的。

如此这般过了一个多月,7月中的某一天,了了在长安神行点被一个花哥邀请入帮。

此情此景是何等的相似,以至于了了跟我说在她收到现在的帮主的入帮邀请的时候,她迟迟没有点接受,是因为她突然很想哭。



为了方便讲述,我们把了了进的这个帮会叫做前尘(请勿对号入座)。前尘帮会是比较强力的蘑菇帮会,强力到什么程度呢,去年7月份的时候帮里的25普通荻花龙渊泽已经全通了。

前尘的帮主是个犀利的女剑纯,以下我们叫她青青。花哥是帮里的副帮主,同时也是帮会团的指挥。

了了告诉我说后来她问过花哥为什么当初要收她进帮,要知道这种强力的帮会一般是不会随便收人,要收也是某某的亲友,某某的徒弟,某某的引荐这样。花哥说是因为怜悯,满级一个多月的了了装备真是惨不忍睹,但此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是在故事的最后花哥才告诉她的。


了了进帮后,花哥在帮会里打字说:“新手朋友,大家多照顾一下。”

花哥的这行字让帮会里小小震动了一下,因为花哥的这句话透露的信息如下:这个军娘是花哥亲手收进来的,这个军娘和花哥应该有着某种关系。徒弟?现实中的朋友?朋友的朋友?亦或是从未公开的情缘?种种猜测让帮里的人尤其是妹子们有点不淡定了。要知道花哥不来不收人进帮,在前尘那一向是帮主的职责,虽然他也有权限。没有人相信他们是萍水相逢,但是在故事的开始他们的关系也仅此而已。


是的,花哥很招妹子喜欢,帮里的妹子明里暗里想跟他情缘的有好几个,理由是什么呢,通过了了的描述我来提取几个关键词吧,团本指挥,70年代橙武,声音好听,性格冷酷,黑长直,没有情缘!



了了告诉我,在她入帮的第一天青青帮主就私密过她,问她跟花哥是什么关系,她实话实话说不认识,就是莫名其妙的被收进来了。青青回了一个哦字,也没多问。

花哥对了了很照顾,拉她进yy,给马甲,指导她改名字,拉她进聊天频道。了了告诉我说她第一次听到花哥的声音的时候觉得这个声音好听是好听,但是感觉很清冷,又有点严厉,她一句话都没敢说。

yy弄好了后,花哥问她大战做了没,她说没。花哥就喊了几个人带了了去大战了,这几个人里有青青帮主,一个铁牢天策,是帮会团的主t,我们叫他小龙,一个藏剑,我们叫他破天。您说没有奶?怎么会,这位花哥可奶可T可输出。



花哥几个人带着了了打完了大战,然后又打了一圈五小,期间花哥对了了说,你看好小龙是怎么T的,你玩天策肯定是要学会Tboss的,然后又给她讲解了一下铁牢常用的技能以及每个boss的打法。

打无量宫的时候,去1号boss的那个山头,尽管有花哥指导,可了了就是怎么跳都跳不上去,好不容易跳上去了,镜头一转又滑下来。最后了了觉得实在是不好意思,就说要不别打了吧。花哥回了一句这样你就想放弃了?了了就再也不敢吱声了。

打本的时候青青跟小龙没怎么说话,到是破天在她跟前跳来跳去,时不时留着哈喇子说军娘我要推倒你,还经常给她上探梅,对此,了了只能发流汗的表情。

打完五小,青青提议去荻花打石头,小龙跟破天都说好啊,但是花哥说时候不早了不想去了,然后又说让小龙跟了了一块去趟主城新手镇,让了了洗掉经脉跟镇派按照小龙的点。

青青什么都没说直接退队了,破天又留着哈喇子说了一句:南皇军娘很漂亮啊,小军娘你要快点长大啊,然后也退了。

点完经脉跟镇派以后,队里只剩花哥跟了了俩人,花哥加了她好友,然后问了了一般晚上几点上线,了了回七点左右,花哥说那好明天一起大战。

================================================================

这是了了认识花哥第一天发生的事情,记得比较清楚,跟我讲的也比较详细。



在后来的几天里,花哥他们几个就跟了了捆绑了大战,有时候赶上花哥指挥团本,在了了上线后,花哥就会密她说晚点再大战,了了就去先做别的。那时的了了觉得这样玩游戏已经很开心了,有一个热闹的帮会,还有肯帮助她的人,她很感激。

在刷了几天五小后,花哥让了了第一次T了大战,那天是法王窟。

了了很紧张,鼠王一出技能她就手忙搅乱,忘记跳火圈,忘记躲老鼠,忘记开减伤,总之那天她死了很多次。了了感觉的到队友们都很无奈,小龙直接说还是我来T吧,花哥却只是一遍一遍地说,再来!

后来了了自己也说t五小真的没什么难度,那天确实是因为手生而且对自己的不自信导致的慌乱。

那天的法王窟最后了了算是t过了,但是用了半个多小时。了了觉得十分抱歉,在队伍里发了一句:真的很抱歉,耽误大家时间了。

青青说了一句要去打荻花直接退了,小龙也跟着走了,破天流着哈喇子说:要是真觉得抱歉就来yy给我们唱个歌。

了了默默的打了一行点。

那天晚上花哥加了她yy好友,然后发给她一个链接,让她看看视频学学怎么T五小,然后明天继续。



了了非常认真的学习了那几个视频,甚至还做了笔记,每天都看看,她想能尽快成为一个合格的T,她不想那几个帮助她的人为难。

经过几次大战的练手,了了也终于成为T五小无压力的合格T了。

帮里有带新手的10人荻花、洞窟团,了了也跟了几次,蜀风套已经齐了,还拿了一两件首饰,然后就做帮里25人荻花的替补,缺人的时候就去蹭蹭,这样慢慢地了了身上的装备也能看了。


有个周末的晚上,帮里没开团,组织大家活动,帮主青青主持。

青青先让最近进帮的几个人做了个自我介绍,那是了了第一次在帮会开麦说话,有点紧张,就说了三句话:我是了了,我是个天策,多谢大家照顾。

说完以后,帮会里安静了一会儿,然后破天开始起哄说:哇,真是女的啊,来给唱个歌。

了了的声音我听过一次,清脆的女声,她曾说花哥的声音很清冷,但是我觉得她的声音也有点。

然后青青开始鼓动大家在yy里表演节目,唱歌笑话顺口溜脱口秀什么都行,为了带动大家青青自己先唱了一首传奇。她唱的很好,大家纷纷都鼓掌叫好。

接下来轮到副帮花哥。

花哥这个人指挥团本很专业,但从不说废话,有的人犯了错,他也从来不抱怨指责,只会很冷静的告诉你下次该怎么做,加之他的声音本身就透着一种清冽的气势,这让人不得不加倍注意,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

花哥平时上游戏也挂yy,但只是挂着,几乎从来不闲聊,有人问他事情才会开麦回答一下。


花哥没有扭捏,直接上麦唱了一首齐秦的袖手旁观。一曲唱罢,众帮友都被震傻了,据了了的描述就是堪比原唱。

大家纷纷要求花哥再来一首,花哥只是笑笑下次吧,然后就闭了麦。



轮到了了的时候了了很不好意思,纠结半天说她真的不会唱歌。了了的这种表现真的跟她的性格有关系,了了跟我说她现实里是个很安静的人,很少主动跟人说话,沟通能力比较欠缺。

但是青青一定让她表演,说讲个笑话也行,了了更纠结了。后来破天跳出来说:了了妹子别害羞啊,我来跟你合唱。其实破天这个人是个不错的人,他肯定是看出来了了有点难堪,想帮帮她。

但是这个建议被青青制止了,说是破天再出来捣乱就扣他dkp。

后来了了实在没辙,她说那我给大家弹首琵琶行吗?

了了的琵琶是小时候一时兴起学的,现在早就不怎么弹了,但一些曲子却还记得。

那天晚上了了就对着电脑弹了一首十面埋伏,弹的不算好,有时候还会停顿一下,但在帮会里还是引起了轰动,众人纷纷表示葱白,难得夸人的花哥竟然也开麦说了句不错。



经过这次帮会活动,了了在帮会里也算小有名气了,在帮友眼里她是一只会弹琵琶的女军娘。

反应最大的是破天,除了每天的【大战.流着哈喇子推倒军娘】,他还经常哭着要了了弹琵琶给他听。

了了很无奈,但是又不好意思拒绝他,毕竟他是曾帮她很多。于是了了在周末有空的时候,就在自己的yy小屋里给破天弹琵琶。把自己会的几首曲子都弹完了,破天还满足,了了就去学首新的。

破天有时候会在帮会喊一句了了要开演奏会了,帮里也会有其他人听,但是慢慢的就没什么人来了,因为了了弹的算不上专业级,有时候还断断续续,这样的琵琶曲子也只有那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破天能接受吧。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前尘的帮众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花哥开始频频进驻了了的小屋。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花哥他也是去听琵琶,后来成习惯了,大战的时候就直接开麦说话组队,因为大多时候破天也在。

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每天一起日常,每天一起挂yy,日积月累的,量变必定会引起质变。

其实后来花哥告诉过了了,他去她的小屋呆着起初也不是有意的,前尘帮会的一些女帮友喜欢聚在一起聊八卦,有时候他觉得吵了,就去了了的小屋,因为那里没什么人说话!花哥没有自己的小屋也懒的弄,而当时的了了对他来说算是个在游戏里比较熟悉的人了。



青青帮主是个很犀利的女玩家,肯花时间,肯花钱,肯用心去玩游戏,所以她的操作很好,装备很好,把帮会管理的也很好。据了了说,青青长的也很漂亮,因为曾在帮会的群里看到过青青的照片。这样的女玩家内心一般是很高傲的,直到他遇到一个内心更高傲的男人。

了了再次收到了青青的密聊,内容如下:

“你跟花哥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没什么关系啊。”

“那怎么他天天挂你房间啊?”

“啊?!。。。。。。”

“我喜欢他,呵呵。”

面对如此直接的青青,了了再呆也该明白了,她被青青当做情敌了。


这次密聊之后,了了就再也不去自己的小屋了,就在帮会聊天大厅里挂着听帮友们八卦。什么都不知道的破天有时候直接去她小屋找她,却发现在那里挂着的只有花哥。

破天问她怎么不去自己的小屋了,了了就回答说听听大家讲八卦也挺有意思的,其实她有时候也会觉得有些吵。

破天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把了了拉到了自己的小屋。


了了不是个话多的人,但是破天却是嘴不能闲着的人,什么都能扯上一扯,跟他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不会寂寞。聊的久了,他发现了了的笑点特别低,随便讲个什么逗乐的了了都会笑半天,所以他就经常逗她。

笑的很开心的了了,有时候会点开yy频道,看一看那个仍然挂自己房间的花哥,心里有一点怪怪的感觉。



青青和花哥在这个游戏的70年代就认识了,青青喜欢花哥,这个事情在前尘帮会已经不是秘密了,甚至在那个服务器里的一些老玩家的眼里也早已不是秘密了。

因为花哥为了青青曾经和别人pk过一次,然后一战成名。

青青是个直接的姑娘,表达感情的方式也很直接,第一次告白就是在帮会yy对花哥说:花哥,我喜欢你,你跟我情缘吧。花哥却笑着说:“谢谢,我现实中有女朋友,只剑侠不情缘。”花哥没有撒谎,他现实中确实也有女朋友,而且是要谈婚论嫁的那种,所以很多姑娘也只能把喜欢默默藏在心中,时间久了也就淡了。

但是青青没有,她仍旧执着的喜欢着花哥,只是不再提情缘的事。

前面说了青青是优秀的姑娘,所以在游戏有个把汉子喜欢她也是很正常的事。各种明的暗着的追求都被青青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拒绝了。因为这句话,大部分人也就知难而退了,青青不是兵家要塞,游戏对大家而言也只是休闲娱乐而不是你争我夺的战场。

但是在这帮被拒绝的追求者里就有那么一个例外。



一位pvp很犀利的军爷追了青青很久,土豪之心放的都要把长安城的土地烧透了。

青青照例以一句我有喜欢的人了回绝,军爷问那人是谁?青青报了花哥的名字。

然后花哥被刷世界了,军爷邀请花哥在长安门口打一场删号战。

花哥被刷的莫名其妙,直到青青告诉他事情的始末,他才知道原来如此。

花哥答应了军爷的邀战,但同时也告诉青青,如果这次他赢了他会叫那个天策不再骚扰他,如果他输了,他会删号。青青这个骄傲的女孩子当时就哭了,她求花哥不去打,她错了,她再也不要求跟他情缘,只要能在游戏里看到他就好。

而当时花哥跟她说了这样一句话:“青青你在我心里就跟妹妹一样,哥哥现在就去为你打一架。”

那场pk由于了了跟楼主都不在现场,所以不能描述其中精彩,但是结果大家肯定都猜到了,花哥赢了。军爷要删号,还是花哥把他拉到yy跟他谈了很久,才打消了他删号的念头,不过后来那军爷转服了。

然后那个服务器的很多人都知道了花哥,默认了花哥的情缘是青青,但是这其中真相也只有两位当事人知道了。




了了跟我说她起初对于玩游戏是不算很上心的,她没有要变强力的追求,也没有特别想得到某种东西,如果她不是由花哥抻着拽着,如果不是进了前尘这样一个大的帮会,她或许早就A了。

时间就这样随着一个一个荻花cd过去,来到了2011年8月份。

剑网三的8月是个很热闹的月份,新开了英雄荻花副本,公会都在组织开荒,然后还有七夕节任务。

那天打完大战,大家都在副本里等神行cd,yy也都在一个频道里挂着。破天直接开麦说:了了,跟我去做七夕任务去吧,给个不错的腰坠呢。”

了了后来跟我说,如果当时破天不是在yy而是用密聊跟她提这事,她肯定会拒绝,因为她认为没有结果的事情,在一开始就不要给对方希望。破天在游戏里天天有事没事的都在跟她在一起,她再迟钝也知道破天对她有好感。但是让她亲口说不,她还真是做不到,yy里很多人,她实在不想让破天难堪。于是她犹豫了一会儿说:“好啊。”

于是俩人就组队去做那个坑爹的腰坠任务去了。

其他任务都还好说,唯独那个一起跳山的任务把了了跟破天难住了,俩人怎么也做不到同步,一般是破天先落地,了了却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时间一到,任务失败,只能再接再跳。

但是虽然纠结,了了做这个任务时候还是很开心,因为觉得好玩,她就一直笑,破天就取笑她说:可别笑了,再笑就更傻了,可了了还是笑。

后来破天去查了任务攻略,俩人终于也磨合的有些默契了。

了了向上一跃,然后慢慢向下漂浮,就在快要落地的时候她看到世界频道被一连串黄字刷屏了,然后了了就忘了控制方向,任务再次失败。

那一天,青青给花哥在长安城连放了十颗海誓山盟。



999个雀翎换一个海誓山盟,10个就是9999个。且不说青青对花哥的这副心思,单就是这股拼命的尽头就够让楼主感叹了。

经了了的叙述,那天的事实是这样的。

青青为花哥在长安城连放十颗海誓山盟,俨然一片花海,青青就站在那片花海里跟花哥说:“我放这些不是求你跟我情缘,就是想让你跟我一起做那个七夕任务,我就是想要一个刻着你我名字的腰坠,可以吗?”

花哥什么都没说,默默地邀请了青青组队。


刻着名字腰坠了了最后还是拿到了,而且也戴上了。了了下本的时候,也会有人调戏她,对着她发个表情,做个动作,这些都很正常,因为军娘英姿飒爽的造型确实很漂亮。可自从有了那腰坠,破天就不干了,一旦有人调戏了了,破天就会团队里发出那个刻着他俩名字的腰坠,然后发个奸笑的表情,这意思很明显:名花有主,生人勿进!

了了对此表示很无奈,但是又真的不好说什么,只能继续沉默。


前尘帮会全通25人英雄荻花的那天晚上全帮上下都很兴奋,毕竟那是大家一起努力很久的结果而且还是五甲。

大家聚在YY庆功,作为工会团本指挥的花哥被抱上了麦,被添加无限麦序。

那天的花哥确实也非常高兴,他唱了很多首歌, 直到嗓子都有些哑了。

而其他人所不知道的是,在庆功会上前尘工会的主T小龙悄悄地密了花哥。

小龙说他因为要准备考研要A了,最多再能打两三个CD 。

花哥说好我知道了这事咱们明天再说。花哥当天没有跟任何人说小龙要A的事情,因为他不想打断帮会这次难得的狂欢。


============



第二天,前尘召开帮会会议,花哥在会上一宣布小龙要a的消息,帮会成员就都震惊了。当然除了震惊还有担心,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主T走了那么谁来T?

有人建议去别的公会挖一个和尚T,甚至可以开出橙武优先的诱人条件,但是这个建议被花哥否决了,他申明自己的态度:主T必须从自己公会里出,花哥的话一出口,人人噤声。

帮会yy沉默了许久,花哥又非常冷静的说了一句:“我决定让了了接替主T的位置,大家有没有意见?”

没有人说话,只是纷纷在帮会频道打了一行行圆点。

这个时候青青站出来说了一句话:“既然花哥说了了可以,那么就请大家相信花哥,大家想想花哥什么时候让咱们吃过亏?”

帮主这话一出,也没人再好说什么了。

然后花哥又跟小龙说,让他再T两次副本,顺便把了了带一带。小龙信誓旦旦的说保证做到,了了不毕业,他绝对不A。

花哥笑笑说那怎么行,你该走的时候绝对放你走。


而作为这个重大决定的主角——了了那时那刻已经被震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帮会会议结束后,了了小心翼翼的给花哥敲了几个字:“我不行的。。。”

花哥一个聚义令直接把了了拉到的长安城。

“你怎么不行?你都没试就直接说不行?你是时间上有问题吗?”

“不是。。。”

“那你告诉我你怎么就不行?”

了了察觉花哥似乎有点急了,于是她沉默了。

花哥说:“在人人都说铁牢T不了英雄荻花的时候,是我劝说小龙坚持了下来,事实怎么样你也看到了,小龙玩天策,你也是,他能做到的事情,你连试都没试就说做不到?不要告诉我你没天分,这只是个游戏,不是弹琵琶。”

了了被花哥训的一愣一愣,已经无力还口了。

沉默了一会儿,花哥问了了:“你玩游戏是为了什么?”

了了想了想回答说:“开心。”

花哥说:“对,开心,但是开心有两种,一种是淋漓尽致的开心一种是浅尝辄止的开心,你想要哪种?玩游戏好比登山,你是喜欢跟在很多人后头看人家脚脖子呢?还是想快点登上峰顶一览众山小?”

了了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有点复杂,一时半会儿回答不上来。

花哥也没给她回答的机会,接着说:“很多事情,其实并不是做不到,而是对自己没有自信所以不敢去做,你觉得呢?”

了了终于回答了是。。。

花哥于是问了了:“你相信我吗?”

了了立刻回了相信。了了觉得这游戏里的事情就没有能难倒花哥的,不相信他还能相信谁!

“那我相信你能做到,所以也请你相信你自己,好吗?”

“好!”



那晚的时间已经过了凌晨,可了了一点睡意都没有。

花哥交易给她一堆各种级别的五行石,告诉她:砸!

了了起初点了拒绝,因为她不想让花哥破费。

但是花哥说:“给你强装备不是为你自己。”

于是了了没有理由再拒绝。


了了因为那段时间跟帮会的团跟的比较勤,所以她当时的装备已经25人普通荻花毕业,百战首饰也齐了,基础还算是不错的。

但是她不会砸五行石!花哥就用他那因为头天晚上唱歌今天晚上又熬夜熬的已经有点沙哑的嗓子在yy里一点一点的教会她怎么精炼装备怎么插孔。

合五行石是个很费精力的活,花哥一个号远远不够,他就换了很多帮会还有朋友的闲号来。花哥一次次点她交易,她一件件把装备精炼插孔,直到她的号精力为零。

花哥把足够的五行石交易给她,告诉她等精力恢复一些再把装备强满。

然后花哥又让了了把技能发了一遍,发现了了还有几本秘笈没读,而她的监本又不够,于是花哥又抄了很多书给了了,让她拿去上缴换监本。


弄完这些时间已经接近黎明,对于花哥的关照了了已经无话可说,她看着电脑屏幕上这个一身黑衣面容严峻的花哥,觉得他实在是很累,而自己又是如此的不争气。

那一刻,几乎从未强迫自己做过什么事情的了了在心中暗暗立下誓言:我一定要成为一个强力的T,为了花哥的信任!绝不辜负!



2005年陈大导演的无极诚然是部烂片,但是楼主觉得那里边有段台词还是不错的:真正的速度你是看不见的,就像风起云涌、日落生息,就像你不知道树叶什么时候变黄,不知道你的孩子什么时候长出第一颗牙,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爱上一个人。

有人说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就是一个被降伏的过程,而在那个夜里,了了显然已经为花哥折服。了了本身也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遇到身上有各种光环的男子,难免不会被吸引。如果再加上这个男人对自己很是照顾,那就更是水到渠成。

自那以后,了了发现自己对花哥的感觉跟之前不太一样了,表面上她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不辜负花哥的信任,但是只有了了自己清楚,她其实是动了心。因为动了心,所以更在乎,所以想要变的更好。

但是动心归动心,了了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她知道花哥不会在游戏里情缘,所以她决定和其他姑娘一样默默地把这份心思藏在心底,只要能看着他就好,真的。

============================



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了了的业余时间完全被25人英雄荻花这几个字眼占满了。她上网查攻略,看视频,把Tboss需要注意的关键点记了整整两张A4纸,翻来覆去的看。然后又拽着小龙让他从头到尾她讲一遍注意事项,然后跟自己的笔记一一核对。觉得有不太懂地方,她就去问花哥。

她t了两次帮会的普通荻花团,又作为副T跟着小龙打了两次英雄荻花,期间她几乎不敢眨眼地看着小龙如何走位,如何使用小轻功,如何开减伤。了了后来告诉我说,那两周她对待游戏的认真程度已经超过她高考时候的状态了。

有时候她也觉得很累,但是从未想过放弃。


了了第一次做主T的那天终于来了。

在开打之前花哥事先在帮会里给大家打了预防针,他说:“这次的副本主要是跟新的主T磨合,但是大家也不要担心被黑cd,如果了了T不过,我会亲自来T。”

有了花哥这句保证,大家都很放松,嘻嘻哈哈的说好,还纷纷给了了加油打气。

破天密聊了了说:“没事,就跟T五小差不多,有我这个犀利藏剑在,保证你仇恨妥妥的!”

那一刻的了了突然觉得自己很悲壮,像是要捐躯赴死的英雄,她密了花哥一句话:“我不会给你丢脸!”



那次的副本了了T过了,而且几乎没有怎么纠结,帮友们都很高兴,一位新的主T诞生了,以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CD被黑了。


而了了当时的心情只有累,真的很累,她摊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后背都被汗湿了。在Tboss的过程中她真的很紧张,她怕失误,怕由于自己的一点疏忽导致灭团,但她不允许也不能接受自己犯那样的错误。

yy里很吵,她摘掉耳机,看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她的军娘号手执长枪姿态傲然地站在荻花圣殿,队友们一个一个离队而去,最后只剩下寥寥几人,而花哥却还远远的站在一旁,她慢慢地把鼠标点到花哥头上,然后惊喜的发现花哥目标竟然是她。

她看着花哥朝她跑过来,然后对她做了一个动作:花哥轻轻地摸了摸了了的头。

那一刻,了了哭了,是压力的释放还有不为人知的欣喜。



其实我觉得花哥还是挺有慧眼的,不得不说了了的这样的性格确实很适合当t,她隐忍,稳重,有什么压力都自己扛着,从来不抱怨,这几点跟一声不吭默默抗怪的铁牢特别匹配。


那天晚上前尘的公会yy又是前所未有的热闹,欢送曾经的主T小龙同时也庆祝新的主T诞生。小龙发表了一通临别感言,用了了的话说就是言语普通却情深意重,帮里有几个人都有些哽咽了。

大家纷纷祝小龙考研顺利,还希望他明年考完研再杀回剑三,小龙则表示有缘自会再见。

末了,作为帮会的压轴节目,花哥又被抱上了麦序。那天晚上花哥唱了两首歌,一首“我期待”送给了小龙,一首“最初的梦想”送给了了 。



时间就这样随着一个又一个英雄荻花cd过去了,了了已经磨练成了一个成熟的主T。

那天打英雄荻花,夫人掉了一个腰带牌子,去龙渊泽又掉了一个头,了了高兴坏了,因为她一身南皇就缺这俩了。

打完副本,了了就兴致冲冲的回了门派,把牌子换了,一个新鲜的南皇套军娘诞生了。

破天跟她一起回了门派,盯着眼前的军娘各种留口水,然后拉着了了不停的截图。

了了也很高兴,就很配合的跟破天摆姿势。

俩人玩了一会儿,花哥密她说:“装备换完了吗?”

了了回恩,然后花哥一个聚义令就把了了拉到了长安,然后交易给她了一堆五行石。

此时的了了对于强化装备也很熟练了,二话不说拿起石头就开砸了。

破天的密聊紧跟着过来了:“去哪了?怎么突然跑了?”

了了就说:“被花哥拉来强装备。”

破天说:“哦那等会拉你去个好地方。”


了了强完装备以后没动,就跟花哥俩人面对面的站着。过了一会儿,花哥对她说:“很漂亮。”

了了觉得开心极了!她觉得就因为花哥这句话她打本付出的那些辛苦值了。




过了一会儿,破天又用聚义令拉她,了了虽然很想跟花哥待会,但是她又不忍拒绝破天的邀请,她就对花哥说我走了,然后点了接受。

破天把了了拉到昆仑山小遥峰,给了了放了一颗真橙之心。

帮里的人一阵起哄,各种刷屏,有祝福的,有捣乱的,还有表示惊诧不已的。

了了当时有点发懵,直到破天密聊她说:“跟我回家吧,了了。”

烟花燃尽,清冷的小遥峰恢复了平静。

了了对破天说:“对不起。”

破天当时就下线了,然后再也没上过,他A了。


对于破天A了这件事帮会里反应最大的是青青,她直接把了了拉进上了密码的小黑屋,单独训话。

了了跟我说那天青青真的很生气,她对了了说:“破天是因为你走的,你知不知道?破天公会团的主力dps,你知不知道?你让我现在去哪找个像他那样的犀利藏剑啊?”

青青说的都是事实,而了了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太过直接,所以她除了跟青青说对不起也别无他话。


花哥什么时候进的频道,了了没有注意,直到花哥的一声:“够了啊,这种事不能勉强,你难道还不懂?”

青青狠狠地说了一句:“我懂,我太妈懂了!”然后离开了频道。


频道里只剩下花哥和了了两人,俩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花哥说:“行了,你也别太在意,这事不是你的错,我去找破天聊聊,看看能不能让他回来。”




了了不知道花哥跟破天是怎么聊的,但是最后花哥没能劝回破天。后来了了通过帮会的其他人搞到了破天的QQ号,申请加为好友,破天没有拒绝。

那天了了跟破天的聊天记录如下:

“回来吧,好吗?”

“我要回去的话你肯跟我情缘吗?”

“。。。。。。”

“呵呵,不要勉强了,我玩这个游戏很久了,早就觉得累了,这次正好有个借口可以A掉,我是不是有点阴险啊?哈哈!”

“对不起。。。。。。”

“对,你太对不起我了,我这么好的男人都被你拒绝了!你伤害了我,却一笑而过。。。。。。555”

“我没有笑,你走了,我也很难过。。。。。。”

“我知道,了了,加油吧,没有我这么犀利的藏剑给你探梅,你的仇恨也要妥妥的哦!”

“恩!”



破天的离开对了了触动很大,她虽然不想跟他情缘,但她又不得不承认,在过去那些有破天陪伴的日子每一刻都是快乐的。

但是现在,那些快乐都不见了,了了很失落。

人性其实就是这么自私,都一味的想从别人那里得到,却不肯自己付出多些,或者妥协一步。


了了在帮会里变的更加沉默了,Tboss的时候,她就一声不吭的闷头抗揍,打完本如果时间还早的话她就满世界的瞎溜达。

她很想念破天,有时候想着想着就有些心酸,她后悔当初没有对破天好一点,再好一点。

对于花哥,她仍旧喜欢着,但是这种默默埋藏在心底的喜欢时间久了如果还不淡忘的话,就容易憋成内伤。

她忽然想到,如果自己还执迷不悟的话,她给破天造成的伤害早晚有一天会加倍的返还到自己身上。

她强迫自己不去关注花哥的一举一动,不再时时不时地点开好友栏看看花哥在哪里,甚至不再跟花哥一起绑定大战。



那天花哥一上线就组她大战,了了说:“我打过了。”

花哥显然很意外,过了好一会儿才发了一个问号过来。

了了说:“有个朋友大战缺t,让我帮忙,所以我就。。。。。。”

花哥说:“那好,我大战去了。”

花哥离开了队伍。


了了后来跟我说,喜欢一个人明明应该是很开心的事情,为什么落在她身上就要这么痛苦呢?在她看到花哥离队的那一霎那,她几乎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去跟花哥表明一切,然后像破天那样痛痛快快的A掉。

可是她不能,她做不到青青那么直接,也做不到破天那么洒脱,她的性格注定她在感情这种事上只能自己折磨自己。

她是花哥一手栽培起来的帮会主T,她背负着花哥期望和信任,甚至还有整个帮会的信任,她不能任性,不能放弃,在boss没倒下之前她不能倒下,在花哥没有A之前,她不能A。

于是,这其中所有的纠结,了了只能自己独自品尝然后默默地抗下。



人常说失之桑榆,收之东隅,偶尔这句老话还是很应景的。

大家还记得了了在游戏里那个第一个好友吗?

在了了情绪最低落的时候,那个小五毒神奇般的出现了。

小五毒一直呆在了了的好友栏里,即便了了的好友栏满了又满,删了又删了,但是那个小五毒她一直留着,并且还给她专门设了一个组,叫“儿时小友”。


看到小五毒上线的那一刻,了了心情竟然有些激动,最初的升级历程一幕幕在她脑中显现,很傻却很值得回味。

了了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跟小五毒打个招呼,那个小五毒到是先一步密了了了:“你都80了啊,我还是44。”

那一刻,了了的内心的阴霾似乎被这个小五毒突然拨开了。



了了问小五毒:“怎么好长时间都没有上线啊?”

小五毒说:“工作太忙了。”了了就没多问,也没告诉她,她曾经等过她好几天。


从此在游戏里,了了除了打副本,又多出一件事,那就是带徒弟。

是的,为了飞地图方便,了了收了那个小五毒做徒弟。


带徒弟对于了了来说比T副本来说轻松太多了,而且跟小五毒在一起还可以说说话,这样她觉得不会那么寂寞,不会有那么空闲的时间去关注花哥。


这个小五毒没有入帮会,了了于是就邀请她加入前尘,可是小五毒点了拒绝。小五毒对她说:“我玩游戏就是纯休闲,进不进工会都无所谓。”

了了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比自己还要懒的人。

虽然小五毒上线时间晚,在线时间也不长,但在了了帮助下,小五毒升级还是比较快的。

小五毒升到62级的时候,了了说:“我带你去长生洞吧,那里升级快。”

小五毒说:“不,我不要速成,我就喜欢任务升级。”

了了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比自己还倔的人。

经过几天的接触,了了终于确定这个小五毒应该是个小号,因为在做任务的时候,她比了了还要懂得抄近路,从来没有问过了了“这个任务怎么做”之类的问题。

了了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个比自己还无聊的人。


不过她也没多想,人在太寂寞的时候,能有个人一起逛地图烧点卡也是好的吧。



在了了眼里,小五毒就是个柔软的小姑娘,不管背后操作她的人是什么样的,了了对她是没有心防的。

所以了了有时候会跟小五毒说一些生活中的琐事,比如说今天吃的某样东西特别好吃,比如最近有哪部电影上映很想去看,又比如说入冬这么久还不下雪等等类似的闲言碎语。

小五毒基本上都会回应她,但是不会跟她扯的很远,总是适可而止。


大多时候,大家会看到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小五毒和一个南皇军娘并肩驰骋在各大任务地图,白龙口的归语林,无量山的花山集,黑龙沼的绝迹泽......有时候南皇军娘跑的快了,她会停下来等小五毒慢慢的跟上来。她们之间大多时候是沉默,但是那份沉默中透露出来的默契没有人愿意打破。


有时候,了了很想问一问五毒的大号是谁,但是却又害怕知道。她对自己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如果结果还是一样的话,那就不如不问。

有一天了了身体很不舒服,但是那天正好赶上帮会的英雄荻花团,她咬咬牙没有跟花哥请假。但是意志再怎么坚强,也熬不过病痛的身体。那天她失误了,而且不止一次,帮会里一片唉声叹气,花哥也密她问:“今天怎么了?”她咬咬牙说:“没什么,刚才不小心。”然后爬起来再次冲向boss。

那天打完副本了了几乎快要虚脱,她正准备给小五毒发个密聊说今天等不及带她了,小五毒却刚好上线,然后邀请她组队。

了了对小五毒说:“今天不能带你了,我身体不舒服,很不舒服。”

小五毒问她:“生病了?严不严重?”

了了说:“肚子疼。。。。。。”

小五毒说:“那你赶紧休息去吧,喝点热水。”



第二天花哥密她说:“我准备再给帮会培养个主T,你没什么意见吧?”

了了当即点头,再这么T下去,她可要真要趴下了。

然后花哥又说了一句:“还得再培养个指挥,我也有点累了。”

了了一时不知该做什么回应,她确实心疼花哥指挥太累,但同时觉得这么犀利的指挥退隐江湖着实有些可惜。

但是她尊重花哥的决定,每一个决定!

了了冥冥中似乎猜到了什么,可是她不敢也不愿去细想。世人常说难得糊涂,此时的了了希望自己就这样长坠梦里,一生不醒。

帮会里的新主T和新指挥很快就选好了人选,花哥给他们三个cd的时间让他们成长起来。

了了顿觉身上的压力一下轻松了好多,很快她就可以解放了,三个荻花cd,三个星期。


小五毒又渐渐很少上线了,但是了了却没有担心,因为她似乎能够肯定那个号的主人现在

在忙些什么。她期待着三个星期后的重逢,那个时候小五毒应该很快就能到80级,然后她决定送她一匹素月,金子都攒好了。那个对她太好的人,让她不知该怎么回报,只能把她觉得在游戏里最好的东西送给他。



三个荻花cd过去了,了了正式下岗。那天晚上她满怀欣喜的等小五毒上线,可是她没有等到。连着两天,小五毒没有上线,花哥没有上线,青青帮主也没有上线。

然后了了从帮会里听说,青青去了花哥的城市。


对于花哥的退隐,青青表示不能接受,所以她要去找花哥当面谈一谈。

作为帮主和指挥互相之间留个电话是很正常的,所以青青去之前根本就没有跟花哥打招呼,而是直接飞到花哥所在的城市,然后打一电话说:“我要见你。”


了了觉得心很疼,疼的她胸口发闷,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第三天,花哥上线了。

花哥召集到帮会yy开会,了了也在,可是她没有去。她一个人神行到了融天,跑到上次小五毒下线的的地方,默默地站着。

过了很久,花哥下线了,小五毒出现在她眼前。

小五毒看到了了也没什么太大的意外,直接组她进队。

“还有一点就到80了,陪我做完吧。”

“好。”


了了说,从那一刻起直到最后她的眼泪就没停过,就那么一直流,一直流。是融天的山岭太过干燥,所以需要一些水润吗?


“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

“忘了,也许很久以前,也许就在刚才才敢确定。”

“没有想故意瞒你,其实我也是在装糊涂。现实太清醒,所以有时候很想做个梦,武侠梦,梦里有江湖恩怨,也有儿女情长。”

“那为什么还要拒绝青青?”

“确实拿她当妹妹。”

“你没见她?”

“见了,带着女朋友一起,然后说这是游戏里认的一个妹妹,一块吃顿饭。”

“她一定很恨你。”

“知道,但是只能这样。”


无奈,太无奈了,了了闭了闭眼睛,眼泪更加的肆无忌惮,她终于明白自己这场黄粱梦该醒了。

“当初为什么收我进帮?”

“怜悯,还有愧疚!”

“所以才对我那么好。”

“是。”

“我不要你可怜!”

“我知道,你很好。”


屏幕上一阵光芒闪过,小五毒满80级。

“我不准备玩了,刚刚开会已经把帮会里的事情交代清楚了。”

“我也不准备玩了。”

“也好,你该多出去活动活动。”

“那再见嘛?”

“等等。”

下一秒,一颗亮丽的海誓山盟在了了的脚下华丽绽放。

“我一直说自己在游戏里不情缘,但是......你知道就好了。”


世界频道闪过小五毒对了了的誓言,没有人知道小五毒是谁,但是了了知道就够了。那些悲壮的誓言永远都无法实现了,但是曾经听过就够了。


光华淡去痕迹,花瓣碾进尘土,融天岭最终回归荒凉。

小五毒摸了摸了了了的头:“不要哭。”

小五毒下线了。

整个世界都空了,只留下独自在电脑面前泪流满面的了了。


融天岭的歌声是那么的苍凉,是不是因为在那片土地上曾经发生了太多的死别,太多的生离?


忘不了,忘不了,还是忘不了。

剑网三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还有那个人。


几个月之后,了了重新安装了客户端,练了个女万花。

她一点点的升级做任务,再次走遍剑网三大大小小的地图。

在某些个任务点,她会停留很长时间。恍惚中,有时候她会看到一个小小的身躯一手叉腰,一手执笛,霸气非常的站在那里,有时候她又会看到一个黑衣长发的花哥慢慢的朝她走来,抬起的手几乎就要摸上她的头。


那天了了做完无量山的任务,回到主城卖掉包裹里的杂货。

喜欢设置自动拾取的她,包裹总是不够用。

当鼠标点到那枚蓝色戒指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又大哭了起来。


那枚蓝色戒指叫做渔村暮火,那也是花哥的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