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818/剑网三818

每次被坑,我都特别想念以前那群神一样的队友

我曾经很水,水到上个赛季叽叽场55队友气纯甲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就给你两个目标:第一,我不管你什么时候躺什么时候交免控,我让你打谁你打谁。第二,我不管对面有没有带治疗,你是唐门,你至少给我打10W的伤害。”

感情有先来后到,你为什么总是晚到一步?

凭虚是个好男人,我们圈子里公认的。 他和水月是在两年前,那会水月还是个1600都打不上的小白花,凭虚却早已是大神了。水月找了大神代打,顺便忐忑的问了一下手法和配装。凭虚被她小心翼翼的态度萌到,交流几次以后更发现她的单纯善良,从此挥退身边的各种桃花,眼里便只有水月一人。

【也许是818】红玫瑰白玫瑰·不是所有女神都会有完美结局。

从09年到现在,剑三带给楼主最大的乐趣就是妹子、PK和818。 会被歧视吗? 就当看一个故事好了,长长的故事。 A之前,决定把这些事情,这些人,写出来。

(你真是我男神!)你是风儿我是沙~你的人品像渣渣~

这还要从2011年过年那天说起 那时男神在玩洛奇英雄传,当时男神有全区第一把加十三的双刀。据说能卖几千软妹币啊!!!!! 男神想:我再强化到14起码卖两万了!说干咱就干! 可惜缘失败了。武器也毁了。 男神怒了。于是卸载洛奇,转战剑三。

(无聊,讲个故事吧)万花和天策(渔村暮火)

像大多数新人入帮一样,帮里的老人都会刷一下帮会频道,盒子的自动喊话、献花、鼓掌、还有是男是女的例行问话。 花间什么都没说,只是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回忆贴]家鸡A了,写点跟他认识的段子就当留个纪念吧

第一次见他是在25人PTDH吧,那个时候跟我妹子深夜没事做,看到世界上喊人就点了入团 我玩的是治疗,当时一进团就感觉坑爹了 那TM就是个PVP团啊尼玛,半个团都是255,YY里还不停有人问团长我穿PVP衣服血厚啊 后来想想,反正都无聊,也不在乎这个CD,就跟着他们打了 团长是个熟人哈士奇,自称黑金团长,不过我估计他也没这个胆子- - 当时我记得还带了一只亲友羊去打,他没打过几次DH所以很紧张,我就开了2个YY一边打一边教他

【818】不狗血不开心

【818】你们曾是那样好的师徒

师父是个剑咩,因为别人都喊他呆X,就叫呆羊羊好了。 徒弟是个气咩,因为是个腐妹子,就叫小腐好了。 腐妹子嘛,所以小腐练的是个道爷。本来另有个拐带她来基三的师父,结果那师父不耐烦教小白,把她扔在了漫漫升级途中。小腐跌跌撞撞的自己爬级,在一次砍怪中被呆羊羊捡到了。

【818】我到底爱不爱你,日久见人心。

楼主与羊葱结识与七十年代,那个英雄站宝刚开始碾压的年代。那个时候飞鱼很值钱,南平山的河底总是有很多吃着飞鱼丸抓人玩的变态和尚。 70年代的人都懂得,南屏山的任务都要成群结队的去做,因为有很多耗子在巡山。专杀落队的恶人。

【818】秀坊一入终不悔,论基三秀坊情缘故事的三个代表

在基三的818界有这样一句俗语,没有七秀的818不是好818。 七秀坊,众所周知,妹子多,是非多,情缘故事多。 本帖将讲述三位秀坊妹子的情缘故事。

【818那个大众男神】 云深故里知不知,四象生两仪

上了大学之后才接触的剑三,但是先前舍友经常和我说各种游戏里的事情,看着看着我也不算小白了,基本上都懂是什么。 我的大师父在一个挺大的帮会里,就把我拉了进去。帮里的人都很热情,我刚进去就和我说了很多话,然后一个叫柒柒的妹子说

【818那年那月那黄鸡与那万花】早就听说黄鸡们十个有七个是二货

故事的起因很微妙,还原一下那年至今的故事。不知道该说这两个人什么了 早就听说黄鸡们十个有七个是二货,花间一直不以为然,直到遇到二少爷。 花间这个人很抽,喜欢跨级任务不说,经常引一群之后跑着遛弯。但遛弯多了必悲剧,早期的万花不是一个可以淡定群怪的职业,尤其超过6个的时候。于是,花间把自己陷在了某处。

【818自黑】渣男就是渣男,被死情缘后也让你显形

先简单介绍下露珠自己,露珠离婚狗一只,年纪没超过30,结婚不到一年离得婚,家庭情况简单的说就是暴发户,离婚之后无所事事呆在家里玩游戏。 在网站上看见J3很好看,露珠就来玩了,刚解除游戏的我什么都不会 ,之后拜了渣男为师,从此开始了一段大家口中的高段位人生

【爱上一只蠢咩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只咩(地球人都知道!) 而另外一个主角呢,是一只小五毒。于是故事很俗套的展开了。 那是在八十年代的末期,小五毒是一个还没满级的新手小白。 小五毒有一个大师傅和一个二师父,二师父是大师傅的好基友,大师傅是小五毒现实生活中的好盆友。

【被三了半个月之后的818】我祝你们两个,渣男与三,永世同欢

我已经被三掉快半个月了,我从来没想过我有一天把这件事拿上来818。因为人和人之间的命运总是如此雷同,历史总是那么相似,每个被三掉的原配差不多都是经历过这种事。各位吧友不觉得狗血,我自己都看腻了。

【不开心】大明宫真是一个丧心病狂的本

首先,我是个丐帮。 其次,……有了首先还需要其次么? 通了几次DMG以后决定带着帮里的小伙伴们一起打帮会团开荒。 事实证明我真的是图样图僧破。

【痴人说梦话】我最看好的一对情缘快要散了,我很难过

昨天在YY陪她聊到很晚,我听她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说起,然后渐渐的这个故事里有了我参与的身影,我也作为一个旁人祝福过他们的幸福 然后一路走下来,离开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AFK,体会到那种很荒凉的感觉 其实游戏里的朋友跟现实里的有什么不同?

【短篇故事集】萤火点点

自从发了故事征集广告,就有很多姑娘找我讲述了她们的故事,人数之多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不能保证把每一个故事都写进十个故事里,因为大多都很相似,只能写一篇作为代表。 这其中也有不少精彩的小故事,不能形成一定的篇幅,但是有奇趣,所以还是想跟大家分享,于是就有了这个短篇故事集的想法,就当做是十个故事的附篇吧。

【华山论剑】看,那一朵征服了电信五区的奇葩

10年的11月,小亭决定退出一个玩了许久的2D游戏,转而进军3D游戏。在众多网路游戏中,她选择了一个美轮美奂的古风游戏,带着她的相好,以XX韧如丝,XX无转移的情侣名字,征战江湖。 他们最先加入的帮会蚊香阁,只是一个小帮会。

【欢乐向818】我家那位立志做小三泡男人的奇葩秀徒弟

秀秀筒子,我们叫她阿霖吧。她就是上一个故事里给我提供双梦账号,让我大双梦一日游的好基友。阿霖问我:你在贴吧发帖,为什么从来不提我? 我说:提你?那不就变成每日一黑七秀坊/818小三上位奇葩秀/喜闻乐见大快人心BLABLA了吗? 阿霖:成为818的女主角是我的志向好不好?!

【回忆贴】818剑三那些年,你们一起爱过的女纸(我爱毛桑)

无巧不成书的是,某桑在50年代曾经和这个A1一个帮会。 当时某桑因为是个水货,在枫华谷挖相思子和防风的时候,无意中看见2个帮会在车夫旁边大战,然后有个纯阳死在那边,某桑心情好就用心鼓弦战复了他一下,为的是联系技能。 然后他看见某桑没有帮会,就顺手邀请某桑进入了那个帮会。

【即使她是NPC】虽然文笔很渣,但我还是很想写写这个故事。

叶朔看着屏幕上名字变灰的自己,微微叹口气。 在五毒做任务,辛辛苦苦单挑完大毒尸,只剩下点血皮,还没捡任务物品,一个没注意被旁边忽然刷新出来的小怪给灭了。 正等着原地疗伤的倒计时,忽然一阵诡谲的笛声响起——是五毒轻功的音效。叶朔转了下视角,看到不远处站了个一身淡蓝色的御姐毒,正在紫色的光华里起舞,腰肢轻软,蹁跹优雅。

【绝不跳票的BMW】帮主大人,你到底好哪一口?(我爱毛桑)

如果说,每一个帮主夫人都是A1上辈子转世投胎的话,那么每一个帮主,就是上辈子X1转世投胎的。他们都会带一点表现得很不错的兄弟义气,他们都会有一个又一个倒贴上来的老婆。他们操作还算不错,人缘还算不错,家底还算不错,但是接触久了之后,这些不错的表象,就会如同一场大雾之后的阳光一样,拨云见日,看穿本质。

【连载】我的男班主任是一个PVP大胸毒姐

故事发生在一个风儿吹得心儿凉的早晨,楼主因为上课吃方便面被语文老师罚写检讨书,中午放学后交至办公室。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楼主不该在那样巧合的时光,走进办公室,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然后开启了此后楼主悲伤的生活。

【念破】忍不住想818一个杯具啊~(喂,别笑,人家都哭了好吗

先讲一下背景,露珠是个剑咩,本来是在帮会里当帮主夫人的,后来帮主A了,就成了帮主遗孀,打理个帮会。休闲帮,也没什么大事,就几个比较熟的朋友,连团本也不怎么组织。 露珠本来就略手残,剑咩又和谐得一门双废,连打架都不怎么能虐人了,闲来无事,就想着练个小号玩吧,就开了一个小秀秀,懒得做任务,就双开大号拖小号,刷本升级。 在刷天子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人, 然后,就开始了一段狗血~

【乾卦为天?七夕前讲故事】陪刷挂件,刷出了这么多故事。

神秘的剑网三有这样一个传说:天卦红别人。 而我就是传说中这样的天卦。 多少亲友万年刷不出的挂件,带上了人形挂件我,终于如愿以偿。连大战都是常年帮亲友和自己摸出特效武器,更不要说本军娘唯一打过的25本——老战宝,还是最后一个boss去救场,竟然摸出了玄晶,团长激动得分了我一筐皇竹草和一大堆灰色的蜘蛛腿儿。

【情缘?呵】“你的无敌呢?”你不知道吧,我插无敌的目标,是你

当年我刚毕业,师傅AFK,一身任务装无依无靠,被阵营的大人物阴差阳错地捡了回去。 莫名其妙成了情缘,莫名其妙进入了PVP的行列。 以前一直觉得阵营什么的,很恐怖,互相杀来杀去,不是很影响游戏吗? 那时候的我,是很享受做任务的过程,也很喜欢挑战那些跳山,更加是很喜欢副本的。

【忍不住来树洞】救命少侠你何苦!我真的不是软妹纸!!T T

撸主是一个炮哥,真·汉子,最开始是对象来玩J3,于是我俩从往常的你挑水来我织布(不对)变成了你剑三来我挑水织布…… 对象是个话唠,我是个爱听他唠叨的闷骚,某一天突然发现对象很久都不唠叨了!而是对着电脑笑的跟一朵撒比花一样,撸主心里着急啊但是碍于面子不能问啊TAT,只能每天默默的借端茶送水的功夫去看看他在干什么。但是对象是个何其敏锐的人= =在我每天欲言又止反反复复找他N次以后,他跟我说,“来来回回的你墨迹什么是不是个爷们,有事就说没事就衮。”

【伤(xi)心(wen)欲(le)绝(jian)】当你发现你的老师也在剑三

我该怎么称呼他呢TAT 原来都是叫游戏ID的 但自从被我发现这个秘密之后 我……叫不粗来了

【深夜树洞】就算你一辈子只会刷玄水,我也不会嫌弃扔下你

卤煮是个炮哥,被小学妹拉来渣了基三的。最近毕业了,在一堆蛋疼任务里解脱粗来,穿着一身蜀风,没事做做日常跑跑腿然后…然后没了。 刚来的时候万花学妹说毕业要绑定我,结果窝都快毕业了她还在刷无盐。最近她又小A了,毕业以后的卤煮感到很茫然,每天开了游戏在图里跑来跑去,也没什么亲友,刚毕业那两天因为是个新手结果连美人图啊大战都不知道肿么做。

【十个故事之九】化蝶去寻花 夜夜栖芳草

傍晚的时候朋友带我刷了几轮空雾峰,然后妈妈叫我去吃饭,我想回门派,但是神行cd,除滞散也用完了,糟糕的是我找不到车夫。 我原地发呆,有个纯阳组我进队,我点了拒绝。 他密我:小鬼,看你是小号,想带带你,别误会。

【十个故事之七】明日隔山岳

所谓闺蜜:经得住俗事考验,能够相互之间诉说衷肠的女性朋友,彼此之间相互信任,相互依赖。不论境遇相差多远,都能真心祝福。(摘自百度百科) 假设提问:如果你有一个闺蜜,如果你和你的闺蜜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你会怎么做?

【十个故事之三】一只羊的自白

昨天,剑网三开启了中秋活动,主城的夜色很美。 徒弟们提议一起合个影,于是大家凑在一起弹琴奏曲,放花灯,看烟火,热闹非凡。 花灯都很美,尤其是那个萤火点点,像极了一群闪闪发光的萤火虫围绕着花灯飞来飞去,徐徐飘向空中消失不见,却又好像留下满地星光。 我觉得你真的应该上来看看,你肯定喜欢。 这么想着,我就又登了你的号。

【十个故事之四】忆流年·一世长安

一个未满18岁的女孩,她的命运因为一场在游戏里的邂逅而改变。 各位客官,如果你对这个故事有兴趣,就请耐心的等待我慢慢道来吧。 在我打出那个故事征集广告的第二天,一个网名叫忆流年的姑娘加了我好友。 时间已接近凌晨,她说:今晚要听吗?

【十个故事之五】寂寞在唱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给自己筑了一道墙,别人走不进来,我也走不出去。 我是被两个朋友带到剑三的江湖,满级之后,一个朋友A掉,一个朋友追求极致的pvp,生性闲散的我被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唯一的交集只有大战,喊人、组队、碾压,沉默而暴力的相处,结束后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来不及说,朋友就神行走了。

【树洞】爱你那么久,其实算算不容易

我追着我暗恋了三年的男生来剑三的,伪装成陌生人,陪着他升级,陪着他打架,看着他情缘,看着他死情缘。虽然曾经有片刻温暖,但强求来的终究不会有结果。 谢谢剑三。至少给过我美好的幻想。

【树洞】妹子你放弃好吗?你师父喜欢的是师爹不是你啊。

情缘徒弟悄悄地对你说:师父父,我知道你只是被那个死**骗了,我会让你明白你现在的做法是错的,我不会放弃的!师父父我会一直都喜欢你!

【树洞】我已经删号了,你还想怎么样

觉得删号的那段日子我经常会想,如果从一开始我就坦诚的告诉你我不是高白美,会不会结局是另一种样子?

【树洞贴】818我那黑胖发小的剑三情缘史(我爱毛桑)

然后小夕坐在我旁边看了半天,就说,这个游戏看起来蛮好玩的。要知道在此之前她连单机版的游戏都没玩过……因为毛桑同学比较宅比较喜欢打游戏,小夕是那种很文艺很文艺很文艺的女生,每次邻居过来问,你们平时喜欢干嘛啊,她就羞答答说一句,我喜欢看书,这样。然后我弱弱的表示气场有点不合,但是苦于我们从小就认识,总是拉不下脸来不交往。

【刷战阶...】八大门派的各种死法~~~~~~

是八个门派对吧?锅应该没算错。 先来万花系列之花哥……

【说完这个故事,我就离开】为你对抗全世界,却败给了一声叹息

第一次见到傻叽,是在开荒10人普通荻花的时候。我们公会不大,就几个亲友,勉强能开出一个10人团还得几个时差党都玩儿命的熬夜。当时也没有什么秒伤要求,一遍一遍教,只要不犯错就能推过。 然后有一天,帮里的主奶秀奶茶跑来跟我说,她弟弟来玩这个游戏了,是个藏剑,刚毕业,能不能也带上一起打荻花。我考虑了一下阿萨辛藏剑能打剑,就说好,你让他进帮。并没有太在意。

【万水千山总是情】818我们那位只为一人治疗的软妹子

据说此妹子是50年代起就在的老玩家,她的事迹在我服老一代玩家里还是流传的比较广的。不过现在老玩家所剩无几,那妹子也已转服继续自己的一人之路。 楼主要八的,是从楼主第一次认识该妹子开始。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八个故事:遇见和告别,都在最美时候

这个脸不行,太过温柔美貌。这个也不行,太过萌动天下。这个还是不行,太过清纯无辜。以上气质,完全驾驭不了。 刷刷点到8号脸,某玩家咧嘴笑了,倒生八字眉,平展枣核眼,鼻子塌而且团,嘴巴大而且厚,一眼望过去就充满杀气和威慑力,实在是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必备之良脸啊……这个好。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二个故事下一任庄花的恩怨情仇

南屏是个好地方,整个一古罗马竞技场啊,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一个金灿灿的藏剑御姐和仙气飘飘的道姑躲在一块石头后面盯着河里挖沙子的人。 [队伍]「悬崖好采花」:母鸡啊,咱这要等到啥时候啊?你都蹲了一上午了,万一那货不来咋办? [队伍]「金凤凰」:去你妹的母鸡,姐可是藏剑山庄的下一任庄花,鸡窝里的凤凰!今天小攻防任务,他一定会来,上次就是在这里他把姐杀得掉了一地鸡毛,今天姐要让他一根狗毛都不剩!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六个故事:第七十二副珠联璧合

我出师的时候,师父告诉我说,你要懂得出奇制胜才会有好生意。于是我顶着洛阳的名字在长安摆了个摊位,出售手工270武器的兑换物品,珠联璧合。 我给我的摊位取名为【城管又来收税了】,于是经常被哈士奇骚扰。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七个故事:无人赴约

我在昆仑看到慕阿筝的时候,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心情。因为那个长腿道姑正不知死活地追着一个红名喊:“钱姑,留步!” 红名视其为尘埃,腾空放出一对翅膀就飞走了。 我忧伤地目送那个名为“要饭不要钱”的唐门消失,然后从藏身关阵营的树底下挪出来,可能是我太矮了,站在树根上,长腿道姑也没看见我。于是我只好戳她:“吧友,你不能因为我用第一人称写了唐门的故事,就认为我是个唐门,这是不对的。而且我虽然不要钱,但是也不要饭。”道姑发过来一个很惊恐的表情:“暗号!”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三个故事从前有座谷,谷里开满花

花萝是只万花萝莉。建号的时候她想不出名字,于是就叫花萝。 花萝在洛道努力戳毒人升级的时候,一只二少爷从天而降,摔死在她面前。 作为一只花花,花萝立刻奔向尸体读起了锋针。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四个故事今夜花好月圆,神说不如情缘

金针菇点开帮会一看,火妞是副帮主,不过在这种连金针菇都是堂主的帮会,副帮主也就是用来看看,吃都不能吃。 金针菇:这是在跟我说话吧……? 火妞:没,跟鬼说。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五个故事叽叽叽,汪汪汪,呱呱呱

缓缓是在寇岛看大蛇的时候被抓进队的。 屏幕上陡然弹出一个对话框:[叶风车],藏剑,80级邀请你组队。 缓缓觉得一定是点错了,毕竟她才52级,于是点了拒绝。 谁知对方的组队邀请又甩了过来,缓缓愣了下,二少已经按捺不住,在近聊频道喊她: “[有狐缓缓],毒妹子别跑!我是你未来的师父啊!”

【我的故事不要钱】第一个故事我的官配是和尚

[近聊]「九个西瓜」:诶,那个大师,你跟我回秀坊好不好? [近聊]「九个西瓜」:诶,那个大师,你跟我回秀坊好不好? [近聊]「九个西瓜」:诶,那个大师,你跟我回秀坊好不好? [近聊]「阿墨」:你已经刷了一个下午了,这里没有大师。

【喜闻乐见】好故事怎么能少了天策和七秀!

故事发生在去年七夕。 洛道。 那个叫长恭的天策,已经在李渡城顶,用近聊刷了半天的“七夕活动求个伴”。 如果不是碰到闲的蛋疼来跳房顶成就的炮哥贤德诞腾,洛道的鬼都不会发现他的。

【喜闻乐见】师父,你是我最大的讳莫如深

没错,唐门的师父,她有一个老婆,而且是真·萌妹子,一个操作非常犀利的专业奶花。那时候阿萨辛啊老卫啊夫人啊都是非常依赖奶花的,不像现在奶花到处都没市场。 师父进组之后,二话不说就点了唐门收徒,然后队伍里打字:拜师,召请。 唐门接受了收徒申请。

【一个藏剑的故事】迷雾中的梅鹿

要想在游戏里出名,只有两条途径,要么你操作厉害,要么你名声很臭,不幸的是我两条都占了,所以我几乎每天都被刷世界,但是我从来不还口,因为不屑。我杀了你,你要么像个爷们一样杀回去,要么就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何必像个泼妇一样在世界上乱喷口水,难道这样就能挣回几分面子?

818啊818 军爷军娘爱相杀

于是我每次都安慰自己,逃跑是人性本能,大敌当前不跑那怎么行! 直到有一次我在瞿塘峡做踩仙草的时候,碰见了一个纯阳。 我的海鳗一直在提醒后边有人追我,我当时不甚在意,估计丫杀完人没关阵营吧,我丝毫没看见我头上顶着的两把鲜红鲜红的斧子自顾自的想。 但我马上就觉得不对了,这位道长似乎没在采草啊,他追我的速度有点略快啊。

从前有个服,服里有一对魔头夫夫……

凌绸第一天入基三,在稻香村捡到他的师父就对他说:在这大基三里,徒儿你可随意搅基随意口水随意结仇,唯有一点你须切记,这个服务器里,有一个人你万万惹不得。 凌绸问:“是谁?” 师父道:“陶害!” “陶害?谁?” “本服最大的大魔头,一个浩气唐门炮哥,杀人不眨眼,从不分阵营,只要他看着不顺眼的,统统虐杀。此人心胸极其狭窄,瑕疵必报,被他盯上了,你就别想在这个服继续玩了。”

从前有三个好朋友 他们下副本

他们分别是 叫 那个奶秀快停 的天策 叫 这个明教脱离 的奶秀 和 天策奶秀快跑 的明教

当一个小唐门遇到一个小万花

LZ是个妖唐门,第一次玩网游,是个菜鸟,开女号纯属觉得炮姐比较美,没有其他企图,自然也从来没有勾搭过汉子。 因为不会卖萌,连师父都不怎么搭理我,基本放养,顶多把我升级奖励的丸子邮寄还给我。我也一直是自己默默做任务,好在唐门做任务的难度相对比较低。好友列表里的人除了师父,就是茶馆任务时为了做“古灵精怪”临时加的陌生人。

对不起,我玻璃心,我小心眼,我无理取闹,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不如就先说说我是怎么死的。 JJC死情缘真是常见到说都懒得说。 他嫌你水?你嫌他水?意见分歧而吵架?他跟别的妹子打JJC? 没有,都没有。 可是这就高枕无忧了吗?

买了一个花姐号,我好像爱上了她

因为楼主迫切想要个花姐,天天蹲守5173。甚至打算再没有合适的话,就去找代练。 结果昨天一刷,出现了一个很不错的。虽然价钱略贵,但楼主一点也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买的时候是冲动,什么都没看清。这两天仔细清理号,才慢慢发现,一个淡漠又有点寂寞的花姐形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那个重病不治坚持剑三的帮主夫人唷(哎这是818?!)

第一次进帮,还不存在那位帮主夫人。 帮主人很好,对于小白的我相当照顾 LZ基友是上班族,没太多时间陪LZ刷本指导技能, 帮主大人不辞辛劳从QQ截图开始一点一点讲技能怎么用 到实战刷本。让LZ非常感动。 是的·大家没猜错,帮主是天策,而夫人是。。。。

你们身边有没有这种段位极高的“微妙女子”?

她们从不打副本,她们喜欢PVP。 她们是PVP大帮的高层,她们不是帮主夫人,却但胜过帮主夫人,战场JJC野外和帮主还有一干高层形影不离,是帮主的贴身好兄弟。 她们打架从不口水,却从来都是敌对阵营重点追杀的对象,她们犀利的像妖,绝对和水不沾边,可以拖着几个DPS风骚的绕圈圈,笔一转,扇子一摇,笛子一吹,无压力奶四海。 她们很多时候猥琐的一流,必要的时候却可以最先冲进千军万马丢群定,放悬钟。

你为什么还不回来……(花羊我大念破故事)

道长和花爷是从50年代开玩的老玩家了 两个人在一起也很久了 刚刚开70花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A掉了 道长坚信花花会回来的于是一直养着花花的号子 (由于是偷偷写的我就不暴游戏id了) 昨天晚上我和道长在纯阳看风景 @ 他开得花号@看了很久很久他突然来了一句 我把我能做完的成就都做完了 他最喜欢看风景 我每个地图都去看了 哪里好看 他回来了在哪里见面都选好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回来…… 然后看风景(他开得花花)

《你以绮罗剑舞,断我追命三千》by塞莉丝的玉簪

四件烛天,雷神精简散件,290冰心武器和特效腰坠,全身的七级五行石都在诉说一件事—— 这七秀是个款妹,是踩着多少其他秀秀重金抢装备的家伙。 对于这种一身PVE装野外乱跑的红名,我的应对方法从来只有一个。 读上一发追命。

如果说我讲一个炮哥与二萝生死不离的故事,你们会信么?

就像这个故事的开端,命运的红线早已将两人紧紧捆绑在一起。那天有一个死情缘11天的道长在稻香村收了两个同时出生的小号,扶宁与葛生。或许只是为了看一下这个两个奇怪名字的性别,他顺手组了两个小号,一个唐门一个是藏剑。不由叹了口气,看来养成计划又失败了,唐门是汉子无疑,藏家虽是萝莉但也是人妖不差。失望之余他收两人进帮就下线了。 队里只剩下扶宁和葛生

若离别,暮醉沧海昼起桑田,煮酒相歌,与卿江湖远。

从前,有个小道士,在很多人来的又走走了又来的过程里,他变成了一个老道士,每天沉溺在长安门口切磋的刀光剑影里,那个时候他的江湖还只是剑侠,一个师傅几个基友整天的切磋就是他的江湖。但是总有些人会以一种路人的模样出现,普普通通的路过,几次擦肩。 80的末期,对于道士来说无非就是看看长安门口会不会来几个新的对手,偶尔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有几个让人眼睛一亮的ID而独自笑笑。他不会主动去跟不熟悉的人说话,属于那种亲友面前可以二到没有下限,但在外面想故作帅气风骚还不失霸气的闷骚型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你的仇人A了……

打算匿一下,因为自己也A了。突然想起了自己剑三一年半中,最恨的一个仇人! 如果说剑三有遗憾,那就是,A 之前,他比我先A! 如果说剑三有伤疤,那就是:擦,他A 之前,我一次都没有杀死过他! 如果剑三有欢乐,那就是:他从来没有成功的守过我尸!

【 帮主夫人】剑三史诗级开山818 帮主夫人

“那个XX**~~我生病在床的时候听说~~你和我相公公走的很近**~你是不是看上他了**~人家是很优秀~~可是我是帮主夫人喔~~你要记住喔~~~” “夫人你想多了,,我有男朋友的” “诶呦~~~~~现实有男朋友,游戏里更要洁。身。自。好。”